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恩斯特·烏德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恩斯特·烏德特
Ernst Udet
Bundesarchiv Bild 146-1984-112-13, Ernst Udet.jpg
恩斯特·烏德特(1940年)
出生 德國 美因河畔法兰克福
去世 德國 柏林
安葬地点 Invalidenfriedhof 柏林
效命 德意志帝国 德意志帝國(至1918年)
納粹德國 納粹德國
军种 Cross-Pattee-Heraldry.svg 德意志帝國陸軍航空隊
Balkenkreuz.svg 德國空軍
服役年份 1914年至1918年
1935年至1941年
軍銜 中尉(德意志帝國)
一級上將(納粹德國)
部隊

第一次世界大戰:

  • FA 68
  • FA(A) 206
  • KEK Habsheim
  • 第4戰鬥機中隊
  • 第11戰鬥機中隊
  • 第15戰鬥機中隊
  • 第37戰鬥機中隊
統率

第一次世界大戰:

  • 第37戰鬥機中隊
  • 第4戰鬥機中隊
獲得勳章 鐵十字勳章
霍亨索倫王室勳章
蓝马克斯勋章
騎士鐵十字勳章

恩斯特·烏德特德語Ernst Udet,1896年4月26日-1941年11月17日)是納粹德國一名空軍一級上將,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倖存的飛行員中,戰績排名第二的王牌飛行員。烏德特一戰時僅有22歲[1],他擊落敵機62架的紀錄僅次於素有「飛行馬戲團」外號的第1戰鬥航空團指揮官—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2]。烏德特也是在二次大戰爆發前,為重建德國空軍的重要人物,曾擔任過裝備部長、兵器生产总监,也是極力推動使用俯衝轟炸機的軍官。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恩斯特·烏德特生於法蘭克福,並於巴伐利亞慕尼黑長大。烏德特自童年起就對航空有很大的興趣,他家也住在軍方飛艇遣隊和飛機製造廠附近。他與朋友曾試著製作滑翔機飛行,但該機被摔毀。1913年他在住家附近,常去參觀的奧托(Otto)製造廠那裡和一名試飛員一起搭機飛行,體驗了他的第一次飛行。

烏德特曾於1914年8月2日試著加入軍中,但因為身高僅160公分(5呎3吋),過矮而不符合要求被拒絕[3]。同年8月,當全德汽車俱樂部在招募摩托車志願者時,烏德特前去申請並被接受。當烏德特通過了第一年考試時,他父親就贈予了他一台摩托車。烏德特與另外4個友人一起被派為第26符滕堡後備師Württembergischen)的摩托車傳令兵。在一次傳令兵任務中,烏德特的機車被流彈擊中,肩膀也受了傷,烏德特人被送到了野戰醫院,而摩托車被帶回修理。他試著跟回第26師,但因為該師已走遠,烏德特就留在那慕爾的摩托車整備廠。在此期間,烏德特與來自绍尼飛行部門的人見面,並被勸說改作一名飛行觀測員。然而在他收到來自绍尼的命令前,軍隊也廢除了摩托車傳令兵的制度,烏德特頓時無事可作。

烏德特試著重回戰場,他這次選擇進入空軍,但無論是作為駕駛員或進入飛機訓練部都不被接受。烏德特很快地發現到,如果他是一位受過飛行訓練的駕駛員,就會立刻被空軍所錄用。烏德特透過小時候經常參觀的奧托飛機工廠所有人—古斯塔夫·奧托(Gustav Otto)的幫助,進行了私人的飛行訓練課程,並花了他2000帝國馬克在課程費用上[3]。1915年4月末,烏德特終於獲得了民用飛行執照,並加入了德意志帝國空軍[3]

德意志帝國空軍[编辑]

砲兵偵查[编辑]

