张春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春桥
Zhang Chunqiao.jpg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政黨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后被开除)
出生 1917年2月1日
中华民国 中國山东省菏泽市
逝世 2005年4月21日(88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配偶 李淑芬

张春桥(1917年2月1日-2005年4月21日),山东菏泽巨野人,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國共產黨的重要政治人物,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常委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南京军区政委、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主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等要职,被认为“四人帮”之一。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張春橋1932年至1934年在山东济南私立正谊中学读书。1933年春,16岁的张春桥是个文艺活跃分子。济南高级中学学生李树慈找到张春桥,与二三十个志同道合的人发起一个文学组织“华蒂社”,即英文"WHAT"。张春桥是华蒂社的发起人之一和“中坚”分子,他自己日后回忆,曾撰写了关于鲁西水灾的文章。李树慈在1967年交代,他当年其实是国民党复兴社分子,发起华蒂社(“中华法西斯蒂”的意思)是为了收买拉拢一批青年学生,为复兴社提供情报。张春桥在1956年回忆“我当时对李树慈这样的人也没有恶感,以为他也是一个文学青年。不久,我就听到传闻说李树慈是蓝衣社(即复兴社)份子,感到给他写稿是上当,就不和李树慈往来了。”[1]此事成了“四人帮”被捕之后官方媒体指责张是“国民党特务”的证据.,说“张春桥伙同国民党复兴社分子李树慈和马吉峰等人在济南发起成立法西斯蒂组织华蒂社。张春桥是华蒂社的发起人之一和“中坚”分子,积极为华蒂社发展组织、撰写文章,进行反动宣传。”[2]

1935年,张春桥到达上海。同年底,上海左翼文化运动周扬夏衍等人认为“左联”存在关门主义和宗派主义,解散“左联”,成立新的“中国文艺家协会”,鲁迅对此抵触。1936年3月15日,19岁张春桥以笔名“狄克”在《大晚报》副刊《火炬》上发表《我们要执行自我批评》的文章,响应周扬提出的“国防文学”口号,认为作家田軍(萧军的笔名)的《八月的鄉村》因为田军过早离开中国东北而不够真实。作为《八月的鄉村》的序言的作者,鲁迅在同年4月16日写了《三月的租界》(后收入《且介亭雜文末編》)一文,维护田軍,攻击狄克,并在8月发文攻击周扬,后来因为萧军也支持国防文学而批判萧军。[1]当时《大晚报》副刊“火炬”的主编崔万秋其实是军统特务,其特务身份在1949年被证实。1936年1月蓝苹(即江青)也曾在此刊发表文章《随笔之类》一文,谈论演员与天才的关系。[3]“四人帮”被捕之后官方媒体指责张“服务于特务崔万秋麾下从事文化运动,化名狄克疯狂攻击鲁迅”。

1936年宋振鼎(化名吴成志,中共建政后任内蒙古林业厅厅长)、林福生等和中共党组织失去联系的党员组织了一个中共预备党员委员会,发展了一些左翼人士加入共产党。后来和中共取得联系后,吴仲超代表中共党组织明令予以解散,并责令宋振鼎通知了所有参加这个组织的人,包括张春桥。1938年张到达延安后因为没有材料证明其已经入党,于是再次正式入党,但他自己仍把他参加预备党员委员会组织算作参加共产党。[1]在“四人帮”被捕之后这也成了他的罪状,汪东兴说张“参加了叛徒宋振鼎组织的一个冒充共产党的所谓‘预备党员委员会’。这个组织成员,不少是从国民党苏州反省院出来的自首叛变分子、脱党分子”[4]

1937年8月日军进攻上海,发动八一三事变。9月,张春桥离开上海,返回济南,在张的父亲的前同事及同乡赵福成(赵福承、赵君弼)的家中暂住,但张不知道当时赵福成乃复兴社特务头子秦启荣手下特务。同年12月张春桥离开济南前往延安,并于次年1月经武汉郭沫若“政治部第三厅”里一个熟人的介绍到达延安。1950年,赵交待他当年送了张一件大衣,“我知张,张不知我。”1976年底,“四人帮”被捕之后,赵福成改口供为受秦启荣密令关照复兴社特务张春桥。[5]“四人帮”被捕之后中共官方说法为张春桥“奉山东复兴社特务头子秦启荣之命,由复兴社特务赵福成掩护,伺机潜入我根据地。”[2]

