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知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徐知詢
出生 不詳
杨吴
逝世 934年
杨吴镇南军
职业 杨吴将领
配偶 李简之女

徐知询(?-934年),东海康王五代十国年间杨吴摄政徐温亲生次子。他在徐温生前试图取代养兄徐知诰的少摄政地位,却无能为力。徐温死后,他因继承了徐温的军权,试图和徐知诰争夺杨吴控制权,却被徐知诰拘禁並且被剥夺军权。后来他仍然为杨吴将领,但是不再有足够的权力对徐知诰构成挑战。

背景[编辑]

徐知询生年不详,也不知何人所出。他是徐温的亲生次子,[1]宋齐丘曾称他的哥哥徐知训为“三郎”,暗示徐知询还有两个因早夭而未序齿的哥哥。[2]他有四个亲弟弟徐知诲徐知谏徐知证徐知谔[1]徐温养子徐知诰年长于徐知询。[3]徐知询和徐知训都不把徐知诰当兄弟看待。[4]

徐温摄政期间[编辑]

918年,徐知询第一次在史料中出现。当时徐温屯昇州,在吴都广陵为少摄政的徐知训被将领朱瑾暗杀,朱瑾随后自杀。[4]徐温诸子除30岁的徐知诰[5]外都年幼,故徐温以徐知诰为少摄政,以代徐知训。随后,徐温信任的官员严可求建议以徐知询取代徐知诰,但徐温不从。[4]

此后数年,严可求和陈彦谦[6]徐玠劝说徐温用亲生子取代徐知诰,尽管他们并没有特别推荐徐知询。[3]徐知询自己也数次游说徐温,徐温答:“你们都不如你们的哥哥。”但927年,徐知询为行军司马、忠义节度使,且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荣衔时,徐温改主意了。他打算前往广陵请吴王杨溥称帝,给两个儿子重新分配职务,以徐知询代徐知诰为少摄政。但当他准备离开昇州时,病了,于是写了表文让徐知询送去广陵,意图在上表后以徐知询代徐知诰。徐知诰闻讯,决定辞职,求任镇南节度使。但徐知询还在半路上,徐温死了,徐知询闻讯,立即回昇州参与后事,使得徐知诰得以仍居摄政之位。[3]

徐温死后[编辑]

徐温死后不久,杨溥按徐温临终推举称帝。徐温的头衔被分给徐知诰和徐知询,徐知诰为都督中外总军事,徐知询为诸道副都统、宁国及镇海节度使、兼侍中、辅国大将军、检校太尉、守中书令、金陵尹。[3]

尽管徐知诰仍掌控吴朝廷,在金陵(即昇州)的徐知询握有全吴最大的军队,他仗此和徐知诰争夺决策权,徐知诰则意图限制徐知询的权力。929年,徐知询的岳父武昌节度使李简卒,徐知询将李简麾下2000士兵收为己用,推荐李简子李彦忠继任。徐知诰却无视徐知询推荐,任龙武统军柴再用为武昌节度使,激怒了徐知询。[3]

徐知诰害怕徐知询的军力,但徐知询懦弱且太傲慢,薄待诸弟,[3]尤其薄待徐知诲和徐知谏。徐知诲秘密将徐知询的动向报告徐知诰,而徐知谏则在广陵加入徐知诰对徐知询的行动。[1]原先支持徐知询的徐玠也意识到徐知询缺乏领导才能,必败,也转而效忠徐知诰。徐知询对诸弟和徐玠的背叛一无所知,自以为握有强兵又身居重地,除掉徐知诰易如反掌。同时,徐知询也举措失当:邻国吴越国国王钱鏐送给徐知询装饰有龙凤的金玉鞍勒、器皿,都是君主用物,徐知询却不以为嫌而用之。徐知询的典客周廷望说服他派周带大量财物去广陵贿赂其他高官背离徐知诰倒向徐知询,但他到广陵后,又通过徐知诰近臣周宗宣布效忠徐知诰,向徐知诰报告徐知询的动向;回到金陵,又将徐知诰动向告知徐知询,意图两边摇摆。[3]

同年,徐知询屡次试图召徐知诰来金陵参加除丧典礼,徐知诰以杨溥不放行为由拒绝。同时,周宗让周廷望通知徐知询:他被弹劾七大不臣之罪,应去都城自辩。徐知询相信周廷望,去了广陵。周廷望谏止,徐知询不听。徐知询出发后,周廷望说:“公去了,就回不来了。”哭着再拜相送。徐知询一到,徐知诰就拘禁了他,不许他回金陵,并派右雄武都指挥使柯厚率金陵军回广陵,自领之。徐知询被留在广陵,任左统军,仍保有镇海节度使头衔,宁国军被徐知诰接管。兄弟俩有一场言语交锋。徐知询说:“先王(指徐温)离世,哥哥作为他的儿子,竟然不参加他的葬礼,可以吗?”徐知诰答:“你挺剑等着我,我怎么敢去!你身为人臣,却使用帝王的马车服饰,就可以吗?”徐知询又问及徐知诰的所为,徐知诰意识到周廷望首鼠两端,杀之。[3]

