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拉普拉塔河口海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拉普拉塔河口海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
Graf Spee Wreck USNphoto 1.jpg
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的残骸
日期: 1939年12月13日
地点: 大西洋拉普拉塔河口附近海域
結果: 盟军战略胜利
參戰方
Naval Ensign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国
Naval Ensign of New Zealand.svg 新西兰
War Ensign of Germany 1938-1945.svg 德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Naval Ensign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亨利·哈伍德海军准将 War Ensign of Germany 1938-1945.svg 汉斯·朗斯道夫海军上校
兵力
1艘重巡洋舰
埃克塞特号
2艘轻巡洋舰
阿基里斯号
阿贾克斯号
1艘袖珍战列舰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
伤亡与损失
1艘重巡洋舰重伤
2艘轻巡洋舰轻伤
72人阵亡
1艘袖珍战列舰轻伤
36人阵亡

拉普拉塔河口海战Battle of the River Plate;1939年12月13日)是发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次海上战斗。德国海军的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于当年9月开始在南大西洋印度洋进行破交战,攻击盟国商船,吸引了大量盟军军舰。在此次海战中,格拉夫·斯佩号在阿根廷乌拉圭外海的拉普拉塔河河口海域遭遇3艘盟军巡洋舰——皇家海军埃克塞特号阿贾克斯号新西兰海军阿基里斯号的拦截。在随后的战斗中,埃克塞特号遭到重创,其余2艘轻巡洋舰均受到损伤。然而,它们成功地将格拉夫·斯佩号驱逐至蒙得维的亚港内,并最终迫使德国人将军舰凿沉。

背景[编辑]

二战前,德国海军司令埃里希·雷德尔预先命令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前往大西洋,以防在开战后英国封锁德国北海波罗的海的出口。1939年9月,战争开始后,舰长汉斯·朗斯道夫上校指挥格拉夫·斯佩号活动于中南大西洋海域,袭击盟国的商船。11月间,格拉夫·斯佩号进入马达加斯加以南海域,短暂逗留后又返回大西洋。在3个月的巡航中,朗斯道夫指挥他的军舰击沉了50,000吨的商船,包括数艘油轮,对盟国的海上运输线构成很大的威胁。

1939年12月,皇家海军在南大西洋集结了大量的军舰,对格拉夫·斯佩号进行大规模的搜索。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弗里敦,2艘法国重巡洋舰和竞技神号航空母舰达喀尔,还有2艘重巡洋舰在好望角,参加搜索行动。此外,海军准将亨利·哈伍德指挥G舰队,即南美巡洋舰中队,驻于福克兰群岛。该舰队包括坎伯兰号、埃克塞特号重巡洋舰及阿贾克斯号、新西兰海军的阿基里斯号轻巡洋舰,旗舰为阿贾克斯号。由于坎伯兰号在风暴中受损,所以当海军部命令哈伍德出击时,他的舰队仅有3艘巡洋舰同德国人对抗。

哈伍德正确判断出德国军舰会前往拉普拉塔河河口。他的舰队于12月12日到达河口,并立刻展开搜索。

战斗[编辑]

格拉夫·斯佩号在南大西洋及印度洋的巡逻路线

12月13日晨6时14分(当地时间,GMT-2),交战双方均发现对方。德国瞭望错误地判断英军兵力为1艘轻巡洋舰及2艘驱逐舰,朗斯道夫据此认为他面对的是一支护航运输队,于是非但没有转向规避,反而命令加速追击。这时一个至关重要的误判,因为格拉夫·斯佩号的6门11英寸主炮射程近30,000码,而埃克塞特号的8英寸主炮射程仅为19,900码。如果朗斯道夫采取正确的战术,转向撤退的话,英国人要追上就必须经过30,000码至19,900码的危险区,这样明显对德国人有利。