张春桥1940年赴晋察冀解放区,历任《晋察冀日报》副总编辑、《石门日报》社社长、石家庄市政府秘书长兼《石家庄日报》社长。1949年7月至9月任职新闻日报管委会委员。1949年随解放军进入上海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任华东新闻出版局副局长(至1953年1月)。1951年11月至1955年1月任上海《解放日报》社副总编辑、社长兼总编辑,1955年1月至8月任《解放日报》社总编辑。

进入中央[编辑]

1958年,一篇《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文章深为毛泽东赞赏。1959年1月起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1962年6月至1965年5月任中共上海市委政治研究室主任。1963年3月至1965年6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1963年12月至1965年3月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处候补书记。1965年3月至1967年1月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分管宣传文化工作。1966年5月起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委员兼华东局宣传部部长。

文化大革命时期[编辑]

1966年5月至1969年9月任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副组长,1967年他与姚文元王洪文一道制造上海“一月风暴”,在全国刮起夺权风。1967年2月至1976年10月任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主任。1967年5月8日至1976年10月兼任上海警备区第一政治委员。1967年5月至1976年10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第一政治委员、军区党委第一书记(1967年10月起)。1969年4月起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70年11月至1976年10月任中共中央组织宣传组副组长,1971年1月至1976年10月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1971年10月至1975年2月为中共中央军委办公会议成员。1973年8月起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1975年1月起任国务院副总理。1975年2月起任中共中央军委常委。1975年1月起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党委第一书记(1975年8月起)。

1975年他发表《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被刊登在报刊上,甚至印成单行本全国发行。邓小平就文章向毛泽东提出意见,毛特意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批评“四人帮”。

被捕与晚年[编辑]

1976年,毛泽东去世;同年10月6日晚8点,华国锋联合叶剑英汪东兴等,在中南海怀仁堂诱捕张春桥等人,史称“怀仁堂事变”。“四人帮”出人意料地被捕后,张春桥在法庭上的表现特别引人注目。他一言不发,以默视对抗法庭[6]

1981年1月25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作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主犯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83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作出裁定,鉴于张春桥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无抗拒改造恶劣情节,依法将对其原判处的死刑缓期2年执行减为无期徒刑,原判处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变。1997年12月减为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1998年1月送北京复兴医院保外就医,因癌症于2005年4月21日病逝。2005年5月10日,新华网发布了当局对于张春桥病亡的消息[7]

家庭与婚姻[编辑]

張春橋的妻子文靜(原名李淑芬),1916年出生,李淑芬在1943年春与在晋察冀边区北岳区党委宣传部任宣传干事的张春桥相识相恋。同年底日軍大掃蕩時李淑芬受伤被捕,押到石家莊後参与编写反共材料和参加反共演出。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李淑芬离开日军的控制,投靠當時時任《晉察冀日報》副總編輯的張春橋,张安排她進報社當編輯,並改名文靜。抗戰勝利後,1947年他們在張家口結婚,1949年文靜隨张春桥被安排在上海市委辦公廳工作。兩人於1973年離婚,離婚雖經中央批准,但沒有公開。1976年张被捕之后,官方说法是文靜“自首叛变,充当日本特务。张春桥对她长期进行包庇。”[2]1998年張春橋出獄後仍和文靜共度晚年[8]

张春桥有弟弟张秋桥,曾任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


“四人幫”
江青 · 姚文元 · 張春橋 · 王洪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务
前任:
曹荻秋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主任
1967年2月-1976年10月
繼任:
苏振华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中国人民解放军职务
前任:
李德生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
1975年1月-1976年10月
繼任:
韋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