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邦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德意志邦联
Deutscher Bund

 

 

1815年-1848年
1850年-1866年

德意志邦联国徽

德国位置图
1820年的德意志邦联。当中两个主要的勢力 - 奧地利帝国(黃色)和普鲁士王国(藍色) - 并不是全部位位于邦聯边界(红色)以內。
首都 法兰克福
政体 邦联
总裁 奧地利
德意志邦联议会 法兰克福举行的邦联议会
歷史
 - 建立 1815年6月8日
 - 三月革命 1848年3月
 - 重新建立 1850/51年[1]
 - 联撤销 1866年8月23日
繼承自
繼承國
Flag of the Confederation of the Rhine.svg 萊茵邦联
Flag of the Habsburg Monarchy.svg 奧地利帝国
Flag of the Kingdom of Prussia (1803-1892).svg 普鲁士王国
北德意志邦联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奧地利帝国 Flag of the Habsburg Monarchy.svg
巴伐利亞王国 Flag of Bavaria (striped).svg
符騰堡王国 Flagge Königreich Württemberg.svg
巴登大公国 Flagge Großherzogtum Baden (1871-1891).svg
黑森大公国 Flagge Großherzogtum Hessen ohne Wappen.svg
卢森堡大公国 Flag of Luxembourg.svg

德意志邦联德语Deutscher Bund,1815年6月8日—1866年8月23日)是在1815年根据维也纳会议而成立的一个松散组织,目的是团结在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被废除后余下的德意志邦国。

历史[编辑]

在1806年至1815年间,拿破仑席卷欧洲大陆,废除神圣罗马帝国,将原帝国境内的德意志诸邦组织成立莱茵邦联并自任护国主,但萊茵邦聯在1813年拿破仑入侵俄國失敗後瓦解。後來新成立的德意志邦聯的領域,約同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帝國領域,只少了比利時一地。邦聯成員國由神聖羅馬帝國時期三百多國劇減至三十九國,并確立為完全獨立自主的國家。成員們保證彼此相互防守,和聯合保衛美因茨盧森堡城拉施塔特烏爾姆蘭道的堡壘及要塞。

奧地利首相領導的邦聯議會,定期在法蘭克福舉行會議。事實上,哈布斯堡家族的皇帝經常代表“首相使者”領導議會,操控邦联的大权。

1866年普奧戰爭结束,邦联瓦解。普魯士王國德意志關稅同盟為基礎,另行成立北德意志邦聯;新成立的北德意志邦聯排除了奧地利哈布斯堡家族領地及南德4邦(巴伐利亞巴登符騰堡黑森),但增加了普魯士兼併親奧各邦各城市的德西大片領地,以及北部奪自丹麥國王所有的什列斯威-霍爾斯坦2公國。普法戰爭勝利後,1871年1月18日,在巴黎凡爾賽宮鏡廳,普王威廉一世正式加冕為德意志帝國皇帝;由普魯士霍亨索倫家族統治的這個嶄新帝國,成為真正統一的德意志民族國家

除了荷兰林堡 (Limburg) 、奥匈帝国相关领地、卢森堡列支敦士登之外,其他一切邦国(包含原本獨立自主的南德4邦)都臣属於德意志帝国。两次世界大战以后德國接連戰敗,割去德東大片领地给波兰俄罗斯

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之影响[编辑]

18世紀後期开始,政治、經濟、知識和文化上的改革逐渐涌现。在这个启蒙时代洛克卢梭伏尔泰亚当·斯密等重要的学者都是著名代表。浪漫主义渐渐兴起,更在法国大革命中大放异彩———个人与国家的自由正式确立,打倒权贵与封建制度。旧秩序和旧文化崩坏,取而代之的是不同的学术思想与理论。新的生产方法兴起,导致工业资本主义崛起。

