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戴傳賢
Daichuanxian.jpg
任期
1928年10月25日-1948年6月30日
繼任 中華民國行憲
首任院長:張伯苓
个人资料
性別
出生 1891年1月6日
 大清帝國四川省廣漢
逝世 1949年2月11日(58歲)
 中華民國廣東省廣州市
政黨  中國國民黨

戴季陶(1891年1月6日-1949年2月11日),原名良弼,字選堂,號天仇,后改名傳賢、字季陶中國政治家中國國民黨元老之一,中华民国国旗歌的作詞者,也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最早的研究者之一。他在訓政時期任第一任考試院院長長達20年,也是歷史上最年輕的五院院長(就任時年僅37歲)。

早年經歷[编辑]

戴季陶祖籍浙江湖州烏程戴山(今屬吳興區八里店鎮),生於四川廣漢,其高祖戴敏勤入川经商,定居汉州,在中西街开碗铺,世继其业,其父戴小轩兼业中医外科。

1905年到日本东京高等師範學校,1907年轉讀日本法政大學法律系。

1909年回國,並於1911年加入同盟會,屢於報章批評滿清朝廷

1911年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时参加陈其美钮永建的上海起义,1912年擔任孫中山的秘書。

1912年主持上海民權報进行二次革命军事联络活动,曾發出警告稱:蒙古去,而中華民國亦隨之去矣。

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逃亡日本,與當時同樣留學日本的蔣介石為同室好友,結為兄弟,據說戴、蔣兩人,曾同時與一名美貌護士重松金子過從甚密,戴與重松生下一子,並過繼蔣介石養子,即蔣緯國

1916年返中國上海创办《星期评论》周刊,1917年任护法军政府法制委员会委员长兼大元帅府秘书长;1918年4月代理外交次长。

五四運動後曾大力推廣社會主義。1920年5月,參加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起草“中国共产党纲领”,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一批党员,後來因孫中山反對而退出共產黨。

中年經歷[编辑]

1924年1月,出席中国国民党一大,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常务委员,任中央宣传部部长。5月,黃埔軍校成立,任政治部主任。

1925年3月,孫中山逝世後改名「傳賢」,字「季陶」。11月,参加反对共产党的“西山会议”。

1926年,任國立中山大學校長。1927年,參與策划四一二事件

1928年,著《日本論》。2月,升为国民党宣传部长。10月起,擔任国民政府委员会委员、考試院院長長達20年。至1948年6月辞职,改任国史馆馆长。

戴常作許多國事與世局分析與預測,所以衰老得特別快。[1]

對西北地區教育的貢獻[编辑]

1932年10月,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戴季陶于右任等人“筹建建设西北专门教育初期计划”议案,成立了“筹建建设西北专门教育委员会”。同年12月,“筹建建设西北专门教育委员会”更名为“建设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筹建委员会”,委员有于右任、张继、戴传贤、王世杰、王陆一、王应瑜、朱家骅吴敬恒李石曾、沈鹏飞、邵力子、焦易堂、杨虎城褚民谊等15人,于右任、张继、戴传贤被公推为常务委员。委员会办公处设于国民政府教育部,筹划建设“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戴传贤具体主持了校址选择和筹建事务。戴传贤著有《关于西北农林教育之所见》,针对西北教育工作阐述了较为系统的办学思想,对学校的创建具有指导意义。

1934年4月20日,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教学大楼(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北校区3号教学楼)奠基典礼,戴季陶到会祝词,宣告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正式成立。祝词曰:“民为国本,食为民天。炎黄立国,首裕民食。姜原后稷,弘兹天职。衣食既足,礼义斯舆。树德务滋,树基务坚。木贵松柏,宝重金刚。坚贞之性,百物之良。立教兴学,志在成人。建国之业,教学为先。民德归厚,百业兴焉。万众一心,教有次第。学有师承,事有始终。德有本根。克勤克俭,创业之源。脚踏实地,步步向前。光荣历史,从此开篇。奠基礼成万众欢。祝我学校万万年。”[2][3]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后与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农学院、国立河南大学农学院畜牧系合并成立国立西北农学院,历经西北农学院、西北农业大学和院系调整,于1999年与同处杨陵的1所大学和5个研究所合并成立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直属高校。

逝世[编辑]

1949年2月11日早晨,戴季陶服安眠藥自殺於廣州,年59歲。[4]蔣為之哀誄以「痛失勳耆」。2月15日出殯,蔣率中央執行委員、監察委員全體出席。[5]自3月12日頒發〈褒揚令〉。3月31日又頒〈國葬令〉。[6][7]

