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交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排污交易是一種以「獎勵」形式的經濟誘因,鼓勵私人企業致力減排的,控制污染經濟工具和政府行政門徑;以達致減少排放污染物目標。 [1] 仍發展中的減低排放溫室氣體碳排放計畫,可令參與公司及人士產生可交易的碳排放牌照京都議定書清潔發展機制(CDM)可提供這方面的排放指標規定。在不影响科技与经济发展的同时, 排污交易可以有弹性的减少污染排放量。[2]

諸如此類經濟工具,某地區環境保護或貿易政府機構立例排放污染物最高限度。 排放污染物的公司和組織被政府發放信用允許排放明確特定排放數量。 排放總信用額永不可超出污染物最高限度,限制了排放總額至這程度。 排放過多污染物的公司和組織需要經過貿易,向其他公司購買未超額排放牌照;或會被法律起訴和檢控。 實際上,牌照買家因超額排放而被罰款,而賣家正在因減少排放污染物而被獎賞。 如此減排污染物的公司會繼續被獎賞,但是困難地減排污染物的公司需要排放牌照;來盡量減低對社會的溫室氣體負擔。

現時歐洲聯盟擁有全球最大的排放牌照貿易市場;大部分數量為碳排放市場。 許多商界人士歡迎排污交易為減輕全球暖化等氣候變化的最佳方法。 排放污染物最高限度的執法是一個大問題,但不像慣性法例,政府無須要監管污染來源的具體習慣;政府能夠容易執法排污交易市場條例。 不管怎樣,實際污染排放率的昂貴監測、評估、查實仍然需要。 言論懷疑這些排污交易計劃是否行得通,因為像第一階段歐盟排放牌照市場,政府有權可發出過量排放牌照。 當排放牌照出現盈餘時會引致牌照市場價格暴跌;及污染排放並無顯著減少![3]

政府规定了总体的排污交易规章制度。各类资源可以被免费交易或者为了未来的几年储存起来。[4]排放额度可以由政府通过补偿项目实现的减排量或实现环保性能超过规定标准进行分配。[5]

排污交易的成功的例子包括,国家性的酸雨项目和最初的在东北的NOx额度交易项目。另外EPA发布了洲际纯净空气规则。

以酸雨为来源的SO2排放量从1980年的一千七百三十万下降到2008年的七百六十万。下降了百分之56。在臭氧季节,NOx排放量在2003年到2008年之间下降了43个百分点,尽管能量需求在最初同期保持相同。CAIR将会造成八百五十亿美元到一千亿美元的健康收益,并且从2015年开始每年有接近二十亿的可见收入。并且在美国东部大幅度减少过早死亡。最近的EPA分析展现,酸雨项目被期望可以通过减少PM2.5的含量来降低每年过早死亡发病率20000到50000之间,并且同时每年的下降地面高度的臭氧含量430到2000之间。NOx额度交易项目导致臭氧与PM2.5污染度降低,在2008年挽救了大约580到1800个生命。[6]

概要[编辑]

排污交易是从环境以及经济角度来讲最合理的控制温室气体(最主要的温室效应来源)排放的方法。[7]

排污交易已經在二氧化碳以外許多空氣污染排放上執行,特定的空氣污染物質只要列入交易,效果大多不錯。

而新目標是減低排放造成全球變暖的殺手—溫室氣體。温室气体包括很多种类的气体,这些气体把热量限制在地球表面再缓慢的放到空间中。常见的温室气体包括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二氮,水蒸气和其他气体。当温室气体在大气层中自然产生时,人类的活动同样生产额外的温室气体排放。人类生产了一些自然不会产生的温室气体,比如氢氟碳化合物,全氟化碳和六氟化硫。它们慢慢的将放射性能量释放到空间中。[8]国际社会开始了一个长远的计划, 建立有效的国际化的测量方式以对付GHG (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二氮,氢氟烃,全氟化碳和六氟化硫. )

2008年, 二氧化硫的排放量降低至七百六十万吨. 这低于命令与控制的要求。[9]

拍卖是一个实现交易污染的理论。在此理论中,可以讲污染交易的容量卖给最高的买主。这个理论也可以与其他的理论结合共同使用[10]

历史[编辑]

排污对于正在发生的日渐严重的全球气候变暖有着重要的责任。

1992年, 160个国家在里约热内卢同意并通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 这个公约的名字显示了他只是一个框架。必要的具体事宜被搁置, 并会在缔约方会议(Cop)被继续讨论。[11]

