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
波斯尼亞戰爭的一部分
Srebrenica massacre map.jpg
日期: 1995年7月11日-7月25日
地点: 波斯尼亞東部
結果: 1995年北約轟炸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
參戰方
Flag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 (1992-1998).svg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Flag of the Netherlands.svg 荷兰
Flag of Republika Srpska.svg 塞族共和國
10th sabotage detachment (10. diverzantski odred)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 (1992-1998).svg Naser Orić
Flag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 (1992-1998).svg Avdo Palić
Flag of the Netherlands.svg Ton Karremans
Flag of Republika Srpska.svg 拉特科·姆拉迪奇
Flag of Republika Srpska.svg Radislav Krstić
Milorad Pelemiš[1]
Dražen Erdemović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是于1995年7月发生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斯雷布雷尼察的一场大屠杀,造成大约8000名当地平民死亡。屠殺由拉特科·姆拉迪奇帶領下的塞族共和國軍隊在波斯尼亞戰爭期間執行。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发生在欧洲的最严重的一次屠杀行为[2]海牙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將此次屠殺定性為種族滅絕[3]。其後國際法庭也確認為種族滅絕[4]

背景[编辑]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於1991年10月15日宣布獨立,1992年4月6日獲歐洲共同體承認,翌日也獲美國承認。塞族共和國不想該地區分離出去,於是自1992年起在該地殺害波斯尼亞人[5]

1993年4月16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819號決議案,宣布斯雷布雷尼察為「安全區域」[6]。但塞軍沒有理會,照舊攻擊[7]

1995年3月,國際不斷施壓,力圖完結波斯尼亞戰爭,但塞族共和國總統拉多萬·卡拉季奇仍向塞族軍隊發出指示,將斯雷布雷尼察變成當地居民不能生存的地方[8]。1995年7月,塞族部隊進入聯合國劃定的安全區。

屠杀[编辑]

隔离和屠杀波多察里的男性[编辑]

Nova Kasaba亂葬崗的衛星照片

从7月12日起塞军就从波多察里的难民居住区赶出难民并且在他们登上开往波斯尼亚的巴士时将适兵役年纪的男子强行拉下来。有时还有太年轻与太老的男子也被拦下(一些只有14-15岁)。[9][10][11] 他们被带到一处名为“白宫”的地方。12日夜荷兰少校Franken听说没有一个男子陪同妇女小孩来到Kladanj的目的地。[12]

13日维和部队明确看到证据表明有塞军在谋杀被隔离的男子。Vaasen下士看到两个士兵将一名男子带到“白宫”后面听到一声枪响并看到这两个士兵出现了。另外一个荷兰兵看到塞军一枪打死了一个男子并一下午听到30-40声枪响。当丹麦士兵告知Joseph Kingori,一名斯雷布雷尼察的联合国观察员有男子被带到“白宫”后一去不返时后者走去调查。他听到了枪声但被塞军阻止再向前。[12]

有些屠杀是夜里在弧光灯下进行的。然后用推土机将尸体填进乱葬墓里。[13] 根据法国警察Jean-René Ruez收集的证据一些人是被活埋的,他也听到证词说塞军随意杀人和酷刑折磨。街上到处是尸体,人们为避免砍掉耳鼻而自杀,成人被迫观看自己的孩子被杀。[13]

强奸与折磨儿童[编辑]

很多妇女受到强奸性暴力。据Zumra Šehomerovic的说法:

塞尔维亚人在某一个时间开始将难民中的女孩和年轻女子带走。强奸经常在别人眼前,甚至是在子女面前发生。一个荷兰士兵就在旁边戴着随身听四处打量。他什么也没有做。这种事不是在我面前发生的,尽管我亲眼看到了,它是在我们所有人面前发生。荷兰士兵不可能什么也没看到。

有个妇女带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一个切特尼克警告她必须让她的孩子闭嘴。当孩子总是不停止哭泣时他就抢过去切开了婴儿的喉咙。然后他大笑,一个荷兰士兵在旁边,他什么也没做。