系列条目
德国历史
德国国徽
德国主題 德国主題首頁

但是,拿破仑的戰敗確保了保守的政權,例如普魯士王國奧地利帝國俄罗斯帝国等生存。让这些国家藉维也纳会议的成功,成立神圣同盟,压制因法国大革命而引起的激烈革命风潮。1815年,与会国家尝试尽量恢复欧洲在战前的旧秩序,以围堵法国、防止自由主义民族主义传播。在首相梅特涅领导下,位于中欧奥地利帝国在欧洲大陆的地位举足轻重,为会议制度的主导者,亦即梅特涅制度哈布斯堡王朝除了抗衡法国,也是中欧的重要防线,阻止意大利德意志成为民族国家。这样的势力均衡看似固若金汤,其实并不稳定。

拿破仑在滑铁卢战败后,在列强安排下,名存实亡的神圣罗马帝国被废除,被德意志邦联取代。由于奥地利普鲁士都怕对方坐大,所以让邦联的组织松散,难以支配。

当时,一般认为,在后拿破仑时代的普鲁士,革命难以出现。在成为最强的德意志邦国、作为统一德意志的政治中心与在19世纪末爭霸欧洲大陆之前,普鲁士看似落后。在普国东方,庄园起义仅仅在条顿骑士团没落时发生。在骑士图统治下,农业结构十分松散,但普鲁士贵族后来渐渐扩张领地,占领骑士团曾拥有的农地,令农民顺从。就连市区也缺乏导致革命的诱因———容克为了防止城邦坐大,就促进它们的贸易,令市区、郊区的劳动阶层都必须向封建制度臣服。相对来说,在英国法国,市区发展随着封建制度崩溃而来。所以从启蒙运动到德国在二战战败,两国都更能适应西方民主制度。但普鲁士的霍亨索伦王朝则建立了高度中央集权的体制,令议会政府难以兴盛。所以,在拿破仑战争时,普鲁士的社会与体制都很落后。她仍以军事贵族为世袭的统治阶层,其阶级制度又十分严密。

其实,除了普鲁士,在整个德国,或諸多德意志邦国裡,政治分裂、贵族与商人的利益冲突,以及扼杀竞争与创新的公会制度,都减慢工业发展。这的确能确保中产阶级弱小,守住旧制度,让政局稳定。但是,面对法国的进攻时,普鲁士完全招架不住。因此,很多人都警醒,并深信脆弱、分裂和落后的德意志,将会被已經统一及工业化的邻邦所侵吞。

1815年后,普鲁士的失败正意味着政经与社会改革都很迫切———官僚行政必须改善,而且必须实施更有效率的精英教育制度。得到拿破仑时期的德意志与意大利行政规划的启发,卡尔·奥古斯特·冯·哈登贝格施泰因等普国官员采取保守政策,革新体制之余,保障贵族的权益。

这些改革令普鲁士的军队专业化,又开“全民皆兵”之先声,逐步建立强大军事力量。普鲁士又在拥有贵族体制之下,废除容克对土地的垄断、农奴制度与其他封建体制,帮助实现工业化。

前三月時期的浪漫主義、民族主義和自由主義[编辑]

约翰·戈特弗里德·冯·赫尔德 (1744年-1803年) 因提出著名的国民概念,被广泛认为是德国民族主义之父

维也纳会议后,法国大革命引起的革命浪潮似乎受到控制,但仅仅能缓和保守势力与自由派的民族主义分子之间的冲突。这种紧张局势一直持续到1848年革命为止。由于革命最后在此年三月爆发,这段时间被称为前三月时期 (德语:Vormärz) 。

此際,保守势力与自由分子在社会上形成对立。在普鲁士,前者乃拥有军政大权的容克大地主、奥地利权贵,以及在德意志支持邦国自主的侯国与城邦。后者则从事商业、贸易与工业。

受到法国大革命的影响,大众愈發要求变革。奥地利操控德意志邦联,逐渐引起民族主义分子的不满。梅特涅对此十分担心,因为民族主义的兴起,尤其是青年运动,不但將动摇奥地利在德的势力,还会激起奥地利帝国内多个民族的反抗之心。奥地利境内大量匈牙利人与斯拉夫人一旦壮大,足以威胁奥国的统治。

