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青藤山人小像
墨葡萄图

徐渭(1521年-1593年),字文長,号青藤老人青藤道士天池生天池山人天池渔隐金垒金回山人山阴布衣白鹇山人鹅鼻山侬田丹水田水月,中国明代文学家、书画家、軍事家,山阴(今浙江绍兴)人[1]

生平[编辑]

正德十六年(1521年)出生於浙江绍兴府山阴城大云坊的官僚世家。父徐鏓官至四川夔州府同知,妻童夫人,生长子徐淮,次子徐潞。童夫人亡,續娶苗夫人,未生育,納其苗氏侍女為妾,生徐渭。不久徐鏓死於紹興,苗宜人視徐渭為己出。

徐渭少年时天才超逸,入徐氏私塾读书,“六歲受《大學》,日誦千餘言”,“书一授数百字,不再目,立诵师听。”[2],十歲仿揚雄《解嘲》作了一篇《釋毀》,性格豪放,“指掌之间,万言可就。”[3],二十岁时成为生员。嘉靖二十年(1541年)入赘同县潘克敬家,接下來八次应试不中,“再试有司,皆以不合规寸,摈斥于时。”[4],妻子十四歲與徐渭结婚,夫妻十分恩愛,惜僅十九歲即病故。[5]嘉靖二十四年,長兄徐淮服食丹藥而死,因已入贅潘家,無法繼承遺產。[6]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在山阴城东赁房设馆授徒,與紹興文人蕭勉陳鶴楊珂朱公節沈鍊錢鞭柳林諸大綬呂光升等號“越中十子”。[7]

后来为总督作幕僚,曾入胡宗宪幕府,一切疏計,皆出其手,又出奇计大破徐海倭寇

一日胡宗憲於舟山捕獲白鹿,徐渭撰《進白鹿表》、《再进白鹿表》、《再进白鹿赐一品俸谢表》等並獻於朝中,視為祥物,“上又留心文字,凡俪语奇丽处,皆以御笔点出,别令小臣录为一册”[8],學士董汾等對徐渭文章大為賞識。又代作《贺严公生日启》,吹捧奸相严嵩

嘉靖四十年(1561年)徐渭40岁才中举人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胡宗憲以“党严嵩及奸欺贪淫十大罪”被捕,獄中自杀,徐渭作《十白赋》哀之。李春芳严查胡宗宪案,徐渭一度因此发狂,作《自为墓志铭》,以至多次自杀,“走拔壁柱钉可三寸许,贯左耳窍中,颠于地。”,被游方郎中华氏救活,又“引巨錐刺耳,深數寸;又以椎碎腎囊,皆不死。”[9],都失败,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懷疑继妻张氏不貞[10],仲秋之夜以鈍器擊殺張氏[11],張氏當場致死[12],被革去生员资格,下狱七年。[13]入狱其间,生母去世。狱中完成《周易参同契》注释,揣摩书画艺术。

萬曆元年(1573年)除夕,大赦天下,為状元張元汴等所救出獄。[14]从此潦倒,痛恨达官贵人,浪遊金陵北京,又过居庸关赴塞外宣化府等地。在遼東總兵李成梁的府中教授其子李如松李如柏兵法。在塞外结识蒙古首领俺答夫人三娘子。万历五年(1577年)回绍兴,注释郭璞葬书》。晚年以卖画为生,但从不为当政官僚作画,“有书数千卷,后斥卖殆尽。畴莞破弊,不能再易,至借稿寝。”[15]

傳說[编辑]

浙江民间现在仍然普遍流传他的故事传说,关于他年轻时超凡入聖,后来如何捉弄官宦等。

才華[编辑]

他自己认为自己“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他的草书相当著名,发泄了愤世疾俗之气,被称为“明之草书,以天池生为始。”诗歌得“李贺之奇,苏轼之辩”,他的传世著作有《徐文长全集》,剧本《四声猿》,《歌代啸》,嘉靖三十八年撰成戏曲理论著作《南词叙录》,总结宋、元南戏艺术。另外目前學界亦興起一種說法,認為徐渭就是《金瓶梅》的作者蘭陵笑笑生

徐渭的绘画新颖奇特,打破了花鸟画、山水画、人物画的题材界限,水墨大写意花鸟笔势狂逸,墨汁淋漓,是寫意花鳥畫成熟的標誌。與陳淳並稱為“青藤”、“白陽”。徐渭在《書謝時臣淵明卷為葛公旦》中指出:“……畫病,不病在墨輕與重,在生動與不生動耳。”他对后来清代八大山人扬州八怪都有很大影响。例如,郑燮自稱“青藤门下一走狗”。近代畫家齊白石曾說:“青藤、雪個、大滌子之畫,能橫塗縱抹,餘心極服之,恨不生前二百年,為諸君磨墨理紙。諸君不納,余于門之外,餓而不去,亦快事故。”吳昌碩說:“青藤畫中聖,書法逾魯公。”

参考文献[编辑]

  1. ^ 左海. 纪念我国古代十大画家. 《人民日报》. 1961-03-04: (8). 
  2. ^ 《畸谱》
  3. ^ 《上提学副使张公书》
  4. ^ 《上提学副使张公书》
  5. ^ 《亡妻潘墓志铭》稱:“生则短而死则长,女其待我于松柏之阳。”
  6. ^ 《赠妇翁潘公序》云:“其后乙巳,某以卜居为豪无赖所诖误,家殆尽。”
  7. ^ 《紹興府志•卷六九•徐渭傳》:“渭與蕭柱山勉,陳海樵鶴,楊秘圖珂,朱東武公節,沈青霞錬,錢八山楩,柳少明文,及諸龍泉、呂對明稱越中十子。”
  8. ^ 万历野获编》卷十四
  9. ^ 《明史·文苑傳》
  10. ^ 《徐文长逸稿》卷一一,《上鬱心齋》:“抑不知河间奇节,卒成掩鼻之羞,贾宅重严,乃有窃香之狡。”
  11. ^ 顧景星《白茅堂集》卷四十三:“文长之椎杀继妻也,雪天有童跼灶下。妇怜之,假以亵服。文长大詈,妇亦詈。时操欋收冰,怒掷妇,误中。”
  12. ^ 沈德符《徐文長傳》:“徐此後遂患狂易,疑其繼室有外遇,無故殺之。”陶望齡《徐文長傳》中說:“渭為人猜而妬,妻死後有所娶,輒以嫌棄,至是又擊殺其後婦,遂坐法,繫獄中。”徐渭《上鬱心齋書》自言:“頃罹內變,紛受浮言:‘出於忍則入於狂,出於疑則入於矯!’但如以為‘狂’,何不概施于行道之人?如以為‘忍’,何不漫加於先棄之婦?如以為‘多疑’而妄動,則殺人伏法,豈是輕犯之科!如以為‘過矯’而好奇,則蹀血同衾,又豈流芳之事!凡此大凡,雖至愚亦知所避……事難概料,大約如斯。伏望明公曲諒隱衷,力扶公道,勿泥前說,賜挽後評。倘能出萬死於一生,即是垂三綱於九鼎。不勝懇竦,實倍叫號!”徐渭在《畸谱》中又自云:“易(癔)复,杀张下狱。”
  13. ^ 《畸譜》:“易復,殺張下獄。隆慶元年丁卯。”
  14. ^ 《畸譜》:“除,釋謀歸,飲於吳。明日元旦,拜張座。”
  15. ^ 陶望龄:《徐文长传》


明代三大才子
解縉 | 楊慎 | 徐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