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福建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加坡福建话
使用国家和地区 新加坡马来西亚
区域 新加坡,柔佛州,马六甲
当地使用人数 1,824,741(日期不详)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nan

新加坡福建话臺羅拼音Sin-ka-pho Hok-kiàn-uē白話字Sin-ka-pho Hok-kiàn-oē),语言学上称为新加坡闽南话,是通行于新加坡一带的闽语分支,属于闽南语中的闽台片。语言系属与中国闽南本地的泉州话漳州话厦门话以及台湾台湾话为同一个分片,并且具有高度的相似性。一般而言,新加坡的福建話主要是以泉州话作为基准,相对台湾话中的优势强更偏向泉州话

「福建话」(英語:Hokkien)是东南亚华人对泉漳片闽南语的称呼,新加坡的福建话口音乃基于泉州漳州二系之闽南语口音,尤以泉州音为重,融入少许潮州话(亦为闽南语的一支)特色,而带有闽南本土和潮汕兼具的色彩,可稱為「潮泉漳濫」。另外,亦融合了部分马来语以及少许英语词汇在內。但语言在语法和语音等方面,仍然与闽南本土的闽南语有着高度相似度。

口语上,新加坡福建话与南马福建话北马福建话台湾话厦门话同为泉漳混合语,融入了二系的语音,在音韵上皆具有高度对应。但由于泉漳成分比例的不同,之間仍产生少许差异。整体而言,新加坡的福建话较台湾优势腔更偏泉州腔一点,而近于台北腔、海口腔。新加坡人若以闽南语和闽台人士交流,基本上能夠畅通无阻。新加坡的福建话影视作品也能够被闽台观众理解,仅部分非汉语词汇若未经学习,难以被解读。

历史[编辑]

新加坡于19世纪后,接收大量华人移民,今日全国百分之七十八的人口皆为华人。在这其中又以来自福建泉州漳州的闽南地区移民为主,他們带入了闽南母语,使得福建话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一带广泛传播。因为早期未有语言的定名,新马一带华人习惯以祖籍地福建、潮州、广东等地地名称呼各自的语言,因此将闽南语称之为「福建话」。

新加坡于19世纪所创办的华人私塾大多以福建话来教授传统儒家经典。然而到了20世纪初叶,随着更多的华校采用华语標準漢語)为教学语言,华语逐渐取代了福建话而成为新加坡华校的媒介语。

20世纪前半叶,新加坡湧入了大量来自闽南的移民,加快了福建话在新加坡的广泛传播。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了更有效地把讯息传达到华人社区,有许多政治演讲及发表会都是以福建话来进行的。当时的新加坡呈现出一片蓬勃的闽南文化情景,例如福建话讲古、歌仔戏、福建话传媒等。

一般来说,在1979年之前,福建话是新加坡华人社群中的共同语。有许多新加坡的少数民族如马来人印度人更是以福建话跟新加坡华人进行沟通。

然而到了1979年之后,新加坡政府开始大力推广华语,以讲华语运动做为先导,对各种汉语方言傳媒进行诸多严格审查及禁播。许多汉语方言传媒都必须搭配华语才可播放上阵。与此同时,新加坡又于1980年代逐步废除华校制度,所有的学校都一律采用英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言,遂导致英语成为新加坡最强势的语言。因此,英语的兴起与华语的普及化加速了福建话在新加坡的衰微。

现状[编辑]

现今新加坡华人社群的共同语已被英语华语取代。虽然新加坡仍然有人讲福建话(尤其是老一輩的华人),但已不像从前那樣普遍。

老中青三代中,闽裔老年人仍具有很强的福建话沟通能力。中年与青年闽南人后裔因受到新加坡实际通用语英语的普及影响,以及讲华语运动的推行,都普遍流失福建话的交流能力,尤其以年轻人更为严重。近年来,有部分年轻人因受到英语环境的影响,华语能力也不足。

虽然新加坡无线电视台都受到政府政策的约束,不能播放方言节目,但在新加坡有线电视台可播放方言电视剧,台语娱乐传媒亦较容易获取,因此仍旧有人会透过它来接触福建话。有一部分支持热爱自己母语的年轻人也透过网络上的台语传媒来与自己的母语保持接触。

与其他地区的“漳泉混合”闽南语的不同[编辑]

新加坡福建话虽然与北马福建话台湾话厦门话同为泉漳混合语(泉漳濫),但是因为混合的比例不同,接触层面也不同,所以产生了不少词汇上以及语法上的差异。

新加坡獨特的閩南語詞彙[编辑]

新加坡福建話有些特殊的閩南語詞彙,與閩台區的閩南語有些不同。

新加坡福建話(漢字) 白話字 意思 台語比較
死景 sí-kéng 博物館 博物館 (phok-bu̍t-kóan)
活景 o̍ah-kéng 動物園 動物園 (tōng-bu̍t-hn̂g)
掠無球 lia̍h-bô-kiû 完全不了解 (簡意“抓不到球”) 毋捌 (m̄ bat)
假勥 kê-khiàng 自作聰明 假𠢕 (ké-gâu)
俏母 chhiò bú 漂亮的女人 媠查某 (súi cha-bó͘)
督公 tok-kong 很厲害,頂尖,源自於拿督公 厲害 (lī-hāi))
龍溝 lîng-kau 水溝 溝仔 (kau-á)