同年,又发生了徐知诰试图毒杀徐知询的事件。徐知诰为徐知询设宴,用金杯敬酒,说:“希望弟弟活一千岁。”徐知询怀疑有毒,用另一尊金杯倒了一半给徐知诰,说:“我愿意和哥哥各享五百岁。”徐知诰变色,不肯喝,徐知询也捧着酒不退,左右都不知所措。伶人申渐高走到他们身边,说了些诙谐话,抢过两尊酒杯,喝光了酒,拿着酒杯离开。徐知诰秘密派人送解药去申渐高家,为时已晚,申渐高已死。此后,徐知诰没再试图谋害徐知询的性命。[3]他後來允许徐知询去镇海治所润州履职。徐知询失去金陵后,过去的幕僚都散去,只有李建勋一人相随。徐知询到任后经常会见僚佐,谈说饮宴,以消除徐知诰的顾忌,并未花很多精力管治。[1]

931年九月,徐知谏在镇南节度使任上过世。杨溥命徐知询代之,封东海郡王(一说武陵王,未详是否改封)。赴任途中,他遇到徐知谏的丧車,抚摸着棺材,哭着说:“弟弟你用心如此,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但你有何面目见先王于地下!”[7]934年,他也在镇南任上过世。谥号[8]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十国春秋卷13
  2. ^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九:宋齐丘密言于知诰曰:“三郎骄纵,败在朝夕。润州去广陵隔一水耳,此天授也。”知诰悦,即之官。三郎,谓温长子知训也。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六:初,温子行军司马、忠义节度使、同平章事知询以其兄知诰非徐氏子,数请代之执吴政,温曰:“汝曹皆不如也。”严可求及行军副使徐玠屡劝温以知询代知诰,温以知诰孝谨,不忍也。陈夫人曰:“知诰自我家贫贱时养之,奈何富贵而弃之!”可求等言之不已。温欲帅诸籓镇入朝,劝吴王称帝,将行,有疾,乃遣知询奉表劝进,因留代知诰执政。知诰草表欲求洪州节度使,俟旦上之,是夕,温凶问至,乃止。知询亟归金陵。……十一月,庚戌,吴王即皇帝位,……丙子,吴主尊太妃王氏曰皇太后,以徐知询为诸道副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兼侍中,加徐知诰都督中外诸军事。……八月,吴武昌节度使兼侍中李简以疾求还江都,癸丑,卒于采石。徐知询,简婿也,擅留简亲兵二千人于金陵,表荐简子彦忠代父镇鄂州,徐知诰以龙武统军柴再用为武昌节度使;知询怒曰:“刘崇俊,兄之亲,三世为濠州;彦忠吾妻族,独不得邪!”……吴诸道副都统、镇海宁国节使兼侍中徐知询自以握兵据上流,意轻徐知诰,数与知诰争权,内相猜忌,知诰患之,内枢密使王令谋曰:“公辅政日久,挟天子以令境内,谁敢不从!知询年少,恩信未洽于人,无能为也。”知询待诸弟薄,诸弟皆怨之。徐玠知知询不可辅,反持其短以附知诰。吴越王镠遗知询金玉鞍勒、器皿,皆饰以龙凤;知询不以为嫌,乘用之。知询典客周廷望说知询曰:“公诚能捐宝华以结朝中勋旧,使皆归心于公,则彼谁与处!”知询从之,使廷望如江都谕意。廷望与知诰亲吏周宗善,密输款于知诰,亦以知诰阴谋告知询。知询召知诰诣金陵除父温丧,知诰称吴主之命不许,周宗谓廷望曰:“人言侍中有不臣七事,宜亟入谢!”廷望还,以告知询。十一月,知询入朝,知诰留知询为统军,领镇海节度使,遣右雄武都指挥使柯厚征金陵兵还江都,知诰自是始专吴政。知询责知诰曰:“先王违世,兄为人子,初不临丧,可乎?”知诰曰:“尔挺剑待我,我何敢往!尔为人臣,畜乘舆服御物,亦可乎!”知询又以廷望所言诰知诰,知诰曰:“以尔所为告我者,亦廷望也。”遂斩廷望。……十二月,……知诰召徐知询饮,以金钟酌酒赐之,曰:“愿弟寿千岁。”知询疑有毒,引他器均之,跽献知诰曰:“愿与兄各享五百岁。”知诰变色,左右顾,不肯受,知询捧酒不退。左右莫知所为,伶人申渐高径前为诙谐语,掠二酒合饮之,怀金钟趋出,知诰密遣人以良药解之,已脑溃而卒。
  4. ^ 4.0 4.1 4.2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知训答拜,瑾以笏自后击之踣地,呼壮士出斩之。……(瑾)遂自刭。……知训及弟知询皆不礼于徐知诰,独季弟知谏以兄事礼之。……严可求屡劝温以次子知询代徐知诰知吴政,知诰与骆知祥谋,出可求为楚州刺史。
  5. ^ 《新五代史》卷六十二:改元升元。……七年,昪卒,年五十六,……
  6.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三:吴镇海节度判官、楚州团练使陈彦谦有疾,徐知诰恐其遗言及继嗣事,遗之医药金帛,相属于道。彦谦临终,密留中遗徐温,请以所生子为嗣。
  7.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七:吴镇南节度使、同平章事徐知谏卒;以诸道副都统、镇海节度使、守中書令徐知询代之,赐爵东海郡王。徐知诰之召知询入朝也,知谏豫其谋。知询遇其丧于涂,抚棺泣曰:“弟用心如此,我亦无憾,然何面见先王于地下乎!”
  8.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九:吴镇南节度使、守中书令东海康王徐知询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