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罗亚斯德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拜火教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法拉瓦哈,最著名的祆教象征之一。

祆教波斯文زرتشتی‌گری‎),基督教诞生之前中东西亚最具影响力的宗教,古代波斯帝国国教[1]。曾被伊斯兰教徒贬称为“拜火教”,在中国称为「祆教」。[2]

琐罗亚斯德教的思想屬西方理論定義下的二元论,有學者認為它對犹太教以及后来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影响深远[3]。琐罗亚斯德教的神“密特拉”也进入到罗马帝国的宗教中。目前此教在伊朗偏僻山区和印度孟买一带的帕西人(又譯作巴斯人)中仍有很大的影响。

此教的创始人是琐罗亚斯德,出身于米底王国的一个贵族骑士家庭,20岁时弃家隐居,30岁时聲稱受到神的启示,破斥当时的多神教,宣说拜火教,但受到当时的多神教祭司的迫害。直到42岁时,阿契美尼德帝國的宰相娶他女儿为妻,将他引见国王,琐罗亚斯德教才在波斯迅速传播,77岁时他在一次战争中,在神庙中被杀身亡。另有說法琐罗亚斯德的生存年代要更早,瑣羅亞斯德教也非他首创,有源自更遠古的繼承。

教义[编辑]

阿胡拉·馬自達是代表光明的善神,安格拉·曼纽英语Angra Mainyu是代表黑暗的恶神;善神的随从是天使,恶神的随从是魔鬼,互相之间进行长期、反复的斗争,为了战斗,阿胡拉‧馬自達创造了世界和人,首先创造了。琐罗亚斯德的出生是善神阿胡拉‧馬自達胜利的结果,琐罗亚斯德的精髓每一千年产生一个儿子,他指定第三个儿子为救世主,以彻底肃清魔鬼,使人类进入“光明、公正和真理的王国”。[來源請求]人死后要进入“裁判之桥”,根据其生前所作所为决定入地狱天堂,但在世界末日时都要最后受一次最后审判,恶人的灵魂可以荡除罪恶而复活。种植是善行,所以种地人又叫雅利亚人。

琐罗亚斯德教的主要经典是《阿维斯陀》,意思是“知识”,也叫“波斯古经”,主要记述琐罗亚斯德的生平以及教义。原有21卷,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后,认为信仰瑣羅亞斯德的波斯人太勇於作戰,故毁瑣羅亞斯德教所有经典,所幸存下来的阿维斯陀仅有一卷,而在希腊留有的一部完整21卷抄本,後來散佚。在波斯萨珊王朝期间,瑣羅亞斯德教复兴,这一卷《阿维斯陀》被拼凑、补齐成为21卷,但与原来的版本已不可同日而语。

创世论[编辑]

善神阿胡拉马兹达从光中产生。恶神安格拉曼纽隐藏在在黑暗中。他们各自独立。阿胡拉马兹达创造天使,之后创造了整个宇宙,先是灵,之后是物质。他再创造了完美的人的原型:盖约马德(Gayomard),还创造了一头公牛。 与此同时,代表着破坏和毁灭本能的安格拉曼纽创造了魔鬼,和各种邪恶的生物。他为每一个善的物都创造了一个对等的恶的物,但是创造不出人的对等物。 于是,安格拉曼纽入侵了宇宙,让人和牛感染上了死亡。但与此同时,恶的势力也被限制在宇宙中,不得逃出。从将死的人和牛中,产生了一些种子。从牛的种子中诞生了所有善的生物,从人的原型的种子中诞生了最早的一对人类夫妻。[4]

祭祀仪式[编辑]

伊朗亚兹德的琐罗亚斯德教神庙

琐罗亚斯德教认为,火是阿胡拉·馬自達最早创造出来的儿子,是象征神的绝对和至善,是“正义之眼”,所以庙中都有祭台点燃神火,最壮观的是在伊朗利用天然气修建的神庙,四方的神庙四角有四根连接天然气井的管道,在庙顶四角有四个日夜燃烧的火炬。日常点燃和保存神火要经过繁复的仪式。

琐罗亚斯德教认为,火、水、土都是神圣的,不得玷污。教徒死后僅能天葬,即放置特定聖域(寂靜之塔)任由兀鹰食其屍體[5]

