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
Flag of Germany (1946-1949).svg
1949年-1990年
國旗 國徽
格言
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國歌
从废墟中崛起
位置图
首都 柏林宪法规定[1]
东柏林实际
常用語言 德语
政体 社會主義共和國
国务委员会主席
- 1949–1960 威廉·皮克
- 1960–1973 瓦爾特·烏布利希
- 1973–1976 维利·斯多夫
- 1976–1989 埃里希·昂纳克
- 1989 埃贡·克伦茨
- 1989–1990 曼弗雷德·格拉赫
部长会议主席
- 1949–1964 奥托·格罗提渥
- 1964–1973 维利·斯多夫
- 1973–1976 霍斯特·辛德曼
- 1976–1989 维利·斯多夫
- 1989–1990 汉斯·莫德罗
- 1990 洛塔尔·德梅齐埃
立法機構 人民议会
歷史時期 冷戰
 - 成立 1949年10月7日
 - 興建柏林圍牆 1961年
 - 柏林圍牆倒塌 1989年11月9日
 - 最终解决条约 1990年9月25日
 - 兩德統一 1990年10月3日
面積
- 1950年 107,862 平方公里
- 1971年 108,178 平方公里
- 1989年 108,333 平方公里
人口
- 1950年估計 18,388,172
  密度 170.5 每平方公里
- 1971年估計 17,068,318
  密度 157.8 每平方公里
- 1989年估計 16,629,750
  密度 153.5 每平方公里
貨幣 东德马克
今屬於  德國
国际域名缩写.dd1虽然根据ISO 3166为东德保留了.dd域名,但实际从未使用。[2]
国际电话区号:+37
历史系列条目
德国历史
1950年来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徽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德语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简称「民主德国」(德文縮寫DDR)、「東德」或「民德」,是存在于1949年到1990年的一个中欧社会主义国家。1949年10月7日在德国苏占区成立,首都为东柏林。民主德国位于现今德国的东北部,面积为107,771平方公里,与捷克斯洛伐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波兰接壤,北部为波罗的海。1990年10月3日两德统一时与西德合併。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通常被视作苏联的一个卫星国[3]1948年苏联占领当局将权力移交给德国的共产党领导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随后在1949年成立。东德人口的很大一部分都不认同国家的政治和经济体制,1953年发生了六一七事件苏联驻德部隊参与了镇压。东德成立初期面临着严重的人口外逃问题英语Republikflucht,在1950年代有270万东德居民由于经济因素非法越境到西德。[4]除建立德国国内边境外,1961年东德政府沿西柏林边境修建了柏林墙以阻止东德居民通过西柏林逃往西方,并对越境者加以射杀。[5][6]另外,东德的国家安全部——史塔西对整个社会的异见者和社会活动进行着严密的监控和压制。国家教育机构被要求按照马列主义的原则培养社会主义特性的人才。政治权力在1989年前由德国统一社会党掌握,其对各岗位的干部选拔政策也具有重要的影响力。其他政党仅能通过统一社会党领导的国家阵线参与政治活动。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经济体制为计划经济,依照五年计划组织生产并分配消费品。其国民经济高度国有化,对先前的私有企业进行了强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并以人民企业(VEB)、农业生产合作社(LPG)、贸易组织(HO)和手工业生产合作社(PGH)等集体生产单位替代。东德建立了就业保障制度,且与西德相比具有较高的妇女就业率,东德也成为了当时东方阵营中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国家对日用消费品采取補貼措施以降低物价,然而国民经济无法满足居民对部分食品和高档消费品的需求,不得不通过从西方进口,同时增加了国家的债务。

政治上的不民主以及经济上的问题导致了东德居民的不满情绪,在昂纳克拒绝效仿苏联戈尔巴乔夫进行改革后,东德的离境人数开始增加,并爆发了持续的抗议活动。1989年发生了一场非暴力的革命,当时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領導的苏联政府拒绝干涉这一事件。这场革命结束了统一社会党专制,次年举行了自由选举,随后通过国际协商签订了《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东德最终解体,并于1990年10月3日与西德合并为一个统一的德国

称呼[编辑]

东德的正式名称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缩写为DDR,这一缩写形式在东德媒体频繁使用,特别是在1968年东德政府颁布第二版宪法时对西德访客着重宣传。

由于部分西德人质疑东德的主权合法性和宪法,在冷战冲突时有时也使用东部地区(Ostzone)、苏维埃区(Sowjetzone)、「潘科」(东德领导人居住地,亦以“潘科的领导人”代指东德领导层)指代东德。西方媒体和外交官倾向于使用其他的名字,例如中部德国,这一称呼来自东德位于1937年前德国版图的中部。

使用苏占区(Sowjetische Besatzungszone,缩写为SBZ)的人通常意在强调东德缺乏独立的主权,最初西方媒体也使用这一缩写。部分人为了避免使用东德的正式国名有时也会使用东部一词(Ostzone或der Osten),一些东德人也会使用这一名称。[7]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西德和西德媒体最终也接受了DDR这一缩写[8],但德语中东德国(Ostdeutschland)对于德国本国人却不常用,因为这通常指代德国前东部领土

德语中西德国(Westdeutschland)一词通常在日常使用中指代西德。但除西柏林居民外,德国人传统上一般不被认为此词等价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領土範圍及行政區劃[编辑]

東德的領土範圍,包含了今日德國境內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羅斯托克)、布蘭登堡科特布斯)、薩克森德累斯頓萊比錫)、薩克森-安哈特圖林根等邦(州),再加上大柏林地區的東半部。

1952年前,东德的行政区划仍为传统上德国的五个州。1952年,东德开展行政区划改革,解散这5个州成立14个区(Bezirke),并以中心城市的名字命名:

行政区划名称 东德行政区划
  1. 罗斯托克区
  2. 新勃兰登堡区
  3. 什未林区
  4. 波茨坦区
  5. 法兰克福区
  6. 马格德堡区
  7. 科特布斯区
  8. 哈雷区
  9. 莱比锡区
  10. 爱尔福特区
  11. 德累斯顿区
  12. 卡尔·马克思城区(1953年前称为开姆尼茨区,1990年恢复原名)
  13. 格拉区
  14. 苏尔区
  15. 柏林区(1961年成立)

DDR Verwaltungsbezirke farbig.svg

東西柏林問題[编辑]

1945年,納粹德國投降後,根據二戰時盟國的有關協定,柏林被蘇美英法四國分區佔領,東柏林為蘇聯佔領,西柏林為美英法共同佔領。1948年,東西柏林正式分裂。1948年6月至1949年5月,蘇聯從水陸兩路封鎖西柏林,後解除封鎖。1949年,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成立,東柏林成為民主德國的首都。但西柏林實際上依然為美英法三國共同控制,雖然聯邦德國基本法和西柏林憲法規定西柏林隸屬於聯邦德國的一個州,但是,西方三國認為該規定同柏林的現實地位不符,宣佈該條款暫不生效,但認為西柏林與聯邦德國間有著「特殊關係」,同意西柏林在司法、經濟、財政、貨幣和社會制度方面同聯邦德國一體化。1961年,為阻隔東德人遷往西德,東德政府在苏联政府授意下,在東柏林的一側修建了聞名的柏林牆,直至柏林牆倒塌,東德合併到西德。