在1997年, 在缔约方回会议中, 京都议定书使38个发达国家同意将发展目标定于减少GHGs的排放量。

2009年四月17日,环境保护机构(EPA)正是公布温室气体对于公众健康与环境是一种威胁。这个公布很重要,因为它给行政部门提供了一个有关碳规划的权威的实体。[12]

碳税[编辑]

碳税是含碳物产生时收取的额外费用,它的目标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3]

一个全面的可持续发展的污染交易系统非常接近与一个全面的可持续发展的碳税系统。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两个系统之中什么是确定的,什么是不确定的。在碳税中,官方决定的碳价格,市场决定排放数量;在污染交易系统中,官方决定碳的排放量,市场决定价格。[14]

碳税指基于碳排放量收取的税. 在排污交易之下, 每一个排放单位都会有一个排放量的限制. 税的数量则会取决于排放的共给对于价格多么敏感. 排污交易的许可会取决于碳市场. 一个全部拍卖的排放量限制理论中与碳税的收入对等. 类似的上升的排污交易可以得以实现. 一个上升的排污交易也许是管理起来最简单的. 准备一个复杂的排污交易是一个全面的工作, 需要一个高级的机构去处理。[15]

最高限度、貿易 vs. 底線、信用牌照[编辑]

課本上排污交易可被形容為“最高限度、貿易”,英語:"cap & trade"方式;成立污染來源的總最高限度可以互相交易,來決定真正高量污染的源頭。这里的"cap"(帽子)是指, 每年对于指定的化学排放物排放量的限制。[16]在更加准确的环境保障需要时, 提供排污限制对于排污交易更加有利。[17]限制额度可以通过帮助与投资洁净科技和低碳解决方案来获得。它同样可以在世界范围内的减少排放量项目中生成。[18]而“底線、信用牌照”,英語:“baseline & credit”是現時的替代方式。 [19]

在排污交易中, MRV系统在产生可信任的信息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MRV系统检验污染数据的准确性 (他们不间断的监控, 向调节器报告并检验.)[20]

命令与控制是一个监管系统。它提前限定排放量,基于传统的设备按设备或者资源按资源的减少空气污染的方式,提出更加符合的措施。[21]

主要經濟體系[编辑]

美國[编辑]

美国纯净空气政策(US clean air policy)。福布斯说: 在2010年, 当排污交易系统被乔治w.布什扩展并实行成为纯净空气洲际条约时, 二氧化硫的排放量下降到了五百一十万吨.[22]

加拿大[编辑]

RGGI是一个加拿大东北省份与中大西洋省份的共同努力. 它的目的是通过洲际间的排放限制与交易项目来减少供电中二氧化碳的排放。[23]

歐洲聯盟[编辑]

火力發電廠運作時製作大量溫室氣體並排放到大氣中

歐洲排污/排放交易計劃(European Union Emission Trading Scheme/EU ETS)是根據京都議定書所設立、目前最大的跨國溫室氣體排放交易計劃。 此計畫始於2005年1月,共25個歐盟會員國參與之(目前為27國)。 本計劃主要內容包含限制會員國境內大型企業(如電廠與其他大量排放二氧化碳之工廠,約佔歐盟總排放量的1/2)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為世界上目前唯一強制性的交易計劃。 雖然第一階段(2005-2007)因為二氧化碳排放權(Emission Allowances)發放太多、供給過剩與排放權之分配方式不佳(via grandfathering rather than auctioning)而受到諸多批評, 在2012年, EU-15的排放量低于年基本排放量的百分之15.1. 基于2012年欧洲环境组织提供的数字, 在2008至2012年之间, EU-15的平均排放量要低于年基本排放量的百分之11.8. 这代表EU-15超额完成第一次在京都定下的目标。[24]

欧盟排放交易系统准许公司购买国际的碳额度. 因此这些公司可以引导洁净科技去促进其他国家接受低碳发展。[25]

国际排放交易系统包括欧盟, 新西兰, 瑞士, 澳大利亚, 韩国与哈萨克斯坦。拥有15个成员的欧盟ETS是最老的系统。它的第一部分实现于2005年。[26]欧盟的ETS交易主要发生在欧盟津贴, 加利福尼亚计划中有加利福尼亚碳津贴, 新西兰 计划在新西兰联盟中, 澳大利亚中有澳洲联盟. [27]

京都議定書[编辑]