传播[编辑]

琐罗亚斯德教在中东迅速传播,成为阿契美尼德帝國国教[6]。后来阿拉伯帝国征服波斯,在伊斯兰化过程中,琐罗亚斯德教受到伊斯兰教排斥,被迫向东迁徙,部分进入印度,部分通过西域进入中国。当时西域各国都信仰琐罗亚斯德教,在中国受到当时南北朝时代的北朝許多皇帝的支持,唐朝时也有许多祆祠以备“胡商祈福”,宋朝以后则基本消失。今天的伊朗境内尚保留有5座寺院,但规模都很小,也举行宗教仪式,内有长年不灭之圣火。

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记载的明教,即历史上的摩尼教,就是起源于琐罗亚斯德教,但教义融合了大量基督教佛教等其他宗教教义[7] 。中國国内常不加区分的将琐罗亚斯德教与摩尼教统称为“拜火教”,含义比较混乱。实际上二者并不是同一种宗教,二者关系类似于犹太教基督教的关系。

帕西人[编辑]

在8-10世紀間,一部分堅持信仰瑣羅亞斯德教的波斯人,不願改信伊斯蘭教而移居印度西海岸古吉拉特邦一帶。這些波斯移民在印度被稱為“帕西人”,全世界帕西人的数量估计不足10万人[8],仍信瑣羅亞斯德教,主要從事工商業,操古吉拉特語。雖然這些帕西人並非穆斯林,但這是我們在印度歷史上最早見到的“帕西”一詞,按《大英百科全書》的解釋:“‘帕西’一詞,其意為波斯人,乃移居印度的波斯瑣羅亞斯德教徒之後裔。”可見,自中世紀起在印度出現的“帕西”一詞是“波斯人”之意。後來,隨著伊斯蘭教在南亞次大陸的廣泛傳播,在印度民間流行的語言中,“帕西”一詞的詞義逐漸擴大了範圍。

鴉片戰爭以前,已有帕西人到廣州經商。廣州的長洲島上有「帕西教徒墓地」,墓地原已荒廢失修,2002年被列為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2005年完成修繕。

在香港,帕西人以做买卖起家,其中也有部分是以販賣鴉片起家[9]。原來在香港居住的帕西人在銅鑼灣以「白頭教」之名建立一所神廟,此廟在1990年代改建為善樂施大廈。香港比較著名的帕西人有香港大學創辦人之一的麼地律敦治醫院名字來源的律敦治天星小輪前身九龍渡輪公司的創辦人 Dorabujee Naorojee Mithaiwala[10]。香港的其它祆教教徒,還包括1865年香港上海滙豐銀行、香港總商會的創辦委員,不少瑣羅亞斯德教徒也是聯交所上市公司董事。此外,香港旭龢道碧荔路也以瑣羅亞斯德教徒而命名[11],香港現時亦有名為祆教墳場的帕西人墓地。

澳門仁伯爵綜合醫院下方,有一個白頭墳場,也是祆教教徒的墓地。

相关著作[编辑]

該教經典:http://www.avesta.org/

參考文獻[编辑]

註腳[编辑]

  1. ^ 第一個地跨亞歐非的大帝國——古波斯帝國(1). 中華網. 2008-03-13 [2014-01-02]. 
  2. ^ 「祆」,拼音:xiān,注音:ㄒㄧㄢ,意为天意所授之教,这是专门创造的一个汉字,注意不要把“祆”「左示右天」誤作“祅”「左示右夭」。
  3. ^ Hinnel, J, The Penguin Dictionary of Religion, Penguin Books UK. 1997 
  4. ^ Cavendish, Richard; Ling, Trevor Oswald (1980), Mythology: an Illustrated Encyclopedia, Rizzoli, pp. 40–45, ISBN 0847802868
  5. ^ 第六章 其它宗教 拜火教. Books.edzx.com. 1997-02-26 [2014-01-02]. 
  6. ^ 穆宏燕. 伊朗文化傳統的雙重性. 光明日報 [2014-01-2]. 
  7. ^ 韩香. 唐代外来宗教与中亚文明.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 2006 [2014-01-02]. 
  8. ^ Eliade,Couliano & Wiesner 1991,p.254)
  9. ^ 第一节 洋行. 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志. 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 [2014-01-02]. "“早期的印商洋行都属鸦片贩运商,以后逐渐转为经营进出口贸易。”“以经营走私鸦片为主的洋行有怡和、宝顺、沙逊、广隆等老牌洋行和架记、顺章、广昌等英属帕栖洋行。这些洋行都是在东印度公司垄断时期,即在广州从事港脚贸易的鸦片贩子。他们贩毒致富,到鸦片战争时已积累了大量财富。”" 
  10. ^ 天星歷史展揭拜火教面紗 團體敦促政府學習珍惜文物蘋果日報 (香港)》2007年12月16日
  11. ^ 瑣羅亞斯德教--世界華文宗教研究學會
  12. ^ 陈奇佳. 尼采与琐罗亚斯德教思想关系之研究. 基督教文化学刊. 2007 [2014-01-02]. "琐罗亚斯德就是查拉图斯特拉。希腊人最早言说“查拉图斯特拉”时因为音误而念成“琐罗亚斯德”,后世遂以讹传讹。" 

