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斯特·托勒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恩斯特·托勒爾

恩斯特·托勒爾Ernst Toller,1893年12月3日-1939年5月22日)是1920年代最出名的德國劇作家之一,也是德國表現主義戲劇的重要代表作者,與喬治·凱澤(Georg Kaiser)齊名。托勒爾的戲劇特色,在於他的戲劇與他的政治參與密切相關,幾乎他的每一部劇作都帶有政治主題,宣揚他的左傾政治理念。

托勒爾的重要劇作包括《轉變》(Die Wandlung)、《群眾與人》(Masse Mensch)、《德國青年亨克曼》(Der deutsche Hinkemann)、《哈啊!人生如斯》(Hoppla, wir leben!),詩集《燕子集》,以及自傳《德國青年》(Eine Jugend in Deutschland,英譯《我是德國人》I was a German)等。

生平[编辑]

托勒爾自幼生長在猶太家庭中,居住在當時屬波森省的Samotschin,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曾經在法國留學,不過在他後來的寫作資料中,很少提到在法國的經歷。1914年大戰爆發時,因為自幼猶太背景生活中的疏離感,為了追求能夠加入當時德國主流社會的認同,因此主動從軍參戰,而在戰場上卻看到了實際的戰爭殘酷,他自己也在1916年時負傷回鄉,從此改變了原本的態度,徹底轉向反戰。

托勒爾在1917年回到慕尼黑大學就學後,又接觸了馬克思主義思想,之後便開始參與校園中的學生運動,以及巴伐利亞地區的獨立社會民主黨的相關活動,並且在1918年參與巴伐利亞蘇維埃革命,在革命失敗後,1919年為威瑪政府所逮捕,從1919年到1924年間在獄中度過五年歲月,而他就是在這五年間,寫下他最重要的劇作,而這幾部劇作首演時,作者本人都無緣目睹。而因為本身的爭議性,在1920年代快速成為德國最出名的劇作家,作品被翻譯成27國語言。

1924年出獄後,托勒親自率領自己的作品《亨克曼》等巡迴演出,並且受邀造訪美國以及蘇俄。1927年與導演厄文·皮斯卡托(Erwin Piscator)合作的《哈啊!人生如斯》,後來被人譽為是比擬俄國的安東·契可夫(Anton Chekhov)與康斯坦丁·史坦尼斯拉夫斯基(Konstantin Stanislavski)的黃金編導組合。

1930年代的托勒爾除了寫舞台劇之外,同時也寫廣播劇本,以及一部沒有完成的電影劇本。1933年希特勒執政後,因為托勒爾本身的猶太背景以及左傾政治思想,不為納粹所容,因此流亡美國,納粹並公開焚燒托勒爾著作,托勒爾並因此寫下自傳《德國青年》。流亡後的托勒爾並不得意,因為語言的隔閡,托勒爾的作品在美國沒有觀眾,加上婚姻失敗,1939年最後在紐約自殺身亡。

作品[编辑]

作品年表[编辑]

  • 《轉變》(Die Wandlung), 1919年
  • 《群眾與人》(Masse Mensch),1921年
  • 《機器粉碎者》(Die Maschinenstürmer),1922年
  • 《德國青年亨克曼》(Der deutsche Hinkemann),1923年
  • 《哈啊!人生如斯》(Hoppla, wir leben!), 1927年
  • 《鍋爐裡的火》(Feuer aus den Kesseln),1930年
  • (自傳)《德國青年》(Eine Jugend in Deutschland),1933年於阿姆斯特丹
  • 《獄中書信》(Briefe aus dem Gefängnis),1935年於阿姆斯特丹
  • (自傳)《我是德國人》(I was a German,《德國青年》英譯本),1934年於紐約

《轉變》[编辑]

是在1918年時原本是當成是宣傳革命的傳單而寫,最後在獄中完成,1919年出版後由Karl Heinz Martin執導首演。《轉變》是托勒爾的自傳性質作品,劇中主角腓德烈(Fredrich)就是托勒爾本人的化身,在這部劇作中總共有十三個畫面(Bilder,相當於「景」的戲劇分隔單位)使用了表現主義戲劇的真實畫面與夢幻畫面交錯的技巧,表現腓德烈如何從志願從軍,到最後成為革命者,最後全劇在呼喊革命中結束。

