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傾向和生物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性傾向
Homosex.jpg
分類
異性戀 · 同性戀 · 雙性戀
男同性戀 · 女同性戀 · 無性戀
單性戀 · 泛性戀
男性向 · 女性向
相關概念
雙性人 · 第三性
雙靈 · 性慾倒錯
相關研究
生物學 · 動物學 · 統計學 · 性學
神經科學 · 非異性戀
同性戀心理學
酷兒研究 · 金賽量表
性傾向與醫學年表
動物界的同性戀行為

Category:性傾向
性專題首頁

此條目主要敍述和人類性傾向有關的科學研究。這些研究嘗試解答以下的問題:

  • 人類的性傾向是先天的嗎?
  • 形成人類的性傾向的發育過程是怎樣的?
  • 不同性傾向的人除了愛慾對象不同之外,生理部結構有分別嗎?
  • 基因可以決定性傾向嗎?


性傾向是先天的嗎?[编辑]

童年研究[编辑]

研究者,嘗試解答一個問題:我們可以從人的童年,來判斷他們將來的性傾向的嗎?童年就有線索可循的嗎?我們現在知道,即使摒除文化或社會因素,平均來說,男孩子和女孩子的行為都有差異的,例如男孩較喜好競爭性的遊戲。類似的差異也能在成年時有不同性傾向的兒童身上找到嗎?

所謂的「童年」,即人類未踏入青春期、性意識未成熟、人未有性衝動的時候——他們無法絕對肯定自己的性傾向。如果上述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話,就說明性傾向可能是形成於童年或更早的時候。儘管家庭環境和社會文化都可能影響小孩子的行為,但相比起成人而言,小孩子受社會文化因素的影響始終是較微的。如果在不同文化都可以觀察到某些因素的關聯性,我們就可以推斷,當中的關聯性很可能可以以生物學解釋。

對於童年、成年的比照研究,有兩種研究方式:一種是長期追蹤研究,由研究對象童年開始定期會面,直到他們長大成人;另一種是回溯研究,由已確定性傾向的成年人回憶他們兒時的行為。第二種研究比較易找研究對象、短期內亦能較快執行,不過誤差較大。

由下面的研究數據可以看到,童年的行為特徵和成年的性傾向,在統計學上是相關的,但從個別個案來看兩者的關係並非必然的,由下面格林的研究(1987年)可以看出,也有些人童年時有性別認同的問題,長大後成為異性戀者。

回溯研究:

  • (1982年,美國)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心理學家募集了792個研究對象,其中男同性戀者、女同性戀者、男異性戀者、女異性戀者各有198人。該問卷,填寫者被問到他們兒時有否參與過58種遊戲或運動。結果發現女同性戀者和男同性戀者較傾向玩一些非性別典型(gender atypical)的活動。[1]
  • (2009年,巴西土耳其泰國)有研究者以問卷和訪問調查了巴西、土耳其和泰國三地的成年男子,共有878個對象,當中177人是同性戀者,157人是雙性戀者,544人是異性戀者。普遍來說,男同性戀者童年時對運動較不感興趣,較多跟女孩子玩,性格也沒那麼有侵略性。[2]

追蹤研究:

  • (1987年,美國)心理學家理查·格林在1960年代後期募集了 66 個行為女性化的男孩,另有56個男孩作為控制組。當他們踏入青春期或成年後,實驗組的66人中,有 44 人能成功聯繫,控制組的 56 人中則有 35 人能聯繫上。控制組的 35 人全是異性戀者;實驗組的 44 人中,有 33 人是同性戀者或雙性戀者, 11 人是異性戀者。[3]

基因[编辑]

如果不同人類個體之間有一些相異特徵,生物學家很易:這會不會是基因引起的?生理上的性別一般來說是取決於XX和XY染色體,A/B/O/AB血型取決於9q34上的ABO基因,鐮狀血球貧血症取決於11p15.5上的HBB基因 [1]

