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 (三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張昭
東吳重臣
綏遠將軍
國家 東吳
時代 東漢末年→三國
主君 孫策孫權
子布
封爵 婁侯
籍貫 彭城(今江蘇徐州)人
出生 156年
逝世 236年
諡號 文侯

张昭(156年-236年),子布徐州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是东汉末年東吳的政治家;年卒八十一,死後諡曰文侯

生平[编辑]

民望眾皆[编辑]

张昭年轻时就以博学而非常有名气,读《汉书》有师法[1]徐州刺史陶谦慕名召他为士,被张昭拒绝。陶谦认为张昭轻视他,因此将张昭监禁。后来受到趙昱援救才被释放。

东汉中原动乱,张昭随其他难民逃到江南,受到孙策的重用,官拜长史和抚军中郎将,孙策的领地上几乎所有重要的事务都由张昭经手,他为孙策打平江东做出了很大贡献。因而他深受北方士大夫的敬重,在他们的书信中多有称赞张昭的言辞。对此,孙策非但没有猜疑,反而潇洒地说:「昔管仲相齐,一则仲父,二则仲父,而桓公为霸者宗。今子布贤,我能用之,其功名独不在我乎!」

舉輔主公[编辑]

孙策临终前将弟弟孙权托付给两名重臣张昭周瑜。孙策嘱咐张昭说:「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正复不克捷,缓步西归,亦无所虑。」孙策刚刚去世,孙权非常悲伤。张昭劝孙权说:「夫为人后者,贵能负荷先轨,克昌堂构,以成勋业也。方今天下鼎沸,群盗满山,孝廉何得寝伏哀戚,肆匹夫之情哉?」他亲自扶孙权上马,陈兵而出,然后众人才服从了孙权。

孙权出征时让张昭留守,领幕府事。黄巾余党起事,张昭平定之。孙权征合肥,命张昭别讨匡琦,张昭又督领诸将,于南城攻破豫章贼帅周凤等。

耿言直諫[编辑]

孙权继续重任张昭。张昭依然任长史。张昭在孙权面前敢于说出自己的意见,往往指责孙权做得不对的地方,對於孙权有良性的作用。比如有一次孙权摆酒席,命令群臣必须大醉方归。张昭闻讯非常愤怒,马上离席。孙权拦住他说:“为共作乐耳,公何为怒乎?”张昭立即答道:“昔纣为糟丘酒池长夜之饮,当时亦以为乐,不以为恶也。”孙权深感惭愧。

力主言和[编辑]

208年,赤壁之戰爆發前夕,顧慮曹操以「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勢率領大軍進逼江東,於是持主和論,主張孫權舉國投降。但在主戰派周瑜等人的努力下,反倒擊退了曹操的大軍。

忠謇亮直[编辑]

然而,正是因为张昭太过耿直,使他在东吴始终无法担任最高的丞相职务。当孙权被曹丕封为吳王後,拜張昭为綏远將軍,封由拳侯,设立丞相时,很多人提名张昭来担任,可孙权推托说:「方今多事,职统者责重,非所以优之也。」孙权任命平庸的孙邵担任丞相。孙邵去世后,又有人提出让张昭担任丞相,孙权这才道出真实原因:「孤岂为子布有爱乎?领丞相事烦,而此公性刚,所言不从,怨咎将兴,非所以益之也。」孙权任命顾雍为丞相。张昭因此称老退位,孫權稱帝后,更拜輔吴将军,班亞三司,改封婁侯,食邑萬戶,退居为《論語》、《左传》写注解。

退居不朝[编辑]