前三月时期,歌德约翰·戈特利布·菲希特约翰·戈特弗里德·冯·赫尔德等思想家提倡浪漫的民族主义。也有其他代表向青年宣传这些思想。神父弗里德里希·雅恩设立体操会社,令年青的中产阶级接触民族主义思想———他们更设立青年会社 (Burschenschaft) ,支持民族主义。 1817年的瓦尔特堡节 (Wartburgfest)更奉马丁·路德为德意志民族主义的先驱者,在宗教界引起民族情绪。在节日上,更有焚书与其他类似活动,用以销毁一切被认为是反动的物件,其中包括剧作家奥古斯特·冯·科茨比的书籍。1819年,这名剧作家由于被怀疑为俄国作间谍、企图恢复旧建制,被神学学生卡尔·路德维希·桑德杀害。该凶手后来被处决。梅特涅反应迅速,以此事作藉口,劝谕邦联议会发表1819年的卡尔斯巴德决议,關閉青年会社,压制支持自由的传媒,并限制学术自由

成员国[编辑]

Flag of the Habsburg Monarchy.svg奥地利帝国(Kaisertum Österreich),首都维也纳(Wien),德意志邦聯的主席

Flag of Prussia 1892-1918.svg普鲁士王国(Königreich Preußen),首都柏林(Berlin),德意志邦聯的副主席

Flag of Bavaria (striped).svg巴伐利亚王国(Königreich Bayern),首都慕尼黑(München)

Flagge Königreich Sachsen (1815-1918).svg萨克森王国(Königreich Sachsen),首都德雷斯顿(Deresden)

Flagge Preußen - Provinz Hannover.svg汉诺威王国(Königreich Hannover),首都汉诺威(Hannover)

Flagge Königreich Württemberg.svg符腾堡王国(Königreich Württemberg),首都斯图加特(Sttugart)

Flagge Großherzogtum Baden (1871-1891).svg巴登大公国(Großherzogtum Baden),首都卡尔斯鲁厄(Karlsruhe)

Flagge Großherzogtum Hessen ohne Wappen.svg黑森大公国(Großherzogtum Hessen),首都达姆施塔特(Darmstadt)

Flag of Luxembourg.svg卢森堡大公国(Großherzogtum Luxemburg),首都卢森堡(Luxemburg)

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大公国(Großherzogtum Mecklenburg Strelitz),首都新施特雷利茨(Neusrelitz)

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国(Großherzogtum Mecklenburg Schwerin),首都什未林(Schwerin)

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国(Großherzogtum Sachsen Weimar Eisenach),首都魏玛(Weimar)

安哈尔特-贝恩堡公国(Herzogtum Anhalt Bernburg),首都贝恩堡(Bernburg(Saale))

安哈尔特-德绍公国(Herzogtum Anhalt Dessau),首都德绍(Dessau)

安哈尔特-克滕公国(Herzogtum Anhalt Köthen),首都克滕(Köthen(Anhalt))

奥尔登堡公国(Herzogtum Oldenburg),首都奥尔登堡(Oldenburg)(1929年升为奥尔登堡大公国(Großherzogtum Oldenburg))

不伦瑞克公国(Herzogtum Braunschweig),首都不伦瑞克(Braunschweig)

Holstein Arms.svg荷尔斯泰因公国(Herzogtum Holstein),首都格吕克施塔特(Glückstadt)

林堡公国(Herzogtum Limburg),首都林堡(Limburg)(1839年加入)

Arms of Nassau.svg拿骚公国(Herzogtum Nassau),首都威斯巴登(Wiesbaden)

萨克森-阿尔滕堡公国(Herzogtum Sachsen Altenburg),首都阿尔滕堡(Altenburg)

萨克森-科堡-哥达公国(Herzogtum Sachsen Coburg Gotha),首都科堡(Coburg)