我看到了更可怕的事:一个一定只有9岁大的女孩,一些切特尼克建议她的兄弟强奸她,他没有听从,而且我也不认为他能办到,他只是个孩子。于是他们谋杀了那个男孩。我全都亲眼看到了,我还要强调所有一切发生在离基地极近的地区。同一天还看到了其他人被谋杀。一些人的喉咙被割开。其他人被砍头。’[14]

Ramiza Gurdić的证词:

我看到了一个十岁的男孩如何被穿荷兰制服的塞族人杀死。这就发生在我眼前。母亲坐在地上,她的年幼儿子坐在旁边。男孩被放在她母亲的大腿上。男孩被杀死了,他的头被砍了下来,尸体还在大腿上放着。塞军士兵拿刀子挑着人头给所有人看.... 我看到了一个怀胎妇女如何被杀死。塞族人捅她的肚子,把她开膛然后挖出两个胎儿再在地上打死。我是亲眼看到的。[15]

当晚荷兰的一支医疗队看到了塞军强奸妇女:

我们看到了两个塞族士兵压在妇女身上,垫子上有血,她的身上也有血,腿上有青肿。腿上还有血流下,她完全惊呆了,陷入了歇斯底里中。

驱逐妇女[编辑]

经过联合国与塞尔维亚的长期谈判,约25,000名斯雷布雷尼察妇女被强制迁到波政府控制地域。

一些巴士明显从来没到达安全地带,据最早一批藏在波特察里到Kladanj的巴士上的Kadir Habibović的证词,他看到至少一辆装满妇女的巴士朝离开波政府地域的方向开去[16]

审判[编辑]

2007年4月10日,塞尔维亚战争罪行法庭宣布,准军事组织毒蝎部队的4名成员在斯雷布雷尼察对穆斯林平民犯下的战争罪行。毒蝎部队指挥官斯洛博丹·梅迪奇及其主要帮手布拉尼斯拉夫·梅迪奇均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佩罗·彼得拉舍维奇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亚历山大·梅迪奇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这是塞尔维亚首次对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参与者作出判决。[17]

参考文献[编辑]

  1. ^ Massacre Near Srebrenica was Staged by French and Muslim Agents
  2. ^ (英文)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 Tribunal Update: Briefly Noted (TU No 398, 18-Mar-05) [1]
  3. ^ ICTY; "Prosecutor vs. Krstic: Appeals chamber judgement"; United Nations [2]
  4. ^ Court Declares Bosnia Killings Were Genocide Th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6, 2007. A copy of the ICJ judgement can be found here
  5. ^ Bratunac Municipality Officials, "Truth about Bratunac (Istina o Bratuncu)". 1995 [3]
  6. ^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819". United Nations. 16 April 1993. para. #1 [4]
  7. ^ ICTY. "Prosecutor vs Naser Oric, Judgement". United Nations. 30 June 2006. pg. 43-51[5]
  8. ^ ICTY. "Prosecutor vs Krstic, Appeals Chamber Judgement". United Nations. 19 April 2004. [6]PDF
  9. ^ Separation of boys, ICTY Potocari. Icty.org. 26 July 2000 [26 May 2011]. 
  10. ^ Separation,ICTY Sandici. Icty.org. [26 May 2011]. 
  11. ^ Separation,ICTY. Icty.org. 11 July 1995 [26 May 2011]. 
  12.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ICTY的引用提供文字
  13. ^ 13.0 13.1 Graham Jones. Srebrenica: A Triumph of Evil, CNN 3 May 2006
  14. ^ Writ of summons (4 June 2007), the Dutch law firm Van Diepen Van der Kroef Advocaten page 107-108.
  15. ^ Writ of summons (4 June 2007), the Dutch law firm Van Diepen Van der Kroef Advocaten, page 101.
  16. ^ Rohde, David; "Account of Women Taken", Columbia University; 2 October 1995 [7]
  17. ^ 连国辉、王海昉:塞尔维亚首次对波黑屠杀事件参与者作出判决,新华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