同實異名的詞語[编辑]

新加坡福建話 意思 台語比較 註釋
(ai) (beh) 爱(ài) 在台灣話裡的意思是“愛”或“要”。"欲" (beh) 在新加坡福建話較為少使用。
(lɯ2/ler2/lú) 汝/你 (lí) "汝 (lí)" 源自於漳州話和泉州話。 新加坡福建話的 lɯ2/ler2 受潮語/泉州話影響。 ler2 (或leu2) 是“汝”潮語的發音。lɯ2 是老泉音,而 lú 則是泉州話裡同安腔“汝”的發音。現在的泉州市則多數人將 “汝”讀成 lí。
恁侬 or 恁人 (lín lâng) 你們 (lín) 在新加坡福建話裡使用 "侬/人 lâng" 包括 (我guá,阮gún, 恁lín) 源自於潮語文法。
我侬 or 我人 (góa lâng) 我們 (gún) or (lán) "阮侬 or 阮人 gún lâng" and "咱/咱侬 lán/lán lâng" 也廣泛使用於新加坡福建話。源自潮語文法
伊侬 (i lâng) 他們 (亻因) (in)。 在後面加載了 ”儂 lâng”來自於潮語文法。
chhò 毋着 m̄-tio̍h 馬來詞彙 "salah"(錯誤)在新加坡福建話比較普遍使用。 "毋着" (m̀-tio̍h) 亦也有人使用
食饱未? chia̍h-páh bē 吃饱了吗?(常用来打招呼,外语人士误为“你好!”) 你好! lí-hó "食饱未? chia̍h-páh bē" 在台灣也有人使用,不過意思是“吃飽了嗎?”
佗落 to lo̍h 哪裡 佗位 tó-uī 例如 去佗落? khì to lo̍h, "去哪裡?"
khiā tòa 例如 徛佗落? khiā to lo̍h',' "住在哪裡?"台灣南部亦有人使用
旧早 kū-chá 從前 永摆 (éng-pái) or 以前 í-chêng 多種用法
斗跤手 tàu-kha-chhiú 幫忙 斗相共 tàu-saⁿ-kāng "斗跤手 (tàu-kha-chhiú)" 亦在台灣使用
这头 chit-tau 這裡 这边 chit-pêng or chia 这边 chit-pêng 亦在新加坡使用, chia 則比較少使用
按呢款 án-ne-khóan 這樣子 按呢 án-ne khóan 很少加載在台語當中。
几镭 (kui-lui) or 几箍 kui kho 多少錢? 偌濟钱 jōa-chōe chîⁿ "lui" 源自於馬來語詞彙 "duit"
转厝 tńg-chhū (pron. tn̂g-chhū) 回家 转去 tńg—khì 转去 tńg—khì亦在新加坡使用,但是是指回去的意思,而不是台語“回家”的意思。
‘今仔’日 kiaⁿ-ji̍t 今天 今仔日 kin-á-ji̍t 新加坡福建 ‘今仔’日 kiaⁿ-ji̍t 是台語 今仔日 kin-á-ji̍t的縮寫. 新加坡福建話裡也經常聽到今日 (kin-ji̍t).
当今 tong-kim 現在 现此时 hián-chú-sî (pron. hiān-chū-sî) 新加坡和台灣都使用 这阵 chit-chūn 來包含“現在”的意思
这阵 chit-chūn 現在 这马 chit-má or 这站 chit-chām 这阵 chit-chūn 也在台灣使用
四散 sì-sōaⁿ (pron. sí-sóaⁿ) 隨便 乌白 (o͘-pe̍h) E.g. 伊四散讲 i sì-sōaⁿ kóng - 他隨便講. 四散 (sì-sōaⁿ) 亦在台灣使用.
定着 tiāⁿ-tio̍h 一定 一定 it-tīng or 绝对 cho̍at-tùi (pron. chòat-tùi) 定着 tiāⁿ-tio̍h 亦在台灣使用. 一定 it-tīng 源自於華語
gia̍h or giâ thêh gia̍h 亦在台灣使用, thêh 則在新加坡比較普片使用,意為“拿”。
惊输 kiaⁿ-su 怕失敗 - kiasu 惊失败 (kiaⁿ sit-pāi)
公司 kong-si 分享 pun or 公家 kong-ke 公司 kong-si 在台語裡是“商業公司”的意思
chiā 非常 chin, chiâⁿ or chiok 
siong 很困難 艰难 khùn-lân " siong" 意思是“傷害”,但在新加坡福建話裡的意思是“很困難”的意思
heng 幸運 好佳在 hó-ka-chài 台語裡 "幸运 hīng-ūn" 亦有人使用
相像 sioⁿ-siâng 一樣 仝款 kāng-khóan or 親像 chhin-chhiūⁿ
食风 chia̍h-hong 去度假,生活奢侈 𨑨迌 thit-thô 台語裡"食风 (chia̍h-hong)"亦使用但意思是“面對風”。新加坡福建話 "𨑨迌 thit-thô "是小朋友玩耍的意思。

