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病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微小病變
(Minimal Change Disease)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微小病變的三個標誌:瀰漫性足細胞足突(中間綠色區)、空泡的形成(最右上空白泡),和微絨毛外觀的形成(右上角綠色條狀)。
ICD-10 N00.-N08. with .0 suffix
ICD-9 581.3
DiseasesDB 8230
MedlinePlus 000496
eMedicine med/1483

微小病變(Minimal Change DiseaseMCD、又稱"無病變"(Nil Lesions)或"無病"(Nil Disease/類脂性腎病)是一種導致腎病症候群疾病,通常會影響到兒童(高峰期介於2-3歲間發病)。[1][2]

流行病學[编辑]

微小病變最常見於年幼兒童,不過可能發生於年齡較大的兒童和成人裏。這是迄今為止、腎病症候群(NS)中之1至7歲兒童最常見的病症,也是佔這些診斷的大部分(約90%)。[3] 在青少年中所發展出的腎病症候群(NS),大半的時間它是由微小病變所造成的。它也可能發生於成人裏,不過佔成人腎病症候群的診斷不足20%。在不到10歲的兒童間,男生比起女生似乎更容易發展出微小病變。而微小病變病在成人中超過80歲以上的人被診斷出次數是越來越多。

人們往往以一種或多種自身免疫性的缺損狀況而造成微小病變的風險增加。微小病變也增加了身體發展其他自身免疫性的缺損狀況之機會。

大多數情況下,MCD是"特發性"(idiopathic),不過也出現了第二次MCD鑒定出來的原因,包括藥物治療、免疫、腫瘤及感染。病例的報告及文獻綜述表明MCD和惡性腫瘤,尤其是"血液惡性腫瘤"(hematologic malignancy),如"霍奇金病"(Hodgkin’s disease),"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s),或白血病之間有所關聯。和結腸直腸癌相關的MCD是不較常見的,且至目前爲止已只有少數病例的報導。[4]

症狀[编辑]

症狀為蛋白尿(洩漏蛋白到尿液/身體內蛋白減少,一般可用"點滴式的白蛋白"(如:Plasbumin®-25)等來補充)及水肿(保水(Water retention))。腎病症候群(NS)是一個通用術語,它指的是蛋白質損失到尿液中、如低白蛋白血症(hypoalbuminemia)及水腫。許多病徵情況被歸類為腎病症候群,微小病變是較獨特的,因為它是唯一一個在光顯微鏡下缺乏任何病理學上證據的病徵(也因此而得名)。

當蛋白質損失到尿液中時,蛋白濃度在血液中減少、從而降低了相對於"間質組織"(interstitial tissue)之血管內的膠體滲透壓(oncotic pressure)。流體從"血管腔隙"(vascular compartment)中流至"間質隔室"(interstitial compartment)的序列活動現象為被稱為"腫脹"即是所謂的"水腫"。水腫通常在腳和腿可以觀察得到,特別是在個人功能不良的"靜脈瓣"(venous valves),並積在肚子或腹部(腹水),或則積在眼睛周圍,不過也可能發生在身體的任何部位,特別是重力有影響到的身體下(肢)部位。此外、因為這在體內停留的額外流體,使得在許多患者中經常會有體重增加及感受到疲勞的現象,比如、衣服和鞋子不再合適。有些人會注意到他們的尿液、因在尿液中的過量的蛋白質,而變得比較有"泡沫"(frothy)或則有"泡沫狀"(foamy),並且會發現它們排尿次數減少。

病理機制[编辑]

多年來病理學家在光顯微鏡下觀察標本時,發現沒有什麼變化;故名"微小病變"。由於电子显微镜的出現,現在被稱為這種疾病標誌的"(微小)病變"就被發現。這些現象是屬於臟層上皮細胞(visceral epithelial cells/podocyte)足突(足细胞消失)瀰漫性的損失,[5] 空泡化,以及微絨毛生長的臟層上皮細胞。

