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提尔皮茨 War Ensign of Germany 1938-1945.svg
Tirpitz
Tirpitz altafjord.jpg
Tirpitz-1.jpg

提尔皮茨的简要参数与识别图
概觀
艦種 战列舰
艦級 俾斯麥級(2號艦)
製造廠 威廉港戰爭海軍造船廠
動工 1936年11月2日
下水 1939年4月1日
服役 1941年2月25日
退役 不適用
結局 1944年11月12日被擊沉
除籍 沒有資料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42,900噸
滿載排水量 52,900噸(1943年)
全長 253.6米
241.7米(水線)
全寬 36.0米
吃水 9.1米(標準)
9.9米(正常)
10.7米(滿載)
動力 華格納式高壓重油專燒罐(12座)
布洛姆·福斯式蒸氣渦輪引擎(3座)
3軸推進
功率 最大穩定功率:150,170匹馬力
最大極限功率:163,026
續航距離 8,870浬(19節)
乘員 2,608人
108名軍官、2500名士兵(1943年)
艦載機 4架Arado Ar 196
設有1台兩端彈射器
裝備 8門380毫米L52 SK-C/34(双連裝)
12門150毫米/L55 SK-C/28(双連裝)
16門105毫米/L65 SK-C/37 / SK-C/33(双連裝)
16門37毫米/L83 SK-C/30(双連裝)
6門20毫米/L65 MG C/30(單管)
72門20毫米/L65 MG C/38 (4連裝)
2座4聯裝533毫米魚雷發射管
裝甲 側舷145-320毫米
上装甲甲板50-80毫米
主装甲甲板80-120毫米
横向艙壁100-320毫米
砲塔130-360毫米
砲座340毫米
指揮塔350毫米
防雷45毫米

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德语Schlachtschiff Tirpitz),是俾斯麦级战列舰的第二艘同级舰,即俾斯麦号战列舰的姊妹舰。她的名字出自德国海军名将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该舰下水之后一直处于一种“限制行动”的状态下,实际上她从未单独对抗过敌舰,而在整个战争期间,她却不停的转战于挪威的各个港口,以威慑盟军并牵制盟军大量的海空力量以确保能对她进行绝对的控制,防止其突出重围为该海域的盟军带来更多的麻烦。由于提尔皮茨号的这些行动,挪威人给她冠以了“北方孤独女王”(Den ensomme Nordens Dronning)的称号。

历史[编辑]

提尔皮茨于1939年4月1日下水,从最初的战斗思想上与俾斯麦号大致相同,作为攻击盟军商船队的水上舰只而被派往大西洋。但是,由于俾斯麦的沉没以及其他水面舰只攻击商船上的失利,希特勒丧失了对水面舰队的信任,这导致了提尔皮茨被迫限制出击。

由于北极航线上护卫舰队的加强以及1941年末的“箭术行动”中英国突击队产生的影响,1942年,提尔皮茨号被派往挪威北部水域并在这里度过了二战中的大部分时光。她担当挪威北部海域德国舰队的主力角色,以牵制皇家海军的力量。提尔皮茨号在挪威时进行了3次出击,两次在1942年另外一次则在1943年。尽管她一直是“限制行动”,但英国皇家军队,尤其是海军仍相当惧怕提尔皮茨对于同盟国舰队的潜在破坏力,随后即决定将其打沉于港内。之后英军进行了多次行动以击沉提尔皮茨但却一直未能取得成功,直到1944年11月12日,提尔皮茨遭到了致命的轰炸而倾覆。

提尔皮茨的历次进攻行动[编辑]

“体育场”行动[编辑]