歷史[编辑]

建立和社会主义的建设(1949-1961年)[编辑]

1949年10月7日,东德总统威廉·皮克和部长会议主席奥托·格罗提渥

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戰敗,根據波茨坦會議四國的協議,決定在德國戰敗後將其一分為四,分別由四個戰勝國瓜分佔領,並合組一個最高管理單位盟國管制理事會(Allied Control Council,ACC)來治理德國事務。由於理念上的差異,在戰後以美國為主的西方陣營與以蘇聯為主的共產陣營逐漸疏遠,1948年3月時,美、英、法三國在倫敦舉行會議,初步決議要將三國所分別管理的德國領土合併,組成一個德國西部的政權西德,針對這點蘇聯方面作出反制,首先是退出ACC,進而宣佈著手設立一個東德政權的計畫。

但直接導致東西德分離的導火線,則是發生在1948年6月20日,西方佔領區境內的貨幣重整計畫。當時西方三國佔領區內原本分別發行的貨幣進行了整合,卻排除蘇聯佔領區,發行了西德馬克,而蘇聯佔領區也在短短三日後發行了東德馬克,儼然象徵東西德正式分離。東西德分離後,東德方面曾在1948年中開始,對使用西德馬克的西柏林地區進行封鎖,為期11個月,希望透過此舉達到完全控制整個柏林地區的目的,但在西方國家持續以空運方式進行的柏林空運之支援下沒有實現。在柏林封鎖解除(1949年5月12日)後沒多久的5月23日,西德(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宣佈正式成立。

1949年10月7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立,这一天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宪法正式生效。第二届德国人民会议组成了临时议会并任命奥托·格罗提渥为总理以组建政府。威廉·皮克则于10月11日被选举为东德总统。东德被宣布为一个社会主义的人民民主共和国,除统一社会党外,资产阶级的政党也被容忍,前提是需参加国家阵线。部长联席会议组成了东德政府,但实际的权力中心在统一社会党政治局。相對於英美法佔領區所組成的西德加入了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東德則加入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組織——華沙條約組織

2003年发行的德国邮票:1953年6月17日,抗议者向莱比锡广场上的苏联坦克投掷石块。

1952年7月统一社会党决定开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在经济上,对工业进行国有化;在农业上,通过农业生产合作社(LPG)进行集体化。此时宣传的口号是:“学习苏联就是学习如何取得胜利”。伴随这一行动的是在思想领域的压制,特别是针对教会。1952年5月德国内部边境封锁后边境附近所有可疑的居民都被强制搬迁。尽管如此在1953年的头三个月,仍然有大约20万人离开东德,他们大部分是通过尚未封锁的西柏林边境。

1953年3月斯大林去世后,新任苏联领导人和统一社会党在一定程度上停止了从前对社会思想的压迫。然而先前所指定的工作定额并未降低。1953年6月17日东柏林发生了工人的罢工和示威,随后扩大到全国,被称为六一七事件。最终导致驻扎在东德的苏联军队镇压,至少55人死亡。

通过苏联的财政支持和苏联产权企业改制为东德国有企业,减轻了东德的战后赔偿压力。这些举措缓解了消费品供给的压力并且稳定了统一社会党政权,尽管乌布利希的掌权颇受争议。1956年11月苏联军队对匈牙利事件的镇压导致了对持反对意见的知识分子和学生的新一轮压迫。1959年统一社会党发起了第二次“建设社会主义”运动。1960年第一季度40%的农业用地属于农业生产合作社,一年之后则迅速增加到90%。[9]同时,离开东德的人数也迅速增加。

柏林墙的修建与缓和期(1961-1971年)[编辑]

西柏林城市铁路穿过柏林墙

民主德国的大规模移民潮英语Republikflucht使其生存受到威胁,特别是离开的人中大多是年轻人和受过教育的人。基于苏联方面的支持,从1961年8月12日晚上开始至13日东德人民军、警察和工人阶级战斗队围绕西柏林的边境设置了铁丝网,并最终修筑了柏林墙,成为了德国和欧洲分裂的象征。东德方面宣传其为“反法西斯防卫墙”。此外,之后设置了反车辆障碍、地雷区、自动机枪和边防哨,进一步加强了越境难度。据西德国家司法档案室记录,约数百名难民在两德边境内死亡。

1961年10月,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发动去斯大林化,东柏林以斯大林命名的街道、公园和设施被重新命名,以减少个人崇拜。对潜在的逃亡人群,政府从单纯的镇压转变为对其进行思想劝说并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和职业前景。这种政策对经济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缓和了人民与领导者之间的对立情绪。[10]对于年轻人来说,统一社会党持开放的态度,特别在于对西方音乐舞蹈形式的引进。1963年中央政治局决定:“没人应该限制青年只伴着华尔兹或探戈的节奏跳舞,他们应该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情绪,由他们自己选择。”[11]自由德国青年团参与举办了一些流行舞蹈的活动,得到了青年的一致好评。

然而1965年赫鲁晓夫下台和发生莱比锡青年骚乱后,开放时期结束了。一些诸如“流氓罪”、“流浪汉”、“长头发”和“游手好闲的人”的名词重新出现。创作“愤世嫉俗的歌词”的歌手乌尔夫·比尔曼由于反对宵禁而被罚款。[12]

1968年在布拉格之春中,苏联通过华约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扼杀在萌芽状态。这导致东德内部希望对社会主义进行更多改革和自由的气氛骤然下降,许多年轻人在东德主要城市进行了小规模的抗议,史塔西记录在1968年11月有2000起“敌对行为”。[13]

1970年,统一社会党总书记乌布利希昂纳克之间爆发了权力斗争。昂纳克对东、西德的和解较为了解,计划缓解消费品的缺乏并降低工人对于生产计划的抱怨,并且在统一社会党政治局批评乌布利希过于重视重工业的经济战略。虽然勃列日涅夫最终持中立态度,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乌布利希在1971年4月辞职。[14]

停滞期和转变(1971-1981年)[编辑]

1973年9月,东德和西德国旗在联合国总部升起

昂纳克取代乌布利希在1971年6月统一社会党代表大会上成为总书记(最高领导人)。其后​​一个显著的变化是“进一步提高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成为了统一社会党的主要任务。工作重心是为工人提供体面的住房,同时增加了缩短工作时间、延长产假和完善托儿设施等鼓励妇女就业的措施。东德家庭拥有冰箱、电视机等重要消费品的比例显著增加。到1976年最低工资增加到400东德马克,最低退休金增加到230东德马克。然而,在刺激经济和消费的同时也增加了东德在西方的债务。[15]

1971年12月昂纳克推行了新的文化政策,起初意在进行一场文化解放运动,然而至1970年中期仍有诸多限制:[16]