根據派特森(Michael Patterson)的研究,在馬丁(Karl Heinz Martin)執導的《轉變》首映中,是就目前的紀錄來看,在德國劇場中最早使用燈光的明滅(black out)作為分場手法的戲劇,不同於當時流行的寫實主義戲劇,多還是倚靠布幕分場。

《群眾與人》[编辑]

《群眾與人》是在巴伐利亞革命失敗後的獄中作品,一改在《轉變》中對於革命的樂觀態度,敘述主角「女人」—頌雅(Sonja)雖然是處在中產階級背景,卻傾向支持革命,最後夾在代表政府威權的丈夫與代表革命暴力的「無名氏」之間無法抉擇,一方面她反對政府對人民的壓迫,一方面她的人道主義又反對暴力的革命手段。在其領導的革命失敗後頌雅被軍方逮捕並在最後被槍殺。在劇作表現上,也是一部表現主義的作品,使用真實畫面與夢幻畫面交錯的技巧,全劇有七個畫面,其中有三個是夢幻畫面。

《德國青年亨克曼》[编辑]

1923 年之後托勒爾的風格從表現主義逐漸轉向回到寫實的傳統,《亨克曼》甚至可以說是一部佳構劇,在這部劇作中,托勒爾的興趣也從表現革命英雄,轉向表現在1920年代威瑪德國實際受到大戰傷害以及社會壓迫的勞工生活。亨克曼是《亨克曼》的主角,這個名字在德文中是「殘疾者」之意,亨克曼在大戰中因為受傷而失去性能力,個性也變得乖戾古怪,妻子因為無法忍受這樣的個性而出軌,亨克曼在馬戲團中工作扮演茹毛飲血的德國巨人,卻遭到訕笑,整部劇作以一個三角戀情為中心,卻展現到了外在社會中的層層相互壓迫。《亨克曼》是托勒爾在1920年代演出次數最多的作品。

《哈啊!人生如斯》[编辑]

《哈啊!人生如斯》所處理的問題則是1919年革命的同志,在革命八年之後面對時勢變遷、同志的變節,以及潛在的、新興的納粹左派勢力,應當如何自處的問題。主角卡爾·湯瑪斯(Karl Thomas)在革命失敗後,因此精神不正常,先後在監獄與精神病院中關了八年,出獄後看到過去的同志修正主義者威廉·基曼(Whilhem Kilman)反而成為了政府中的高官,並且製造供戰爭用的毒氣。湯瑪斯又從旅館中的工作,看到各種光怪陸離的社會現狀,在氣憤下欲殺基曼,但是在湯瑪斯打算下手時,基曼卻為右派所暗殺,警察以為湯瑪斯是兇手而逮捕,湯瑪斯以為他原本是為了基曼倒向右派而欲殺之,但是反而卻被右派所殺,在大感世界的荒謬的同時,最後決定自殺。根據紀錄,在首演結束時,在場的工人觀眾紛紛起立合唱國際歌

《哈啊!人生如斯》是一個相當難以給予定位的作品,因為這部劇中包含了托勒爾與皮斯卡托的共同創作,而前者傾向的是一種個人英雄式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而後者傾向集體主義的社會主義,在合作期間也有不小的摩擦,根據托勒爾原本的初稿,湯瑪斯原本是要更積極的投向革命,選擇自殺是皮斯卡托修改後的結果。此外,《哈啊!人生如斯》是在皮斯卡托新蓋好的劇場中首演(Piscator Buhne),使用了三層樓的特殊設計舞台,並且在劇中插入了新聞電影影片,可說是在劇場中使用多媒體技術相當早的例子。

相關研究[编辑]

只要是表現主義戲劇的相關研究,幾乎都無法不談到托勒爾,在派特森(Michael Patterson)的研究《1900到1933年德國劇場革命》(The Revolution in German Theatre 1900-1933)中,將表現主義分為兩個支派,他將凱澤當成是抽象主義(Abstractionism)支派的代表,而托勒是原始主義(Primitivism)的代表。