“体育场”行动(Operation Sportpalast)企图在1942年3月初切断盟军北方航线的PQ-12商船队QP-8商船队。1942年3月1日,PQ-12商船队由冰岛启航,与此同时QP-8也由摩尔曼斯克起航。1942年3月5日,提尔皮茨号由3艘驱逐舰保护驶离母港准备在熊岛附近水域对两只商船队进行攻击。但在随后的几天中,提尔皮茨等水面舰队仅仅发现了一艘商船并由驱逐舰击沉,并未发现任何护航舰队。到了3月9日,提尔皮茨号被英国皇家海军航空母舰胜利号上起飞的侦察机发现,随后航母起飞战机对提尔皮茨发动进攻。随后德海军上将奥托·塞利亚斯(Otto Ciliax)决定中止“体育场”行动。但英军的这次空袭并未给提尔皮茨带来严重的损伤。

“跳马”行动[编辑]

“跳马”行动(Operation Rösselsprung)计划切断1942年夏天的北极航线上的来往商船。一支由提尔皮茨号,希佩尔海军上将号重巡洋舰舍尔海军上将号装甲舰以及9艘驱逐舰所组成的水面舰队驶向来往商船队的必经之路上,等待商船队的出现。最知名的事件是在1942年7月时配有重型战舰护航的PQ-17商船队遭受重创。PQ-17于1942年6月27日由冰岛启航。随后的7月4日,由提尔皮茨所率领的舰队驶离港口并向新的基地进发。这个信息被英国情报部门误认为一个出击行动,随后海军部命令商船队立即解散以规避提尔皮茨的攻击密集的船队。而这之后,德国的U潜艇以及空军逐一打击分散且失去保护的商船队,造成了12艘商船沉没。同年7月5日,当得知护卫船队离开后,提尔皮茨受命出击攻击商船队,但由于U潜艇和德国空军的攻击之后,英国护航舰队放弃商船队,商船队遭到重创并打散,提尔皮茨失去了出击的意义回到了港口。

苏联声称苏联红海军潜艇曾经在提尔皮茨进行短暂出击时攻击过她。提尔皮茨所率舰队在71°22′2″N 24°34′3″E / 71.36722°N 24.56750°E / 71.36722; 24.56750(距离挪威北海岬45英里)受到由苏联英雄称号的N.A. Lunin所指挥潜艇K-21号的攻击,Lunin发射了4发鱼雷并听到了2发的爆炸声,於是在戰報中推定擊傷提艦並擊沉驅逐艦一條。[1] 在苏联,这个事例被放入了海事学院的教材中作为潜艇鱼雷攻击示范案例。但是據史學家考證魚雷並未命中[2][3], 俄國學者莫洛佐夫考證認為兩發爆炸是深彈的聲音。[4]

7月6日,提尔皮茨以及她的护卫舰以较慢速度返回挪威,之后自1942年7月8日至1943年9月6日,提尔皮茨一直停泊在特隆赫姆港内,史学家后推测她在这段时间在进行检修。

“西西里”行动[编辑]

“西西里”行动(Operation Sizilien)计划在1943年8月袭击斯匹次卑尔根群岛(Spitsbergen)。德国的军队在提尔皮茨号、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 的火炮支援下登陆该岛。德军自1943年9月6日到9月9日占据该岛。这是提尔皮茨号唯一一次向敌方目标开火。

历次英军攻击提尔皮茨的行动[编辑]

“水源”行动[编辑]

“水源”行动为第一个攻击提尔皮茨的行动。这次行动中英军使用了X型袖珍潜艇,计划潜入港内摧毁提尔皮茨。1943年9月,巴兹尔普雷斯中尉指挥皇家海军X7号与唐纳德卡梅伦指挥的X6号一起在提尔皮茨船底安置炸药并引发爆炸,这次行动也使得二人获得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行动中,潜艇必须从1000英里以外的母港出发,穿越雷区,规避反鱼雷网、岸防炮台和敌人的监听哨,最终到达提尔皮茨身边并在她下面安置4吨定时1小时爆炸的阿玛图炸药,并在1小时内悄悄的原路返回。这一次行动使得提尔皮茨在港中修理了数月才得以恢复行动力。

1955年的影片《威震大西洋》(Above Us The Waves)就是根据这次行动拍摄的。

“钨”行动[编辑]

