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張治中
張自忠
張自忠.jpg
張自忠陸軍上將
出生 1891年8月11日(1891-08-11)
 大清山東省臨清縣
去世 1940年5月16日(48歲)
 中華民國湖北省宜城縣
效命  中華民國
军种  中華民國
服役年份 1914年-1940年
軍銜 陸軍上將
統率 第卅三集團軍、第五戰區右翼兵團
參與战争

北伐
中原大戰
對日抗戰

獲得勳章 青天白日勳章

張自忠(1891年8月11日-1940年5月16日),藎臣,後改藎忱中華民國陸軍上將,原為西北軍系將領,中原大戰後接受中央政府改編,任第29軍第38師師長,曾參與喜峰口戰鬥

1935年冀察政務委員會成立後,曾先後任察哈爾省省主席與天津市市長。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後,曾代理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與北平市長。後升任第59軍軍長,後升第卅三集團軍總司令兼第五戰區右翼兵團司令。曾參與臨沂戰役徐州會戰武漢會戰隨棗會戰,與棗宜會戰等。

張自忠為二次大戰中国犧牲殉國的最高將領之一。

早年生活[编辑]

1891年8月11日張自忠生於山東省臨清縣唐園村。張家為臨清望族,其父張樹桂(字冬榮)曾任江蘇省贛榆縣知縣,1905年卒於任內。張自忠6歲入私塾,後隨父至江蘇,由父親教導。父親過世後隨母扶柩返回臨清,1908年進入臨清高等小學堂就讀,1910年畢業後進入位於天津市的北洋法政學堂,1911年加入同盟會,並轉入濟南法政專門學校。

1914年前往奉天(今瀋陽),投效駐屯在新民屯的陸軍第20師第39旅87團(車震團長),加入軍籍。

1916年,護國戰爭爆發,已升為旅長的車震率第39旅至湖南長沙以鎮壓護國軍。當時湖南將軍湯薌銘將第39旅擴編為湖南陸軍第1師,由車震任師長,張自忠被委任為軍官,任師部幕僚。但該師旋即被湖南護國軍第1師擊敗,所部瓦解。張自忠遂改投馮玉祥的第16混成旅,歷任排、連、營長等職,1924年任團長,參與第二次直奉戰爭。

1926年任第15混成旅旅長,入山西與晉軍作戰。因戰事不利,恐為其直屬長官,第6師師長石友三所害,遂率部入晉(但並未加入晉軍)。

直到1927年4月馮玉祥加入國民政府的北伐序列,改編西北軍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後,張自忠方從山西回歸馮玉祥麾下,任集團軍總部副官處長(總務行政庶務)。1927年底,任第28師師長兼第二集團軍軍官學校校長。1928年北伐結束後,任第25師師長,該師曾在1929年的全國軍風紀考察中列為全國第一。

1930年中原大戰爆發,張自忠任第6師師長,先後擊敗國民政府的第48師(師長徐源泉)與教導第2師(師長張治中)。西北軍失敗後率第6師殘部入晉追隨馮玉祥。

1931年1月接受張學良節制與改編,西北軍殘部編為東北邊防軍第3軍(後改番號為第29軍,軍長宋哲元),張自忠任第38師師長。

長城戰役至七七事變[编辑]

喜峰口戰役[编辑]

承德於1933年3月4日被日軍占領後,日軍繼續往南占領長城各隘口。第二十九軍原奉命至冷口接應萬福麟部,但途中即接獲該部已退至喜峰口附近,於是第二十九軍改道至喜峰口阻敵。3月7日,第二十九軍第三十七師(師長馮治安)與國民革命軍第三十八師張自忠在距喜峰口30公里處設立敵前指揮所,9日開始雙方在喜峰口周邊激戰,於是張自忠、馮治安,與在喜峰口的第一○九旅旅長趙登禹商議後,決定進行夜襲。11日夜間由趙登禹率領,分三路從日軍後方突襲陣地;由於西北軍的傳統,第二十九軍士兵均配一副大刀,因此突襲隊又稱為大刀隊。該役共殲敵千餘人,此後雙方僵持於喜峰口,日軍一部轉攻羅文峪,於是從第三十七師與第三十八師各抽調一團至羅文峪,歸第二十九軍暫編第二師(師長劉汝明)指揮,再度擊退日軍。