自然而然,有人會問:「有同性戀基因嗎?」或是:「性傾向有遺傳學上的根據嗎?」但是科學家仍未能找出確實的同性戀基因。對於這個現象有兩個可能的解釋:

一、的確有一些關鍵性的基因影響性傾向,只是科學家尚未發現。 二、性傾向的形成受多個基因影響着。

現時科學家透過基因譜比對,猜測會影響男性性傾向的幾個染色體有:781014X。此外,基於荷爾蒙會影響性傾向是相同流行的說法,有科學家便針對男性荷爾蒙受體(其編碼基因位於X染色體)[4]芳香環轉化酶(此酶能將睪丸素轉換成女性荷爾蒙,其編碼基因位於15q21.1)[5]研究。

雙生子研究和家族研究是科學家判斷某些特徵是否遺傳常用的方法。當然這些方法有其缺陷:

  1. 當一個家族或雙生子都有相近的特徵,除了基因的作用,亦可能由以下因素引起,而單憑統計數據不足以下定論:
    • 共享環境:大家共同遇到的事件。注意這裏的「環境」或是「事件」,不止指社會或家庭文化或發生的事件,亦指生物學或化學上產生作用的地方或條件。例如對於雙生兒來說,母體就是他們的共同環境,母親懷孕期間母體內各種荷爾蒙的濃度都可能影響這些雙生兒日後的特徵。
    • 非共享環境:個別遭遇到的事件。
  2. 大多數人都是異性戀的,要找到大量既是同性戀者又是家族的個案以供研究,可不是易事。樣本數目越少,統計學上就較不可靠。
  3. 招募研究對象:一些兄弟姐妹或親戚都是同性戀者的人可能會較願意去參與研究,這使得的實際比例更不清晰。

另外,雙生子研究的時候,研究者要考慮研究對象是同卵雙生還是異卵雙生;但有時要判定研究對象是哪一種雙生兒時,並不會作仔細的DNA核對,多是單從外貌去判斷,這也造成一定的誤差。

各地都有研究者進行過相關的雙生子研究,以下是一些數據:(百份比表示同性戀的遺傳機率)

  • 澳洲:30% (男)、50-60%(女)(研究對象數目 N=4901 (對雙生兒),報告出版年份:2000年)[6]
  • 瑞典:34%-39%(男)、18-19%(女)(N=3826(對),2010年)[7]
  • 芬蘭:45%(男)、50%(女)(N=3261(對),2010年)[8]
  • 美國:0%(男)、48%(女)(1314人,1997年)[9]/ 28-65%(N=794(對),2000年) [10]

家族研究方面,暫時科學界的研究數據顯示,跟同性戀者有相同性別的兄弟姐妹,約有 7-16% 也是同性戀者。[11][12][13][14]


出生順序[编辑]

荷爾蒙[编辑]

關於荷爾蒙對性傾向的影響,科學家多是針對出生前荷爾蒙研究。不少科學家相信出生前荷爾蒙是關鍵性的因素。

科學家之所以針對研究出生前荷爾蒙,是基於幾個線索:

  1. 從動物實驗上得知,實驗鼠的出生前荷爾蒙濃度會影響其性傾向。[15][16][17][18]
  2. 患有先天性腎上腺增生症( CAH ,在胚胎發育期睪丸素過多[2])的女性,跟她們一些沒有患此症的女性親戚比較,前者同性戀的比率較一般女性高。[19]
  3. 研究顯示一些非性別典型的特質(包括喜好的遊戲、攻擊性、食指無名指長比、腦內SDN-POA的大小)會受到出生前荷爾蒙濃度影響。有些科學家猜想,性傾向和這些性質就好像「一個套裝」般加諸人身上。由此推論,這個「套裝」是會受到出生前荷爾蒙的濃度影響其「內涵」的。



解剖學上的比較[编辑]

大腦結構[编辑]

身體結構[编辑]

成因理論[编辑]