基于社会主义的牢固基础,我认为在艺术和文学领域是没有什么禁忌的。这是指对于艺术创作的内容和形式而言,简言之即艺术的主旨。

同时,对年轻人的音乐进行了一次东德化的复兴运动。在1972年4月一场被人称作“舞曲会议”的会议上宣布“我们并不是排斥爵士乐、节奏音乐和民谣,只是因为帝国主义者们操纵大众文化,其艺术主旨是建立在利润最大化的基础上的。[17]”1973年,以“为了我们集体的利益”为由,昂纳克实行了限制收听收看西方广播和电视的运动。同时限制留長髮、穿短裙和蓝色牛仔裤,并把镶钻牛仔裤认作是西方颓废文化的象征[18]。与此同时,昂纳克进一步加强了与苏联的紧密联系并宣称将“深深扎根于社会主义大家庭中”。1974年东德与苏联的关系趋向成熟,被称为“在与苏联的友谊中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指责的地方了”。[19]

作为西德总理维利·勃兰特东方政策的一部分,1970年在埃尔福特举行了首脑会议,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之间进行了谈判和沟通。为解除武装对立和重返国际社会达成了协议,并确立通过由东德改善道路状况和简化过境手续保障西德西柏林之间交通通畅。1972年两德签署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关系基础条约》,标志两国在和平和共存的基础上认同彼此的存在。且在波恩东柏林相互建立外交使馆。随后在1973年,两个德国同时加入联合国。

衰退和统一(1981-1990年)[编辑]

1989年11月4日东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示威

1979到1980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机引起了东德经济加速衰退。彩电、冰箱和洗衣机和西方相比不仅相对昂贵,并且等待时间漫长:“一台洗衣机的交货时间最长可达三年,一辆特拉贝特轿车需要等待至少十年。”[20]

1989年8月,匈牙利的政府改革打破了笼罩欧洲44年之久的“铁幕”;同年9月,1,300多个东德人透过匈牙利进入到了西德境内。与此同时,要求民主改革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在东德的许多城市相继爆发。尽管为了巩固统治,德国统一社会党在当年10月的东柏林进行了声势不小的阅兵,但东德首都柏林仍然爆发一连三次要求政治改革的大规模群众示威游行。此后为了平息游行,德国统一社会党罢免了昂内克的党总书记职务。

同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隨後幾天裡,大量东德人通过柏林墙輕易进入了西德境内。12月1日,东德议会废除宪法赋予德国统一社会党的领导地位。两天后,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东德议会都宣布辞职。

尽管许多东德人想在东德领土上建立一个非社会主义的国家,但这种想法很快被两德统一的声浪所淹没。示威的口号也从向国家权力挑战的“我们就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转变成以德国统一为目标的“我们是一个民族!”(Wir sind ein Volk!)。在與美国、苏联、法国和英国简短的协商后,两德重新统一的决定被认可。1990年10月3日,民主德国(东德)以联邦德国(西德)的一部分的身份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两德正式统一。在法律上東德被西德合併,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為存續單位,東德遂成為一個不再存在的國家

政治[编辑]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政治可以分为四个历史时期:1949到1961年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时期;1961到1970年柏林墙的修建减少了逃亡行为,东德经历了一段稳定的时期;1971到1985年被称为昂纳克时代,此时民主德国加强了与西德的关系;1985到1989年东德逐步走向衰亡。[21]

宪法[编辑]

东德宪法进行了若干次更改,反映统一社会党的领导和相关的政策,并体现政党和群众团体组织中的“民主集中制”原则。

1949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宪法》第1章,第1条规定:

德国是由德国各州组建的一个不可分割的共和国。

1968年宪法:做出修改以强调社会主义性质和统一社会党的领导作用: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是一个德意志民族的社会主义国家,是由工人阶级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领导的,由城市和乡村中的劳动人民构成的政治实体。

1974年宪法修正案:根据东西德达成的协议,两个德国同时加入联合国,宪法移除了与德意志民族有关的叙述: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是一个工农社会主义国家,是由工人阶级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领导的,由城市和乡村中的劳动人民构成的政治实体。

东德宪法规定部长会议为东德政府的最高行政机关(相当于政府内阁),并为人民会议选举产生。部长们来自国家阵线中的不同党派,但实际上不及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有影响力。

政党和组织[编辑]

统一社会党党旗,中间党徽上的图案意在纪念1946年共产党的威廉·皮克和社会民主党的奥托·格罗提渥在两党合并时的握手
自由德国青年团的游行活动

东德的执政党是统一社会党(Sozialistische Einheitspartei Deutschlands, SED)。这个党在1946年在苏联的指导下由苏占区的德国共产党德国社会民主党合并而成。波茨坦协定规定苏联须支持建立德国和其他华约国家的民主政体,因此亦允许存在一些非共产主义的政党。所有的东德政党必须在民主德国国家阵线注册登记。除统一社会党以外,在国家阵线注册的政党还有:

在德国统一之后,统一社会党更名为“民主社会主义党”(PDS),并于西德勞動社會公平黨联合成立德国左派党

民主德国亦存在许多群众组织,以鼓励整个社会中对政治较少关注的民众参与到统一社会党引导的政治生活中来。这些组织包括:

最高领导人[编辑]

统一社会党总书记

  1. 威廉·皮克奥托·格罗提渥(1946年-1950年)
  2. 瓦尔特·乌布利希(1950年-1971年)
  3. 埃里希·昂纳克(1971年-1989年)
  4. 埃贡·克伦茨(1989年)

议会和选举[编辑]

东德的议会被称为人民大会(Volkskammer),并存在选举。选举相对简单,选票通常只写有一个候选人名字,选民只需要把选票放入票箱中即表示赞成。只有用笔在候选人名字上划线才能表示反对,且投票时没有任何保密措施。反对的后果通常是严重的:选民可能丢掉工作或是从学校开除,并被史塔西严密监视。[22]

社会组织的代表也在人民大会占有席位,例如自由德国青年团(Freie Deutsche Jugend, FDJ)、自由德国贸易联盟和德国民主妇女联盟。

不在人民大会占有席位的东德重要社会团体有德国体育体操协会 (Deutscher Turn- und Sportbund, DTSB)和人民阵线(Volkssolidarität)。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德苏友谊协会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大会中的席位是固定的,共计500席,分配情况如下:

1986年人民议会席位分布
党派/组织 缩写 席位
德国统一社会党 SED 127
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 CDU 52
德国自由民主党 LDPD 52
德国农民民主党 DBD 52
德国国家民主党 NDPD 52
自由德国工会联合会 FDGB 61
自由德国青年团 FDJ 37
民主德国妇女联合会 DFD 32
民主德国文化联盟 KB 21
农民互助协会 VdgB 14

1949年东德曾效法议会民主制将立法机构分为“联邦议会”(Länderkammer)和“人民议会”(Volkskammer)的两院制,1952年行政区划调整废除州制后,联邦议会逐步被取消,并于1958年废除。立法机构遂成为人民议会的一院制。