京都議定書」是1997年簽訂、2005年開始實施之跨國規範溫室氣體排放之條約,條約目的在於以單一體系規範各簽約國之溫室氣體排放量;由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規範各國之排放量上限。在此規範體系之下,溫室氣體排放量低於分配量之國家將可以出售其排放配額給其他需要的國家。它使跨国交易成为可能。这个项目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中之下于2007年开始实行第一阶段。这个项目投资在碳科技以便降低排放量。向其他机构或者向发展中国家的清洁发展机制购买排放许可。[28]

有一些计划准许公司与国外的单位进行交易. 在东京协议之下, 欧盟的责任单位可以交易不同的排放种类. 尽管这种欧盟以外的交易具有在数量以及质量上的限制。[29]通过签署京都议定书, 一个被很多国家认识到的经济事实是如果国家们靠着他们自己的测量, 监控, 以及规范系统来减少GHG的话, 他们将会耗费大量的资金, 全球范围甚至可以达到万亿美元。[30]作为京都议定书结果, 国际机制准许发达国家有弹性的实现他们的排放指标。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让缔约方可以在实现他们的指标的同时不伤害他们的经济。这些机制都在京都议定书中被描述。[31]

再生能源交易配額(tradable renewable credits;TRC)/綠色標籤(Green tags)[编辑]

再生能源交易配額,又稱作Green Tags, Green tags are a kind of reverse carbon trading scheme, 在美國,再生能源提供者每發電1度(1千瓦*小時)可得1單位的TRC(或稱green tag),其所發出的電力可并入電網,而TRC可以到市場上出售以獲取額外利潤。

大中華地區[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提议在2016年实现绝对的污染排放限制要求。[32]

2011年11月, 中国在7个省份实现了排污交易实验计划, 省份包括北京, 重庆, 广州, 上海, 深圳和天津. 这个实验目的是为以后环境保护计划的设计提供有价值的经验与材料. 此计划的成功或失败将对以后中国碳市场的发展与信任有关键性的影响。[33]

碳排放市場[编辑]

在开放的市场里, 限制量是可以被购买或贩卖的. 因为排放限制总量的限制, 排污降低得以确保。[34]当一个公司支付另一个公司去减少相同的污染物时, 这个公司可以通过Clean Air Act得到许可。[35]

交易可以直接在买家与卖家之间产生, 通过几个有组织的交换或者通过很多个碳市场当中的中介行为。 津贴的价格取决于供应与需求. 每天大约有4千万津贴被交易. 在2012年, 七十九亿的结贴被交易, 总价值五百六十亿欧元。[36]

一些例子, 比如碳市场或者二氧化硫市场表示基于市场形式系统是对环境更加有影响力的。[37]

市場趨勢[编辑]

芝加哥环境交换是第一个(自发的)排污市场, 并且很快被亚洲第一市场(亚洲碳交换)跟随. 在2004年, 总共一亿7百万吨的二氧化碳对等物通过项目被交换. 比2003年(七千八百万吨)增加百分之38。

商界反應[编辑]

匯豐

排污交易的執行[编辑]

芝加哥环境交换[编辑]

芝加哥环境交换中的50名成员在排污交易中实现降低了7亿吨的污染排放。7年的芝加哥环境交换排污交易项目证明了排污交易的低消耗性与市场弹性。[38]

言論[编辑]

比较中,通常历史上的排放指标与减少排放目标之间有出入。[39]

很多评论者在污染交易与其他把污染加上价格的方法:碳税之间提出尖锐的对比。事实上,污染交易与碳税之间有一些重复的部分。和污染交易一样,碳税有着很大的范围,管制点,与价格表。并且取决于收入的使用方式,他们可以变得公平或者不公平。[40]

新的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揭示了大部分的美国人相信并且在意气候变化,他们为了改变这个现象愿意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并花更多的钱。他们想要政府监控温室气体。但是这对人群却对污染交易有不同的见解。[41]

77.0%,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中,报告说他们“强力支持”EPA决定管理碳排放的人占百分之51,说“基本支持”的占百分之26。百分之68.6的受访者中,百分之23的人表示“非常愿意”去支付“绿色”能源以支持减缓全球气候变暖,百分之45.6的人表示“基本愿意”,另外百分之8.8的人表示“基本不愿意”百分之18的人表示“非常不愿意”。[42]

