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者飛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MIM-104 愛國者飛彈
Patriot 08.jpg
愛國者2型試射
概觀
類型 地對空飛彈
首次試射 1976
服役 1984
設計生產 雷神公司
單位造價 170萬美金/枚
技術數據
長度 5.31米
直徑 41公分(PAC-1&2)
25公分(PAC-3)
翼展 84公分(PAC-1&2)
負載重量 91公斤(PAC-1&2)
73公斤(PAC-3)
整體總重 900公斤(PAC-1&2)
312公斤(PAC-3)
發動機 Thiokol TX-486-1 固體火箭引擎
最大速度 5馬赫
有效射程 80Km(PAC-1)
160Km(PAC-2)
20Km(PAC-3,對彈道飛彈射程)
160Km(PAC-3,對飛行載具射程)
飛行高度 24,000公尺(PAC-2)
15,000公尺(PAC-3)
制导方式 指揮導引+半主動雷達制導(PAC-1&2)
慣性導引+主動雷達導引(PAC-3)
彈頭 91公斤高爆彈頭(PAC-1&2)
73公斤高爆彈頭+碰撞擊殺(PAC-3)
引信 近距離引爆
發射平台 車輛

愛國者飛彈英文: MIM-104 Patriot)是美國雷神公司製造的中程地對空飛彈系統。它取代了勝利女神力士(Nike Hercules)飛彈,成為美軍高級中高空防空武器。這個武器系統在波斯灣戰爭後廣為人知,成為美國的代表性武器之一。正如很多昂貴的美國武器系統,愛國者飛彈系統見證了很多有關其作戰性能的爭議,2008年後逐步被戰區高空防禦飛彈取代部分功能。

愛國者飛彈的命名[编辑]

根據美國陸軍網上資料[1],PATRIOT是“Phased Array TRacking (to) Intercept Of Target”的首字母縮略字。一些來源[2]聲稱「PATRIOT」並非首字母縮略字。大部分情況下,官方的陸軍網站[3]及其他網站[4]都是簡單地使用「PATRIOT」或「Patriot」而沒有任何關於首字母縮略字的參考。

簡介[编辑]

愛國者飛彈的生產國和使用國。

愛國者飛彈是在1960年代孕育,由1976年起為反戰機用途發展並於1984年成軍。1988年,它改良成愛國者增強型,適用於更為嚴峻的反彈道飛彈作戰。愛國者系統包括八具二合為一的運輸-發射器,裝備了32枚飛彈(全部部署愛國者進階型(PAC)-3型為128枚)。這些飛彈以四枚一組裝載在M901容器之內,由M860半拖車運載。伴隨著飛彈的是由一輛拖車獨立運載的MSQ-104作戰指揮站。

PAC-2和之前的飛彈使用飛彈跟蹤與指揮導引作為中途導引方式。終端則是半主動雷達導引PAC-3則是以中途慣性導引加上終端主動雷達導引

愛國者系統銷售到美國的同盟,包括以色列德國荷蘭日本中華民國希臘南韓比利時等國家。


基本發射組至少包含雷達車、指揮控制車、發射車各一台

在1991年波斯灣戰爭中的使用[编辑]

戰火試煉[编辑]

愛國者飛彈使用AN-MPQ53雷達系統,以搜索和追蹤目標,並且提供導引訊號。在波斯灣戰爭以前,彈道飛彈防禦一直只是一個未經實戰考驗的概念。愛國者飛彈被指派去擊落發射到以色列沙地阿拉伯的伊拉克飛毛腿飛彈。1991年1月18日它第一次成功攔截及摧毀了一枚發射到沙地阿拉伯的飛毛腿飛彈。這是第一次一個空防系統擊落一枚敵方戰區彈道飛彈。

「沙漠風暴」行動時的愛國者導彈。
三型採用碰撞擊毁
三型的彈頭

在載赫藍失效[编辑]

