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式華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加坡式華語 (Singdarin), 亦稱新加坡本土華語[1]口語式新加坡華語,是個以新加坡華語爲基礎的混合語[2],主要是由漢語英語混合而成,不過也加入馬來語漢語方言的一些單字。在台灣,這種混合語也被稱爲星式中文(Singnese)[3]

新加坡式華語是許多新加坡年輕人的母語,許多年輕人的家人在家中也混用多種語言(如英語、漢語、閩南語客家話等),這種情形格外明顯,年輕人平常聊天時也常使用新加坡式華語。总的来说,受过良好教育的新加坡華人能够在汉语普通话和新加坡式华语之间自由转换。

新加坡式华语的语法通常与汉语普通话的语法一致,但是在一些情况下,它也可能与英语的语法互通。新加坡式华语的词汇包含很多英语、閩南語、客家话和马来语等等的词汇。所以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当新加坡的华人不知道他们想表达的词的对应汉语时,通常会使用英语单词传达这个意思。

由於新加坡式华语中存在着大量的英语或者非汉语普通话用词,來自中国大陆或者台湾的華人很难理解新加坡式华语,新加坡政府当前不提倡应用新加坡式华语,但是支持标准新加坡華語,因为政府相信这样能够讓新加坡人跟其他来自大陆或者台湾華人有效的沟通。

語言的形成[编辑]

就如同新加坡式英語一樣,新加坡式華語的形成是由於許多新加坡華人的家裡會講超過一種語言,多種語言摻在一起講的機會比較大。比如說,父親講英語,而母親講華語,這就導緻小孩把兩種語言混淆在一起講。

新加坡人大多居住在政府組屋,而組屋又是各種種族不同語言雜糅匯集在一起的場所。多語的情況導致許多英語名詞滲透到華語裡,形成了新加坡式華語。這種大雜燴式的華語一般稱為“Rojak”華語。

新加坡式華語對話的例子[编辑]

以下是新加坡式華語對話的例子:

新加坡式華語對話 現代標準漢語
你的Office 在哪裡? 你的辦公室在哪裡?
Raffles Place, 很靠近 MRT 萊佛士坊,很靠近地鐵站
你在那裡 work 多久了 你在那里工作多久了?
不太久,Six Months, 我想 find another job 不太久,六個月,我想找一份新的工作
Maybe 明年 when 我 complete 我的 accounting course 可能明年,當我完成我的會計課程
But 我要去吃飯 不過我要去吃飯

新加坡式華語常用的英語借詞[编辑]

以下列下新加坡式華語常用的英語借詞:

新加坡式華語常用的英語借詞 現代標準漢語 例句
But 不過/但是 But 他很聰明的! (但是他很聰明的!)
Then 然後 Then, 他就來了! (然後他就來了!)
Actually 其實 Actually, 我本來要去的! (其實我本來要去的!)
Share 共用/分/分享 呃! 蛋糕可以跟我share嗎? (呃! 蛋糕可以分來吃嗎?)
Blur 搞不清楚狀況/模糊不清 你知道嗎?他弄到我很blur! (你知道嗎?他弄到我很模糊不清?)
Anyway/Anyhow 無論如何/不管怎樣 Anyway, 都會去! (不管怎樣都會去!)
That's why 所以 That's why 我很討厭他! (所以我很討厭他!)

新加坡式華語其他語言的常用借詞[编辑]

就如同新加坡式英語一樣,新加坡式華語也慣用一些新加坡式英語常用的詞彙。

常用借詞 現代標準漢語 註釋 例句
buay tahan 受不了 閩南語詞 "beh 袂" (不能) 和馬來詞 "tahan" (忍受)組成 哇!袂 tahan 咧! (wa, be tahan leh) [哇受不了]
sibeh 非常 “死不”,源自于潮州話 sibeh 显![非常無聊]
walau eh 我的天啊! 源自于新加坡閩南語 "gua lan eh 我浪呃" (我的陰莖). "wa lau eh" 是個較爲文雅修飾過的詞語. walau eh, 你怎麼可以這樣? [我的天啊!你怎麼可以這樣?]
guai lan 令人討厭的傢伙 源自于新加坡閩南語粗話 "guai lan 怪蘭" (奇怪的陰莖). 他sibeh guai lan的! [他是個非常令人討厭的傢伙!]
sua ku 井底之蛙 源自于新加坡閩南語 “suaku 山龟” 这个人很sua ku!
salah 錯/壞掉了 源自于馬來語 電腦salah了 !
ulu 偏僻 源自于馬來語 這個地方這麼 ulu ,連個人影都沒有! [這個地方這麼偏僻,連個人影都沒有!]
terok 麻煩/困難 源自于馬來語 那位顧客sibeh terok! [那位顧客很麻煩!]

英語專業術語的使用[编辑]

由於英語是新加坡的主要的教育及工作語言,新加坡人對於英語的專業術語會較爲熟悉,而對華語的專業術語則較爲陌生。這就導致了許多新加坡人在工作的時候會將許多英語的專業術語摻進華語一起使用。這種新加坡式華語在某種程度上會造成新加坡人與中國大陸人或台灣人在工作方面出現一些溝通的障礙。

以下列出新加坡與中國在工作時使用的不同形式的華語。

在工作時所使用的新加坡式華語[4] 中國的現代標準漢語[5]
你的cable tray 要從 ceiling 上走。 你的電線橋架要在吊頂天花板上鋪設。
Server room 裡面的fire sprinkler 拆了,你們的fire department 會allow嗎? 機房裡面的消防噴淋拆了,你們的消防部門會批准嗎?

與新加坡式華語相關的詞語[编辑]

有許多跟新加坡式華語相關的詞語經常出現在新加坡華語當中,如“支離破碎的華語”(Broken Chinese)、“半桶水”(Half-bucket)或“六點半華語”(Half-past Six Chinese)。這些詞彙都是描寫一些新加坡人的華語程度較爲低落。這些名詞代表著說以百分之百來衡量標準漢語,有些新加坡人只達到50-60%领会華語的地步。

其中的原因是新加坡式華語的廣泛使用。講新加坡式華語是新加坡人從小就養成的習慣。華語程度的低落也可以追究到平日較少使用標準漢語,及較少練習聽說讀寫。一般來說,講新加坡式華語的人士並不能有效地和來自中國大陆或台灣的人士進行溝通,尤其是高階程度的會話。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重视新加坡本土华语的文化意义. 華語橋. [11 February 2011]. 
  2. ^ 中文·外来语来聚“掺”. 《三联生活周刊》. [1 August 2010]. 
  3. ^ 顧長永. 《新加坡: 蛻變的四十年》 (Singapore: The Changing Forty Years). 台灣: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6/07/25: 54. ISBN 978-957-11-4398-9. 
  4. ^ 新加坡式华语. 《联合早报网》. [1 August 2010]. 
  5. ^ 新加坡式华语. 《联合早报网》. [1 August 2010].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