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甄皇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甄氏
出生 183年1月26日(183-01-26)
婚姻名份 正室
逝世 221年8月4日(38歲)
諡號 文昭
親屬
父親 甄逸
母親 張氏
魏文帝曹丕
夫之父 魏武帝曹操
夫之嫡母 丁夫人
夫之母 武宣皇后卞氏
夫之繼室 文德皇后郭氏
曹叡
东乡公主

文昭甄皇后(183年1月26日-221年8月4日),名不明,[1]又称甄夫人魏文帝曹丕的正室,魏明帝曹叡之生母。曹叡即位後追尊甄氏為文昭皇后,中山无极(今河北省无极县)人,上蔡令甄逸之女。

生平[编辑]

甄氏是上蔡县令甄逸的女儿,母为张氏。三岁丧父。建安中期,袁绍为次子袁熙纳之。建安四年(199年)袁熙出任幽州刺史,甄氏留在冀州侍奉袁绍的妻子劉氏[2]建安九年(204年),冀州鄴城被曹操攻破,甄氏因有姿色,被曹丕所纳。甄氏初有宠于曹丕,生下兒子曹叡和女兒曹氏(即东乡公主)。甄氏对曹丕妾室中有宠的劝勉她们努力上进,对无宠的安慰开导,并常常建议曹丕为子孙昌盛多娶妻妾。[3]曹丕要驱逐一位姬妾任氏时,甄氏曾“流涕固请”,为其求情。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逝世,其子曹丕繼任為魏王。六月,曹丕南征,甄氏被留在鄴城。同年,曹丕逼迫漢獻帝刘协退位而成为皇帝,即魏文帝。退位为山阳公的刘协将两个女儿献与魏室为嫔。除献帝二女外,曹丕在洛阳,后宫爱幸者有三:贵嫔郭女王,位次皇后;李贵人,生有皇子曹协;阴贵人,东汉大族南阳阴氏女。

早在曹丕初即王位时,便进郭女王为夫人,封号等同甄氏。到曹丕称帝,携郭女王到洛阳,进封贵嫔,地位仅次于皇后;甄氏则被留在邺城,仍为夫人,不立为皇后。甄氏愈发失意,有怨言。(郭氏所害,令侍者於曹丕面前讒言甄氏。)黄初二年(221年),曹丕遂遣使者至邺城将甄氏赐死,据传殡葬时披发覆面,以糠塞口。[4]当时,曹丕曾请术士周宣解梦,周宣答:“天下将有贵族女子冤死。”曹丕闻言后悔,派人追回赐死甄氏的使者但已不及。[5]黄初三年(222年),曹丕册立郭女王为皇后,令甄氏之子曹叡奉郭皇后为母。

226年,曹叡继承帝位,即魏明帝,甄氏才被追封文昭皇后。

相傳甄氏曾創設「靈蛇髻」,對古代婦女髮式頗有研究。[6]

甄氏一生三從四德,為婦人楷模之最,早先侍袁熙為夫時,獻計於袁,而後為曹丕所納,依舊盡其心力侍奉曹丕,無奈為奸人所害,以致悽慘冤死。

历史记载[编辑]