232年公孙渊在辽东反,向孙吴称臣以为外应。张昭认为公孙渊必败,因此反对孙吴对公孙渊的支持,没有被孙权采纳。结果公孙渊出賣東吳,杀了孫權派到辽东去的使者张弥许晏。张昭因此退居不朝,孙权盛怒下,命令用土封住张昭的家门,来表示他永远不必出门了。张昭也用土从门内将门堵住,以表示他也永远不打算出门了。后来孙权后悔自己的做法,但又不願道歉示弱。他下令用火烧张昭的家门,以此逼張昭出門。但这方法也没吓倒张昭,因此孙权只好又下令将火又撲熄。最后孙权在张昭家门前久站不去,张昭才在儿子的搀扶下,出门与孙权和解。

张昭享年81岁,丧事从简,入棺材都没有更换衣服。孙权戴孝前去吊唁,赐谥号文侯。张昭长子张承已经封侯,次子张休世袭张昭爵位。

三國演義[编辑]

三國演義中,張昭與顧雍經常一唱一和的建議。周瑜向孫策成就霸業的時候,提及張昭和張紘二人,兩人合稱二張,并推舉孫策找二人加入麾下。於是孫策帶著聘禮,到二人家中聘請,二人允許。遂即拜張昭為長史并兼任撫軍中郎將,張紘為參謀正議校尉,並一起商議進攻劉繇的事宜。

孫策打敗劉繇手下張英,被問當地人漢武光廟的位置,當地人導出在嶺上。孫策説在夜晚夢到光武帝召我相見,但張昭認為不可,嶺南上是劉繇的營寨,有伏兵怎麽辦?但孫策認為有神人保佑何懼,便帶領韓當、黃蓋、蔣欽、周泰等人出發。及後孫策和太史慈不分勝負而收兵回營,張昭認為:“周瑜襲擊曲阿,敵軍無心戀戰,今晚上可以劫營。”孫策聽從。

周泰跟從孫權征討山賊身中十二槍重傷,董襲提議請虞翻到此醫治。孫策知道虞翻的名聲,并誓要讓這賢士收歸麾下,并派張昭和董襲請他到來治療。

孫策脫離袁術後,袁術被呂布攻打陷入危難,向孫策借兵。孫策以他為僭為帝位,叛漢的反賊為理由拒絕。袁術看到回信後大怒,要先討伐孫策。袁術的兵馬來到,忽然曹操來到,拜孫策為會稽太守,命孫策起兵攻打袁術,孫策商議後決定起兵。張昭認為:“袁術雖然剛敗,但兵馬同糧草還是那麽多,不能輕敵。提議修書一封給曹操,讓他南征,我軍為後應,兩軍互相應援,袁術必敗。萬一我們有什麼不測,也可望曹操救援。”孫策聽從。

孫策慾斬于吉,張昭等人勸諫不可,并聯名上書乞求。孫策臨死的時候向弟孫權的遺言:“內事不決問張昭,外事不決問周瑜。”死後,張昭對孫權説:“現在不是將軍哭的時候,要一面治理喪事,另一面執理國家軍事。”孫權停下眼淚,張昭讓孫靜處理喪事,令孫權出堂,眾文武的人為他稱賀。張紘從曹操處回來,推薦了顧雍。

曹操破袁紹後,令吳太夫人帶兒子入朝,吳太夫人召張昭和周瑜商議。張昭説:“曹操想讓夫人和兒子入朝,必然是牽制其他諸侯的方法。如果不去,恐怕會被興兵伐江東,這樣大勢就會很危險。”周瑜認為六郡是將士用生命換回來,我們兵精糧足,不能和曹操聯合;不如靜觀其變,才是防禦的策略。國太聽後覺得合理,所以向使者回報不帶子入朝。後來吳太夫人病危,召周瑜和張昭,并對孫權説要當張昭和周瑜師傅對待,不能怠慢。吳太夫人死後,孫權欲伐黃祖,但張昭認為喪事未完,不宜出兵。但是,周瑜認為是報仇雪恨的時機到了,孫權猶豫不定。忽然呂蒙稟報甘寧來降,甘寧并説出黃祖的劣勢後,孫權決定出兵。

