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文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敦煌出土的唐代金刚经(868年),现存最早的印刷品之一,藏于大英图书馆

敦煌文獻,又称敦煌遺書敦煌文书敦煌寫本,是对1900年发现于敦煌莫高窟17号洞窟中的一批书籍的总称,总数约5万卷,其中佛经约占90%,最早的前秦苻坚甘露元年(359年),最晚为南宋庆元二年(1196年)。这些图书由于战乱,目前分散在全世界,如大英博物馆法国国家图书馆俄罗斯科学院圣彼得堡东方研究所等;1910年入藏京师图书馆时只余8000余件。目前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16000余件,为该馆四大“镇馆之宝”之一(另三件分别为永乐大典四库全书赵城金藏)。[1][2][3]

歷史[编辑]

伯希和在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内拣选文书

敦煌在中國漢唐時期是絲綢之路的重鎮。光緒二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1900年6月22日),道士王圓箓在清理第16窟時,發現墻壁後面有一個密室,洞內滿是各種佛教經卷等文物[4],總數量約5萬余件。佛书占敦煌汉文文献的百分之九十左右,作品包括经、律、论、疏释、伪经、赞文、陀罗尼、发愿文、启请文、忏悔文、经藏目录等。

1907年,英國人斯坦因來到敦煌,以14块马蹄银取走24箱遺書、遺畫及5大箱其它文物[5]。1908年,法國漢學家伯希和來到莫高窟,用大量銀子換取了6000余件寫本和200多件古代佛畫與絲織品。伯希和还在第464窟发现一批元代回鹘文遗书。1905年俄国人奥布鲁切夫,日本人桔瑞超吉川小一郎,1914年俄國人鄂登堡,美國人華爾納等人,先後從莫高窟買走了大量的經卷。這些文物至今流散至海外的達3.5萬件,約佔所有文物的三分之二。

1909年8月22日,学部左丞乔树楠陕甘都督毛实君封存莫高窟藏经洞。1910年,朝廷命新疆巡抚何彦升將敦煌遗书運至北京[6];押运官傅某至北京後,不直接向学部復命,暗中把车队赶进何震彝私宅;何震彝與岳父李盛铎,還有刘廷琛方尔谦等四人,翻阅了车上全部的敦煌遗书並取走。8000余卷敦煌遗书,被官员截留不少;這些文物經過儒官的精選,都是上等文物[7]

整理[编辑]

藏经洞内有大量的佛家典籍,例如《妙法莲华经》、《大般若波罗蜜多经》、《金刚经》、《维摩洁经》、《金光明经》、《涅梁经》、《无量寿宗要经》、《佛名经》、《心经》等;另外還有敦煌本《坛经》首题《南宗顿教最上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法)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一卷,兼受无相戒弘法弟子法海集记》,是學者胡適研究禪宗最大的依據。1926年,胡适還从大英博物馆和法国国家图书馆的敦煌遗书中分别发现《楞伽师资记》的三个抄本(S2054、S4272、P3436);金久经从胡适处借到此抄本,1931年出版《校刊唐写本楞伽师资记》;日本人蓧原寿雄整理出《楞伽师资记校注》。1994年,方廣錩依敦煌遺書的《心經》異本作修訂本《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藏经洞内有大量的儒家典籍。在这些古本还有如邓粲的《晋纪》、虞世南的《帝王概论》、孔衍的《春秋后语》等等,都是第一次见到的。许多歌辞、俗赋、白话诗、话本,全都是从未见过的,唐代诗人韦庄的长诗《秦妇吟》,不曾收录在《全唐诗》中,至清末写本始复出于敦煌石窟[8]。在佛教文献中,许多敦煌寫本是《大藏经》中的佚文佚经。宋真宗时被明令禁绝的变文,也在藏经洞內出現。所有文献基本上全是手写的,以卷軸裝為主,又有梵篋裝、經折裝、蝴蝶裝、冊子裝和單頁等多種形式。

一說敦煌遺書為寺院棄藏,因為首尾完整的經卷很少,絕大多數均為殘卷。現存58000號漢文遺書中,約有一半為較小殘片。敦煌遗书由于长期使用,难免有破损等情况。古人往往随便剪下一块其他废旧纸张,贴补在破损卷子的背面。有的敦煌遗书更小,只是巴掌大、指甲盖大。少數如ZSD2081號有護首、原軸,完整保持卷軸裝原貌更少。敦煌遺書出土後更有人為的撕裂。

下落[编辑]

1944年,常书鸿在敦煌莫高窟藏经洞以外的地方又发现了经卷残片,共发现经文66件,残片66片。

新中国成立后,罗振玉收藏的《老子道德经》、马叙伦收藏的《天请问经》,还有新881号《尚书》等,都回到中国国家图书馆

李盛铎方尔谦晚年寓居天津,李盛铎死后,400余件敦煌遗书由其后代拿到日本,经敦煌学家羽田亨鉴定,全部入藏杏雨书屋。杏雨书屋现收藏总数已达700多号,成为日本收藏敦煌遗书最多的单位。敦煌遗书後來流散于天津,一部分由周叔弢张叔诚等人收藏。周叔弢捐献256卷給天津博物馆

目前英国国家图书馆藏13000余件,占三分之一強;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圣彼得堡分所藏10800余件,亦占三分之一強;其他還有法国国家图书馆藏5700余件。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敦煌遗书
  2. ^ 敦煌莫高窟與藏經洞的發現
  3. ^ 《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的五大贡献
  4. ^ 斯坦因在《西域考古记》里说:“从王道士所掌微暗的油灯光中,我的眼前忽然为之开朗。经卷紧紧地一层层地乱堆在地上,高达10英尺左右。据后来的测度,将近有500立方英尺。小室约有9英尺见方……”
  5. ^ 据《丝绸路上的外国魔鬼》上说,约合720两。
  6. ^ 敦煌县存档的第47号《移文》中记载:“奉学部搜买,敝县会同学厅传及绅民,尽其洞中所存者一律搜买,护解省垣……搜买千佛洞前代写本经卷解省,领价改修文庙。”
  7. ^ 罗振玉《鸣沙石室佚书》序言。
  8. ^ 伯希和《巴黎国民图书馆敦煌书目》列有《秦妇吟》,下署名“右补阙韦庄”。

參考書目[编辑]

  • 伯希和:《巴黎国民图书馆敦煌书目》
  • 池田溫著,張銘心等譯:《敦煌文書的世界》(北京:中華書局,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