起初,烏德特以中士的階位擔任飛機駕駛員與觀測員尤斯丁尼乌斯(Justinius)中尉被編入第206航空營,作為偵查單位[3]。烏德特曾有一次因為駕駛的雙座機阿維亞蒂克 B.I的後翼纜斷裂,但他還是將飛機駛回了德國前線,而尤斯丁尼乌斯則撐住機翼和保持平衡,飛機因此沒有迫降,導致兩人被俘,後來他們兩人都獲得了鐵十字勳章,烏德特是二級,尤斯丁尼乌斯是一級[1]。後來,烏德特因為毀了一架飛機而遭軍事法庭審判,原因是他超載燃料與炸彈,導致飛機失控墜毀,但烏德特與他的乘客皆奇蹟似地生還,因為此事烏德特被補,關到禁閉室7天。當烏德特一出禁閉室,馬上隨哈特曼中尉到贝尔福觀察轟炸行動。之後在1916年初,烏特被轉到戰鬥機部門,成為戰鬥機飛行員。

戰鬥機飛行員[编辑]

烏德特被轉到哈布塞姆(Habsheim)的第68戰鬥機營,並負責駕駛福克公司(Fokker)的戰鬥機。烏德特在該單位的第一次飛行並不順利,他在起飛時就因為飛機機械的缺陷而墜毀於機庫,而之後烏德特就使用一架舊式的福克機。其後在一次列隊飛行,烏德特開始了他的第一次空戰,對手是一架法國的高德隆(Caudron),在飛機咬尾追逐中,烏德特發現自己無法扣下扳機,以致被敵機開火而射傷了臉頰,護目鏡也因此碎裂[1][3]。因為這次經驗,烏德特轉而採取積極的攻擊方式,並擊落許多敵機,1916年3月18日擊落了第一架法國敵機。在那次行動中,烏德特收到命令,緊急起飛去攻擊被通告為「2架」的法國敵機,然而起飛後才發現到敵機實際上有22架。然而烏德特穿梭於機群中,他駕駛的福克D.III迅速接進了法軍的法爾曼F.40(Farman F.40),開火擊落它後迅速離去,烏德特也因此獲得了一級鐵十字勳章。同年,第68戰鬥機營被改制為哈布塞姆戰鬥單座機部隊(Kampfeinsitzer Kommando Habsheim),之後又在9月28日轉為第15戰鬥機中隊(Jagdstaffel 15),但烏德特則到1917年6月才轉至該單位。1917年1月,烏德特被升至預備役少尉;同月,第15戰鬥機中隊裝備了新的信天翁D.III戰鬥機(Albatros D.III),而該機裝備了新式的雙斯潘道同步機槍[3]。在烏德特服役於第15戰鬥機中隊時,他曾寫到遇上了法國王牌飛行員喬治·居內梅(Georges Guynemer),並在5000公尺內一對一相交火。雙方在空中已各種高難度動作纏鬥,之後烏德特飛機的上翼著火,居內梅看見他對手的危境後,就揮手後離去了[3]。烏德特對此回憶道:「有幾段時間裡我忘了我的對手是居內梅,我的敵人,我似乎是和老戰友在我們自己的機場上戰鬥。」

最後,除了烏德特與其指揮官剛特曼(Gontermann),第15戰鬥機中隊的其他人都戰死了。剛特曼變得有些消沉,他對烏德特說道:「子彈的彈道全取於上帝之手,遲早也會擊中我們。」其後烏德特申請調到遠離戰線的第37戰鬥機中隊。在剛特曼被擊落後三個月,烏德特意外地被敵機擊落,24小時處於昏迷狀態,烏德特後來說道:「這是一次很好的死亡體驗。」6月19日,烏德特被調到普魯士37戰鬥機中隊[3]。在該處,烏德特的戰績又開始上升,之後成為了第37戰鬥機中隊的指揮官。1917年11月13日,烏德特被授予了霍亨索倫王室勳章[4]。儘管烏德特有些輕浮、喝酒喝到很晚和風流,他仍證明了自己是一個很優秀的戰鬥機中隊長,他花了很多時間在輔導新手飛行員與加強其射擊的能力[3]

飛行馬戲團[编辑]

烏德特的一張簽名照,领口繫著藍馬克斯勳章

由於烏德特的戰績和技能十分突出,使他受邀加入素有「飛行馬戲團」之稱的第1戰鬥航空團,該中隊是一支由德國王牌飛行員,著名的「紅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所領導的精銳部隊。在一個雨天裡,里希特霍芬與烏德特於法兰德斯的一個帳篷中見了面,里希特霍芬指出烏德特已有擊落20架的戰績,並說道:「你對我們來說似乎已經成熟了,你認為呢?」而烏德特回答了「是」。在看了烏德特於一次砲兵正面攻擊時擔任空中偵查的表現後,里希特霍芬讓烏德特指揮自己所指揮過的第11戰鬥機中隊[1]。里希特霍芬則繼續指揮第4戰鬥機中隊第6戰鬥機中隊第10戰鬥機中隊,烏德特也對里希特霍芬表現出許多崇敬之情。

