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派自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自杀
自杀历史
自杀者列表
关于自杀的观点
医学观点 | 文化观点
法律观点 | 哲学观点
宗教观点 | 死亡权
自杀危机
自杀干预 | 自杀预防
危机热线 | 预防自杀监控
自杀类型
自杀模仿 | 安樂死 |
教派自殺
赐死 | 网络自杀
集体自杀 | 買兇殺己
仪式自杀 | 自杀攻击
自杀协议 | 青少年自杀
借警自杀
自杀率统计
各国自杀率
中国自杀率
相关
自杀方式 | 姿态性自杀 | 自残
自杀意念 | 自杀笔记 | 自杀地点
自杀论

教派自殺是一些宗教(或者邪教團體,帶領它們的信眾自殺。有些時候所有的會員在同一時間和地點自殺。曾經作出此行為的教派包括天堂之門(Heaven's Gate)、太陽聖殿教(Order of the Solar Temple)、人民圣殿教(瓊斯鎮)(Peoples Temple - Jonestown),以及復興十誡運動(Movement for the Restoration of the Ten Commandments of God)。在其他個案有部份分支表面上支持集體自殺,但沒有鼓勵信眾參與。例子包括Filippians太平天國等。

已知的教派自殺[编辑]

人民圣殿教(吉姆·瓊斯)[编辑]

於1978年,908名吉姆·瓊斯的追隨者於蓋亞那瓊斯鎮一次集體謀殺/自殺中死去。死去的包括二百七十四名兒童。另一講法聲稱大部份受害者是非自願受毒針注射,甚至有講法聲稱事件牽涉美國中央情報局。可是,一份來自教派前會員的口供指於大屠殺前有稱為「白夜」(white night)的測試,會員在當時注射毒針練習集體自殺,以及在瓊斯最後灌錄於錄音帶上的講話,他指出「我的想法是你對小孩仁慈以及對長者仁慈,就取用那些藥水就像他們在古希臘也一樣使用...」說明組織傾向自殺同時將之裝成政治演出:「我們沒有自殺,我們是作進化了的自殺去抗衡一個不人道的世界。」

復興十誡運動[编辑]

於2000年3月17日,約七百八十至一千名復興十誡運動信眾在烏干達極有可能死於集體自殺。該教派分裂自羅馬天主教,強調天啟,並聲稱聖母顯靈。他們亦認定開明的世界是腐朽的,將他們當成純潔的挪亞方舟。因此信眾的言語受嚴格管制,要避免說任何不實或罪惡的話。奇怪地,該群信眾死前有一個宴會包括大量可口可樂和牛肉。[來源請求]

太陽聖殿教[编辑]

由1994年至1997年間,太陽聖殿教的成員進行一系列的集體自殺事件,造成74人死亡。自殺的教徒留下遺書宣稱相信能透過死亡,逃離「現世的偽善與壓逼」,又說感覺到他們正在「歸向天狼星」。死者的職業包括市長、記者、公務員與銷售經理;據加拿大魁北克省警方取得的紀錄顯示,有教徒曾以個人名義,捐獻超過100萬美元給教派領袖約瑟·迪曼貝路(Joseph Di Mambro)。其餘信眾曾企圖進行另一次大規模集體自殺,但行動在1990年代末被阻止。所有自殺/謀殺事件都在與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相近的日期發生,很可能與該教派的信仰有關。

天堂之門[编辑]

在1997年3月26日,39名天堂之門教派的信眾,死於美國加州聖地牙哥發生的一場集體自殺。根據該教派的信念,是次行動並非結束生命之舉,只是「離開人類形體軀殼」、讓靈魂登上太空船,展開跟隨海爾·博普彗星的旅途。部分男性教徒在自殺前更自願進行閹割,為他們心目中的無性別旅程作準備。

在1997年3月30日,曾一度為樂隊「感激的死者」(Grateful Dead)擔任循迴演唱道具管理員的羅拔·利安·尼古拉(Robert Leon Nichols),被發現死於他在美國加州的旅行車內,身邊留下字條稱:「我正前往海爾·博普的太空船,與較早前離去的人會合」。尼古拉與其他信徒一樣,頭部罩上塑膠袋,上身蓋上紫色裹屍布,但他使用丙烷氣自殺,而非其他教徒所用的伏特加苯巴比妥(phenobarbital,一種鎮靜劑)。尼古拉與該教派的聯繋不明。

在1997年5月,兩名沒有參與集體自殺的教徒進行自殺,其中一名喪生,另一名昏迷兩天後清醒。康復者卓克·亨腓利(Chuck Humphrey)在1998年2月再次進行自殺,是次成功。

唯美現實主義[编辑]

在1978年11月8日,唯美現實教派創辦人伊利·西爾高(Eli Siegel)蓄意服食過量有醫生處方的巴比通(barbituates)自殺身亡,追隨者將其死因保密。美國《紐約時報》報導:「宣揚西爾高信仰的唯美現實教派,昨日拒絕透露其臨床死因,只在新聞稿中表示,西爾高『五十年歷盡新聞界與俗世的各種不公義,心碎而死』。數年後,西爾高的遺孀瑪大·白爾德,亦在唯美現實教派信徒的慫恿下輕生死亡。」 [來源請求]

懷疑教派自殺[编辑]

以下教派與成員自殺的關係,並不如上述其他教派般明顯,當中存有爭議性。

大衛教派[编辑]

