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斯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普契尼的歌劇作品
GiacomoPuccini.jpg

群妖圍舞 (1884)
埃德加 (1889)
瑪儂·雷斯考特 (1893)
波希米亞人 (1896)
托斯卡 (1900)
蝴蝶夫人 (1904)
西部女郎 (1910)
燕子 (1917)
三部曲·大衣 (1918)
三部曲·修女安潔麗卡 (1918)
三部曲·賈尼斯基基 (1918)
杜蘭朵 (1926)

托斯卡》(Tosca)是普契尼的3幕歌剧,劇本由伊利卡(Luigi Illica)和契亚克萨(Giuseppe Giacosa)改编自法国剧作家萨尔杜(Victorien Sardou)的同名戏剧。于1900年1月14日在罗马科斯坦兹剧院作首次演出。

作品背景[编辑]

1890年,当普契尼观看了法国剧作家萨尔杜为有名的女演员萨拉·贝尔纳德所作的悲剧《托斯卡》后深受感动,并立即产生了为之谱曲的愿望。当时普契尼手上仍在进行着另一部歌剧波希米亚人》的音乐创作,因此《托斯卡》被暂时搁置。1895年,在差不多结束了《波希米亚人》的全部作曲后,普契尼才委托别人来创作《托斯卡》的歌剧脚本。

《托斯卡》在创作上明显受到了马斯卡尼莱翁卡瓦洛歌剧中现实主义的影响,但同时它也是一部具有普契尼特色的歌剧。这部歌剧中的音乐十分优美流畅,作曲家技巧的以柔和的旋律来缓和歌剧中深沉的悲剧主题,使音乐与戏剧完美的统一起来,其中尤以第二幕中的咏叹调为了艺术,为了爱情!”及第三幕中的咏叹调“今夜星光灿烂”最为著名。

剧情大纲[编辑]

1800年,罗马

第一幕[编辑]

越狱逃脱的政治犯安吉罗提(Cesare Angelotti,男低音)冲进圣安德烈第拉瓦雷教堂(Church of Sant' Andrea della Valle)内的阿塔凡蒂侯爵家的礼拜堂,他刚刚躲好,一个老教堂执事蹒跚的走进来,祈祷的钟声响起。不久,在教堂内画壁画的画家卡瓦拉多希(Mario Cavaradossi,男高音)进来,他掀开画布,继续画以安吉罗提的姐姐、侯爵夫人玛格达莱娜为形象的玛利亚(Mary Magdalene)。卡瓦拉多希从怀中拿出自己的情人女歌手托斯卡(Floria Tosca,女高音)的小肖像来跟画像比较,一个是黑色的眼珠,一个则金发碧眼,却同样的美丽(Recondita Armonia,奇妙的调和,此旋律後來變成了侯爵夫人玛格达莱娜的動機)。一旁的教堂执事抱怨着离开。安吉罗提从礼拜堂中露出了脸,他很高兴能够和以前的同志卡瓦拉多希再次见面,卡瓦拉多希激动的拿食物给他,当听到托斯卡的声音,安吉罗提赶紧又藏起来。托斯卡是一个忌妒心很强的女人,她总是疑心卡瓦拉多希背着她跟别的女人来往,看到画中蓝色眼睛的侯爵夫人她更有了怀疑的理由(Mario!Mario!Mario!),卡瓦拉多希微笑着向她解释让她平静下来(Qual`occhio al Mondo),并说定晚上音乐会后在他郊外的小屋再见。托斯卡走后卡瓦拉多希招呼安吉罗提出来,告诉他自己小屋的去路,并说如遇危险可以躲在花园的古井中。外面响起了通知有人越狱的炮声,两个人立刻离开教堂。同时,教堂执事带着唱诗班的孩子们进来,他们喧闹着,因为有人说罗马军队已把拿破仑(Napoleon)赶出了意大利。当前来搜寻安吉罗提的秘密警察局长斯卡皮亚男爵(Baron Scarpia,男中音)出现时,大家都安静下来,他在侯爵家的礼拜堂里发现了侯爵夫人的扇子以及吃完食物的空盒子(此時奇妙的和諧之旋律再度出現),而墙壁上的玛利亚画像则告诉了他画这幅像的人就是卡瓦拉多希。托斯卡由于不放心又回来找卡瓦拉多希,但却遇到曾经垂涎于她的斯卡皮亚,她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但心怀诡计的警察局长热情迎上前向她问好。斯卡皮亚把自己刚刚找到的侯爵夫人的扇子拿给托斯卡看,并极力的添油加醋,认为卡瓦拉多希背叛自己的托斯卡流着眼泪发誓要报复。托斯卡离开,教堂里渐渐人多起来,人们来做祷告。斯卡皮亚派人跟踪托斯卡,看着落入他圈套的女人,斯卡皮亚笑起来,那声音令人毛骨悚然(Va,Tosca!)。