妇女和家庭政策[编辑]

东德妇女和家庭政策的法律依据是1950年通过的《产假和保护妇女儿童权利法》。到1989年为止大约92%妇女参与了工作,这一指标显著超过了西德的数据。妇女就业所对应的女性解放是社会主义思想的一部分,并且可以弥补离开东德的男性技术工人的空缺。[23]然而担任在领导岗位的妇女却并不多。

政府通过建立全面的婴幼儿保健系统促进妇女就业。作为政府的家庭政策,政府将为有孩子的夫妇优先分配专项贷款和住房。1972年《堕胎法》通过后妇女允许在怀孕的前十二个星期内流产,而1973年到1980年间的新生婴儿数目仍上升了三分之一。[24]

在日常生活中妇女需要承担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压力。根据1970年的调查,妇女平均每周从事47小时的家务劳动,男子从事约6小时,其他情况约4小时。[25]

政治反对者及压制[编辑]

柏林的史塔西拘留中心

东德反对派别(DDR-Opposition)一词指代东德存续四十年中诸多不同形式和目标的异见者。早期对东德反对派通常通过清洗和有选择性地起诉压制。20世纪70年代以来受布拉格之春影响,出现了许多致力于推进人权和平裁军以及反对环境污染的反对派团体。许多新教教会为反对派提供支持,为其提供活动场所和印刷工具。[26]

直到1989年秋新论坛(Neuen Forums)成立前,东德的公民权利运动大多旨在促进改革,绝少目的为废除东德政府。但反对派仍受严密监视,特别是国家安全部史塔西(东德居民俗称“听和看公司”,德语Firma Horch und Guck)的官方和非官方线人的监视。持不同政见者会因程度不同遭受政治迫害、骚扰或长期监禁,帮助东德居民叛逃西方的人有时会被史塔西据秘密指令绑架。[27]

史塔西在所谓的“拘留中心”(Untersuchungshaftanstalten des MfS)中运用虐待和单独监禁等诸多强制手段使政治犯坦白供认。20世纪60年代后,虐待等酷刑渐渐变得少见,而更多使用心理折磨来拖垮政治犯的意志,这种转变的原因之一是施加心理折磨很难取证。

军事[编辑]

国家人民军[编辑]

国家人民军在东柏林新岗哨前的换岗仪式

由于东德在美苏冷战中靠近西方的地理位置,东德拥有武装力量国家人民军(Nationale Volksarmee, NVA),其水平在华约中是最为先进的。下分以下四个军种:

  1. 地面部隊(Landstreitkräfte)
  2. 人民海軍(Volksmarine)
  3. 航空部隊 - 防空部队(Luftstreitkräfte/Luftverteidigung)
  4. 民主德国边防军(Grenztruppen der DDR)

每个成年男子必须参加18个月的强制兵役。对于身体原因和由于宗教因素或持异议不能正常服役者,会被送入建筑队(Baueinheiten)。这是1964年东德政府设立的工程建设组织,以回应新教教会所施加的压力。东德武装力量中也包含一些准军事化后备力量,如工人阶级战斗队德国人民警察以及被称为“的剑与盾”的国家安全局——史塔西(Stasi)。

在东德的苏联驻军[编辑]

苏联驻德国集团军(Gruppe der Sowjetischen Streitkräfte in Deutschland,GSSD)拥有超过30万的苏联士兵,该集团军来自于苏联占领军,以确保东德军事力量与西方的平衡。苏联驻德国集团军拥有包括核武器在内的进攻性武器。考虑到战争中先发制人的因素,20世纪60年代苏联开始在东德部署核武器。根据戈尔巴乔夫的政策,苏联驻德国集团军于1986年开始撤出东德。

人口[编辑]

东德人口从1948年的1900万减少到了1990年的1600万,大概400万人口从奧德河-尼斯河線以东迁移而来。[28]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移民,在1961年柏林墙修建之前大约四分之一居住在东德领土上的德国人离开了东德,并且自那之后东德的出生率一直很低。[29]但在统一前几年东德的出生率超过了西德。相比而言,在这段时间里东德的邻国波兰的人口从1950年的2400万增长到了3800万,为东德人口的两倍。

东德人口及技术人员总数[30]
年份 人口(万) 技术人员(万)
1950 1838.8 719.6
1960 1718.8 768.6
1970 1706.8 776.9
1980 1674.0 822.5
1988 1667.5 859.4

Bev DDR zh.png

經濟[编辑]

东德经济产业分布

像其他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一樣,東德實行計劃經濟(CPE),跟苏联相似,與實行市場經濟混合經濟的多數西方國家形成鮮明對比。國家建立全面的生產計劃、生產目標、價格,並根據計畫調撥資源。生產方式幾乎完全由國家所擁有。如在1985年,國營企業或集體生產所得產值占國民淨收入的96.7%。居民按照固定的價格購買產品,由國家提供80%的基本供應費用,從食品到住房價格均固定。

德國統一社會黨管理和控制國家的經濟以及社會的各方面,擁有最高的領導地位。在採納總書記的報告並制定了未來的第一個五年計劃(草稿)後,德國統一社會黨開始在國會正式行使它的領導角色。

東德也存在極少量私營部門,但並非毫無意義。1985年,約2.8%的國民生產總值來自私人企業。私營部門包括私有農夫和花匠、獨立工匠、批發商和販商等。個體經濟受“自由職業者”(如藝術家、作家等)的管理,雖然是個體經營,但被政府嚴格調控。1985年在私營經濟中,個體經濟所占比例第一次有了少量增加。根據原東德統計,私有企業主的數目從1984年的大約500人增加到1985年的大約176,800人。某些私營部門的運作對德國統一社會黨和整個社會體系有相當重要的影響。例如,鼓勵私有經濟,提高私有經濟的主動性成為國家用來改善人民生活水準、促進經濟發展的努力方向。

著名的东德出口产品有柏卡牌相机,特拉贝特瓦爾特堡IFA工厂出产的汽车,猎枪六分仪以及腕表

直到20世纪60年代,东德仍遭受着糖、咖啡之类的基本食物的短缺。一些在西方有亲戚或朋友并且在国家银行有外汇账户的东德人,可以在外汇商店购买西方及出口级别的东德物品。

贸易[编辑]

东德是一个高度工业化的国家,各种商品、食品和原材料依赖进口,且东德货币不能自由兑换。贸易额以十亿美元计如下:

年份 贸易额总计 社会主义国家 发展中国家 资本主义国家
1950 3,678 2,660 14 1,004
1960 18,487 13,799 791 3,897
1970 39,597 28,340 1,601 5,346
1980 120,101 79,810 7,331 32,960
1988 177,337 122,549 5,889 48,898

地方经济[编辑]

北部地区[编辑]

罗斯托克港

北部的罗斯托克区、什未林区和新勃兰登堡区是东德主要的农业区。临近波罗的海罗斯托克区发展航运业,其中的罗斯托克港具有发达的造船业,它也是与苏联东欧最重要的贸易港口。此外什未林新勃兰登堡具有发达的金属加工业和轻工业。