哈伍德立即下达作战命令,埃克塞特号转向西北,阿基里斯号和阿贾克斯号保持东北航向,夹击格拉夫·斯佩号。6时18分,朗斯道夫下令开火,目标为埃克塞特号。6时20分,埃克塞特号在19,400码处开火,随后阿基里斯号和阿贾克斯号分别在6时21分及6时23分开火。6时23分,一枚11英寸近失弹杀死了埃克塞特号的鱼雷兵并损坏了舰上的通信系统。一分钟后,一枚穿甲弹命中埃克塞特号,摧毁了二号炮塔,大部分舰桥人员被弹片击中阵亡。

阿基里斯号和阿贾克斯号趁机逼近,迫使朗斯道夫急调尾部主炮塔及右舷副炮攻击这些冲到近距离的轻巡洋舰。6时32分,埃克塞特号发射了2枚鱼雷,但没有命中。至6时38分,该舰的两座前部主炮塔已全部被摧毁,舰体右倾7度,并严重进水。但与此同时,1枚8英寸炮弹击毁了格拉夫·斯佩号的重油处理系统。6时40分,朗斯道夫命令施放烟幕并转向规避。6时56分,阿基里斯号和阿贾克斯号转向,以发挥全部主炮威力,同时高速接近。7时10分,双方距离已缩短至7海里,朗斯道夫下令转向西方撤退,同时施放烟幕。英国轻巡洋舰继续逼近,格拉夫·斯佩号则高速撤退,驶向拉普拉塔河口方向。7时25分,阿贾克斯号被1枚11英寸炮弹命中,两座后部主炮塔被摧毁,随后其主桅亦被炸断。7时30分,埃克塞特号由于大量进水,电力中断,完全失去战斗力,被迫脱离战斗,退往福克兰群岛

至7时40分,由于己方军舰均受到损伤,哈伍德准将决定放弃追击,转而跟踪德舰,准备在夜间用鱼雷攻击。格拉夫·斯佩号亦急需燃油补给,于是驶向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以修补损伤及补给燃料。朗斯道夫是根据地理位置原因选择蒙得维的亚的。实际上,如果德国人选择布宜诺斯艾利斯,他们将会受到更友好的接待。可是,朗斯道夫并不了解当时的政治形势。

双方交涉[编辑]

格拉夫·斯佩号急需补充燃油及弹药,短时间内无法出海作战,于是驻乌拉圭领事馆立刻展开外交活动,请求乌拉圭政府允许德国人停留在港内以修理损伤,等待补给。亲英的乌拉圭政府官员援引海牙公约第二条,拒绝了该请求,并要求格拉夫·斯佩号立即出海。英国人同时亦虚张声势,声称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及3艘巡洋舰均已抵达蒙得维的亚外海,实则只有坎伯兰号前来支援。朗斯道夫相信了英国子虚乌有的假情报,并向柏林方面通报了这些未经证实的情况。鉴于弹药燃油严重缺乏,同时相信英国的力量“十分强大”,雷德尔通知朗斯道夫如果无法冲出港去,就要他凿沉军舰,避免落入英国人的手中。12月17日,在绝望的情况下,朗斯道夫命令将大部分舰员遣送上岸。12月18日晨6时,格拉夫·斯佩号离港,在行驶3海里后关闭主机。8时44分,朗斯道夫命令起爆,格拉夫·斯佩号发生剧烈爆炸,大量进水,随后舰体断裂,触底沉没。

后事[编辑]

朗斯道夫随后带领舰员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因为他们以为会被当成沉船的幸存者,受到友好的接待。结果,阿根廷人掌握了实情,指控他们偷渡国境,将其全部拘捕。12月19日晚,朗斯道夫给德国驻阿根廷大使发了一封电报,随后自杀身亡。英国人对他的死给予了较高的评价,而德国海军则对他在战斗中及战斗后做出的一些关键的错误判断给予了反面意见。阿道夫·希特勒亦对海军水面舰艇的表现十分不满。而对于皇家海军来说,这次海战是一次重大的精神胜利,同时显著增强了温斯顿·丘吉尔在国内的威望。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