《三国志·魏书·文帝纪第二》
黄初……二年……六月庚子……丁卯,夫人甄氏卒。
《三国志·魏书·明帝纪第三》
黄初……七年夏五月……癸未,追谥母甄夫人文昭皇后
太和……四年……十二月辛未,改葬文昭甄后朝阳陵
《三国志·魏书·明帝纪第三》裴松之注
松之按:魏武建安九年八月定文帝始纳甄后……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第五·文昭甄皇后列传》
文昭甄皇后中山无极人,明帝母,太保甄邯後也,世吏二千石。父上蔡。后三岁失父。後天下兵乱,加以饥馑,百姓皆卖金银珠玉宝物,时后家大有储谷,颇以买之。年十馀岁,白母曰:“今世乱而多买宝物,匹夫无罪,怀璧为罪。又左右皆饥乏,不如以谷振给亲族邻里,广为恩惠也。”举家称善,即从言。
建安中,袁绍为中子纳之。出为幽州留养姑。及冀州平,文帝,有宠,生明帝东乡公主延康元年正月,文帝即王位,六月,南征,黄初元年十月,帝践阼。践阼之后,山阳公奉二女以嫔于魏,郭后阴贵人并爱幸,愈失意,有怨言。帝大怒,二年六月,遣使赐死,葬于
明帝即位,有司奏请追谥,使司空王朗持节奉策以太牢告祠于陵,又别立寝庙。太和元年三月,以中山魏昌安城乡户千,追封,谥曰敬侯;適孙袭爵。四月,初营宗庙,掘地得玉玺,方一寸九分,其文曰“天子羡思慈亲”,明帝为之改容,以太牢告庙。又尝梦见,於是差次舅氏亲疏高下,叙用各有差,赏赐累钜万;以虎贲中郎将。是月,后母薨,帝制缌服临丧,百僚陪位。四年十一月,以后旧陵庳下,使太尉,持节诣,昭告后土,十二月,改葬朝阳陵还,迁散骑常侍青龙二年春,追谥安城乡穆侯。夏,吴贼寇扬州,以伏波将军,持节监诸将东征,还,复为射声校尉三年薨,追赠卫将军,改封魏昌县,谥曰贞侯;子嗣。又封皆为列侯。四年,改本封皆曰魏昌侯,谥因故。封世妇东乡君,又追封世妇安喜君
景初元年夏,有司议定七庙。冬,又奏曰:“盖帝王之兴,既有受命之君,又有圣妃协于神灵,然后克昌厥世,以成王业焉。昔高辛氏卜其四妃之子皆有天下,而帝挚陶唐代兴。人上推后稷,以配皇天,追述王初,本之姜嫄,特立宫庙,世世享尝,礼所谓‘奏夷则,歌中吕,舞大濩,以享先妣’者也。诗人颂之曰:‘厥初生民,时维姜嫄。’言王化之本,生民所由。又曰:‘閟宫有侐,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诗、礼所称姬宗之盛,其美如此。大期运,继于有虞,然崇弘帝道,三世弥隆,庙祧之数,实与周同。今武宣皇后文德皇后各配无穷之祚,至於文昭皇后膺天灵符,诞育明圣,功济生民,德盈宇宙,开诸后嗣,乃道化之所兴也。寝庙特祀,亦姜嫄之閟宫也,而未著不毁之制,惧论功报德之义,万世或阙焉,非所以昭孝示后世也。文昭庙宜世世享祀奏乐,与祖庙同,永著不毁之典,以播圣善之风。”於是与七庙议并勒金策,藏之金匮。
思念舅氏不已。尚幼,景初末,以射声校尉,加散骑常侍,又特为起大第,车驾亲自临之。又於其后园为像母起观庙,名其里曰渭阳里,以追思母氏也。嘉平三年正月,薨,追赠车骑将军,谥曰恭侯;子嗣。太和六年,明帝爱女薨,追封谥平原懿公主,为之立庙。取亡从孙与合葬,追封列侯,以夫人郭氏从弟为之後,承甄氏姓,封平原侯,袭公主爵。青龙中,又封从兄子弟三人,皆为列侯数上疏陈时政,官至越骑校尉嘉平中,复封子二人为列侯孙女为齐王皇后,父已没,封母为广乐乡君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第五·文昭甄皇后列传》引《魏书》