演化生物學[编辑]

同性戀是個不利生育的因素。若從演化生物學的角度來看,如果同性戀是有一定遺傳性的,這個因素經過多年自然競爭、淘汰之後,似乎應該會消失在人口之中。那為何古往今來同性戀者都在人口保持一定比例呢?就此有多個解釋:

  • 好些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可能因為社會風俗等因素而生育。
  • 相關的基因是隱性的/需要某些條件才能誘發其表型
  • 相關的基因有多方面的影響——除了影響性傾向之外,還會影響其他特質,而那些特質可能是有利競爭和繁衍的。

以下是其中一些假設。這些假設的其中一個推論均是同性戀者較一般人有更多的親戚。

  • 親屬選擇(kin selection):這個模型提出,同性戀者自己傾向不生育,他們能協助其親屬照顧兒女,繼而他們的親屬會有更多子女存活下來。[20]
  • 對於 相異性別的兄弟/姐妹:有學者認為性傾向應該用一個「對男性特別有性慾/對女性特別有性慾」的模型去理解,而非「對異性特別有性慾/對同性特別有性慾」。例如說,男同性戀者和他的姐妹,家族遺傳一些基因,會增加他們對男性的性慾。那些女性對男性的性慾特別強,提高了生育率,使得那個基因能延續下去。[21][22][23] [24] [25]
  • 對於 相同性別的兄弟/姐妹:一些非性別典型的特質,可能更會吸引異性。當這些特質到了某個程度,個體就會傾向同性戀。男同性戀者和他的異性戀兄弟,家族遺傳一些「女性化」的基因,他的異性戀兄弟性情可能更溫和、有同情心,因此更受女性歡迎,生育率更高。[26][27]


相關條目[编辑]

主要參考書目[编辑]

  • Simon LeVay. Gay, Straight, and the Reason Why: The Science of Sexual Orientation ISBN 9780199737673, 2010

參考[编辑]

