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赫堡裝甲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Müncheberg裝甲師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陸軍在東部戰線最後成立的裝甲師。


Müncheberg裝甲旅[编辑]

1945年2月初,戰爭已經來到德國邊境,在柏林以東Seelow高地地區的Müncheberg成立了一個應急戰鬥群:Müncheberg裝甲旅,由柏林地區的軍事學校及後備部隊所動員而成。編成之後先派赴奧德河戰線充當應急部隊,之後才在Müncheberg繼續編成。1945年3月5日,該旅奉命改編為Müncheberg裝甲師戰鬥群。


Kummersdorf戰車營[编辑]

1945年2月初,Kummersdorf兵器試驗場,Kummersdorf戰車教導及試驗所(Panzerlehr und Versuchsgruppe Kummersdorf)及Jüterbog砲兵學校改編成Kummersdorf戰車營奉命加入新成立的Jüterbog裝甲師,總共組成兩個戰車教導連,在2月25日所呈報的戰車數包括四輛虎王戰車,一輛虎式戰車和一輛獵虎戰車,另有五輛虎式戰車預計由整備單位移交。1945年3月14日,Kummersdorf戰車營奉命加入新成立的Müncheberg裝甲師戰鬥群。


第103裝甲旅[编辑]

1945年1月,Coburg特殊用途戰車團團部(Panzer-Regiment Stab z.b.V. Coburg)被編入第103裝甲旅並在Sagan/Neuhammer地區獲得戰車,重裝備及步兵裝甲車的補充,之後在1月26日轉戰奧德河戰線。1945年3月,第29戰車團第一營被編入第103裝甲旅,在3月5日該旅撤出Lauban戰區到柏林以東的奧德河戰線,在換防之前該旅移交所有戰車給其他部隊。1945年3月6日,該旅旅部改編為Müncheberg裝甲師師部,第103旅就此解散。其旅長Werner Mummert備役上校也昇任Müncheberg裝甲師師長。


編成[编辑]

1945年3月6日,由原第103裝甲旅旅部及所屬直轄部隊的加入而編成了Müncheberg裝甲師戰鬥群,其編成一直持續到4月中。其中師部及所屬直轄部隊是由原第103裝甲旅旅部及所屬直轄部隊所改編。1945年3月14日,Coburg特殊用途戰車團團部,第29戰車團第一營和Kummersdorf戰車營共同編成了Müncheberg戰車營。總共編成營部和三個連:第一連為四號戰車連,第二連為豹式戰車連,Kummersdorf戰車營第三連直接改編為第三連(虎式戰車連)。Müncheberg裝甲砲兵團則由原Müncheberg摩拖化砲兵營(在二三月間由第一砲兵學校所改編)為基礎,在4月中另獲得兩個輕摩拖化榴砲營,一個摩拖化加農砲營及團部所擴編而成。其餘如裝甲通訊加強連,裝甲獵兵加強連及裝甲工兵加強連等都是在4月初由原第103裝甲旅殘部,柏林地區後備及教導部隊等改編而成,而軍官及士官則是由柏林地區的軍醫院及休養機構所招幕來的。其主戰部隊如下:

  • 師部:原第103裝甲旅旅部
  • Müncheberg戰車營:三個連
  • Müncheberg裝甲擲彈兵團:三個營及團部直屬連隊,半摩拖化
  • Müncheberg裝甲砲兵團:團部及四到五個輕榴砲連
  • Müncheberg裝甲偵搜加強連:摩拖化,摩拖化偵搜連加一個裝甲偵搜排及一個裝甲化裝甲擲彈兵排
  • Müncheberg裝甲獵兵加強連:摩拖化7.5公分戰防砲排及十輛四號驅逐戰車
  • Müncheberg裝甲工兵加強連:摩拖化,五個摩拖化工兵排及一個裝甲化重裝備排
  • Müncheberg防砲加強連:自走化及摩拖化混編防砲連