第二幕[编辑]

在法内斯宫殿(Farnese Palace)楼上的秘密警察局长的房间里,斯卡皮亚一边吃饭一边幻想着能够按照自己意愿征服托斯卡时的那种病态的快感(Ha pi Forte Sapore)。这时跟踪托斯卡的人回来,他报告说没有发现安吉罗提,但抓来了卡瓦拉多希。楼下正在举行皇家庆祝活动,传来了托斯卡的歌声,音乐会结束后,托斯卡上来,斯卡皮亚吩咐将卡瓦拉多希带到隔壁的房间。听到骄傲的卡瓦拉多希受到酷刑所发出的呻吟声,托斯卡再也受不了了,她说出了安吉罗提的藏身之处。卡瓦拉多希被带出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他严厉的指责托斯卡。这時一个官员冲进来说拿破仑打赢了战争(Battle of Marengo),卡瓦拉多希情不自禁的欢呼胜利(Vittoria!)。斯卡皮亚命令将他押入大牢。看看托斯卡,斯卡皮亚邪恶的微笑着走向她,表示她可以用自己来换得卡瓦拉多希的生命,托斯卡推开他。可怜的女人在心中向上帝诉求,为何她的命运如此悲惨(Vissi d`arte,为了艺术为了爱)。一个秘密警察进来报告说在围捕过程中安吉罗提自杀了。托斯卡低着头脸色苍白,她对斯卡皮亚表示愿意屈服,斯卡皮亚答应只是形式上的处决卡瓦拉多希,暗地里再将他放走,托斯卡要求他再写一张通行证给他们。当斯卡皮亚签字的时候,托斯卡拿起桌上的一把餐刀刺进斯卡皮亚的身体,并从他渐渐坚硬的手指中拿出通行证,在他的头邊点了一根蜡烛,放一个小十字架在他的胸口,托斯卡逃离房间。

第三幕[编辑]

处决日的清晨,教堂的钟声响起,卡瓦拉多希绝望的思念着托斯卡(E lucevan le stelle,今夜星光灿烂),便以他身上唯一值錢的戒指來贿赂了一个狱卒要他送张告别的纸条给托斯卡,不久托斯卡跑进来,她告诉卡瓦拉多希自己杀死斯卡皮亚的经过,两个人描画这美好的未来。执行枪决的士兵来把卡瓦拉多希带走,托斯卡要他假装自己中弹了倒地,然后一起逃走。以为士兵们所开的是空炮弹,托斯卡在执行官离开后跑到卡瓦拉多希的身边催他快起来,却发现情人一动不动,胸口不断流出鲜红的血,这时她才明白自己受了骗,抱着爱人的尸体悲痛欲绝。发现斯卡皮亚被谋杀的卫兵赶来逮捕托斯卡,托斯卡对卡瓦拉多希告别后跳下行刑台自杀,普契尼在此以(今夜星光燦爛)來當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