戴季陶逝世後,蔣緯國為他義父心喪3年,而且每年都在考試院為故院長冥誕紀念日在善導寺誦經時,著布衣素袍,行跪拜大禮。[8]:46-47

家庭[编辑]

妻子钮有恒、赵文淑,妾赵令仪。 戴季陶有一女二子——戴家祥戴安國蔣緯國

留學日本時,與蔣介石合租一室。戴交一護士重松金子為女友,育有一子,但是重松金子與蔣介石亦有感情,戴因而將此子過繼蔣介石,即為蔣緯國,此經蔣緯國於晚年著書證實。蒋纬国与戴安国的关系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評價[编辑]

蔣緯國:「親伯在我幼小的心靈中,一直就是一位可敬可愛的長者。」[8]:42「大家都傳誦親伯的文章,氣勢澎湃,影響深遠。在我記憶裡……他老人家寫文章是從不草稿的。每次都是跟 總理先君……確定原則,然後和黨政有關人士,溝通觀念,博采周諮。……他所撰寫的歷史文件,到今天讀來,猶是擲地有聲。他……字跡工整,一筆不苟,煞是秀美勁拔。」[8]:43「親伯寫文章的習慣和功力,可能與革命初期從事新聞工作有關……他那深厚中國文化的涵養,橫溢的才華及堅定不撓的革命意志,蘊育了他……內歛氣質,和鑠為不朽的作品。他曾自署為『戴天仇』,就可以顯出……意志與情操了。」[8]:43

紀念[编辑]

著作[编辑]

  • 《孫文主義哲學的基礎》
  • 《國民革命與中國國民黨》
  • 《青年之路》
  • 《學禮錄》
  • 日本論

參考資料[编辑]

  1. ^ 「南京撤退時,先君交待鄭彥棻先生轉告親伯,勸他早一點離開南京,但他老人家卻堅不肯走。……當時,他老人家住在湯山的別墅裡。我啣命前往,親伯說:『我在這裡這麼安靜,為什麼要叫我走呢?』我說:『父親說的,如果您不走,要我在此地陪您。』……親伯說:『……應知 總理說的我生則國死,我死則國生的道理和軍人魂的氣節!你立即回報你父親,我一定儘早起程前往廣州。』」見見蔣緯國:〈我的親伯〉,刊高仕隱著:《蔣緯國進乎?退乎?》,台北長歌出版社1990年1月25日版,第44-45頁
  2. ^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档案馆资料
  3. ^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史长廊
  4. ^ 「親伯的死因,有人說他老人家是自殺身亡的,因為桌上和床上都發現了安眠藥。當時我並不在場。不過事後聽別人描述現場情況,我肯定地認為親伯不是一般傳說的自殺,而是心臟病突發過世的。因為親伯的床上灑了好幾顆安眠藥,而在靠床的桌子也發現了安眠藥的瓶子,瓶子裡還有半瓶藥。就我所知,他在晚年,一定要安眠藥才能入睡。那天很可能是他在拿安眠藥的時候,心臟病突發,所以藥才會灑在床上。如果我是自我了斷的話,他儘可以把整瓶安眠藥吃光!」見蔣緯國:〈我的親伯〉,刊高仕隱著:《蔣緯國進乎?退乎?》,台北長歌出版社1990年1月25日版,第46頁
  5. ^ 安淑萍、王長生著:《蔣介石誄辭說屑》,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2009年5月15日,第17頁,ISBN 9789578506695
  6. ^ 《戴季陶傳》,第134-245頁
  7. ^ 当时《广东商报》报道:戴季陶“因鉴于内战苦无了期,民生日形痛苦,忧心过度,病势反而加剧。
  8. ^ 8.0 8.1 8.2 8.3 高仕隱:《蔣緯國進乎?退乎?》,台北:長歌出版社,1990年1月25日
  9. ^ 沈清松,慧嚴,李雲漢.陳大齊·太虛·戴季陶.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9:77-78 ISBN 9570516194


官衔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
首任 國民政府考試院院長
第一任

1928年10月25日 - 1948年6月30日
訓政移交憲政
行憲後首任院長:張伯苓
教育職務
國立中山大學
前任:
經亨頤代理
前面代理 - 陳公博禇民誼
(正任:顧孟餘
國立中山大學校長
第六任
(正任第三任)

1926年10月 - 1927年8月
更名為
國立第一中山大學
國立中山大學 國立第一中山大學校長
第六任
(正任第三任)

1927年8月 - 1928年3月
復名為
國立中山大學
國立第一中山大學 國立中山大學校長
第六任
(正任第三任)

1928年3月 - 1930年9月
繼任:
副校長朱家驊主持校務
下任代理:許崇清
(下一正任:鄒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