微小病變的病理是不清楚的,並且目前認為是一種原發症(idiopathy/自發病)。在病理學上似乎不涉及补体系统免疫球蛋白,或"免疫複合物沉積"等因素。相反的,利用T细胞分泌異常的淋巴因子所改變的"細胞介導免疫反應"、被認為是可以在腎小球基底膜(glomerular basement membrane/GBM)上降低陰離子的產生,致經由靜電斥力[6]的減少從而增加了對血清白蛋白的"腎小球通透性"(glomerular permeability)。[7]陰離子電荷的損失也被認為是有利於"足突融合"(foot process fusion)。[1] "病原體"(etiological agent)是多少有點神秘性,但病毒如EB病毒,及食物過敏是有些牽連的。此外,負責的確切细胞因子還有待闡明,與IL-12IL-18IL-13有關方面已被大量研究過,然而從來沒有決定性地牽連到。

遺傳學[编辑]

蛋白酪氨酸磷酸酶受體O型 - 又稱"(腎)小球(glomerular)上皮蛋白1"(GLEPP1)已被證明在許多情況下顯示出突變。[8]

治療[编辑]

可以使用強的松配合"血壓型"的藥物,而通常使用血管紧张肽I转化酶抑制剂(ACE抑製劑)如賴諾普利(lisinopril)。一些腎科醫師開始會以ACE抑製劑試圖降低血壓,以推送蛋白質穿過細胞壁進而減少蛋白尿。在某些情況下、皮質類固醇可能不是必要的,如果微小病變的情況是輕度的、僅以ACE抑製劑來處理就足夠。通常肝在微小病變的情況下是過度活動着,為的是試圖替換丟失的蛋白質和多產生膽固醇。因此,他汀類的藥物,通常用於持續的治療上。當尿液沒有蛋白質時,該藥物就可以被終止。然而50%的患者還是會復發,需要用免疫抑制類的藥物如环孢素他克莫司(Tacrolimus)等做進一步的治療。

微小病變通常能夠對初始治療者有較好地效應,超過90%的患者對於在6-8個星期內使用口服類固醇也有較佳的反應,且大部分的患者對於病變具有完全緩解的效果。[9] 腎病症候群(NS)的症狀通常都可治愈,不過微小病變可能需要2周至數個月才可以。[9]

當其效果不夠,或在不耐受或特定禁忌症的情況下取代它們時,有一些免疫抑制藥物就可以被添加到類固醇裡。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Kumar V, Fausto N, Abbas A (编). Robbins & Cotran Pathologic Basis of Disease 7th. Saunders. 2003: 981–2. ISBN 978-0-7216-0187-8. 
  2. ^ 郭嘉文/陳金順,"最新常見成人原發性腎病症候群致病機轉及治療"[1],臺灣,内科學誌,2013:24:377-387.
  3. ^ Cameron JS. The nephrotic syndrome and its complications. Am. J. Kidney Dis. September 1987, 10 (3): 157–71. PMID 3307394. 
  4. ^ Kittanamongkolchai W; Cheungpasitporn W; LeCates WW. Acute Kidney Injury in Rectal Cancer-Associated Minimal Change Disease: A Case Report. J Nephrol Therapeutic. 2012, 2 (4). doi:10.4172/2161-0959.1000119. 
  5. ^ Renal Pathology. [2008-11-25]. 
  6. ^ Mathieson P. Immune dysregulation in minimal change nephropathy. Nephrol Dial Transplant. 2003, 18 (Suppl 6): vi26–9. PMID 12953038. 
  7. ^ Minimal_change_disease of the Kidney. [2008-11-25]. 
  8. ^ Ozaltin F, Ibsirlioglu T, Taskiran EZ, et al. Disruption of PTPRO causes childhood-onset nephrotic syndrom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July 2011, 89 (1): 139–47. doi:10.1016/j.ajhg.2011.05.026. PMID 21722858. 
  9. ^ 9.0 9.1 http://www.unckidneycenter.org/kidneyhealthlibrary/minimalchange.html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