在托勒爾的研究專論方面。在托勒過世後隔年,在西方便有威利布蘭德(William Willibrand)所作的研究《恩斯特·托勒爾及其意識型態》(Ernst Toller and Ideology),將托勒的意識型態解讀為傳統的基督教價值, 但是對於托勒的主題研究,主要在1970年代,約翰·史巴來克(John M. Spalek)編纂《恩斯特·托勒爾及其評論》(Ernst Toller and His Critics: A Bibliography)此一關於托勒作品、報刊評論與研究的索引之後而開始。而關於托勒爾的研究也就往往分成兩個方向討論,一是以文學的角度看待托勒,另外則是探討托勒的政治意識型態。

在純文學角度方面,馬爾康·匹塔克(Malcom Pittock)在1979年的《恩斯特·托爾勒》(Ernst Toller)中,主要探討托勒作品的形式問題,在序論中認為托勒的作品主要來自於他的生命經驗。賽西爾·戴維斯(Cecil Davies) 於1995年完成的《恩斯特·托勒爾的劇作:重新評價》(The Plays of Ernst Toller: A Revaluation),則在於討論托勒爾劇作的根源,受到了許多德國傳統文學傳統的影響。

重要的意識型態研究則有兩部,一是麥可·歐薩(Michael Ossar)的《恩斯特·托勒劇中的無政府主義》(Anarchism in the Dramas of Ernst Toller),另一為大衛·多佛(David Dove)的《恩斯特·托勒作品中的革命社會主義》(Revolutionary Socialism in the Work of Enrst Toller)。兩者均認為,托勒的寫作所受到的影響,在政治方面遠較文學方面更為直接,特別是獨立社會民主黨黨魁柯特·伊斯納(Kurt Eisner)、以及高斯塔夫·蘭鐸(Gustav Landauer,1870 - 1919)的直接影響,而從托勒的自傳中發現,特別是蘭鐸所作的《呼喚社會主義》(Aufruf zum Sozialismus)一文對托勒爾的影響為最。

歐薩認為托勒的意識型態屬於無政府主義,而在多佛的研究中也接受歐薩的觀點,他將托勒爾定位成「革命社會主義」,是根植於無政府主義而來,但是只有在《轉變》劇中內容可說與蘭鐸完全一致,在之後劇作以及其他作品中,可以看到托勒對繼承蘭鐸而來的政治意識型態已經發生動搖,且蘭鐸對托勒的影響僅至1927年,之後隨著德國政治局勢的變遷,托勒的意識型態亦產生了變化。

相關書籍[编辑]

  • Benson, Renate. German Expressionist Drama: Ernst Toller and Georg Kaiser. New York: Groove Press, 1984.
  • Chen. Huimin. Inversion of Revolutionary Ideals: A Study of the Tragic Essence of Georg Buchner’s Dantons Tod, * Ersnt Toller’s Masse Mensch, and Bertolt Brecht’s Die Massnabme. New York: Peter Lang, 1998.
  • Davies, Cecil William. The plays of Ernst Toller: A Revaluation. Amsterdam: Harwood Academic. 1996.
  • Dove, Richard. He was a German: A Biography of Ernst Toller. London: Libris, 1990.
  • Dove, Richard. Revolutionary Socialism in the Work of Enrst Toller. New York: Peter Lang, 1986.
  • Kane,Martin. Weimar Germany and the Limits of Political Art :A Study of the Work of George Grosz and Ernst Toller. Scotland: Hutton Press, 1987.
  • Ossar, Michael. Anarchism in the Dramas of Ernst Toller: The Realm of Necessity and the Realm of Freedom. New York: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80.
  • Spalek, John. Ernst Toller and His Critics: A Bibliography. New York: Haskell House Publishers, 1973.
  • Toller, Ernst. Trans Alan Raphael Pearlman, Ernst Toller Plays One. London: Oberon Books, 2000. pp. 199-33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