指揮官:Werner Mummert備役上校

編按:1944-45年德國組成許多的Alarm-Kampfgruppe,多半是為了因應緊急戰況而臨時由後備部隊所編成,可以翻譯成警戒戰鬥群,動員戰鬥群或是應急戰鬥群。這些戰鬥群有些被其它正規部隊所吸收,不過在1945年有一些這樣的戰鬥群則是直接被改編為正規部隊,Müncheberg裝甲師是一個例子,另外如Kurmark裝甲擲彈兵師也是一個例子(其實兩者的編裝差不多,不過Kurmark是承襲GD的傳統以裝甲擲彈兵師命名)。這個師是依照1945年裝甲師戰鬥群基本編裝表所編成,大致上是一個混編的戰車團,一個裝甲擲彈兵團及一個裝甲砲兵團,其餘戰鬥支援部隊都縮減成加強連。


最後的坦克大決戰[编辑]

1945年3月17日至27日間,該師在第39裝甲軍團轄下對庫司春(Küstrin)守軍展開救援作戰。3月20日至21日該師奉命在庫司春-柏林公路上佈防,Müncheberg戰車營營長Horst Zobel上尉提出計畫,要部隊集中,並佈防在視野良好的地點。但是因為要鼓舞步兵的士氣,該營二連的第一排突擊砲被派去支援步兵。二連本身剩下大約一個排在Gorgast向南佈防。第一連在Alt Toucheband,三連和營部在Golzow。營長Zobel上尉親自到後兩個地點偵查,並要部隊做好掩護,務必從正面和空中都要看不出來。

1945年3月22日一大早,紅軍由庫司春橋頭堡躍出,負責主攻的有兩支部隊:第八親衛軍第四親衛步兵軍團下轄的第47和第57親衛步兵師。第47親衛步兵師面對國道,第57親衛步兵師面對Alt Toucheband,紅軍開始90分鐘的砲擊,第三連和營部所在的村落彈如雨下,成員棲身的房屋多半被炸燬,所幸人員沒有傷亡。戰車也只有一輛輕微受損,但還可以戰鬥。乘員在彈幕過後奔向戰車,部隊到村落出口便發現數百公尺外有紅軍戰車列隊前進中,跟營長在一起的某少尉指揮的豹式戰車立刻開火,擊毀前兩輛戰車。其餘的紅軍戰車四竄,混亂中又被擊毀數輛。紅軍的IS2戰車停在遠處,離德軍戰車一段距離但是雙方都沒有接近,留下燃燒的俄軍戰車在中間。不久右翼的德軍步兵開始後撤,Zobel上尉立刻組織部隊前去一探,步兵叫道“敵軍戰車來了!”雖然他們手上配著鐵拳戰防火箭砲,但是還是有戰車恐懼症。德軍戰車緩緩向紅軍戰車接近,第三連連長開著虎式戰車突然衝出去,打爆領頭的T34戰車,紅軍戰車接著又開始四散奔逃,多數都被擊毀。德軍戰車部隊沒多大傷亡,但是步兵受到紅軍的砲擊而傷亡相當嚴重。Zobel上尉本來想利戰果向前進聯絡失聯的二連,但是師部下令嚴守該地,因此只能作罷。

當天中午,紅軍第47親衛步兵師和北邊的第295步兵師就已經攻抵Gorgast北方並會師,Müncheberg戰車營第二連並沒有守住Gorgast。Zobel上尉的部隊在Golzow東北方約一公里不到的一個果園設置半圓形的防禦陣地,守住一百五十公尺外的一座橋樑,如果該橋樑失陷,全師就有被側翼包圍的危險。副營長指揮的豹式戰車守住東邊,營長和三連的五輛虎式戰車守住北邊,傍晚時分紅軍戰車再度來襲,副營長的豹式戰車擊退8-10輛紅軍戰車的攻擊,事後營長才發現該戰車砲塔已經卡住,還好情況沒變得更糟。