萨克森-迈宁根公国(Herzogtum Sachsen Meiningen),首都迈宁根(Meiningen)

萨克森-希尔德堡豪森公国(Herzogtum Sachsen Hildburghausen),首都希尔德堡豪森(Hildburghausen)

Flag of Bremen.svg不来梅(Bremen)

Flag of Hamburg.svg汉堡(Hamburg)

Flag of the Free City of Lübeck.svg吕贝克(Lübeck)

美因河畔法兰克福(Frankfurg am Main)

11个亲王国

经济融合[编辑]

德国钢铁大王及军火商阿尔弗雷德·克虏伯 (1812-87年) 创立首个柏塞麦炼钢法生产计划,用以从生铁大量炼制钢铁;他又将克虏伯家族事业扩充到军事工业,协助普鲁士在普法战争中取胜。他的孙女婿古斯塔夫·克虏伯·冯·波伦·翁德·哈尔巴赫 (1870-1950年) 发明了在一战中大派用场的贝尔塔大炮,取名自其妻贝尔塔·克虏伯 (1886-1957年) ;他们的儿子阿尔弗雷德 (1907-67年) 将其父的事业与纳粹党挂钩,利用集中营里的居民作劳工。

这个时候,普鲁士仍然继续压制自由主义的发展,继续推行改革。1834年,她成立德意志关税同盟,促进贸易发展与工业发展。这正与施泰因和哈登贝格以前设想的改革计划不谋而合。无形中,这些改革衍生了支持统一德国的声音,尤其是影响力渐大、争取更多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不过,普鲁士更担心的是她的落后与强邻。关税同盟建立了一个共同市场。透过废除地区关税、统一度量衡,除奥地利以外的大部分德意志邦国,建立了德国经济的雏形。

1842年时,关税同盟已经包括几乎所有邦国。其后二十年之间,德意志钢铁业产量增长四倍;煤产量也大幅增加。后来,德国工业家开始发明钢枪、炼铁轴及后装式步枪,显示德国成功将科技应用在武器上。克虏伯家族的工业後来更成为德国的重要重工业公司。于是,德国国防大為巩固,令普鲁士与容克们都不受外国侵犯。德国工业同时在民用事业方面有很大的贡献;令德国不再依赖英国的材料与产品。

普鲁士成为工业重镇,因此增强中产阶级的势力及民族运动。经济融合加上邦国之间的民族意识提高,令政治融合指日可待。德意志开始显示种种“准国家”的特征。

大地主与工商业阶层组成的联盟,促使普鲁士的保守政权能在前三月时期后依然保持稳定。马克思恩格斯对于1848年革命的失败,作以下评论:“此联盟诚然太脆弱,无以自立,是以未能掌权当政。惟有向地主官僚称臣,方可经商。”1 必须说明的是,即使工商界影响有限,它的势力一定要够强大,才会引起政府的注意—何况法国大革命吓怕众多容克,普国难以马上接受与工商界合作。

1848年前,局势仍算稳定。虽然资产阶级愿意不要权力而取利益,但地主已经发觉他们的经济力量正在衰退。关税同盟固然令经济进步,并能暂时满足资产阶级,但它也会令他们壮大,与普鲁士想限制民族主义与自由主义发展的方向恰恰相反。

关税同盟代表着经济融合、现代工业资本主义的崛起,以及中央主义取代地方主义,令德意志长期以来各邦国自立门户的时代结束。1844年,在西里西亚,工业渐渐发达、效率极高,織布工人因此遇到新竞争,生计严重受影响,故发动起义。这一小群技工、织布工人、短工、公会会员和小商人,後来与由大地主与工业家垄断的第二帝国产生摩擦,引起不少问题。阶级冲突尖锐、缺乏民主经验,加上拥有军政大权的贵族寡头政治,令帝国采取专制手段镇压反对声音,尤其在俾斯麦时期镇压天主教徒与社会主义分子。

