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主流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性別主流化是指以性別觀點評估所有立法、政策或計畫。

背景與簡介[编辑]

性別主流化概念在1985年出現在内罗毕舉行的第三屆世界婦女會議,之後一直持續在聯合國的各個發展組織之中活動1。1995年在北京召開的第四屆世界婦女會議正式宣示了此概念,又有人稱爲特殊女權,強調聯合國以及之下各單位必須在女性充分有效的參與下加強女性主義的發展政策和計劃,以促進女性的權利。之後於1997年2月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確定定義2

所謂社會性别主流化是指在各個領域和各個層面上評估所有有計畫的行動(包括立法、政策、方案)對男女雙方的不同含義。作為一種策略方法,它使男女雙方的關注和經驗成為設計、實施、監督和評判政治、經濟和社會領域所有政策方案的有機組成部分,從而使男女雙方受益均等,不再有不平等發生。納入主流的最终目標是實現性別(男、女、性傾向、跨性別)平等。

理事會並且確定原則:

  • 所有議題都應該設定成能考慮性別差異的形式,而不該設定該議題與性別無關。
  • 性別主流化這個過程必須全面而有系統的進行,要由最高層的機關負責,而且要監督進度。
  • 推行性別主流化並不代表不需要針對女性的政策或立法。
  • 性別主流化需要明確的政治意志與財務、人力的分配。

性別主流化在台灣[编辑]

台灣在2000年之後在這類思潮影響之下,開始使用性別主流化一詞。

2002年起部分婦女團體(婦女新知基金會、女學會、台灣婦女全國聯合會等)注意到政府組織改造並沒有融入性別觀點,因此在2003年多場公聽會後,開始推動在行政院下設立「性別平等委員會」(未來藍圖為具有獨立預算及專責人力之機關),也開始大量引用「性別主流化」的概念遊說政府。同時許多婦女團體也受邀加入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僅為臨時任務編組,目前四個月召開一次委員大會)成為委員,便開始在其中推動「性別主流化」的六大操作工具,包括「性別統計」、「性別預算分析」、「性別影響評估」、「公務人員性別意識訓練」等。

2008年總統大選,經過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團體遊說,兩位候選人馬英九及謝長廷都公開承諾支持設立「性別平等委員會」,目前正在等待立法院通過相關法案。

2008至2009年間,婦權會與婦女團體著手研議2003年便已開始討論的「性別平等專責機制」。當時的共識是希望保留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的運作,並在行政院下設立一級專責機構「性別平等委員會」,不僅要確立其法定地位、獨立預算和專責人力,還要維持民間參與決策的管道。婦女新知基金會、女性學學會與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等更發起「性別平等專責機制推動聯盟」,尋求政黨及總統候選人的承諾,當時政府也對外公開宣示將性別平等委員會納入政府改造的議案中。

直到2008年10月,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以半年的時間(2008年10月到2009年3月),先後舉辦了三場座談會與四場公聽會,針對下面兩項方案來進行討論。一是在「性別平等促進會」之下,建立「性別平等處」作為幕僚單位;另一是在行政院各部會中,新設立「性別平等委員會」。雖然婦權團體期待能保留婦權會,並再增設性別平等委員會,但行政院基於兩者不得並存的立場,選擇了上述第一項方案。

婦權會於2012年改名為性別平等會(即文中提到的性別平等促進會)。性別平等會與性別平等處皆位於行政院本部之下,後者為前者的幕僚單位,專責推動性別平等事務,與原先婦權會的工作並無二致。然而,行政院性別平等會(2012)的網頁顯示:「性別平等會為我國第一個性別平等專責機制」,這對性別平等專責機制似乎有過度解釋的嫌疑。

儘管婦女團體在此一性別政策型塑的歷程中扮演了重要的推動角色,但實際上卻只能妥協於行政院提出的方案,座談會與公聽會似乎皆徒具形式。這一從2003年開始,歷時近六年的性別政策,最終只得到政府選擇性的回應與接納,且更讓人遺憾的是,在行政院的運作下,性別平等專責機制只是作為組織改造的議案付諸實踐,所謂性別主流化的理念或是精神皆非行政院的優先考量。

相關條目[编辑]

  • 性別平等教育法:台灣於2004年公布的法律,目的包括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