1991年2月25日,一枚伊拉克飛毛腿飛彈擊中了沙地阿拉伯載赫藍的一個軍營,殺死了美國陸軍第十四軍需分隊的28名士兵。

政府調查指出該次失敗歸咎於飛彈系統時鐘內的一個軟體錯誤。在此之前,愛國者飛彈連在載赫藍已經連續工作了100小時。至此,飛彈的時鐘已經偏差了三分之一秒,相等於600米距離誤差。由於這個時間誤差,縱使雷達系統偵察到飛毛腿飛彈並預計了它的彈道,系統卻找不到實際上來襲的飛彈。在這情況下,美軍視起初的目標發現為假警報,偵測到的目標也從系統中刪除。以色列方面發現了這個問題並於1991年2月11日知會了美國陸軍及愛國者計劃辦公室(軟體製造商)。以色列方面建議重新啟動愛國者系統的電腦作為暫時解決方案,可是美國陸軍方面卻不明白每隔多少時間需要重新啟動系統。1991年2月26日,製造商向美國陸軍提供了更新軟件。這個軟件最終在飛毛腿飛彈擊中軍營後一天才運到軍隊。

成功率與準確度[编辑]

美國陸軍聲稱愛國者系統在沙地阿拉伯和以色列的初始成功率分別為80%和50%。這最終修訂為70%及40%。

1992年4月7日,麻省理工學院的Theodore Postol和特拉維夫大學的Reuven Pedatzur在美國眾議院委員會上作証時表示,根據他們的獨立分析,愛國者系統的成功率低於10%,甚至可能只有0%的成功率。

同一天,哈佛大學 甘迺迪政府學院的Charles A. Zraket,以及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Peter D. Zimmerman為愛國者飛彈系統在以色列及沙地阿拉伯的成功率作證時指出很多在Postol報告中的結果及分析方法有不妥的地方。

  • 成功率 - 飛毛腿飛彈被摧毀或擊中後偏離至無人地區的百分比
  • 準確度 - 命中次數相對於所有已發射的愛國者飛彈數目的百分比

這兩個數字的差異對於分析愛國者系統在戰爭中的表現是尤其重要的。

據Zimmerman的論述,標準接戰準則是以平均四枚愛國者飛彈攔截一枚飛毛腿導彈; 在沙地阿拉伯則平均發射三枚飛彈。如果所有的飛毛腿飛彈都擊落或偏離至無人地區,則成功率為100%,但是準確度只會分別是25%及33%。

這兩個作證同樣把愛國者的問題歸咎於愛國者的原始設計-愛國者原本是作為一套反戰機系統。根據這設計,系統發射接近引信飛彈,飛彈接近目標爆炸,以摧毀或使目標失效。由於飛彈瞄準了目標的質量中心,在對付飛機的時候毫無問題,但在對付高速飛行的飛毛腿飛彈時,愛國者通常只能擊中其尾部,而不是其彈頭。

此外,伊拉克對飛毛腿飛彈的重新設計也影響了愛國者的準確度。伊拉克把蘇聯設計的飛毛腿飛彈重新設計使之飛得更快,結果這些改動弱化飛彈彈體,令飛彈更有可能在重返大氣層時碎裂。這令愛國者面對大量新增目標,卻無法知道彈頭是哪一個。

根據Zimmerman的分析,要實際計算「擊殺率」變得很困難。一次成功擊殺是等於命中彈頭還是命中飛彈? 如果彈頭被愛國者擊中而跌落到沙漠中,這算不算一次成功? 但如果彈頭墜落在人煙較少的郊區,又或者四枚愛國者全部失準而飛毛腿飛彈解體以至彈頭墜落,這些情況下又怎樣計算成功率?