參閱[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DEFRA - Emissions Trading Schemes
  2. ^ Why Emission Trading is More Effective Than a Carbon Tax
  3. ^ Newsweek: The Carbon Folly - Emissions trading isn't working
  4. ^ "Cap and Trade 101".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5. ^ Center for Climate and Energy Solutions (January 2011). "CAP AND TRADE KEY TERMS GLOSSARY". CLIMATE CHANGE 101: CAP AND TRADE.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6. ^ "Cap and Trade".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7. ^ "How can and trade works". 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 2014 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8. ^ "Air and Health – Local authorities, health and environment", p. 10, European Environment Agency, July 2009
  9. ^ Sulfur Dioxide Control by Electric Utilities: What Are the Gains from Trade?
  10. ^ Center for Climate and Energy Solutions (January 2011). "CAP AND TRADE KEY TERMS GLOSSARY". CLIMATE CHANGE 101: CAP AND TRADE.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11. ^ (Boswall, J. and Lee, R. (2002). Economics, ethics and the environment. London: Cavendish 62.)
  12. ^ Roos, Joseph A.; Barber, Valerie; Brackley, Allen M. (March 2011). Cap and Trade: Offsets and Implications for Alaska http://www.arlis.org/docs/vol1/C/713310520.pdf |url= missing title (help).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13. ^ Center for Climate and Energy Solutions (January 2011). "CAP AND TRADE KEY TERMS GLOSSARY". Climate Change 101: Cap and Trade: 11.
  14. ^ Durning, Alan (July 2009). "carBon tax vS. cap and trade". Cap and Trade 101 A Federal Climate Policy Primer: 28.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15. ^ http://www.ucl.ac.uk/opticon1826/archive/issue9/researchnotes/S_H_Calel.pdf
  16. ^ Climate Change 101: Understanding and Responding to Global Climate Change
  17. ^ Diesendorf, Mark (July 14 2014). Sustainable Energy Solutions for Climate Change. Routledge.
  18. ^ http://ec.europa.eu/clima/publications/docs/factsheet_ets_en.pdf
  19. ^ Tietenberg, Tom and Nick Johnstone. 2004. "ExPost Evaluation of Tradeable Permits: Methodological Issues and Literature Review" in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Tradeable Permits: Policy Evaluation, Design And Reform.
  20. ^ MRV&Enforcement
  21. ^ Center for Climate and Energy Solutions (January 2011). "CAP AND TRADE KEY TERMS GLOSSARY". CLIMATE CHANGE 101: CAP AND TRADE.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22. ^ Cap and Trade Curbed Acid Rain: 7 Reasons Why It Can Do The Same For Climate Change
  23. ^ Regional Greenhouse Gas Initiative: The World’s Carbon Markets: A Case Study Guide to Emissions Trading
  24. ^ EU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and targets
  25. ^ The EU Emission Trading System(EU ETS) Factsheet
  26. ^ http://ec.europa.eu/clima/publications/docs/factsheet_ets_en.pdf
  27. ^ http://parlinfo.aph.gov.au/parlInfo/download/library/prspub/2501441/upload_binary/2501441.pdf;fileType=application/pdf
  28. ^ http://unfccc.int/resource/docs/convkp/kpeng.pdf
  29. ^ http://ec.europa.eu/clima/publications/docs/factsheet_ets_en.pdf
  30. ^ Stewart, R, ‘Economic incentives for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opportunities and obstacles’, in Revesz, R, Sands, P and Stewart, R (eds), Environment Law, the Economy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2000, Cambridge: CUP.
  31. ^ Boswall, J. and Lee, R. (2002). Economics, ethics and the environment. London: Cavendish 63.
  32. ^ Diesendorf, Mark (July 14 2014). Sustainable Energy Solutions for Climate Change. Routledge.
  33. ^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1/07/11/us-carbon-schemes-idUSTRE76A2GJ20110711
  34. ^ Allowance Trading Basic
  35. ^ Center for Climate and Energy Solution. Michael Gillenwater, Stephen Seres. Retrieved 26 Oct, 2014.
  36. ^ http://ec.europa.eu/clima/publications/docs/factsheet_ets_en.pdf
  37. ^ Are cap-and-trade programs more environmentally effective than conventional regulation?
  38. ^ Chicago Climate Exchange Closes Nation's First Cap-And-Trade System but Keeps Eye to the Future
  39. ^ Center for Climate and Energy Solutions (January 2011). "CAP AND TRADE KEY TERMS GLOSSARY". CLIMATE CHANGE 101: CAP AND TRADE.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40. ^ Durning, Alan (July 2009). "carBon tax vS. cap and trade". Cap and Trade 101 A Federal Climate Policy Primer: 28.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41. ^ Roberts, David (26 Jun 2009). "What can we learn from polls on cap-and-trade?". grist.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42. ^ Roberts, David (26 Jun 2009). "What can we learn from polls on cap-and-trade?". grist. Retrieved 27 October 2014.

外部連結[编辑]

關於排污交易[编辑]

關於碳排放交易[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