中央地区[编辑]

马格德堡区、波茨坦区、奥得河畔法兰克福区、科特布斯区农业蓬勃发展。科特布斯是东德最大的褐煤产区,区内的能源产业占东德能源生产的约40%。由于东德政府的投资和建设,艾森许滕施塔特(原斯大林施塔特)具有发达的钢铁工业,其发展水平与西德相当。马格德堡发展机械制造业。

东柏林地区[编辑]

特拉贝特轿车,东德的标志产品

东柏林地区的工业、通信、服务业蓬勃发展。东柏林保留有西门子公司AEG公司,发展电器及电子产业。

南部地区[编辑]

德累斯顿区、卡尔·马克思城区、莱比锡区、哈雷区是东德南部的工业区。哈雷区具有繁荣的化工行业,占东德生产总量的约40%。卡尔·马克思城区的纺织行业更是一枝独秀,占东德的总产量的50%。此外茨维考还是著名的特拉贝特轿车的产地。

西南部地区[编辑]

埃尔福特区,格拉区,苏尔区也是东德的主要工业区。爱尔福特耶拿主要为电子和光学行业,艾森纳赫发展汽车制造业。

环境[编辑]

2009年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东德的生态环境可以被形容为是“灾难性的”。[31]由于广泛使用褐煤,该国排放的二氧化硫粉尘是所有欧洲国家中最高的。由于空气污染,男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哮喘死亡率是欧洲平均水平的两倍多。约有120万人不能获得符合标准的饮用水,1989年的东德的所有湖泊和河流中只有1%到3%没有被污染,只有58%的居民生活在有污水处理厂的地方,森林面积的52%被破坏。仅有不超过40%的废物被妥善处理,对于危险废物亦没有高温焚化炉。1970年当局以环境数据会被阶级敌人用来抹黑为由,将环境数据列为“机密信息”。20世纪80年代初后将其在档案局定为“机密资料”。任何对环境政策的批评也会被无情地镇压。

东德通过从西方国家的进口废弃物(主要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获取外汇收入。对西德企业而言,将废物运送到东德处理的成本仅是送到西德垃圾填埋场处理成本的十分之一,因此尽管运输费用相对较高,西德企业及地方政府会选择运送废弃物至东德。处置废弃物得到的收入通常由地区商业协调委员会和国家安全部管理,很大一部分资金被转移至所谓的“昂纳克账户”和“米尔克帐户”上,并由居住在万德利茨的统一社会党精英阶层使用。1980年代中后期,西德以及东德居民的环保意识得到了增强,对于东德进口废弃物采取消极的态度,但东德处理进口废弃物时并不能达到西德的环境标准。讽刺的是,1990年德国统一后这些垃圾填埋场又被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接管。[32]

东德生产的特拉贝特瓦尔特汽车使用过时的二冲程发动机,其废气对环境造成了显著污染。由于其中含有,废气具有明显气味和颜色。而同时期四冲程且不加装催化转换器的发动机相比而言,其氮氧化物排放只有两冲程发动机的十分之一,这是导致酸雨煙霧的原因。[33]一氧化碳排放尚在正常标准内。

交通[编辑]

公路[编辑]

1960年东德具有12,335公里的国道,33,144公里的区级道路和1,378公里的高速公路。高速公路允许的最高速度为100公里/小时。

铁路[编辑]

德国国营铁路(Deutsche Reichsbahn)于1949年在苏占区成立,部分继承自原德意志国铁路。1993年和西德的德国联邦铁路(Deutsche Bundesbahn)合并,于1994年共同成立德国铁路股份公司(Deutsche Bahn AG)。

航空[编辑]

国际航空公司(Interflug)是东德的国家航空公司,其下属部门也负责管理所有其他商业飞行活动(农用飞机、交通管制、机场管理)。成立于1958年,1991年被解散。

西柏林过境交通[编辑]

西德通往西柏林的过境交通

依照1945年波茨坦会议的规定:

14条:德国分区占领期间应被视为一个单一经济体,为此应在以下领域确立共同的政策:

……
G)交通运输系统
并在实施时适当考虑当地条件。

西德公民被允许通过东德交通往来西柏林,1972年5月26日两德签订了《过境协定》更使其常态化。

通过公路过境的旅客被严格禁止与东德公民的直接贸易和接触。并且必须尽可能不中断地通过,只被允许在高速公路休息区或加油站短暂停留。为了检查高速公路上的情况,史塔西有时会驾驶西德车辆冒充西德旅客监视海关和高速公路工作人员。

乘火车通往西柏林的旅客在东德边境换乘东德列车,由于快速通过沿途的所有东德车站,这种列车得名绰号“电鳗”(Zitteraal)。《过境协定》签订后旅客数量显著增加,为了提高过境列车的利用率有时编挂列车节数多达15辆,这是欧洲铁路客运列车所允许的最大长度。

过境签证费和过境交通收费为东德提供了显著的经济利益。有时西德政府会报销个别旅客的签证费。1972年后达成了过境协议,签证费用将统一支付给东德政府而不单独收费。

文化[编辑]

柏林东德国务委员会国务大厦上的彩色玻璃
文学和美术是从属于政治的,但显然它们对政治又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力。艺术思想要沿着政治斗争的方向前进。[34]
——奥托·格罗提渥,1951年3月17日第五届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全会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文化的官方任务是促进社会主义。东德宪法第18条“社会主义文化”指出国家宪法保护并提倡服务社会主义的艺术。宪法后期又另外指出“艺术的创作基础是艺术家与人民生活的密切联系。”20世纪50年代东德官方鼓励“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艺术形式,以期望艺术能够描绘社会主义的生活并且显示在东德工作和生活的幸福。东德从国家层面引导文化和教育的发展。1968年宪法提出倡导社会主义文化,丰富劳动人民的文化生活,并且艺术家贴近人民:“将健身、体育和旅游疗养作为社会主义文化的元素,促进全体公民身体和智力的全面发展”[35]

在1957年东德只有86座剧院、40个交响乐团、11, 092座图书馆、284家博物馆、803座文化中心、451家俱乐部、6个艺术合唱团和3078家电影院;而在1988年分别为18, 505座图书馆、1838座文化中心、962座青年俱乐部和音乐学校、111, 213家剧院、88个乐团、808个剧院、741个博物馆和117个动物园。[30]

音乐[编辑]

1978年的东德合唱小组
我们真的需要模仿那些西方的颓废音乐吗?同志们,我认为,那只不过是单调重复的Je-Je-Je罢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36]
——瓦尔特·乌布利希,1965年12月第11届统一社会党代表大会

由于西德电视和广播可以覆盖东德的大多数区域,西方对东德音乐影响很大。西方的影响致使东德境内产生了许多地下流行乐小组。在东德,Puhdys和Karat是较受欢迎的主流乐队,大多数艺术家使用国营AMIGA唱片的厂牌。像其他东欧国家一样,摇滚乐被视为“西方颓废的象征”,但常常以舞蹈音乐、轻音乐的形式传播且仅被允许以德语演唱。虽然年轻人并不认同这种做法,但这是统一社会党领袖的规定。这样做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当局需要仔细检查歌词内容是否包含反政府倾向。