書目[编辑]

  • Kulke, Eckehard: The Parsees in India: a minority as agent of social change. München: Weltforum-Verlag (= Studien zur Entwicklung und Politik 3), ISBN 3-8039-00700-0
  • Ervad Sheriarji Dadabhai Bharucha: A Brief sketch of the Zoroastrian Religion and Customs
  • Dastur Khurshed S. Dabu: A Handbook on Information on Zoroastrianism
  • Dastur Khurshed S. Dabu: Zarathustra an his Teachings A Manual for Young Students
  • Jivanji Jamshedji Modi: The Religious System of the Parsis
  • R. P. Masani: The religion of the good life Zoroastrianism
  • P. P. Balsara: Highlights of Parsi History
  • Maneckji Nusservanji Dhalla: History of Zoroastrianism; dritte Auflage 1994, 525 p, K. R. Cama, Oriental Institute, Bombay
  • Dr. Ervad Dr. Ramiyar Parvez Karanjia: Zoroastrian Religion & Ancient Iranian Art
  • Adil F. Rangoonwalla: Five Niyaeshes, 2004, 341 p.
  • Aspandyar Sohrab Gotla: Guide to Zarthostrian Historical Places in Iran
  • J. C. Tavadia: The Zoroastrian Religion in the Avesta, 1999
  • S. J. Bulsara: The Laws of the Ancient Persians as found in the "Matikan E Hazar Datastan" or "The Digest of a Thousand Points of Law", 1999
  • M. N. Dhalla: Zoroastrian Civilization 2000
  • Marazban J. Giara: Global Directory of Zoroastrian Fire Temples, 2. Auflage, 2002, 240 p, 1
  • D. F. Karaka: History of The Parsis including their manners, customs, religion and present position, 350 p, illus.
  • Piloo Nanavatty: The Gathas of Zarathushtra, 1999, 73 p, (illus.)
  • Roshan Rivetna: The Legacy of Zarathushtra, 96 p, (illus.)
  • Dr. Sir Jivanji J. Modi: The Religious Ceremonies and Customs of The Parsees, 550 Seiten
  • Mani Kamerkar, Soonu Dhunjisha: From the Iranian Plateau to the Shores of Gujarat, 2002, 220 p
  • I.J.S. Taraporewala: The Religion of Zarathushtra, 357 p
  • Jivanji Jamshedji Modi: A Few Events in The Early History of the Parsis and Their Dates, 2004, 114 p
  • Dr. Irach J. S.Taraporewala: Zoroastrian Daily Prayers, 250 p
  • Adil F.Rangoonwalla: Zoroastrian Etiquette, 2003, 56 p
  • Rustom C Chothia: Zoroastrian Religion Most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2002, 44 p
  • Eliade, M.; Couliano, I.; Wiesner, H., The Eliade Guide to World Religions, New York: Harper Collins. 1991, ISBN 0-06-062145-1 

研究書目[编辑]

  • 林悟殊:《中古三夷教辨證》(北京:中華書局,2005)。
  • 姜伯勤:《中國祆教藝術史研究》(北京:三聯書局,2004)。
  • Mary Boyce著,張小貴等譯:《伊朗瑣羅亞斯德教村落》(北京:中華書局,200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