不過當商震部在冷口為日軍突破後,第二十九軍為避免腹背受敵,遂向西南方向退卻。由於在喜峰口與羅文峪等地的戰功,第二十九軍的高級軍官共11人,在1935年7月獲頒青天白日勳章

冀察政務委員會[编辑]

長城戰役後,第二十九軍返回山西,後將察哈爾省的抗日同盟軍繳械,全軍移駐察哈爾省,張自忠仍任第二十九軍第三十八師師長,駐宣化

1934年張自忠率第二十九軍營長以上軍官至廬山參加廬山軍官訓練團,張自忠以第一名結訓。

1935年6月,由於何梅協定,國民政府中央軍退出河北省,於是日軍默許下,第二十九軍進駐平津。12月成立冀察政務委員會,由宋哲元任委員長,張自忠任委員,兼察哈爾省省主席與第三十八師師長。

1936年6月改任天津市長,第38師亦移防天津。1937年3月,日軍突邀宋哲元訪日。

依日軍駐北平特務機關部輔佐官寺平忠輔的內部報告所示,是為「如何使宋哲元逃不出我們的掌握,乃是北平特務機關應盡全力的任務。」為減輕日方壓力,宋哲元遂命張自忠率團訪日。從4月23日至5月29日,張自忠訪問了東京大阪神戶奈良名古屋等地,但日方則宣傳為「代表團在日期間受到各方面熱烈的招待,滿載而歸,每個人都滿臉喜氣,親日氣氛的造成已收到相當效果。」雖然張自忠發表聲明稱僅考察日本工業,但國內輿論並不相信,自始張自忠被視為亲日派,甚至是漢奸。

1937年的七七事變爆發後,張自忠與宋哲元均認為日本還不至於對中國發動全面戰爭,但7月17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在廬山發表談話,已拒絕對日方做進一步的讓步。7月25日,冀察政務委員會中止對日軍協商,同日日軍發動攻擊,28日第二十九軍軍部被日軍攻破,佟麟閣副軍長與趙登禹師長殉國。於是宋哲元決定將第二十九軍撤到保定,將冀察政務委員會與北平市長都交由張自忠代理,以掩護第二十九軍撤退。但這麼一來,張自忠就成為眾矢之的,全國各大報刊紛紛發表痛斥張自忠的文章,報界一度凡提及必稱「張逆自忠」。待第二十九軍撤出平津之後,張自忠從8月1日試圖逃離北平,但一直到9月3日才成功抵達天津,10月10日才在秦德純張樾的陪同下,在南京市與蔣中正見面,之後張自忠以軍政部中將部附的身份留在南京。中央政府於12月遷至武漢後,才發表張自忠為升任第五十九軍軍長[註 1],編入第一戰區戰鬥序列。

對日抗戰[编辑]

1938年[编辑]

1938年1月,第五十九軍改由第五戰區節制,任機動預備隊。日軍為打通津浦鐵路,第13師團(師團長荻洲立兵)於1938年1月進攻淮河一線,2月初突破第五十一軍(軍長于學忠)的防線,在淮河北岸建立了橋頭堡。第五十九軍奉命前往救援後,於2月15日抵達前線,對日軍展開攻擊。到22日,日軍在淮河北岸要點小蚌埠被第五十九軍收復,第13師團被迫退回淮河南岸,兩軍遂在淮河一線對峙。