政府对古典音乐持支持态度,大致保留了五十余个交响乐团,例如柏林的柏林音乐厅管弦乐团等。东德政府尤其重视在东德领土上出生的巴赫,在巴赫出生地艾森纳赫亦花费许多资金建成了博物馆,在莱比锡巴赫档案馆收藏了他的许多信件和其作品的演奏录音。每隔两年许多东德儿童会到东柏林参加巴赫音乐演奏比赛,每隔四年将举行国际性的巴赫钢琴及弦乐演奏比赛。

电视和广播[编辑]

西德德国电视一台ARD)在东德的覆盖范围,黑色地区被东德人称为“无知山谷”(Tal der Ahnungslosen),红点为西德发射站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境内的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受国家控制。民主德国广播电台(Rundfunk der DDR)是自1952年到德国统一期间东德的官方广播电台。东德官方的对外广播电台是柏林国际广播电台(Radio Berlin International)。然而,西方电台和电视台的信号可以容易地在东德境内接受到。[37]西柏林的美国占领区广播电台(RIAS)亦是专门为东德听众制作节目的电台。

东德的国家电视台是民主德国电视台(Fernsehen der DDR,1990年后更名为德国电视台),建立于1952年,下分两个国家级电视台:DFF1台和DFF2台,德国统一后此两台变为地区性的电视台:中德广播公司(MDR)和柏林-勃兰登堡广播公司(RBB)。

对于收看西德电视节目的家庭,房顶的电视天线角度会有所不同。在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这些收看西德电视节目的人往往会被爱国的邻居或是自由德国青年团员告发。然而80年代后当局容忍了收看西方电视节目的行为,甚至允许带有既接收东德电视节目又接收西方电视节目的大型天线和有线电视存在。东德电视台亦制作了《黑频道》等节目应对东德居民普遍收看西德节目的现实,但收效甚微。据莱比锡青年中心统计,从1976年到1988年每天只看西德电视年轻人比例从14%提高到了56%。

著名建筑[编辑]

教师之家的壁画

体育[编辑]

参加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的东德代表队

东德在自行车、举重、游泳、体操、田径、拳击、滑冰和冬季运动等项目具有领先地位,这主要归功于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开始曼弗雷德·霍普纳医生的领导。

东德体育成功的一个原因是兴奋剂的使用,特别是合成代谢类固醇,这是一种在国际奥委会实验室检测出最多的兴奋剂。[38][39]东德实施了部分国家主导的兴奋剂计划以帮助提高竞技成绩,使这个人口较少的国家成为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获得了大量奥运会和世锦赛金牌。[40]

成功的另一个因素是对东德年轻人的系统培养。鼓励在校体育教师寻找6至10岁具有天赋的儿童。对年龄较大的学生安排就读重视体育(例如帆船,足球和游泳)的文法学校。这一政策也被用于在音乐或数学方面有才华的学生。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奥运会奖牌记录
Olympic rings with white rims.svg 夏季奥运会 冬季奥运会
年份 城市  金牌   银牌   铜牌  排名 城市  金牌   银牌   铜牌  排名
1956年 墨尔本 1 4 2 科蒂纳丹佩佐 1 0 5
1960年 罗马 3 9 7 斯阔谷 2 1 0
1964年 东京 3 11 5 因斯布鲁克 2 2 0
1968年 墨西哥城 9 9 7 5 格勒诺布尔 1 2 2 10
1972年 慕尼黑 20 23 23 3 札幌 4 3 7 2
1976年 蒙特利尔 40 25 25 2 因斯布鲁克 7 5 7 2
1980年 莫斯科 47 37 42 2 普莱西德湖 9 7 7 2
1984年 洛杉矶 东德抵制 萨拉热窝 9 9 6 1
1988年 汉城 37 35 30 2 卡尔加里 9 10 6 2

教育[编辑]

东德教育系统结构

在1957年东德有10,471座普通教育学校(包括1150座中学和373座高中),1988年公立学校的数量减少到5907座。1950年有1583座职业学校,而1988年为955座。在1957年有307座高级技术学校、46所高校(包括六所大学)和5个学院。1988年有237所学校、53个学院和大学。

东德从1960年为所有儿童设置了从幼儿园到理工中学的十年义务教育。[41]东德教育系统的主要特点是:

  • 八年级前所有儿童接受统一的课程教育,十年级后开始通过考试分流。
  • 教育目标重视未来的工作需要。重视数学和自然科学,而人文学科上采用统一的教学标准。
  • 教育单位负责使毕业生在社会主义社会充分就业。

而东德大学的退学率显著比西方国家低。[42]教师和中央计划单位负责安排学生的升学和就业,选择职业的自由往往是有限的。

宗教[编辑]

无神论[编辑]

开始时,东德的共产党寻求基督教和马克思主义的合作并且希望基督教社群参与到社会主义建设中来。在开始时无神论并不受到官方重视,在50年代冷战紧张时期,无神论成为对国内外宣传的重点。大学中设置了“科学无神论”的学科并发表了许多相关的文献。在60年代晚期对无神论的宣传渐渐平息下来,但在1973年重新成为了官方和学术机构的研究重点。虽然对东德政治重视无神论但这并不妨碍其与信仰宗教的东德公民的合作。[43]

新教[编辑]

历史上东德地区90%都是新教徒,在1956到1971年间东德路德教会改变对政府的反对态度开始合作。[44]从东德成立开始,统一社会党即着力减少宗教对东德新一代的影响。教会因此开始开始保持同政府的距离,教会成员的减少和对青年信徒的歧视使在1956年时教会有条件地开始和政府合作。

天主教[编辑]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境内的罗马天主教会和罗马教廷保持密切的联系,在战后早先几年,这种关系是紧张的。天主教会和部分主教拒绝与东德政权合作并不认同马克思主义学说,主教通常被史塔西严密监视。

1945年后天主教会和从德国东部领土迁移过来的天主教会完成了合并。1980年早期,政府期望和新任主教合作,但其仍通过主持未授权的集会和与国外联系等来保持与政府的相对独立。

假日[编辑]

东德40周年国庆火炬游行
日期 名称 德语名称 附注
1月1日 新年 Neujahr  
日期不固定 耶稣受难日 Karfreitag  
日期不固定 复活节 Ostersonntag  
日期不固定 复活节后的星期一 Ostermontag 1967年后成为法定假日。
5月1日 国际劳动节 Tag der Arbeit
5月8日 欧洲胜利日 Tag der Befreiung 原文为“解放日”。
日期不固定 父亲节 / 耶稣升天节 Vatertag / Christi Himmelfahrt 复活节后第五个周日后的星期四。1967年后成为法定假日。
日期不固定 聖靈降臨日 Pfingstmontag 复活节后第50天。
10月7日 共和国日 Tag der Republik 国庆日。
日期不固定 忏悔祈祷日 Buß- und Bettag 圣诞节前第四个周日前的星期三。1967年后成为法定假日。
12月25日 圣诞节 1. Weihnachtsfeiertag  
12月26日 圣诞节第二天 2. Weihnachtsfeiertag  