常山张氏,生三男五女:长男,早终;次,举孝廉,大将军掾、曲梁长;次,举孝廉;长女,次,次,次,次即光和五年十二月丁酉生。每寝寐,家中仿佛见如有人持玉衣覆其上者,常共怪之。薨,加号慕,内外益奇之。後相者刘良相后及诸子,指后曰:“此女贵乃不可言。”后自少至长,不好戏弄。年八岁,外有立骑马戏者,家人诸姊皆上阁观之,独不行。诸姊怪问之,答言:“此岂女人之所观邪?”年九岁,喜书,视字辄识,数用诸兄笔砚,兄谓言:“汝当习女工。用书为学,当作女博士邪?”答言:“闻古者贤女,未有不学前世成败,以为己诫。不知书,何由见之?”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第五·文昭甄皇后列传》引《魏略》
年十四,丧中兄,悲哀过制,事寡嫂谦敬,事处其劳,拊养子,慈爱甚笃。母性严,待诸妇有常,数谏母:“兄不幸早终,嫂年少守节,顾留一子,以大义言之,待之当如妇,爱之宜如女。”母感言流涕,便令与嫂共止,寝息坐起常相随,恩爱益密。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第五·文昭甄皇后列传》引《魏略》
出在幽州留侍姑。及城破,妻及共坐皇堂上。文帝舍,见妻及怖,以头伏姑膝上,妻两手自搏。文帝谓曰:“刘夫人云何如此?令新妇举头!”姑乃捧令仰,文帝就视,见其颜色非凡,称叹之。太祖闻其意,遂为迎取。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第五·文昭甄皇后列传》引《世语》
太祖文帝先入袁尚府,有妇人被发垢面,垂涕立後,文帝问之,答“是妻”,顾揽发髻,以巾拭面,姿貌绝伦。既过,“不忧死矣”!遂见纳,有宠。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第五·文昭甄皇后列传》引《魏书》
宠愈隆而弥自挹损,后宫有宠者劝勉之,其无宠者慰诲之,每因闲宴,常劝,言“昔黄帝子孙蕃育,盖由妾媵众多,乃获斯祚耳。所原广求淑媛,以丰继嗣。”心嘉焉。其后欲遣任氏请於曰:“既乡党名族,德、色,妾等不及也,如何遣之?”曰:“性狷急不婉顺,前后忿吾非一,是以遣之耳。”后流涕固请曰:“妾受敬遇之恩,众人所知,必谓之出,是妾之由。上惧有见私之讥,下受专宠之罪,原重留意!”不听,遂出之。十六年七月,太祖征关中,武宣皇后从,留孟津居守。时武宣皇后体小不安,后不得定省,忧怖,昼夜泣涕;左右骤以差问告,犹不信,曰:“夫人在家,故疾每动,辄历时,今疾便差,何速也?此欲慰我意耳!”忧愈甚。後得武宣皇后还书,说疾已平复,乃懽悦。十七年正月,大军还武宣皇后,望幄座悲喜,感动左右。武宣皇后如此,亦泣,且谓之曰:“新妇谓吾前病如昔时困邪?吾时小小耳,十馀日即差,不当视我颜色乎!”嗟叹曰:“此真孝妇也。”二十一年,太祖东征,武宣皇后文帝明帝东乡公主皆从,时以病留鄴。二十二年九月,大军还,武宣皇后左右侍御见颜色丰盈,怪问之曰:“与二子别久,下流之情,不可为念,而颜色更盛,何也?”笑答之曰:“(讳)等自随夫人,我当何忧!”之贤明以礼自持如此。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第五·文昭甄皇后列传》引《魏书》
有司奏建长秋宫,帝玺书迎,诣行在所,上表曰:“妾闻先代之兴,所以飨国久长,垂祚后嗣,无不由后妃焉。故必审选其人,以兴内教。令践阼之初,诚宜登进贤淑,统理六宫。妾自省愚陋,不任粢盛之事,加以寝疾,敢守微志。”玺书三至而后三让,言甚恳切。时盛暑,帝欲须秋凉乃更迎。会疾遂笃,夏六月丁卯,崩于哀痛咨嗟,策赠皇后玺绶。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第五·文昭甄皇后列传》裴松之注
松之以为春秋之义,内大恶讳,小恶不书。文帝之不立甄氏,及加杀害,事有明审。魏史若以为大恶邪,则宜隐而不言,若谓为小恶邪,则不应假为之辞,而崇饰虚文乃至於是,异乎所闻於旧史。推此而言,其称言行之善,皆难以实论。陈氏删落,良有以也。