根據多家傳媒機構報導,大衛教派1993年4月在美國德州韋科郡的集體死亡事件,是一宗教派集體自殺案。但亦有民間意見認為事件有可能由意外或群體恐慌情緒引起,具體起因不詳,未必一定是該教派蓄意自殺。有人認為美國政府是肇事者;有人認為是教派領袖蓄意進行的一場謀殺/自殺案。眾說紛紜,唯一無異議的是,教派成員在事件中以暴力形式喪生。

創造者世界教會[编辑]

創造者世界教會班·克拉遜(Ben Klassen)創立,最初為信奉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ist)的組織,教派後來稱為創造運動(Creativity Movement)。克拉遜曾撰寫《白種人的聖經》,稱自殺為「基於多種原因──例如當決定生命不再有價值的情況下── 一種光榮及有尊嚴的死亡方式」。他的妻子逝世後,克拉遜實行自己宣講的教義,自殺死亡。一名教派前度成員班哲明·尼敦爾·史密夫(Benjamin Nathaniel Smith)在宴樂狂歡時失手殺人,其後亦進行自殺。

在自殺問題上存疑的教派[编辑]

國際家庭[编辑]

國際家庭(前稱上帝之子)雖然在官方立場上反對安樂死,但該教派的教義強調基督第二次降臨,有評論者認為該教派集體自殺的潛在傾向。

該教派創辦人之養子利奇·勞迪圭(Ricky Rodriguez),亦是教派現領袖凱倫·薩比(Karen Zerby)的親兒,近年進行雙料謀殺/自殺一案,令該教派是否有教唆自殺之嫌,重新引起外界注意。雖然「一名教派前度成員自殺」,與「一場教派集體自殺」不可同日而語,但由於勞迪圭在教派中的特殊身分,美國NBC電視台節目第三眼曾作出矚目的報導。為教派辯護者則指,事件只是勞迪圭的個人行為,不能代表整個教派的價值觀。

与殉教的关系[编辑]

基督教伊斯兰教中的殉教行為,也捲入教派自殺的爭論中。當主流宗教的殉道者接受或主動選擇死亡,他們可謂進行一種在他人協助下的自殺。這種說法並不新,近代研究宗教改革的學者理察·馬流斯為中世紀殉道者托马斯·莫尔寫的傳記中,顯示摩爾曾經對接受殉教猶疑,因為輕易接受殉道與自殺太過相似。

大多數主流宗教,都禁止成員終止自己的生命。所謂殉教,通常指為著一個宗教信仰的緣故,被動地喪命於不信這個宗教的異教徒的手上。羅馬天主教會認為生命是天主賜予的禮物,只有天主才是生命的全權擁有者,有權決定生命何時終結。例外的情況是,若捨棄自己的生命去拯救其他生命,大多數文化都不認為這是自殺。

回教可能是最嚴厲禁止自殺的宗教,故約旦埃及等回教國家錄得的自殺率,屬世界最低的國家之列。[1] 可是,極端的原教旨主義回教運動,強烈鼓勵信徒接受聖戰的概念,鼓吹進行自殺式炸彈襲擊並非自殺,而是極端組織口中的「殉道行動」,為殺死敵人,不惜犧牲自己同歸於盡。

在過往十年,數以百計的回教徒極端分子,採用自殺式襲擊的方式殺害敵方的軍事人員與平民,他們以巴勒斯坦沙地阿拉伯人為主,大部分事件發生在中東。在2001年9月11日的911事件中,19名自殺式襲擊者向美國發動攻擊,此後恐怖襲擊對象有全球化蔓延跡象。雖然這些衝突與政治經濟因素有關,但施襲者的訴求仍帶有強烈的宗教色彩,尤以巴勒斯坦人為然。[來源請求]

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猛虎游擊隊同樣以自殺式炸彈著名。西方觀察員曾認為韋盧皮萊·普拉巴卡蘭作為一名印度教教派領袖,有鼓動跟隨者自殺的影響力,故泰米爾猛虎游擊隊(LTTE)有自殺教派的影子。此說具爭論性,而游擊隊員的政治目標比宗教色彩濃厚,殺害敵人的意圖亦較自毀傾向為重。

越戰期間,佛教僧侶曾進行自戕,有評論認為這屬於教派自殺的行為;但反對者認為,僧侶進行的屬於政治行動而非宗教行動,自戕是個人訴求,而非來自宗教組織的領導者,例如,事件中沒有佛教團體要求釋廣德自戕,故這不算教派自殺。

當某些教派意識到,組織即將面臨敵人或其他外界力量施壓時,教派有可能採取集體自殺的行動,以逃避面前的壓力。這些外界壓力可能是真實的,也可能是子虛烏有的(見以色列马萨达高原駐防點被圍攻的故事)。马萨达的傳說及類似的例子,有時成為教派自殺的借口。即使教派以外的人認為邪惡帝國是虛構的,但教派成員可能感到自己像马萨达一樣,身處邪惡帝國的逼害險境邊緣,寧願死亡都比投降好。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教派例如摩門教統一教安息日會等,自殺率比整體人口為低。(以美國每年自殺率為每10萬人中有5人計)。[來源請求]

討論點[编辑]

即使教義反對信徒叛教,或宗教活動中出現成員死亡事件,有時並非簡單的因果關係,不能簡單歸咎於教派導人自殺。例子包括山達基的反對現代醫藥;或近年一宗由羅馬尼亞東正教神父為少女愛蜜莉·蘿絲進行驅魔,少女其後死亡的事件,均涉及較複雜的宗教倫理,不能簡化指教派信仰直接導致死亡。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1]

网页[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