然而,里希特霍芬於1918年4月被擊落,但當時烏德特不在前線。烏德特人因為耳朵有不明的疼痛而要休養,人已離開空軍部隊,之後又被告知獲贈蓝马克斯勋章,但對於里希特霍芬之死造成的打擊使他極為沮喪。對於里希特霍芬,烏德特描述道:「他是我見過最為單純的人,一位徹底的普魯士人和最偉大的戰士。」烏德特不理醫生的反對,回到了第1戰鬥航空團指揮第4戰鬥機中隊直到戰爭結束,此時他們已配備了福克D.VII。單單8月,烏德特就擊落了20架敵機(主要是英軍)。烏德特之後因為62架的擊落紀錄而成了民族英雄,但他不喜歡里希特霍芬的繼任者—赫爾曼·戈林,他在戰爭期間還一度懷疑戈林的戰績。1918年6月29日,烏德特從失控的飛機中跳傘[3],但傘開得太晚,烏德特在離地250英呎高距離墜落後扭傷了腳。1918年9月28日,烏德特的大腿受傷,之後持續治療至11月11日戰爭結束[3]

戰間期[编辑]

一次大戰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烏德特以國際知名的特技飛行員活躍著。烏德特還曾參與德國著名導演莱尼·里芬斯塔尔所拍攝的《爬麓的白色地獄》(Die weiße Hölle vom Piz Palü,1929年)、《白朗峰风暴》(Stürme über dem Montblanc,1930年)和《SOS雪山》(S.O.S. Eisberg,1933年)。烏德特的特技飛行員生涯還將他帶到了美國加州,他還應邀參加美國在克里夫蘭舉辦的國家航空賽。烏德特於1920年2月25日結婚,然而,結婚不到3年。他們就在1923年2月16日離婚,有人說是因為烏德特身邊有許多情人的關係。烏德特有很多休閒娛樂的嗜好,包括繪畫漫畫、雜耍和舉辦派對。烏德特的冒險生活並未跟著戰爭的結束而停止,曾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被共產黨人所行搶,烏德特的衣服還被撕破,但保住了自己的勳章。烏德特和羅伯特·里特爾·馮·格萊姆在巴伐利亞參加戰俘救濟組織的活動,還曾被邀請參加國際間的飛行活動。

納粹德國空軍[编辑]

存於波蘭航空博物館的烏德特霍克機

戈林在開始組建空軍時,為拉攏烏德特而看準他對美國霍克II的興趣,並幫他買下了2架,對政治不怎麼關心的烏德特還是在1933年加入了納粹黨,在戈林的勸說下擔任新生空軍的裝備部長。這兩架飛機後來用在烏德特的特技飛行與軍事試驗中,包括1936年的柏林奧運,其中一架在戰後倖存,存於波蘭航空博物館。此外,還影響了德國組建俯衝轟炸機部隊的概念,如Ju 87。然而俯衝轟炸機的發展並非順利,在1936年6月,空軍參謀部長官沃尔弗拉姆·冯·里希特霍芬曾在1936年6月9日發布命令停止研製其武器,主要是認為攻擊時過於危險,但烏德特仍持續研製俯衝轟炸機。

烏德特在軍部中並不適應,他因為官僚壓力而染上了酗酒,對工作也並未有真正的興趣,他還是中意於飛行。另外,在開發He 177轟炸機Ju 88轟炸機時,烏德特要求該機有俯衝轟炸的能力,嚴重折損了其性能與延長了開發,在對其他德國大型轟炸機的研製也有不良影響。除了轟炸機外,烏德特還因為自己的保守理念,妨礙了噴射機的發展,當他於1939年6月21日人類史上首架噴射機He 176成功的試飛後,對其評價道:「這根本不是一架飛機嘛!」,並下令禁止這種「屁股裝著一座火山的飛機」進行試飛[5]。在1939年1月,烏德特訪問義屬北非,他陪同義大利空軍元帥伊塔洛·巴尔博一起飛行。1939年初,有明顯跡象顯示德國將與義大利在軍事和外交上合作[6]