3月,由於日軍第5師團(師團長板垣征四郎)與第三軍團(司令龐炳勳)於多日激戰後相峙於臨沂阻擊戰,第五十九軍於3月12日抵達臨沂西郊後,在13日至17日,與24日至30,會同第三軍團龐炳勳的部隊兩度與日軍第5師團展開戰鬥,最後第5師團被迫往東北撤退。臨沂一戰阻隔了日軍第5師團與第10師團(師團長磯谷廉介),使之無法合流進攻徐州。後第10師團在臺兒莊被重创,是為臺兒莊大捷。張自忠亦因功升第二十七軍團軍團長兼第五十九軍軍長,轄第五十九與第九十二軍。

雖然臨沂與臺兒莊兩次戰鬥均獲得勝利,但之後由於日軍華北與華中派遣軍共派出7個師團與兩個獨立旅團,從南、北兩路在5月上旬切斷了徐州西面的交通線,集中於徐州的部隊有被包圍之虞。於是國軍主力於5月18日起往西南撤出徐州,第五十九軍負責斷後。至6月1日,第五十九軍退至許昌後才停止。當武漢會戰於6月11日展開時,第五十九軍在豫南與日軍作戰,直到9月6日奉命至潢川以掩護鄂北部隊的集結。從6日至18日,第五十九軍與日軍第10師團(師團長篠塚義男)展開潢川的爭奪戰。由於日軍從16日起對第五十九軍施放毒氣,且在18日切斷了潢川西方的交通線。鑒於已達成掩護的任務,張自忠在19日凌晨下令部隊從潢川西南方突圍。

1938年10月12日,張自忠因功升第卅三集團軍總司令,仍兼第五十九軍軍長。11月13日,張自忠又被任命為第五戰區右翼兵團總司令,所轄部隊除第卅三集團軍外,還包括第廿九集團軍(總司令王缵绪)、第廿八軍團(軍團長劉汝明)、江防軍及若干獨立部隊等,司令部設於荊門

1939年[编辑]

張自忠

1939年3月,由於在京山一役擊退日軍,國民政府加張自忠為上將銜[註 2],並頒四等寶鼎勳章。5月1日,日軍第11軍(軍長岡村寧次)向襄河以東的隨縣棗阳進攻。6日,襄河以東陣地為日軍突破,張自忠率第五十九軍渡河,擊退日軍後,在5月10日反而切斷了日軍的交通線,迫使日軍撤退。該役之後定名為隨棗會戰

12月12日,軍事委員會發動冬季攻勢,以第五與第九兩個戰區為主攻地區。張自忠指揮13個師攻擊日軍第13師團(師團長田中静壹),但由於日軍已經掌握國軍的計畫,於是國軍部隊被迫進攻日軍的既設陣地。雙方在鍾祥、長壽店纏鬥三個星期後,在周碞的第75軍支援之下,嚴重損失的日軍才在2月下旬後撤。

1940年[编辑]

由於日軍在國軍的冬季攻勢損失嚴重,為消除第五戰區的威脅,遂調集6個師團,裝甲與航空大隊,向棗陽與宜昌一線進攻,拉開枣宜会战的序幕。5月1日,日軍第3師團(師團長山脇正隆),第13師團(師團長田中静壹),第15師團(師團長渡邊右文),與第39師團(師團長村上啓作)對右翼兵團襄河以東各陣地發動攻擊,以其會師於棗陽。3日,右翼兵團長壽店陣地被突破之後,張自忠決定在7日率領第74師至河東以增援第38師與第179師。臨行前張自忠寫了封信給集團軍副總司令馮治安,內容是:

「仰之我弟如晤:因為戰區全面戰事之關係及本身之責任,均須過河與敵一拼。現已決定於今晚往襄河東岸進發。到河東後,如能與38D、179D取得聯絡,即率該兩部與馬師不顧一切向北進之敵死拼;設若與179D、38D取不上聯絡,即帶馬之三個團,奔著我們最終之目標(死)往北邁進。無論做好做壞,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後公私,均得請我弟負責。由現在起,以後或暫別或永離,不得而知。專此布達。小兄張自忠手啟五月六日於快活鋪」