當天晚上紅軍到達Golzow和Alt Toucheband東邊兩公里的地方,這時德軍第25裝甲擲彈兵師從預備隊釋出,成功奪回Golzow火車站,預計繼續向庫司春反擊,但是不久便踏上紅軍雷區而動彈不得。深夜有大約200名步兵後退回來,被營補給車隊攔下來,這200名步兵乃充任掩護戰車的任務。當天該營宣稱擊毀59輛紅軍戰車,包括IS2重戰車在內,己方只有兩員受傷,車量微損。


救援庫司春橋頭堡[编辑]

1945年3月23日一大早,紅軍又開始猛烈的砲擊。砲擊之準確使得戰車部隊必須放棄該果園,但是還是在橋附近佈防。雖然戰車兵沒有傷亡,但是前一晚那200名步兵傷亡得只剩一名少尉和六名士兵。到了下午,砲擊稍歇,Zobel上尉收到師部的命令要他頒發前一天作戰的勳章,他立刻召來各連排指揮官頒發勳章,一來鼓舞士氣,二來怕太晚,事後追贈根本沒有意義。但是這一輕微舉動也引來紅軍的反應,立刻砲擊。在授勳的時候,紅軍的砲彈也開始落在附近,於是草草結束。傍晚又擊退幾次紅軍戰車的攻擊。

1945年3月24日,該營奉命撤出當地,由其他單位接手防務。Zobel上尉回到師部,師部情報官告訴他截獲兩段紅軍無線電通訊,第一段是面對Zobel上尉當面的紅軍指揮官被責難沒拿下那座橋,第二段是該指揮官說他們發現果園裡面有八輛掘藏的虎王戰車,不可能攻克。其實果園裡只有五輛虎式戰車,而且沒有掘藏。Zobel上尉的部隊在兩天的戰鬥中,除去二連的第一排不算,只兩人受傷。但是第一排後來聽步兵說被庫司春的部隊納入指揮,隨後被消滅。

1945年3月27日,希特勒訓令第九軍向奧德河西岸之紅軍橋頭堡展開反擊以解救庫司春之守軍,第九軍以Müncheberg裝甲師為主力,以第20裝甲擲彈兵師,第25裝甲擲彈兵師元首擲彈兵師一同投入救援作戰。該師以突擊砲支援Müncheberg裝甲擲彈兵團第二營由國道向庫司春方向前進,在進擊三公里後遇到紅軍第八親衛軍的頑強抵抗,損失11輛步兵裝甲車,三輛豹式戰車及五輛突擊砲,救援作戰以失敗收場。


柏林之戰[编辑]

1945年4月16日,Seelow高地,紅軍發動對柏林的大攻勢。4月16日至4月17日間該師在Seelow高地進行防禦戰,之後退至Müncheberg周邊,固守Hardenberg防線,在經過慘重損失後經由Treptow附近的Muggel湖退入柏林東南郊區,在4月24日及25日間到達Tempelhofer機場。柏林本身的防務劃為十個防區,分別是A到H防區及第九防區,每一個防區都有專屬的部隊及民兵協防。4月26日夜間該師殘存的戰鬥群被紅軍擊退進入市區東邊的AB防區,在動物園至帝國運動場防線進行市街戰直到4月30日。1945年5月1日殘存的戰鬥群進入地下鐵建立指揮所,同時在柏林動物園碉堡區防空砲塔,帝國運動場及動物園進行最後的防禦戰。該師最後一輛虎式戰車在布藍登堡門前數百公尺被紅軍擊毀,乘員逃生繼續作戰。5月1日,紅軍的旗幟插上了國會大廈。5月2日,包括戰車營營長Horst Zobel上尉在內的少數人在Spandau以西的Stakken突圍度過Havel橋,到達Potsdam南邊,加入在Beelitz地區由溫克將軍所指揮的第12軍,這些突圍的部隊在Tangermunde向美軍投降。5月8日德國投降,該師殘餘部隊在柏林紅軍所俘。

編按:該師可說是東線最後成立的裝甲師(最後一個成立的裝甲師是Clausewitz 裝甲師),可說是一邊編成一邊作戰,只有旅級戰力,也是在柏林防衛戰中唯一的一個裝甲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