总而言之,关税同盟促进经济统一、激起民族主义,又引起众多邦国追求政治统一。奥地利对邦联的控制渐渐减退;普鲁士取而代之,成为邦国的领导者。

1848年的革命[编辑]

法兰克福国民议会在1848年通过采用的德意志邦联国旗—只使用了一段短时间

但是,同盟仍然不能满足中产阶级。他们始终希望得到更多的政治权利。1848年革命首先在法国巴黎爆发,消息马上传播到不满的资产阶级自由分子及激进的工人。只有最保守和專制的罗曼诺夫王朝奧斯曼帝國不受影响。

1848年3月15日,普王腓特烈·威廉四世的臣民经过多年的压迫,终于在柏林以暴乱表達政治要求。在巴黎,军队用障碍物阻止市民生事,但法王路易·菲利普最后被人民推翻,逃到英国。普王为势所迫,惟有答应革命党人的要求,承诺成立宪法议会,并支持统一德国,以保权力。

在法国,经过法国大革命、1830年的七月革命与刚刚发生的革命,保守派贵族再一次被革命党推翻。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成立。革命党人却内讧。资产阶级的温和派支持君主立宪,但巴黎的工人阶级支持極左的社会主义分子。于是,内战爆发。在巴黎,失业工人高呼面包或领导 (bread or lead) 的口号,高举红旗,又拜访障碍物,首次以无产阶级的名义企图推翻共和国。这是恐怖时代以来,最大规模的工人起义。但法国血腥镇压起义,令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结怨。

5月18日,法兰克福国民议会召开,数个德意志邦国与奥地利本部的代表进行首轮讨论。但是,代表马上因德国将来的领导权及疆域而争论不休。有代表支持成立由奥地利统治的大德意志 (Grossdeutschland) ,将奥地利本部与波西米亚并入新德国;有代表则支持由普鲁士统治的小德意志 (Kleindeutschland) ,不包括任何奥地利领土。

由5月到12月,议会只是集中讨论理论问题,但保守派已经迅速采取行动,打击改革派。这个时候,在梅特涅统治的奥地利与尼古拉一世统治的俄罗斯,拥有土地的上产阶级担心利益受损,十分不满。反动势力变得壮大,更运用政治压力,令两国政府迅速镇压革命。那边厢,普军始终忠于国王,而人民又对革命毫无兴趣,令普王腓特烈·威廉四世重拾信心。议会发表德意志人民权利宣言 (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the German people) ,并草拟好宪法。由于奥地利拒绝接受宪法,会议即请普王接受德国皇帝的称号。但为势所迫,加上深信君权神授、鄙视由别人选出来的名位,普王拒绝“拾取在沟渠上的皇冠”。议会代表失败,惟有把议会解散。普军到临清场,数千名中产阶级的自由主義分子逃走,大多去了美国

1850年,普王自立宪法,回应失败了的民间革命。他决定要成立一个团结北方德意志邦国的联盟,让他与資产阶级掌握实权,並削弱貴族權威。奥俄两国深恐普鲁士壮大并主宰德国事务,于是对普王施加压力。普王惟有妥协,暂时放弃统一德国的计划,签订奧爾米茨條約

俾斯麥和德國統一戰爭[编辑]

奥尔米茨之耻后,新一代领导人涌现,谋求统治阶层的革命,回应人民富强祖国的愿望。不但是德国,就连意大利日本也有这样的人才。三国都以普鲁士式的独裁政体主导自强运动;三国的新领导层并不采取强烈反动的路线,实行看似自相矛盾的保守现代化计划。正如施泰因和哈登贝格,俾斯麦同样想在变幻莫测的时代,保持容克的地位。威廉一世任命他为首相,就是为了防止自由分子阻止军事改革。后来,容克阶层大力鼓励经济发展,令普鲁士国力蒸蒸日上,赢得中产阶级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三国的保守现代化都由优秀领袖主导:意大利的加富尔、德国的施泰因、哈登贝格与俾斯麦,及日本明治时代的多位领袖。这样的情况並非巧合。在这个时代,他们都是忠君的保守派,却能运用如此的条件展开改革、现代化与统一运动。虽然他们都属于贵族阶级,但同样反对旧制度;其背景促使他们忠于命令,而又不失政治才能。旧体制的崩坏促成了这新一轮的社会变革。