  1. ^ Grellert EA, Newcomb MD, Bentler PM. Childhood play activities of male and female homosexuals and heterosexuals. Arch Sex Behav. 1982, 11 (6): 451–478. doi:10.1007/BF01542472. PMID 7159216. 
  2. ^ Cardoso FL. Recalled sex-typed behavior in childhood and sports' preferences in adulthood of heterosexual, bisexual and homosexual men from Brazil, Turkey and Thailand. Arch Sex Behav. 2009, 38 (5): 726–736. doi:10.1007/s10508-008-9312-6. PMID 18340519. 
  3. ^ Green R (1987). The "Sissy Boy Syndrom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Homosexuality. Yale Univ Pr (February, 1987) ISBN 0-300-03696-5.
  4. ^ Macke JP, Hu N, Hu S, Bailey M, King VL, Brown T, Hamer D, Nathans J. Sequence variation in the androgen receptor gene is not a common determinant of male sexual orientation. Am J Hum Genet. 1993, 53 (4): 844–852. PMID 8213813. 
  5. ^ DuPree MG, Mustanski BS, Boclandt S, Nievergelt C, Hamer DH. A candidate gene study of CYP19 (aromatase) and male sexual orientation. Behav Genet. 2004, 34 (3): 243–250. doi:10.1023/B:BEGE.0000017870.77610.52. PMID 14990865. 
  6. ^ Kirk KM, Bailey JM, Dunne MP, Martin NG. Measurement models for sexual orientation in a community twin sample. Behav Genet. 2000, 30 (4): 345–356. doi:10.1023/A:1026557719181. PMID 111206089. 
  7. ^ Långström N, Rahman Q, Carlström E, Lichtenstein P. 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effects on same-sex sexual behavior: A population study of twins in Sweden. Arch Sex Behav. 2010, 39: 75–80. doi:10.1007/s10508-008-9386-1. PMID 18536986. 
  8. ^ Alanko K, Santtila P, Harlaar N, Witting K, Varjonen M, Jern P, Johansson A, von der Pahlen B, Sandnabba NK. Common genetic effects of gender atypical behavior in childhood and sexual orientation in adulthood: A study of Finnish twins. Arch Sex Behav. 2010, 39 (1): 81–92. doi:10.1007/s10508-008-9457-3. PMID 19172387. 
  9. ^ Hershberger SL. A twin registry study of male and female sexual orientation. J Sex Res. 1997, 34 (2): 212–222.  (全文:http://archive.is/20120714153208/findarticles.com/p/articles/mi_m2372/is_n2_v34/ai_19551974/
  10. ^ Kendler KS, Thornton LM, Gilman SE, Kessler RC. Sexual orientation in a U.S. national sample of twin and nontwin sibling pairs. Am J Psychiatry. 2000, 157: 1843–1846. PMID 11058483. 
  11. ^ Bailey JM, Bell AP. Familiality of female and male homosexuality. Behav Genet. 1993, 23. 
  12. ^ Bailey JM, Benishay DS. Familial aggregation of female sexual orientation. Am J Psychiatry. 1993, 150: 272–277. 
  13. ^ Hamer DH, Hu S, Magnuson VL, Hu N, Pattatucci AM. A linkage between DNA markers on the X chromosome and male sexual orientation. Science. 1993, 261: 321–327. 
  14. ^ Bailey JM, Pillard RC, Dawood K, Miller MB, Farrer LA. A family history study of male sexual orientation using three independent samples. Bahav Genet. 1999, 29: 79–86. 
  15. ^ Kerchner M, Ward IL. SDN-MPOA volume in male rats is decreased by prenatal stress, but is not related to ejaculatory behavior. Brain Res. 1992, 581: 244–251. 
  16. ^ Meek LR, Schulz-Wilson KM, Keith CA. Effects of prenatal stress on sexual partner preference in mice. Physiol Behav. 1992, 89: 133–138. 
  17. ^ Anderson DK, Rhess RW, Fleming DE. Effects of prenatal stress on differentiation. Brain Res. 1985, 332: 113–118. 
  18. ^ Ward IL. Prenatal stress feminizes and demasculinizes the behavior of males. Science. 1972, 175: 82–84. 
  19. ^ Meyer-Bahlburg HF, Dolezal C, Baker SW, New MI. Sexual orientation in women with classical or non-classical 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s as a function of degree of prenatal androgen excess. Arch Sex Behav. 2008, 37: 85–99. 
  20. ^ E. O. Wilson(艾德華·威爾森). (1975)Sociobiology: The new synthesis. Bost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1. ^ Trivers RL. Parent-offspring conflicit. Amer Zool. 1974, 14: 249–264. 
  22. ^ Hamer D, Copeland P. (1994) The science of desire: The search of the gay gene and the biology of behavior
  23. ^ Camperio-Ciani A, Corna F, Capiluppi C. Evidence for maternally inherited factors favouring male homosexuality and promoting female fecundity. Pro RSL Series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04, 271: 2217–2221. 
  24. ^ Rahman Q, Collins A, Morrison M, Orrells JC, Cadinouche K, Greenfield S, Begum S. Maternal inheritance and familial fecundity factors in male homosexuality. Arch Sex Behav. 2008, 37: 962–969. 
  25. ^ Iemmola F, Camperio-Ciani A. New evidence of genetic factors influencing sexual orientation in men: female fecundity increase in the maternal line. Arch Sex Behav. 2009, 38: 393–399. 
  26. ^ Miller EM. Homosexuality, birth order, and evolution: toward an equilibrium reproductive economics of homosexuality. Arch Sex Behav. 2000, 29: 1–34. 
  27. ^ Zietsch BP, Morley KI, Shekar SN, Verweij KH, Keller MC, Macgregor S, Wright MJ, Bailey JM, Martin NG. Genetic factors predisposing to homosexuality may increase mating success in heterosexuals. Evol Hum Behav. 2008, 29: 424–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