Zraket的作証指出愛國者系統缺乏高解析度的攝影裝置以記錄攔截目標的過程。因此,愛國者的操作人員以錄影帶記錄每次飛彈發射,而傷害評估組則記錄散落地面的飛毛腿飛彈碎片的位置。彈坑分析被用於判斷彈頭在碎片著地前是否已被摧毀。除此之外,相較起在以色列的情況,愛國者在沙地阿拉伯的有30%的成功率,部分原因因愛國者導彈只需把來襲飛彈推離軍事目標,使其墜落沙漠之中避免死傷。相比之下,射向以色列的飛彈都直接瞄準城市和平民。沙地阿拉伯政府也大量刪除當地媒體任何有關飛毛腿彈導致損傷的報導,而以色列政府沒有實施此類審查。此外,愛國者在以色列的成功率是由以色列軍方檢驗的。他們沒有任何政治原因去高估愛國者導彈的成功率,反而有原因去低估其成功率。以色列軍隊把任何在地面爆炸的飛毛腿飛彈都算作愛國者導彈失敗。與此同時,美國陸軍本身有很多原因去支持一個高成功率的愛國者飛彈系統,他們也直接負責檢驗該系統在沙地阿拉伯的表現。

一輯加拿大廣播公司紀錄片描述前以色列國防部長透露,指以色列政府曾經對愛國者系統反飛彈的表現感到十分不滿,甚至曾準備無視美方反對,自行對伊拉克採取軍事報復。該項反應只是因後來雙方停火而取消。[5]

該系統的心理影響[编辑]

薩達姆·海珊曾誓言以飛彈襲擊以色列,迫使他對伊拉克攻擊,以至令其它阿拉伯國家站在伊拉克一方。以色列曾擔心飛毛腿飛彈上會使用化學或生物武器。愛國者導彈在戰爭早期讓以色列政府安撫其國民。

在戰爭期間,以色列有兩人死亡及七百多人受傷。

愛國者系統升級[编辑]

截至2002年為止,以色列使用愛國者構建其兩層反彈道飛彈防禦系統,以箭式飛彈作為高高度攔截器,愛國者則作為點防禦。愛國者系統被佈置於以色列位於Dimona核反應堆及核武器裝配地。

愛國者二型, 或稱為愛國者增強-二型,正如其前一代(也稱為愛國者一型),也是使用近接引信,在目標附近爆炸。在射程上比愛國者一型高。

GEM是愛國者二型的另外一個改良版,容許飛彈在飛行中有自我修正飛行路徑的能力。在此之前,所有修正訊號必須由地面控制中心傳送到飛彈上。

愛國者三型比二型體積更小且更準確。這因為它在設計上是瞄準撞擊來襲的飛彈彈頭。飛彈彈頭上沒有任何炸藥,飛彈是利用它的動能去引爆目標。由於體積縮小,一輛發射運輸車得以攜帶16枚愛國者三型飛彈(四具發射器當中,每個發射器配備四枚飛彈)。相比之下,愛國者一型或二型飛彈车只有四枚飛彈(每車四個發射器,每個發射器一枚飛彈)。愛國者三型不但更準確,而且可以發射更多的飛彈攔截每個目標,增加成功攔截的機率。

大部分的改良集中在愛國者的軟體上。雷神公司撰寫一套只需要藉由軟體升級,便可以讓愛國者一型彈攔來襲的多管火箭。這是針對北韓大量部署多管火箭的威脅。其次,該升級套件讓美國軍方和雷神公司得以向南韓推銷自1991年到2003年防部署在沙烏地阿拉伯及科威特,與以防禦伊拉克的庫存愛國者一型。

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编辑]

1996年台灣舉行首次中華民國總統公民直選大陸政府以「台灣為中國的一部份」為理由,下令駐紮在福建江西二砲部隊對台灣基隆高雄外海發射M族飛彈。時任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則下令第七艦隊從日本南下進入台灣海峽,藉此警告江澤民主導的大陸高層。美國之後出售愛國者飛彈系統和其它軍備,以抵禦大陸解放軍中短程彈道飛彈對台灣的威脅。

中華民國政府近年來積極爭取向美方繼續購買和更新愛國者飛彈系統,進一步防禦大陸解放軍不斷增加的中短程彈道飛彈對台灣的威脅,而美方擔心台灣這樣會激怒大陸,只以低調、緩慢的方式有限度為台灣國軍愛國者飛彈進行支援、改良。