1944年4月,提尔皮茨号修理完毕并准备实施新的威慑行动。与此同时英军也开始筹备代号为“钨”的攻击行动。行动中英军动用了海军航空兵使用舰载飞机对提尔皮茨号进行轰炸,所组成的舰队包括2艘战列舰、2艘攻击航母、5艘护航航母、2艘巡洋舰、16艘驱逐舰以及两艘油轮。为了隐蔽此项行动,英国不断發送虚假的无线电信息以迷惑德国的监听系统。4月2日,空袭行动比预定早整1天开始,这时候提尔皮茨号正在准备下一次出航。

早晨5时整个空袭开始,空袭行动包括2批次由战斗机保护搭载各种武器的梭鱼式鱼雷轰炸机,搭载包括反潜炸弹(即使在目标附近的水上爆炸也会对目标产生破坏)、穿甲弹(用于击穿甲板装甲)、小型炸弹(用于炸毁舰桥)以及普通高爆炸弹。由于德军准备仓促同时缺乏防空武器和有效的组织,整个空袭中英军几乎没有受到有效的威胁。一些战斗机甚至用机枪直接扫射甲板。到了上午8时,皇家海军的飞机归航,这次行动仅仅损失了3架飞机。相比而言提尔皮茨上122名船员阵亡,300人以上受伤,但船体和上层建筑并未受到致命打击,战舰的装甲没有被击穿。无论如何这次行动对于英军是意义重大的,同时也导致了提尔皮茨必须延迟2个月进行维修。

“行星”、“腕力”、“虎爪”和“福神”行动[编辑]

“钨”行动虽然重创了提尔皮茨号,但仍未将其击沉,提尔皮茨的威胁仍然存在与此同时英国也开始了新行动的计划。但由于1944年4月和5月极为糟糕的天气,“行星”、“腕力”、“虎爪”三个攻击行动全部被取消。之后,1944年7月,海军航空兵展开了“福神”行动,但与此同时德国已经建立了有效的预警和烟幕系统以在空袭中保护提尔皮茨号。这次行动中除了一发在提尔皮茨号身旁爆炸(并未造成严重损伤),其余全部脱靶。

“古德伍德”系列行动[编辑]

提尔皮茨号经历了1944年8月初出海的三週后,英国皇家海军航空兵开始了新一轮的轰炸行动,但也没有造成致命打击。“古德伍德I”行动和“古德伍德II”行动于8月22日展开,但由于低云笼罩提尔皮茨造成所有炸弹脱靶。8月24日“古德伍德III”行动展开,德国的防空部队无法有效地进行拦阻,这次英军2发炸弹命中目标,1枚击中炮塔,另一枚击穿了侧甲但却没有爆炸。之后德国报道“这枚炸弹造成的爆炸是无法估量的”,以造成提尔皮茨沉没的假象。行动中,护航航母Nabob号遭到U-354号的袭击被迫返回斯卡帕湾。海军航空兵在8月29日进行了最后一次攻击提尔皮茨的行动为——“古德伍德IV”。这一次提尔皮茨又幸运地被低云笼罩使得英军全部炸弹再次脱靶。之后舰队撤离结束了海军航空兵的空袭行动。

“扫雷器”、“扫除”和“问答集”行动[编辑]

1944年,在挪威的提尔皮茨

皇家空军和美国空军曾提出了数套方案轰炸提尔皮茨号,方案中涉及了使用蚊式战斗轰炸机德森兰式水上飞机以及B-17空中堡垒重型轰炸机等远程轰炸机。但这些计划都没有付诸实施。

之后皇家空军进行了三次行动攻击提尔皮茨。第一次是“扫雷器”行动。1944年9月15日,皇家红军第617中队和第9中队的兰卡斯特式飞机,每架携带5吨巴恩斯沃里斯型高脚柜炸弹,以及5000磅实验性“乔尼沃克”水下水雷,从苏联阿尔汉格斯附近的Yagodnik临时空军基地起飞袭击提尔皮茨。轰炸时,尽管提尔皮茨被烟幕弹的烟幕保护,但仍然遭受了一发由第九中队的投掷炸弹并使其丧失了出航的能力,北极航线暂时远离了提尔皮茨的威胁。德国报告称:“这(指‘扫雷器’行动)最终让海军总司令确定提尔皮茨不可能再修复并出海行动。”但当时盟军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并认为提尔皮茨仍可能修复,于是决定继续进行攻击行动。