家庭[编辑]

父母
  • 父:甄逸,上蔡令;太和元年三月,追封安城乡敬侯;青龙四年,改魏昌侯;
  • 母:張氏常山人;太和元年四月薨。
兄弟
  • 甄豫,早終
  • 甄儼,舉孝廉,大將軍掾、曲梁長;青龙二年春,追封安城乡穆侯;青龙四年,改魏昌侯;妻刘氏,青龙四年追封东乡君。
  • 甄堯,舉孝廉
姐姐
丈夫
兒子
女兒

創作作品中的甄氏[编辑]

甄氏在古代和現代的不少創作中均有出現,包括戲曲小說電視劇電腦遊戲等。部分是根據甄氏和曹植戀愛的傳說改編,亦有其他題材,但這些作品的甄氏都是絕世美女。

相關作品(部分):

參考資料[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三国志·魏书·后妃传》注列举了其兄弟姐妹的名字,唯独没有她的名字。因为曹植洛神赋》被好事者传为是写给甄氏的爱情篇章,故此她一般被稱为“甄宓”或“甄洛”,有時又稱為甄妃。但从其子魏明帝为避母姓将《感甄赋》改名《洛神赋》,而“洛”“宓”二字未被避讳来看,此二字皆非甄氏本名。
  2. ^ 陳壽三國志·魏书·后妃传》:建安中,袁紹為中子熙納之。熙出為幽州,后留養姑。
  3. ^ 《魏书》:后宠愈隆而弥自挹损,后宫有宠者劝勉之,其无宠者慰诲之,每因闲宴,常劝帝,言"昔黄帝子孙蕃育,盖由妾媵觽多,乃获斯祚耳。所愿广求淑媛,以丰继嗣。"帝心嘉焉。
  4. ^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曹丕作《典論》,其中《內誡》一章:“司隶冯方女,国色也,世乱避地扬州,袁术登城,见而悦之,遂纳焉,甚爱幸之。诸妇害其宠。给言将军以贵人有节志,但见时宜数涕泣,示忧愁也,若如此,必长见敬重。冯氏女以为然。后每见术辄垂涕。术果以为有心志,益哀之。诸妇因是共绞杀,悬之于厕梁,言其哀怨自杀。术诚以为不得志而死,厚加殡敛。袁绍妻刘氏甚妒忌,绍死,僵尸未殡,宠妾五人,妻尽杀之。以为死者有知,当复见绍于地下,乃髡头墨面,以毁其形,追妒亡魂。戮及死人,恶妇之为,一至是哉!其少子尚,又为尽杀死者之家,嫔说恶母,蔑死先父。行暴逆,忘大义,灭其宜矣。绍听顺妻意,欲以尚为嗣,又不时决定。身死而二子争国,举宗涂地,社稷为墟。上定冀州屯邺,舍绍之第。余亲涉其庭,登其堂,游其阁,寝其房。栋宇未堕,陛除自若,忽然而他姓处之,绍虽登蔽乎?亦由恶妇。”对袁家诸妇的作为非常反感,可见他这时对甄氏已有不满。
    陳壽三國志·魏书·后妃传》:“黄初元年十月,帝践阼。践阼之后,山阳公奉二女以嫔于魏,郭后、李、阴贵人并爱幸,(甄)后愈失意,有怨言。帝大怒,二年六月,遣使赐死,葬于鄴。”
    裴松之为《三國志》做注时引《魏略》云:“明帝既嗣立,追痛甄後之薨,故太后以憂暴崩。甄後臨沒,以帝屬李夫人。及太后崩,夫人乃說甄後見譖之禍,不獲大斂,被發覆面,帝哀恨流涕,命殯葬太后,皆如甄後故事。”
  5. ^ 三國志·魏书·方技传》:“无几,帝复问曰:“我昨夜梦青气自地属天。”宣对曰:“天下当有贵女子冤死。”是时,帝已遣使赐甄后玺书,闻宣言而悔之,遣人追使者不及。”
  6. ^ 台灣教育部國語辭典:靈蛇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