东德情结[编辑]

交通信号灯小人(Ampelmännchen)
东德情结的象征之一

东德情结(Ostalgie)来自德语中Ost(东)和Nostalgie(怀念)两词。东德人最初对1990年冷战结束德国统一表示欣喜。[45]但随后很多东德人发现一些西德人认为西德是统一的胜利者而东德是失败者,这导致了部分东德人对西德人的不满。另外在统一后数年东德的情况并不乐观,许多东德教授到西德寻找工作并且失业率激增。这些现象使许多东德人重新思考自己的角色并加强了他们对东德人这一身份的认同。这也导致了一些原东德居民怀念东德时期的部分事物,例如安排就业和一些国家福利。这在影片《再见列宁》中也有所反映。

参考资料[编辑]

  1. ^ “Kapitel 1,Artikel 1:Die Hauptstadt der Deutschen Demokratischen Republik ist Berlin.”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宪法全文(德语,1974年修订)
  2. ^ Top-Level-Domain .DD Information site about .dd in German language
  3. ^ * Karl Dietrich Erdmann, Jürgen Kocka, Wolfgang J. Mommsen, Agnes Blänsdorf. Towards a Global Community of Historians: the International Historical Congress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Historical Sciences 1898-2000. Berghahn Books, 2005. Pp. 314. ("However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empire, associated with the distintegration of the Soviet satellite regimes in East-Central Europe, including the 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 brought about a dramatic change of agenda.")
    * Otto Pick, Vladimir Handl, Jana Vrbová, Ústav mezinárodních vztahů. Germany and the East Central Europe since 1990. Prague, Czech Republic: Ústav mezinárodních vztahů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1999. Pp. 306. (And since the Soviet army stood on the river Elbe and East Germany was a Soviet satellite, an alliance with Moscow would have led rather to Soviet domination of Europe than to containing Germany. That is why de Gaulle abandoned his traditional anti-German stance [...]")
    * Nessim Ghouas. The conditions, means and methods of the MfS in the GDR: an analysis of the post and telephone control. Göttingen, Germany: Cuvillier Verlag, 2004. Pp. 20. ("[...] it also is well known that the GDR, to a large degree, not only was a satellite state governed from Moscow, it was more importantly the 'child' of the Soviet Union.")
    * Michael Kort. The Columbia Guide to the Cold War. New York, New York, USA; Chicester, England, U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1. Pp. 103.
    * Carlos Ramirez-Faria. Concise Encyclopaedia of World History. Atlantic Publishers & Distributors (P), Ltd, 2007. Pp. 255.
    Paul Cooke. Representing East Germany since unification: from colonization to nostalgia. Oxford, England, UK; New York, New York, USA: Berg, 2005. Pp. 27.
    * B. V. Rao. History of Modern Europe Ad 1789-2002: A.D. 1789-2002. Elgin, Illinois, USA; Berkshire, England, UK: New Dawn Press, 2006. Pp. 280.
    * Heinrich August Winkler, Alexander Sager. Germany: the long road west, 1933-1990. Oxford, Englan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Pp. 397. Many East Germans identified it as an artificial state and a Stalinist puppet regime of the Soviet Union.
    * Training socialist citizens: sports and the state in East Germany. Leiden, Netherlands; Danvers, Massachusetts, USA: Koninklijke Brill NV, 2006 Pp. 33.
    * Mark Allinson. Politics and popular opinion in East Germany, 1945-68. Manchester, England, UK: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2000. Pp. 4. (States that: "[...] the GDR was one of several socialist states established throughout Eastern Europe in the wake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and operated principally as a satellite of the Soviet Union to satisfy Moscow’s foreign-policy imperatives in the postwar era.")
  4. ^ Training socialist citizens: sports and the state in East Germany. Leiden, Netherlands; Danvers, Massachusetts, USA: Koninklijke Brill NV, 2006 Pp. 33.
  5. ^ Gordon L. Rottman, Chris Taylor. The Berlin Wall and the Intra-German Border 1961-89. New York, New York, USA: Osprey Publishing, 2008. Pp. 15-16.
  6. ^ Gordon L. Rottman, Chris Taylor. The Berlin Wall and the Intra-German Border 1961-89. New York, New York, USA: Osprey Publishing, 2008. Pp. 14-16.
  7. ^ The last division: a history of Berlin, 1945-1989, Ann Tusa, p.73
  8. ^ However, the usage of the abbreviation BRD (FRG) for the West German,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was never accepted in West Germany since it was considered a political statement. Thus BRD (FRG) was a term used by East Germans, or it might have been used by West Germans who held a pro-East German view. Colloquially, West Germans called West Germany simply Germany, or, alternatively, Bundesrepublik or Bundesgebiet (federal republic, or federal territory, respectively), referring to the country and Bundesbürger (federal citizen[s]) for its citizens, with the adjective, bundesdeutsch (federally German).
  9. ^ Klaus Schroeder: Der SED-Staat. Partei, Staat und Gesellschaft 1949–1990 München 2000, S. 135–145 (Originalausgabe 1998).
  10. ^ Dies verhinderte jedoch nicht, dass Ulbricht zu seinem 70. Geburtstag 1963 wegen seiner „Einfachheit, Geradheit, Schlichtheit, Offenheit, Ehrlichkeit, Sauberkeit“ gefeiert und als „Staatsmann neuen Typus“ propagiert wurde, den der „Adel der Menschlichkeit“ auszeichne. (Hermann Weber: DDR. Grundriß der Geschichte 1945–1990. Vollständig überarbeitete und ergänzte Neuauflage, Hannover 1991, S. 100 (Originalausgabe 1976).)
  11. ^ Zitiert nach Ulrich Mählert: Kleine Geschichte der DDR. 4. überarbeitete Aufl., München 2004, S. 105.
  12. ^ Ulrich Mählert: Kleine Geschichte der DDR. 4. überarbeitete Aufl., München 2004, S. 106–108.
  13. ^ Klaus Schroeder: Der SED-Staat. Partei, Staat und Gesellschaft 1949–1990 München 2000, S. 187 (Originalausgabe 1998).
  14. ^ Klaus Schroeder: Der SED-Staat. Partei, Staat und Gesellschaft 1949–1990 München 2000, S. 208–210 (Originalausgabe 1998).
  15. ^ Ulrich Mählert: Kleine Geschichte der DDR. 4. überarbeitete Aufl., München 2004, S. 117–119; Klaus Schroeder: Der SED-Staat. Partei, Staat und Gesellschaft 1949–1990 München 2000, S. 219 f. (Originalausgabe 1998).