1939年2月,烏德特成為德国空军兵器生产总监(Generalluftzeugmeister)。二戰爆發後,對空軍的管理壓力使烏德特越來越難以承受,特別是空軍的需求量超出了德國工業能力,也導致烏德特因為飲酒和服藥而日益肥胖,到了不列顛空戰又被戈林和米爾希轉移希特勒對空軍無能的憤怒,怪罪其戰鬥機生產不利而導致失敗。1941年,烏德特曾找戈林有過一次長談,希望辭去目前職務,但遭拒絕。

自殺[编辑]

烏德特的葬禮場景。
位於柏林傷殘軍人公墓的烏德特之墓

1941年11月17日,烏德特在與他女友電話談論中時以手槍射擊自己頭部自殺[7],有證據表明烏德特與戈林、米爾希和納粹黨之間的關係極糟,這也被認為是導致他精神崩潰的主要原因[7]。根據烏德特的傳記《鷹之隕落》(The Fall of an Eagle)所述,他以紅筆寫下「『Ingelein』,你為什麼要離開我?」,「『Iron One』,你要為我的死負責!」,「Ingelein」是指他的女友Inge Bleyle,「Iron One」是指戈林,《空軍戰爭日記》(The Luftwaffe War Diaries)中則描述烏德特在自己的床頭寫到:「帝國元帥,你為什麼要拋棄我!」。不過,烏德特這些話被他的副官馬克思·潘德勒(Max Pendele)看到後立刻用抹布擦掉,但該人事後又懊悔不已[8]。戈林聞訊後,立刻要求隱瞞烏德特的自殺事實,將其描述為一次新飛機試飛的意外。巧的是,在前往參加烏德特的葬禮途中,德國一名全國知名的戰爭英雄—維爾納·莫德士也同樣死於空難。

戈林對於烏德特對其的仇恨渾然不知,但對他為何自殺感到好奇,下令四位法官進行調查,直至1942年秋季向戈林報告,表示技術局內部有諸多不法之事。戈林表示「我真是鬆了一口氣,烏德特對自己做出了裁決,免得到最後我必須親自送他到法庭上」,說這段話時戈林眼中還有一抹淚水[8]。後來烏德特被授予國葬,葬於柏林傷殘軍人公墓

相關條目[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Ernst Udet - German Ace, 62 victories
  2. ^ Ernst Udet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Ernst Udet: The Rise and Fall of a German World War I Ace
  4. ^ Royal House Order of Hohenzollern
  5. ^ 《攻擊高度四千米(下)》,Cajus Bekker著,麥田出版社,第597頁。
  6. ^ Kelly, Saul, The Lost Oasis,第130頁
  7. ^ 7.0 7.1 Ernst Udet. The Aerodrome. [19 April 2009]. 
  8. ^ 8.0 8.1 (中文)《攻擊高度四千米》,麥田出版,第410頁

參考書目[编辑]

  • Barker, Ralph. The Royal Flying Corps in World War I. Robinson. 2002. ISBN 1-84119-470-0. 
  • Bekker, Cajus. The Luftwaffe War Diaries. Da Capo Press. 1994. ISBN 0-306-80604-5. 
  • Herlin, Hans. UDET - A Man's Life. MacDonald. 1960. 
  • Kelly, Saul. The Lost Oasis: The Desert War and the Hunt for Zerzura. Westview Press. 2002. ISBN 0-7195-6162-0. 
  • Knopp, Guido. Hitlers Krieger. Goldmann Verlag. 2000. ISBN 3-442-15045-0. 
  • Udet, Ernst. Stanley M. Ulanoff, 编. Ace of the Iron Cross. Arco. 1981. ISBN 0-668-05163-9. 
  • van Ishoven, Armand. The Fall of an Eagle: The Life of Fighter Ace Ernst Udet. Kimber & Co. 1979. ISBN 0-7183-0067-X. 
  • Helden der Wehrmacht - Unsterbliche deutsche Soldaten. München, Germany: FZ-Verlag GmbH. 2004. ISBN 3-924309-53-1 (German).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