國軍的愛國者飛彈主要部署在台北市新北市的市郊地區,以避免台灣北部城市遭到大陸解放軍的密集飛彈攻擊。

2003年伊拉克戰爭中的戰果[编辑]

愛國者3型可裝填16枚導彈於同一發射架

在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中,愛國者飛彈部隊成功地擊落數枚伊拉克發射的彈道飛彈,但是也把一架回航的皇家空軍龍捲風GR4型戰機誤認為伊拉克飛彈而擊落,兩名機員遭害殉職。緊接在該事件後,美國軍方聲稱事發時該架皇家空軍的戰機沒有把敵我識別系統打開。但是一名隨同愛國者飛彈連採訪的美國隨軍記者表示:「陸軍的愛國者飛彈把盟軍戰機誤認作敵軍戰術彈道飛彈」。

美軍第43防空炮兵團下屬第2營的E連第一次成功在戰區以PAC-3戰鬥。除了攔截飛毛腿飛彈外,愛國者導彈也攔截了數枚瞄準沙地阿拉伯及科威特的其它類型飛彈,包括海鷹反艦飛彈。相較於會進入平流層的飛毛腿飛彈,這些飛彈在低高度50尺飛行,令防空系統只有很少的時間去瞄準和攔截。一些飛彈成功穿過了防空網,不過達到的殺傷效果很有限。

海外使用者[编辑]

詳細使用國一覽[编辑]

日本[编辑]

日本方面從美國引進了愛國者飛彈,主要針對來自中國與北韓所發射的彈道飛彈、巡弋飛彈的威脅。其中中國二砲部隊在東三省部署的東風-21中程彈道飛彈、江西與山東部署的長劍-10陸射巡弋飛彈,和中國空軍使用的轟-6掛載的長劍-10空射型,對日本陸上自衛隊海上自衛隊與美國第七艦隊的威脅極大,如橫須賀海軍基地、佐世保海軍基地、橫田空軍基地三澤空軍基地普天間空軍基地嘉手納空軍基地勢必會成為解放軍的首要攻擊目標,故在這些地方常態性地部署愛國者飛彈。北韓方面曾在2012年兩次試射火箭,但日本方面擔心火箭殘骸會墜入琉球周圍海域及附屬島嶼,故自衛隊在琉球部署了愛國者三型飛彈陣地。

韓國[编辑]

朝鮮人民軍所擁有的中短程彈道飛彈,大多針對南韓部署,尤其是在北韓東北部舞水端里試射成功的大浦洞-1飛彈大浦洞-2飛彈,韓國方面憂心北韓的飛彈有可能會配備核生化彈頭,故在首爾仁川釜山大邱等大城市附近部署了愛國者飛彈系統。

希臘[编辑]

雅典奧運期間,為了奧運會場的維安,希臘軍方部署了愛國者飛彈,防範來自空中的恐怖攻擊。

波蘭[编辑]

普京就任俄羅斯總統後,展開了針對歐盟的擴軍計畫,並增加了戰略轟炸機與彈道飛彈的部署;而波蘭與俄羅斯的關係時好時壞,普京的擴軍計畫有可能會對波蘭造成威脅,故波蘭曾打算加入美國主導的國家飛彈防禦系統戰區飛彈防禦系統作為對俄國擴軍的回應,同時波蘭從美國購入了愛國者飛彈系統。

德國[编辑]

由於西德位於美蘇冷戰的最前線,為了防範東德前蘇聯的導彈攻勢,西德當局引進了愛國者飛彈;後來德國跟波蘭一樣,為了防範俄羅斯的導彈攻勢而特別注重愛國者飛彈的重要性。

土耳其[编辑]

從2011年開始爆發的敘利亞內戰期間,敘利亞政府均曾與土耳其在雙方邊界上發生過小型駁火,又由於土耳其為北約組織會員國的關係,土耳其方面在北約授權下於敘土邊界部署愛國者飛彈,防範敘利亞戰機可能的入侵。

参考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