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敬暉(7世纪?-706年),字仲曄绛州太平县(《新唐书》记为绛州平阳县[1])人。唐朝官员。與張柬之崔玄暐等人,乘武則天重病,發動神龍革命,迎立唐中宗,封平陽郡王。后遭到韋皇后貶謫謀殺而死,謚肅湣,贈太尉

生平[编辑]

二十歲舉明經聖曆初年為衛州刺史。河北經常被突厥騷擾,當時是秋季而一直築城,暉曰:「金湯非粟不守,豈有棄農畝,事池隍哉?」使民工返回務農,該部賴此安定。遷夏官侍郎,出為泰州刺史,大足元年(701年)遷洛州長史。武后幸長安,為東都副留守,以治理幹練知名,璽書勞之,多賜物緞。長安三年(703年),拜中臺右丞,加銀青光祿大夫

神龍元年(705年),轉左羽林將軍,與凤阁侍郎张柬之鸾臺侍郎崔玄暐、右羽林将军桓彦範、司刑少卿袁恕己等人交結,趁著武則天病重無備,發動禁軍攻打大內,誅殺武則天的男寵張易之張昌宗,逼迫則天禪讓帝位唐中宗復辟。功加金紫光祿大夫,為侍中平陽郡公,實封五百戶,進封齊國公。武后崩,遺制加實封滿七百戶。敬暉上章論奏,降諸武爵位為公。武三思憤恨,乃使中宗明尊敬暉等為郡王,封平陽郡王,特進,罷參知政事,仍賜鐵券,恕十死,朔望趨朝。

最初誅張氏兄弟時,洛州長史薛季昶向張柬之、敬仲曄說:“二凶雖除,祿猶在,去草不去根,終當復生。”彥範不欲廣殺,曰:“大事已定,彼猶機上肉耳,夫何能為!所誅已多,不可復益也。”季昶歎曰:“吾不知死所矣!”後來敬暉、桓彥範果然被武三思所害。

隔日,武三思由韋后幫助潛入宮中,行宰相事,反易國政,為天下所患,時人議論歸咎於敬暉。敬暉等喪失政事權柄,受制於武三思,敬暉時常推床悵恨而一直彈指以致流血。張柬之嘆:“主上疇昔為英王時,素稱勇烈,吾留諸武,冀自誅鋤耳。今事勢已去,知複何道。”

武三思以許州司功參軍鄭愔以往被敬暉等廢黜,指使其上表陳述敬暉罪狀。中宗下詔:“则天大聖皇后,往以憂勞不豫,凶豎弄權。暉等因興甲兵,鏟除妖孽,朕錄其勞效,備極寵勞。自謂勳高一時,遂欲權傾四海,擅作威福,輕侮國章,悖道棄義,莫斯之甚。然收其薄效,猶為隱忍,錫其郡王之重,優以特進之榮。不謂溪壑之誌,殊難盈滿,既失大權,多懷怨望。乃與王同皎窺覘內禁,潛相謀結,更欲權兵絳闕,圖廢椒宮,險跡醜辭,驚視駭聽。屬以帝圖伊始,務靜狴牢,所以久為含容,未能暴諸遐邇。自同皎伏法,釁跡彌彰,倘若無其發明,何以懲茲悖亂?跡其巨逆,合置嚴誅。緣其昔立微功,所以特從寬宥,鹹宜貶降,出佐遐藩。暉可崖州司馬,柬之可新州司馬,恕己可竇州司馬,玄暐可白州司馬,並員外置。”

貶為崖州司馬,又流放瓊州,到崖州後被周利貞殺害。唐睿宗即位後平反,追復五王王爵,又贈秦州都督,謚曰肅湣建中初,重贈太尉

家族[编辑]

汉扬州刺史敬韶之后,十世孙敬显儁,为北齐仆射、永安侯。敬显儁曾孙敬仁纲,生敬彦琮、敬山松、敬仙客。山松,澄城令,生敬晖、敬晈。

敬晖四子:

  • 敬讓,尚捨奉御;开元七年官魏州长史。
  • 敬誠,开元二十六年官越州都督,右衛大將軍;
  • 敬詢,比部員外郎;
  • 敬諲,主客員外郎。

敬晖曾孫敬元膺開成三年(838年),自試太子通事舍人為河南縣丞

後梁宰相敬翔自稱是敬暉的後裔。

注釋[编辑]

  1. ^ 平阳县隋朝改为临汾县,唐朝时改正平县,当时与太平县同属绛州

參考資料[编辑]

  • 《舊唐書》卷九十一·列傳第四十一
  •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三·列傳第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