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彼得·威廉·波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彼得·威廉·波塔
Pieter Willem Botha
PW Botha 1962.jpg
南非國家總統
任期
1984年9月3日-1989年8月15日
前任 马雷·维尔容
繼任 弗雷德里克·威廉·戴克拉克
个人资料
出生 1916年1月12日(1916-01-12)
南非聯邦奧蘭治自由邦保罗鲁(Paul Roux)
逝世 2006年10月31日(90歲)
 南非西開普省韦尔德尼斯(Wilderness)
政黨 國民黨
配偶 伊利莎·博塔(Elize Botha,1943-1997)
芭芭拉·罗伯逊(Barbara Robertson,1998-2006)

彼得·威廉·波塔Pieter Willem Botha,1916年1月12日-2006年10月31日)南非國民黨政治家,外号“大鳄鱼”(南非荷兰语:“Die Groot Krokodil”),从1978年至1984年任南非总理,从1984年至1989年任南非总统,執政十一年,他是南非种族隔离制度坚定维护者。

总理[编辑]

1948年波塔作为南非国民党的成员首次被选入议会,1966年当时的南非总理巴尔萨泽·约翰内斯·沃斯特任命他为国防部长。1978年沃斯特退职后南非议会将波塔选为其继承人。

波塔普遍被看作是一个保守的政治家,但比起他的前任来他更务实。他大胆推进宪法改革,并希望将在南非建立一个联邦制度的国家。在他的计划中,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在于一个由白人统治的中央政府,而地方上则有自主的“黑人家园”(homeland)地区作为联邦的组成部分。

任国防部长时波塔积极努力提高南非的军事力量。任总理时他试图改善与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关系,但其成就不大。他强调南非的种族歧视制度的确不得人心,但是为了抵抗已经在安哥拉莫桑比克站脚的非洲共产主义入侵南非,这个措施不可避免。

1980年代波塔与以色列合作建立了一个南非的秘密核武器计划。他坚持南非占领西南非洲地区(今天的纳米比亚),在纳米比亚波塔负责建立了特种部队奎威特。在安哥拉内战中南非直到1990年代初支持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同盟反叛军。为了保障南非的军事力量,从1981年开始南非引入了一套非常严格的义务兵制度,事实上所有南非白人到他们55岁以前内年均必须不同程度地服役。

总统[编辑]

1983年波塔提议了一个新的宪法让白人投票。这个新的宪法虽然没有建立一个联邦制度,但是它建立了两个新的议会,除原有的白人议会外再建立一个有色人种的议会和一个印度人的议会。虽然这三个议会的立法权利相同,但是每个议会通过的法律仅限用于组成该议会的人群,而三個議會的代表共同選舉總統(由於白人佔多數,因此波塔肯定當選)。这个新宪法还改变了政府组织,总理被取消,总统的执行权被扩大。总统和内阁仅负责国家工作,如國防、外交和种族关系。虽然黑人批评这个新的宪法没有交给黑人任何政府角色,但是许多外国评论家赞扬它为一系列改革的“第一步”。1984年波塔被选为这个新通过的宪法的第一位总统。

新宪法的总统制巩固了波塔本人的权力。此前他就通过议会通过了一系列法律限制言论自由,打击对政府决定的批评。

波塔的专制作风使得他在某些西方国家中非常不受欢迎,许多人称他为残酷的、种族主义的独裁者。许多西方国家(包括美国英国英联邦)讨论过通过对南非进行经济制裁来削弱其白人政权。1980年代末随着外国在南非投资的减少给南非国民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种族隔离[编辑]

在一定程度上,波塔的种族隔离政策比他的前任的要宽:过去被禁止的种族间的婚姻被合法化,禁止建立跨种族党派的宪法规定被取消。此外他还放宽了禁止非白人在一定地区居住的法令。1983年的宪法为有色人种和印度人带来了有限的政治权利。但是在向黑人提交政治权利和结束白人统治的中心问题上,波塔毫不让步。面对不断加强的不服从和动乱,他进行更强烈的国家镇压,比如利用紧急状态和受到国家支持的对反种族隔离人士的袭击行动。他坚决不肯与非洲人国民大会谈判。

他1985年的一次演講非常典型地反映他的立場。本来大家都以为波塔将在这个演讲中宣布新的改革。相反地,他拒绝对黑人多数人群做出任何让步,拒绝释放纳尔逊·曼德拉。他在这个演讲中对国际舆论的反抗导致了南非进一步的對外隔离。对南非进行经济制裁的呼吁成为现实,南非货币兰特贬值迅速。同年波塔宣布南非进入紧急状态

下台[编辑]

波塔的不妥协政策分裂了他自己的党,最后导致了南非国民党的长期不和。1989年2月传出波塔中风的消息。在内阁内部和外国(尤其美国和英国)的压力下波塔辞职。比较温和的戴克拉克于1989年底成为南非总统。数月内戴克拉克宣布不再禁止反种族隔离组织,包括非洲人国民大会、释放曼德拉,并开始与国民大会谈判。在戴克拉克统治时期种族隔离被放弃,与国民大会之间的谈判导致了1994年4月27日南非的第一个所有种族参加的民主选举。

退休與去世[编辑]

波塔回到他在西开普省的家乡,大多数时间里不被媒体注意。他始终反对戴克拉克的改革,拒绝在曼德拉政府的真相和调解委员会上作证,来揭发种族隔离时期的罪行。1998年8月他被捕并被判刑,原因是他拒绝证明他到1989年为止所领导的南非国家安全委员会犯的人权罪行和其它暴力罪行。不过该案最后并未宣判。

他与他政府中的外长皮克·波塔(Roelof Frederik "Pik" Botha)不是亲戚。

他在1989年中風,因而左邊部分身體癱瘓。2006年10月31日星期二因心脏病西開普省韦尔德尼斯(Wilderness )的家中去世,終年90岁。

波塔去世后,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称:“尽管博塔先生仍将象征着种族隔离,但我们还记得他一步一步地铺平了道路,让我们的国家走向最终的和平谈判。”总统塔博·姆贝基宣布下半旗,以纪念这一位前国家元首。博塔的家庭11月8日在乔治镇举行一个私人的葬礼。姆贝基,尽管他在种族隔离时期失去了一个哥哥、一个儿子和一个表弟,但也参加了葬礼。

個人生活[编辑]

波塔在1943年和Anna Elizabeth Rossouw結婚,生了三個女兒和兩個兒子。在Anna Elizabeth Rossouw 1977年逝世後,他在1998年6月22日和Barbara Robertson結婚。

前任:
雅各布斯·约翰内斯·福歇
南非国防部长
1966年–1980年
繼任:
马格努斯·马兰
前任:
巴尔萨泽·约翰内斯·沃斯特
南非总理
1978年–1984年
繼任:
职务被裁撤
前任:
马雷·维尔容
南非总统
1984年–1989年
繼任:
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