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当年位于斯德哥爾摩 Normalization 广场的信贷银行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英语Stockholm syndrome瑞典語Stockholmssyndromet)又稱為人質情結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

詞語釋意[编辑]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Jan Erik Olsson与Clark Olofsson,抢劫瑞典斯德哥爾摩内位于Norrmalmstorg广场最大的一家信贷银行,並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与警察僵持了130个小时后,歹徒最終投降。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4名曾經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表明並不痛恨歹徒,表達他們對歹徒不但沒有傷害他們卻對他們多加照顧的感激,並且對警察採取敵對的態度[1][2]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6日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5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因为被发现在斯德哥爾摩人质挟持事件而得名。

研究者发现到这种症候群的例子见诸于各种不同的经验中,从集中营囚犯战俘乱伦的受害者,都可能发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男女皆可能有此症狀,惟女性的比例比較高。

出現斯德哥爾摩症症候群的人士特徵[编辑]

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人质数据库显示,大约8%的人质表现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症状。[3] 據心理學者的研究,情感上會依賴他人且容易受感動的人,若遇到類似的狀況,很容易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通常有下列幾項特徵:

  1. 綁匪為了某種「正義」原因而綁架人質,並得到人質認同。
  2. 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加害者)威脅到自己的存活。
  3. 在遭挾持過程中,人質必須體会出綁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
  4. 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
  5. 人質必須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而通常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會經歷以下四大歷程:

  1. 恐懼:因為突如其來的脅迫威嚇導致現況改變。
  2. 害怕:籠罩在不安的環境中,身心皆受威脅。
  3. 同情:和挾持者長期相處體認到對方不得已行為,且並未受到『直接』傷害。
  4. 幫助:給予挾持者無形幫助如配合,不逃脫,安撫等;或有形幫助如協助逃脫,向法官說情,一起逃亡等。

進化和心理分析學的解釋[编辑]

關於進化心理學的解釋,參看 Capture-bonding(英文)

心理分析學的看法,新生嬰兒會與最靠近的有力成人形成一種情緒依附,以最大化周邊成人讓他至少能生存(或成為理想父母)的可能,此症候群可能是由此發展而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角色認同防衛機制的重要範例。

電影中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编辑]

在1966年香港邵氏兄弟有限公司出品,由王羽羅烈鄭雷主演的電影《邊城三俠》,片中被綁架的縣官之女魏文貞,愛上為正義而參加綁架行動的盧方。因而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而解救被關在牢裡的盧方,並幫助鄉民告發其父縣官魏懷遠於袁崇煥前,使其父問斬於尚方寶劍之下。

在《007》系列電影的第19集《新鐵金剛之黑日危機》,片中英國最大輸油管公司「金恩企業」的總裁羅勃金恩遭恐怖份子殺害,007奉命調查,意外發現金恩總裁的女兒伊莉翠幾年前曾遭同一個恐怖份子雷納綁架過,但自行脫逃。雷納打算要偷走元素以便炸毀油管,007發現後要阻止其陰謀,但伊莉翠因為被雷納綁過,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並利用恐怖份子,來達成她(伊莉翠)自己的復仇計畫。

在日本電影《太空遊俠》中也表現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例子,電影中的西山保、藤本誠和高村功三人為了夢想,需要一筆金錢,於是合謀械劫銀行,但很快便被大批警察包圍,於是他們脅持銀行職員相田綠等6人,後來甚至邀請他們加入成為同黨,就像科幻動畫《Space Travelers》內9名太空遊俠一樣。銀行內的人質原本都渾渾噩噩地過活,不過加入了西山保他們後,便有所改變,重新想生命的意義、忠於自己,夠膽去做應當做的事,從而相田綠對藤本誠產生了愛慕之情。

電影《天若有情》女主角Jo Jo愛上劫持她的華Dee;电影《你照亮我的生命》中女主角爱上了绑架她的绑匪;1997年上映的法國電影《只愛陌生人》(法语Gadjo dilo)中女主角愛上了逼她賣淫的黑道。

電影《鐘點戰》中身為時間銀行千金的女主角愛上了綁架她的男主角,開始與主角行搶她家族所設的時間銀行,以分配生存時間給窮人。

電影《切膚慾謀》中被囚禁並變性的薇拉卻漸漸愛上羅拔列格特醫生,從害怕怨恨自己被變性,在痛苦中嘗到歡樂,到後來同情醫生遭遇。

电影《色戒》描述一名大學話劇團裡的年輕女團員,扮演貿易商的太太,密謀色誘並暗殺汪精衛政權特務頭目。女主角王佳芝,在与特务头目易先生之间的感情纠葛就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导致最后高潮刺杀行动就是因为王佳芝的告密,最终刺杀失败。

電影《一日一生》中女主角愛上了脅迫她和兒子的通緝犯,甚至計劃與其逃到加拿大。

音樂中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编辑]

英國搖滾樂團 MUSE 於2003年發行的專輯《Absolution》中收錄其中一首單曲《斯德哥尔摩综合征》(Stockholm Syndrome)。

香港歌手 陳奕迅 於2013年發行的粵語音樂迷你專輯《The Key》中收錄其中一首單曲《斯德哥爾摩情人》。

英國流行樂團 One Direction 於2014年發行的專輯《Four》中其中一首單曲《人質情結》(Stockholm Syndrome)。

參考書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Hubbard, 1986
  2. ^ McMains & Mullins, 1996
  3. ^ G. Dwayne Fuselier, “Placing the Stockholm Syndrome in Perspective,” FBI Law Enforcement Bulletin, July 1999, 22-2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