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徽劇是一種中國地方戲曲,起源於明代嘉靖年間,迄今已有三百多年歷史。它形成於安徽徽州池州太平(今歙縣貴池當塗)一帶的“徽池雅調”,在安徽省境內(尤其是皖南,包括今属江西省婺源縣)流行起來。特色是把傳入安徽的亂彈聲腔與地方聲腔及民間音樂結合起來。它為京劇粵劇及南方的許多地方戲曲劇種提供一個重要的發展基礎,其影響幾乎遍及全國。

歷史沿革[编辑]

明代中葉,皖南的徽州、池州是中國東南商貿文化的中心,當時著名的戲曲聲腔譬如餘姚腔弋陽腔已在這一帶流行。嘉靖年間,江西弋陽腔流傳到安徽青陽貴池一帶,與當地民眾喜愛的民間曲調相結合,創造了新腔,形成了具有當地地方特色的「青陽腔」。萬曆年間,這一帶產生了「徽州腔」、「青陽腔」(亦稱池州腔)、「太平腔」、「四平腔」等多種聲腔。這些聲腔興起後,便風靡各地。後來,青陽腔又受到民間山歌小調和昆曲的影響,慢慢形成今天的徽劇。

明末清初,西秦腔等亂彈聲腔流入安徽,受當地諸腔影響,逐漸衍變,形成了徽調主要唱腔之一的撥子。

撥子高亢激越、吹腔柔和,常在同一個劇目中配合使用,通稱“吹撥”。由於它產生和流行在樅陽石牌(今懷寧)、安慶一帶,曾被稱為「樅陽腔」、「石牌調」或「安慶梆子」。

吹腔(崑弋腔)為曲牌體受到滾調的影響,逐漸形成七字句或十字句一套板式的唱腔。

撥子又稱「二凡」,為五聲音階,有時亦出現「變宮(si)」,但無「變徽(fa)」。唱時以棗木梆擊節。後來受青陽腔等聲腔的影響,發展了導板、十八板(回龍)、原板、流水、疊板、散板等各種板式,才演變成撥子。

二凡與撥子均擅長表現激越之情,在老徽戲劇本中,二凡和撥子可以通用。另外,撥子和吹腔可以結合使用,往往在一本戲中,唱腔採用吹腔與撥子兩種腔調,抒情時唱吹腔,激昂處唱撥子;文戲部分唱吹腔,武戲部分唱撥子。這種互取其長的配合運用,漸漸發展、融合、衍變,於是產生了二簧腔。

二簧腔(二黄腔)的形成是由幾種聲腔融合而成。初時,吹腔用崑笛伴奏,因其四平腔、崑腔風味較濃,稱之為「四崑腔」、「崑平腔」。這種腔調後受撥子影響,並改用嗩吶伴奏,形成了“嗩吶二簧”。當時的曲調結構和板式變化都還比較簡單,吸收了撥子之後並加以演化成比較完整的二簧。二簧改用胡琴伴奏,唱腔更加流暢柔和。後又變出了反二簧。另外,還衍生了二簧平、老二簧、二簧、反二簧。

清朝乾隆年間,二簧腔就已盛行,於皖南鄂東贛東北相鄰地區,二簧、西皮慢慢合流,並奠定了徽劇的基礎。徽劇名藝人高朗亭郝天壽等人,把徽劇帶到揚州。當時揚州是花部的集中地,但很快被徽劇壓倒。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高朗亭又把徽劇帶到了北京。後來進京的還有四慶徽、五慶徽、四喜、春台、和春、三和等徽班。其中,以三慶、四喜、春台、和春四班最為有名,人稱“四大徽班”。[1]徽劇在北京後便興盛起來,直到嘉慶道光年間,發展成以唱西皮二簧為主的京劇。自此,徽班的影響遍及全國南北各省。在川劇湘劇贛劇閩劇粵劇滇劇黔劇婺劇淮劇等劇種中,都可以找到徽戲的影子。

清代末葉,京劇興起後,藝人紛紛改學京劇,徽劇卻日益衰落。到了20世紀40年代,已瀕於消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組織了安徽省徽劇團,徽劇老藝人培養年輕演員,挖掘及整理劇目。60年代,徽劇在北京重生,《水淹七軍》、《淤泥河》等劇都獲得好評。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徽劇在婺源仍然很受歡迎。每逢新年過節,各地搶著請劇團去演出。

藝術特色[编辑]

徽劇的劇目很多,根據記載有一千四百零四個,曲牌800多首,其中文場曲牌也有210多首,但因年代較久,多為手抄本,不少已經失傳。[2]重新發掘後,徽劇著名劇目有《七擒孟獲》、《八陣圖》、《昭君出塞》、《貴妃醉酒》、《千里駒》、《雙合印》、《巧姻緣》、《龍虎鬥》、《反昭關》、《宇宙鋒》、《花田錯》、《春秋配》、《水淹七軍》、《齊王點兵》、《戰長沙》、《古城會》、《百花贈劍》、《義虎報》、《齊王點馬》、《借靴》、《龍鳳扇》、《三擋》、《醉打三門》等。

根據唱腔,徽劇可分徽崑吹腔撥子二簧西皮花腔小調。徽崑的唱腔曲牌較蘇崑粗獷強烈,以演武戲為主。吹腔以笛和小嗩吶為主要,分曲牌、板式變化加曲牌體、板式變化體。撥子以棗木梆擊出節奏為主。二簧、西皮大部分以徽胡為主。花腔小調大部分是民間俗曲俚歌,生活氣息較濃。

早期徽劇的腳色分為:小生九行。在表演上,動作粗獷豪壯,擅長武戲,如獨腳單踢、叉腿單踢、刀門、翻台子、跳圈、竄火、飛叉、紅拳等。

徽劇傑出代表是程長庚。他把徽音、京音、楚音兼收並蓄,自成一家,承先啟後。因此,他成為京劇的開山祖師。

注釋[编辑]

  1. ^ 《夢華瑣簿》,道光二十二年
  2. ^ 黃山攬勝:徽劇與徽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