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打撈英文Marine salvage)是一種於水域進行尋回屍體或者物件的技術

歷史[编辑]

於前327年前,周朝传国之宝九鼎佚遺失于泗水[1]

前219年,秦始皇派人入河床利用绳索将其自水下拉起,不过没有成功(这在浅浮雕时代甚至成为了个艺术主题)。[2][3]

至11世纪的宋朝(960年至1279年),宋人利用浮力完成了一次成功的打捞作业。[4] 考古学家由史载曹冲(西元196-208年)称一事,[5] 得知古人至少在西元3世纪时即掌握浮力的概念。[6] 而於1041年至1048年,蒲州附近、约距当时於350年前建成、横跨黄河浮桥蒲津桥,毁于洪水[7] 这座桥是由船构成,船间以铁鍊相连,铁鍊则连到两岸8座不同的由铸铁铸成的在休憩中的水牛像上。洪水把铁牛从沙岸拉入黄河,并且一沉到底;在事件发生后,当地州府贴出榜文对如何取回铁牛寻求对策。[7] 后来,僧人怀丙的计画受到采用。学者罗伯特·坦普尔对此描述道:「在僧怀丙的指示下,工人将两条大船装满土,船夫潜水将索固定在位于河床的铁牛上。然后逐渐抛弃酬载船上的土,导致船在水中吃水越来越浅。为大家所欣喜的是,产生的浮力便将铁牛自河床浮起。然后他们只需将船往岸边开就可将万斤铁牛拖到浅水区域。」[4][7] 同样技术亦应用于打捞现代远洋轮船安德烈亚·多里亚(Andrea Doria)号。该船于1956年沉没大西洋;在该次任务中,打捞用矿砂船不装满泥土酬载,而以水代替。它将水逐渐漏出,这将安德烈亚·多里亚废船自水下68.5公尺(225英尺)打捞上来。[3]

種類[编辑]

近海打撈[编辑]

將開放水域內擱淺或沉沒的船體帶上水面,稱之為近海(離岸)打撈。此種類型因船體暴露於海浪、洋流與自然天候下,相較於港口內的沉船,更容易受損也較難作業。能施行近海打撈的時機不多,通常受限於海象與天候條件。由於船體狀況只會越來越糟,打撈作業只能在最短時間內進行。典型的近海打撈作業會預備全套牽引設備以及牽引船,此外也會利用直升機或小船運補自攜式的潛水設備。純粹從施工規劃的觀點來看,在沒有額外防護的水域作業,對起重船、監工人員、挖泥船與駁船(大型平底船)都難以施展身手。再者,施工人員(焊工、木工等)在打撈作業期間必須隨時待命,人力來源難維持穩定。

港口打撈[编辑]

將受防護水域內擱淺或沉沒的船體帶上水面,稱之為港口打撈。此類型的沉船,較不會受到海象與天候摧殘,除非座標鎖定困難,否則作業時效性也沒有近海打撈這麼急迫。此外,港口打撈的前置作業與計劃時間較短,施工人力與重型機具(起重船、駁船等)也更容易取得,當然這與當時作業環境有直接關係。

貨物與設備打撈[编辑]

貨物沉沒有時會造成環境問題,如果是貴重機具或貴金屬更會成為重大損失,因此搶救貨物與設備往往比搶救船體更重要。這類型的打撈著重於將貨物移出,必要時不惜將船殼分解或破壞。

殘骸移除[编辑]

這類打撈著重於移走危害物或不具打撈價值且有礙觀瞻的殘骸。因為重點不是救起船體,所以搬運殘骸往往採用最簡單便宜的方式。通常,移除危害物會比移除殘骸優先考慮,有時會直接把船殼分解為易搬運的碎塊,甚至把撈起船體再度鑿沉,使其沒入深海中。

漂流物打撈[编辑]

搶救受損但未沉沒的船隻可稱為漂流物打撈。此種打撈與一般認知的撈起作業有別,惟仍然不可以輕忽船體損害控管,有時需進行船殼焊接,調整壓艙物與移動貨物來幫助船體穩定,或加強結構支撐。某些情況下,船體雖有輕微受損,仍然可以繼續航行,並留下原來的船務人員執行原來的任務。

清理打撈[编辑]

清理打撈,涵括移走或者撈起港灣中及航道裡的沉船,一般是海嘯、颶風、或戰爭(例如珍珠港事件)等巨大災禍所致。許多成堆的沉船也因為碰撞、火災或爆炸,而有不同程度的損壞。

打撈迫切性與預算考量[编辑]

打撈計畫依其迫切性與預算考量而有不同的執行方式。如沉船為商船,那麼打撈方式通常會考量其商業價值以及對航道的衝擊。不過,軍艦打撈則常常沒有預算限制,甚至可以超過船艦本身的價值,這通常與國家威望與”不遺棄”政策有關。

相關參見[编辑]

參考注釋[编辑]

  1. ^ 见《史记卷二十八 封禅书 第六,原文:「……其后百二十岁而秦灭周,周之九鼎入于秦。或曰宋太丘社亡,而鼎没于泗水彭城下。……」及《汉书卷二十五上 郊祀志第五上,原文:「……后百一十岁,周赧王卒,九鼎入于秦。或曰,周显王之四十二年,宋太丘社亡,而鼎沦没于泗水彭城下。……」
  2. ^ 见《史记卷六 秦始皇本纪 第六,原文:「……始皇还,过彭城,斋戒祷祠,欲出周鼎泗水。使千人没水求之,弗得。……」
  3. ^ 3.0 3.1 Temple (1986), 73.
  4. ^ 4.0 4.1 Temple (1986), 72–73.
  5. ^ 见《三国志魏书·武文世王公传邓哀王曹冲,原文:「……邓哀王冲字仓舒。少聪察岐嶷,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之智。时孙权曾致巨象,太祖欲知其斤重,访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冲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称物以载之,则校可知矣。」太祖大悦,即施行焉。……」
  6. ^ Needham (1986), Volume 4, Part 1, 39.
  7. ^ 7.0 7.1 7.2 见《宋史卷462列传第221方技下,原文:「……僧怀丙,真定人。巧思出天性,非学所能至也。……河中府浮梁用铁牛八维之,一牛且数万斤。后水暴涨绝梁,牵牛没于河,募能出之者。怀丙以二大舟实土,夹牛维之,用大木为权衡状钩牛,徐去其土,舟浮牛出。转运使张焘以闻,赐紫衣。寻卒。……」及卷333列传第92,原文:「……张焘,字景元,枢密直学士奎之子也。举进士,通判单州。……迁天章阁待制、陕西都转运使。蒲津浮桥坏,铁牛皆没水中,焘以策列巨木于岸以为衡,缒石其秒,挽出之,桥复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