到了10月,由于提尔皮茨不再认为是主力舰,她移动到更南部的Tromsø,作为浮动火炮阵地并等待盟军进攻挪威。但与此同时,提尔皮茨也已经进入了驻扎苏格兰的皇家空军的航程以内。

10月28日,“扫除”行动展开。兰卡斯特式飞机群由苏格兰Lossiemouth起飞,携带高脚柜炸弹袭击提尔皮茨。当轰炸机群到达预定位置后,乌云掩盖了提尔皮茨,这次轰炸仅有一发炸弹炸中了提尔皮茨的传动轴旁边的海上,其他炸弹全部脱靶。

倾覆的提尔皮茨

1944年11月12日,皇家空军第617中队以及第九中队的兰卡斯特式轰炸机携带高脚柜炸弹,由苏格兰起飞,开始他们的第三次行动——问答集行动,这一次德军没有使用烟幕弹,并且提尔皮茨在这次行动中沉没,彻底的终结了她的战舰生涯。战斗中三发高脚柜炸弹命中提尔皮茨,一发擦炮塔防盾而过,没有造成致命伤,但另外两枚炸彈洞穿提尔皮茨的裝甲并造成了一个两百英寸的大洞。随后炸弹爆炸引发在舰内大火引爆了弹药库并炸断了C号炮塔。提尔皮茨在遭受这三发炸弹攻击后迅速倾覆,船上的1700人當中有接近1000人陣亡。

纳粹空军没能及时截击皇家空军的轰炸机(部分报道称一架轰炸机被德国空军击落,但英国资料则称飞机是被防空炮火击落)[5] 轰炸所用的兰卡斯特B.1特别型轰炸机撤除了部分装甲和一门航炮,使得其更容易被战斗机击落。在轰炸机起飞前,英国飞行员得到指示可能会遭受截击,同时在提尔皮茨向空军求救时,纳粹空军回应“飞机已经全部起飞”,提尔皮茨所在地的防空系统不够充分,当地的德国飞行员也没有得到充分的训练以操控新式的福克·沃爾夫 Fw-190(Focke-Wulf Fw190)飞机。提尔皮茨所在地的空军指挥长官海因里希·艾勒在战舰沉没后被送到军事法院,指控其应该为提尔皮茨的沉没负主要责任。最后德国军事法院判决艾勒三年有期徒刑並解除指挥职。

残骸[编辑]

战后,提尔皮茨号的残骸被变卖并由挪威人的公司就地解体,整个船被切成无数块并被拉走。但是尚有一块舰艏留在原地。战舰的发电机则被拆下来用于建立了一个临时发电站为一个在Honningsvåg附近的渔业工厂供电。在倾覆地点旁边的海滩上有一个“人造湖”——一发脱靶的高脚柜重磅炸弹的弹坑。至今,部分提尔皮茨的装甲板被挪威公路管理部门用于作为公路施工时使用的临时路的金属板[6]。还有一发较大的装甲残片被存放在了位于汉普郡戈斯波特的皇家海军“Explosion!”博物馆中。

历任舰长[编辑]

注释与参考[编辑]

  1. ^ (英文)The Time magazine article on K-21 attack.
  2. ^ Garzke & Dulin,Battleships: Axis and Neutral Battleships in World War II.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ISBN 978-0-87021-101-0. p. 255
  3. ^ Polmar & Noot, Submarines of the Russian and Soviet Navies, 1718-1990.p. 115–116
  4. ^ М. Э. Морозов, К. Л. Кулагин. «Катюши» в бою. — Морская Коллекция, № 2, 2008
  5. ^ [1]
  6. ^ [2]

参考资料[编辑]

坐标69°38′50″N 18°48′30″E / 69.64722°N 18.80833°E / 69.64722; 18.8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