領土繼承[编辑]

德意志邦联版图

以下的国家全境都在德意志邦联境内:

以下的国家有部分领土在德意志邦联境内:

  • 荷蘭(1839年后,林堡省西部变成比利时的领土,而此部分不再是成员)

注解[编辑]

1 See Karl Marx, Selected Works, II, "Germany: Revolution and Counter-Revolution," written mainly by Engels.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Deutsche Geschichte 1848/49, Meyers Konversationslexikon 1885–1892
  • Westermann, Großer Atlass zur Weltgeschichte (in German, detailed maps) (德文)
  • WorldStatesmen- here Germany (英文)
  • Jürgen Angelow: Der Deutsche Bund. Wiss. Buchgesellschaft, Darmstadt 2003, ISBN 3-534-15152-6 (德文)
  • Jürgen Angelow: Von Wien nach Königgrätz – Die Sicherheitspolitik des Deutschen Bundes im europäischen Gleichgewicht 1815–1866. Oldenbourg, München 1996; ISBN 348656143X. (德文)
  • Manfred Botzenhart: Reform. Restauration, Krise. Deutschland 1789–1847. Frankfurt, 1985. (德文)
  • Harm-Hinrich Brandt: Deutsche Geschichte 1850–1870 – Entscheidung über die Nation. Kohlhammer, Stuttgart / Berlin / Köln 1999; ISBN 3170094123. (德文)
  • Wolfram Fischer, Jochen Krengel, Jutta Wietog: Sozialgeschichtliches Arbeitsbuch. Bd.1: Materialien zur Geschichte des Deutschen Bundes 1815–1870. München, 1982. ISBN 3-406-04023-3 (德文)
  • Wolfgang Hardtwig: Vormärz. Der monarchische Staat und das Bürgertum. München, 1985. ISBN 3-431-04502-7 (德文)
  • Jürgen Kocka: Arbeitsverhältnisse und Arbeiterexistenzen. Grundlagen der Klassenbildung im 19. Jahrhundert. Bonn, 1990. ISBN 3-8012-0153-8 (德文)
  • Jochen Lengemann: Das Deutsche Parlament (Erfurter Unionsparlament) von 1850. Ein Handbuch: Mitglieder, Amtsträger, Lebensdaten, Fraktionen. München, 2000. ISBN 3-437-31128-x (德文)
  • Jürgen Müller: Deutscher Bund und deutsche Nation 1848–1866. Vandenhoeck & Ruprecht , Göttingen 2005, ISBN 3-525-36064-9 (德文)
  • Toni Pierenkemper: Gewerbe und Industrie im 19. und 20. Jahrhundert. (Enzyklopädie Deutscher Geschichte, Bd.29). München, 1994. ISBN 3-486-55015-2, (德文)
  • Theodor Schieder: Vom Deutschen Bund zum Deutschen Reich. Stuttgart, 1970. (德文)
  • Wolfram Siemann: Gesellschaft im Aufbruch. Deutschland 1849–1871. Frankfurt, 1990 (德文)
  • Wolfram Siemann: Vom Staatenbund zum Nationalstaat. Deutschland 1807–1871. München, 1995 (德文)
  • Hans-Ulrich Wehler: Bürger, Arbeiter und das Problem der Klassenbildung 1800–1870. In: Ders.: Aus der Geschichte lernen? München, 1988. ISBN 3-406-33001-0, S. 161–190, (德文)
  • Hans-Ulrich Wehler: Deutsche Gesellschaftsgeschichte. Bd.2: Von der Reformära bis zur industriellen und politischen Deutschen Doppelrevolution 1815–1845/49. München, 1987. ISBN 3-406-32262-X (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