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杨雄
扬雄

扬雄(前53年-18年),一作杨雄,字子雲西汉哲学家、文学家、语言学家,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人。

生平[编辑]

为人口吃,不能剧谈,专心于潜心思考,早年倾慕司马相如,模仿司马相如的《子虚》、《上林》等赋,常作辞赋,名声远播,如《蜀都賦》,此賦開啟了京都一派題材,班固《兩都賦》、張衡《二京賦》以及晉代左思《三都賦》皆受其影響。

大司馬車騎將軍王音召為門下史。后经蜀人楊莊推荐,汉成帝命他随侍左右。前11年正月与成帝前往甘泉宫,作《甘泉赋》讽刺成帝铺张。十二月又作《羽猎赋》仍然以劝谏为主题。被封黄门郎,与王莽刘歆等为同僚。前10年扬雄作《长杨赋》,继续对成帝铺张奢侈提出批评。

扬雄后来认为辞赋为“雕虫篆刻”,“壮夫不为”,转而研究哲学。仿《论语》作《法言》,模仿《易经》作《太玄》。提出以“玄”作为宇宙万物根源之学说。有人笑他[1],於是他寫了一篇《解嘲》。為了寬慰自己,又寫了一篇《逐貧賦》。王莽当政,拉拢扬雄,任他为中散大夫。他写过《剧秦美新》美化王莽,但此文是主动投靠还是避祸之作,还有争论[2]

后在天祿閣校书,写作,进行语言学研究。曾著《方言》,叙述西汉时代各地方言,为研究古代语言的重要资料。但是因弟子劉棻牵连,有人前来逮捕扬雄,扬雄恐惧而跳楼,未死,后得免,京師諺曰:“惟寂寞,自投閣。”後召為大夫,默默无闻而终。

思想[编辑]

扬雄像

他提出以“”作为宇宙万物根源的学说,强调如实的认识自然现象,并认为“有生者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终”,驳斥了方士的学说。在社会伦理上,认定“人之性也善恶混,修其善则为善人,修其恶则为恶人”。

人性論上,揚雄於《法言·修身》說:「人之性也,善惡混,修其善,則為善人;修其惡,則為惡人。」他以氣稟言人的實然之性,採告子荀子「化性起偽」的思路,謂善惡相混的人性有待後天外鑠性的教化。他標準「君子」為教育的目標,教學的內容是禮義,「視、聽、言、貌、思」的導正是陶塑品德的必要重點。其中「思」是心的發用所在,揚雄稱心的難測之用為「神」,為教化的關鍵所在。

評價[编辑]

  • 張衡稱他「妙極道術」。
  • 朱熹認為他「拙底工夫」。

文学形象[编辑]

扬雄的形象常作为潜心于学术,不慕名利,不谙世故的学者的典型出现在后世的文学作品中。

  • 左思《咏史·济济京城内》(八首其四):“寂寂扬子宅,门无卿相舆。寥寥空宇中,所讲在玄虚。言论准仲尼,辞赋拟相如。悠悠百世后,英名擅八区。”
  • 卢照邻《长安古意》:“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
  • 李白《古风·咸阳二三月》(五十九首其八):“子云不晓事,晚献《长杨》辞。赋达身已老,草《玄》鬓若丝。投阁良可叹,但为此辈嗤。”
  • 李白《古风·一百四十年》(五十九首其四十六):“独有扬执戟,闭关草《太玄》。”
  • 李白《侠客行》:“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 李贺《绿章封事》:“金家香衖千轮鸣,扬雄秋室无俗声。”
  • 戴叔伦《行路难》:“扬雄闭门空读书,门前碧草春离离。”

参考文献[编辑]

  1. ^ 陳善《捫蝨新話》卷一說:“楊子雲作法言,以擬論語。……可發千載一笑。”
  2. ^ 洪邁在《容齋隨筆》中為其辯護說:“揚雄仕漢,親蹈王莽之變,退托其身於列大夫中,抱道沒齒。世儒或以《劇秦美新》貶之;是不然,此雄不得已而作也。夫誦述新莽之德,止能美于暴秦,其深意固可知矣。序所言配五帝冠三王,開闢以來未之聞,直以戲莽爾。”

主要著作[编辑]


汉赋四大家
司馬相如 · 扬雄 · 班固 · 张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