張自忠渡河之後,便與第三十八師與第一七九師取得聯繫。由於日軍第3與第13師團已於8日會師,第39師團亦已占領棗陽,於是張自忠在11日親率部隊往北追擊(此時張自忠所指揮的部隊共第三十八,七十四,一七九,一八○等師,與騎兵第九師,共5個師番號,但戰鬥兵力僅2萬人),以求截斷日軍退路。為避免此一結果,日軍第13與第39師團便往南正面攻擊張自忠的部隊。13日,由於第十七九與第一八○師為日軍所阻,因此張自忠命第三十八師為左縱隊以接應第一七九師,他率第七十四師與騎九師4個團為右縱隊,以接應第一八○師。日軍以第39師團攻擊右縱隊,在15日將張自忠與第七十四師圍於宜城南瓜店,16日所部損失殆盡,血战殉职[註 3]

日軍驗明身份後,在陳家集徵集一口棺木將他下葬。第38師師長黃維綱獲報後率便衣隊將遺體奪回,18日送回集團軍司令部,以上將禮服重殮,經宜昌轉送回重慶。28日,靈柩抵達重慶,蔣中正率軍事委員會高級將領與國民政府五院院長親臨致祭,蔣還撫棺痛哭。7月7日,國民政府明令褒揚張自忠,並追贈陸軍二級上將。张自忠墓位于重庆市梅花山麓。

榮譽和紀念[编辑]

國民政府在1942年12月31日,明令入祀全國忠烈祠,1944年8月,將宜城縣改名自忠縣(今宜城市),以資紀念。1946年,獲頒榮字第一號榮哀狀。

张自忠將軍殉國當年8月15日,中共也在延安為其舉行了悼念大會。1982年4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民政部追认張自忠為革命烈士

1947年3月13日北平市政府颁令将铁狮子胡同改为张自忠路,該路名沿用至今。天津市和平区海河西岸有张自忠路,上海和武漢亦有张自忠路以示紀念。

1951年蔣中正至阿里山視察,發現該區有一遺留日本式地名「兒玉」,為紀念張自忠,下令更名自忠

2010年5月16日,重慶市舉行儀式紀念张自忠將軍殉國70週年。

台灣桃園縣中壢市有自忠街、自忠二街和自忠三街,以紀念張自忠將軍。

張自忠與夫人李敏慧在1908年結婚。育有二子張廉珍、張廉静和一女張廉云。張夫人後於上海因癌症過世[註 4],國民政府特頒「相成忠傑」匾額以嘉節行。

張自忠夫人李敏慧

注释[编辑]

  1. ^ 第29軍撤至保定後擴編為第一集團軍,第五十九軍即第三十八師擴編而成
  2. ^ 加上將銜,是根據國民政府公佈之《陸軍中將加銜暫行條例》:“合於晉任上將之規定者,因為員額所限得先加上將銜”,“陸軍第二級上將出缺由已加上將銜之中將擇優轉補。”
  3. ^ 日軍戰史資料中記載,張自忠最後是由藤岡一等兵與堂野軍曹所殺
  4. ^ 張自忠女儿张廉云说父亲阵亡三个月后,母亲也因为癌症去世了[1]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书籍[编辑]

  • 祝康. 《英烈千秋-張自忠傳》. 先烈先賢傳記叢刊. 近代中國社. 1982. 
  • 國防部史政編譯局. 《張自忠烈士傳》. 國防部史政編譯局. 1967. 
  • 張其昀,魏汝霖. 《抗日戰史》. 國防研究院與中華大典編印會. 1966.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前任:
秦德純
中華民國北平市市長
1937年-1938年
繼任:
?
前任:
萧振瀛
南京国民政府天津市政府市长
1936年8月-1937年7月
繼任:
日占时期天津市市长
高凌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