甘寧攻陷江夏孫權打算分兵江夏,但張昭認為孤城是沒可能守,提議暫時回江東。料定劉表必來報仇,我再以逸待勞,這樣劉表必敗。只要劉表兵敗就可以乘勢攻拿荊襄。孫權聽從張昭的說話。

曹操興兵打算伐孫權,張昭認為不可抵抗而勸孫權投降,眾謀士附議。孫權低頭沒有說話。張昭再次勸降,孫權再次沒有沉默。隨後諸葛亮來到江東結盟,與張昭等人辯論,用劉邦曾敗於項羽,但得韓信後,而幫劉邦取得初次勝利的往事,令張昭啞口無言。張昭知道孫權打算聯盟發兵,再次勸降。

合肥之戰,孫權兵敗,太史慈傷病;張昭請求孫權收兵,孫權答應,并派張昭向太史慈瞭解狀況,太史慈大叫後死亡。

張昭聞劉備逃跑回家,讓孫權不要放走,這樣會成為大患。周瑜打算興兵討伐劉備,張昭阻止,認為這樣會讓曹操高興,因為曹操最害怕就是孫劉聯合。

孫權聽聞曹操南下,張昭提案派魯肅修書一封,再和劉備聯合。孫尚香回江東,張昭提議孫權寫信説夫人病危,讓妹妹把劉備的兒子帶回來看看。

劉備在葭萌關,孫權想奪取荊州,張昭有一計:我們如果出兵,曹操就會來襲。不如寫信給劉璋,説劉備與我們已經結盟一起取西川,讓劉璋有疑心而進攻劉備;另一封寫給張魯,教他進攻荊州,這樣令劉備進退不能。到時候我們再起兵攻取,一切都可以解決。但後來,劉備吞併西川,召張昭和顧雍商討,顧雍認為借荊州不還,就要動兵。而張昭認為不能動兵,又提出一計:把諸葛瑾老小捉來監禁,讓諸葛瑾去問諸葛亮拿回荊州。

跟隨孫權出征逍遙津。後關羽被孫權所斬,張昭聽聞會見主公,知道劉關張三人結拜兄弟,今天殺了關羽,劉備必然來報仇,這樣江東會大禍臨頭。孫權大驚,張昭有一計,把關羽首級轉送給曹操,讓仇恨引到曹操處。劉備打算攻取江東,諸葛瑾讓自己去做使者再次聯盟,孫權答應。張昭見孫權,對他説:“諸葛瑾知道蜀國兵數龐大,所以假借聯盟而入蜀,不會再回來。”孫權相信諸葛瑾不會這樣做,有人回報諸葛瑾回來,張昭羞愧離開。

後曹操派邢贞來封孫權為王,其高傲的性格,令張昭不滿。劉備起兵伐吳,孫桓在夷陵受困求救。張昭奏孫權,指揮官讓韓當為正周泰為副,潘璋為先鋒,凌統為後,甘寧作為救援,起兵十萬拒敵。孫權聽從。但軍勢依然大敗,孫權打算起用陸遜,張昭見陸遜為書生,不是劉備對手,勸其不要用。

張昭和顧雍向孫權啟奏,改年號為元,孫權答應。後孫權讓張昭輔助自己的兒子,并命其為三公之上。群臣商討伐魏對策,但張昭認為先安民心,不可動兵,應該與劉備同盟,孫權聽從。

家族[编辑]

  • 姪子女:

评价[编辑]

  • 陳壽:昭容貌矜严,有威风……举邦惮之。
  • 孙权曾经说:“孤与张公言,不敢妄也。”又曾在争执时对张昭说:“吴国士人入宫则拜孤,出宫则拜君,孤之敬君,亦为至矣。”
  • 王朗:張子布,民之望也,北面而相之。
  • 裴松之:況權舉全吳,望風順服,寵靈之厚,其可測量哉!然則昭為人謀,豈不忠且正乎!

註釋[编辑]

  1. ^ 《三国志·吴志·孙登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