  16. ^ Manfred Jäger: Kultur und Politik in der DDR 1945–1990. Köln 1995, S. 140.
  17. ^ Zitiert nach Manfred Jäger: Kultur und Politik in der DDR 1945–1990. Köln 1995, S. 145.
  18. ^ Ulrich Mählert: Kleine Geschichte der DDR. 4. überarbeitete Aufl., München 2004, S. 119.
  19. ^ Hermann Weber: DDR. Grundriß der Geschichte 1945–1990. Vollständig überarbeitete und ergänzte Neuauflage, Hannover 1991, S. 147 (Originalausgabe 1976).
  20. ^ Ulrich Mählert: Kleine Geschichte der DDR. 4. überarbeitete Aufl., München 2004, S. 134.
  21. ^ David P. Conradt, The German Polity (2008) p. 20
  22. ^ Sebetsyen, Victor. Revolution 1989: The Fall of the Soviet Empire. New York City: Pantheon Books. 2009. ISBN 0375425322. 
  23. ^ Mary Fulbrook, Ein ganz normales Leben. Alltag und Gesellschaft in der DDR. Darmstadt 2008, S. 167. (Engl. Originalausgabe: New Haven and London 2005)
  24. ^ Von 180.336 in 1973 auf 245.132 in 1980, vgl. Mary Fulbrook, Ein ganz normales Leben. Alltag und Gesellschaft in der DDR. Darmstadt 2008, S. 173. (Engl. Originalausgabe: New Haven and London 2005)
  25. ^ Mary Fulbrook, Ein ganz normales Leben. Alltag und Gesellschaft in der DDR. Darmstadt 2008, S. 161, 178. (Engl. Originalausgabe: New Haven and London 2005)
  26. ^ Ulrike Poppe, Rainer Eckert, Ilko-Sascha Kowalczuk: Opposition, Widerstand und widerständiges Verhalten in der DDR. Forschungsstand – Grundlinien – Probleme. In dies. (Hrsg.): Zwischen Selbstbehauptung und Anpassung. Formen des Widerstands und der Opposition in der DDR. Berlin 1995, S. 9 ff.
  27. ^ MfS beim Deutschen Historischen Museum
  28. ^ East Germany: country population. Populstat.info. [2010-03-28]. 
  29. ^ Germany Population – Historical Background. Country-studies.com. [2010-03-28]. 
  30. ^ 30.0 30.1 Statistisches Jahrbuch der DDR, Staatsverlag der DDR, 1. Auflage, Juni 1989, ISBN 3-329-00457-6, S. 8 und 17.
  31. ^ Klaus Schroeder, 20 Jahre nach dem Mauerfall – eine Wohlstandsbilanz, Gutachten für die Initiative Neue Soziale Marktwirtschaft, (PDF): pp. 22–27 (德语) 
  32. ^ Peter Krewer: Geschäfte mit dem Klassenfeind. Die DDR im innerdeutschen Handel 1949–1989. Trier 2008, S. 216 ff., 299.
  33. ^ Kraftfahrzeugtechnik, Heft 2/1990, S. 46–47.
  34. ^ Diskussion um den Beschluss Kampf gegen Formalismus in Literatur und Kunst für eine fortschrittliche deutsche Kultur
  35. ^ Artikel 18 Abs. 3 DDR-Verfassung vom 9. April 1968 i.d.F. vom 7. Oktober 1974
  36. ^ * Originalstimme Walter Ulbricht: wav录音,所指类似披头士乐队音乐中“Yeah, Yeah, Yeah”的内容。
  37. ^ Representing East Germany since unification: from colonization to nostalgia, By Paul Cooke, Berg Publishers, 1 August 2005, ISBN 978-1-84520-189-0, page 146. Retrieved from Google Books Jan 25, 2010.
  38. ^ Hartgens and Kuipers (2004), p. 515
  39. ^ Kicman AT, Gower DB. Anabolic steroids in sport: biochemical, clinical and analytical perspectives. Annals of Clinical Biochemistry. 2003.July, 40 (Pt 4): 321–56. doi:10.1258/000456303766476977. PMID 12880534. 
  40. ^ Tagliabue, John. – "Political Pressure Dismantles East German Sports Machine"New York Times – 12 February 1991 | Janofsky, Michael. – "OLYMPICS; Coaches Concede That Steroids Fueled East Germany's Success in Swimming"New York Times – 3 December 1991 | Kirschbaum, Erik. – "East German dope still leaves tracks" – Rediff from Reuters – 15 September 2000 | Ungerleider, Steven (2001). Faust's Gold: Inside The East German Doping Machine. Thomas Dunne Books ISBN 0-312-26977-3 | "Little blue pills and a lot of gold..." | Culture & Lifestyle: "Sports Doping Statistics Reach Plateau in Germany"Deutsche Welle – 26 February 2003 | "The East German Doping Machine" – International Swimming Hall of Fame | Culture & Lifestyle: "East Germany's Doping Legacy Returns"Deutsche Welle – 10 January 2004 | Longman, Jere. – "East German Steroids' Toll: 'They Killed Heidi'"New York Times – 26 January 2004 | Harding, Luke. – "Forgotten victims of East German doping take their battle to court"The Guardian – 1 November 2005 | Jackson, Guy. Winning at Any Cost?: "Doping for glory in East Germany"UNESCO – September 2006 | "Ex-East German athletes compensated for doping"Associated Press – (c/o ESPN) – 13 December 2006 | "East German doping victims to get compensation"Associated Press – (c/o CBC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 13 December 2006 | Starcevic, Nesha. – "East German doping victims to get compensation"Associated Press – (c/o San Diego Union-Tribune) – 13 December 2006 | "Germany completes $4.1M payout to doping victims"USA Today – 11 October 2007 | "East Germany’s Secret Doping Program"Secrets of the Dead – Thirteen/WNET – 7 May 2008
  41. ^ Schulgesetz der DDR von 1959
  42. ^ Kai Maaz (2002), Ohne Ausbildungsabschluss in der BRD und DDR: Berufszugang und die erste Phase der Erwerbsbiographie von Ungelernten in den 1980er-Jahren. Abb. S. 9 (aus SOLGA 2002). Selbstständige Nachwuchsgruppe Working Paper 3/2002. Berlin: Max-Planck-Institut für Bildungsforschung (PDF).
  43. ^ Fulbrook, "The Limits Of Totalitarianism: God, State and Society in the GDR"
  44. ^ Martin Onnasch, "Konflikt Und Kompromiss: Die Haltung Der Evangelischen Kirchen Zu Den Gesellschaftlichen Veränderungen In Der Ddr Am Anfang Der Fünfziger Jahre," ["Conflict and compromise: the position of the Protestant churches with regard to social changes in the GDR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1950s"], Kirchliche Zeitgeschichte / Halbjahresschrift fuer Theologie und Geschichtswisseschaft, 1990, Vol. 3 Issue 1, pp 152–165
  45. ^ Martin Blum, "Remaking the East German Past: 'Ostalgie,' Identity, and Material Culture," Journal of Popular Culture, Winter 2000, Vol. 34 Issue 3, pp 229–54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