同名異音的詞語[编辑]

有些新加坡福建話的詞彙和漳泉/台語詞彙相同,但發音不同。

閩南語詞彙 意思 新加坡福建話 台語 註釋
咖啡 咖啡 ko-pi ka-pi "ko-pi" 一詞源自於馬來話。泉州和廈門“咖啡”讀成ko-pi, 漳州則讀成ko-phi。 台語“咖啡”讀成ka-pi則是因受到日語漢字的影響[1]
按怎 怎樣 án-chóaⁿ án-nuá "án-chóaⁿ" 亦在台灣使用。án-nuá 源自漳州話。
啥物/甚物 什麼 sí-mi̍h /sim-mih siáⁿ-mi̍h "sí-mi̍h" 是根據漳廈地區對於“甚麼”的念法。而siáⁿ-mi̍h則是泉州對於“啥物”的念法。台灣多數人使用“啥物siáⁿ-mi̍h”,但亦有人使用 "甚物 sim-mih"。新加坡則多數人士使用“甚麼 sim-mih”,較少人使用“啥物siáⁿ-mi̍h”。

新加坡福建話與其他語言的交融[编辑]

由於新加坡是個多語國家,新加坡福建話受到其他本地語言的影響也不少,因此加雜了許多非閩南語的詞彙,例如馬來語詞彙,潮語詞彙,粵語詞彙,英語詞彙等等。

馬來語詞彙的滲透[编辑]

許多馬來語詞彙滲透到新加坡福建話,使得新加坡福建話與泉漳地區和台灣地區的閩南語有些不同。

馬來詞彙 漢字 意思 台語 註釋
Su-ka (soeka) 舒合 (su-kah) 喜歡 合意 (kah-ì) 金門閩南語亦使用,臺灣閩南語則無[2]
Sabun 雪文 (sap-bûn) 肥皂 茶箍 (tê-kho͘) (台語) 雪文 (sap-bûn) 在臺灣閩南語亦使用
Kah-win (kawin) 交姻 (kau-ín) 結婚 結婚 (kiat-hun) 金門閩南語亦使用,臺灣閩南語則無[2];另一說則是“交姻”也可能是古代用语,代表“交姻缘”
Ka-cau 打擾 攪擾 (kiáu-liáu)
Ba-Lu (Baru) 最近 最近 (chòe-kīn)
Pa-sak (Pasar) 巴刹 (pa-sat) 菜市場 市場 (chhī-tiûⁿ) or 菜市仔 (chhài-chhī-á) 金門閩南語亦使用,臺灣閩南語則無[2]
Ma-ta (Mata Mata) 警察 警察 (kéng-chha) 金門閩南語亦使用,臺灣閩南語則無[2]
Ga-duh 吵架 冤家 (oan-ke) 金門閩南語亦使用,臺灣閩南語則無[2]
Si-nang (Senang) 簡單/空閒 簡單 (kán-tan)
Lui (Duit) (lui) (chîⁿ) 金門閩南語亦使用,臺灣閩南語則無[2]
To-long 幫助 拜托 (pài-thok),幫忙 (pang-bâng) or 鬥相共 (tàu-saⁿ-kāng)
Sa-lah 犯錯,出毛病 犯法 (hōan-hoat) 金門閩南語亦使用,臺灣閩南語則無[2]
Ta-pi (Tetapi) 但是 但是 (tān-sī), 毋過 (m̄-koh) or 猶毋過(iáu m̄-koh)
Loti 麵包 麵包 (mī-pau) or 'phang' (Japanese loanwords)
Pun (pun) 也是 嘛是 (mā sī) or 也是 (iā-sī) E.g. 伊本是真帅 (i pun-sī chin suí) - 他也是真漂亮
Saman 罰款 罰款 (ho̍at-khóan)
Agak Agak 猜/隨便 (ioh)
Kentang 馬鈴薯 馬鈴薯 (má-lêng-chû)
Guli 大理石 大理石 (tāi-lí-chio̍h)
Botak 禿頭 光頭 (kng-thâu) or 禿頭 (thut-thâu) 
Pakat 巴结 (pá-kat) 串通 串通 (chhòan-thong)
Buaya 磨仔 (buá à) 鱷魚 鱷魚 (kho̍k-hî)
Beh Ta-han 袂扙捍 無法忍受 擋袂牢 (tòng bē tiâu) 由閩南詞彙 "beh 袂" 和 馬來詞彙 "tahan"組成
Mana Eh Sai Mana 會使 怎麼可以? 敢會使 (kam ē-sái) 由馬來詞彙 "mana" 和閩南詞彙 "e-sai 會使"組成
Logun 老君 醫生 醫生 (i-seng) 源自於馬來詞彙 "Dukun", 意為醫藥先生

其他漢語方言詞彙的滲透[编辑]

有許多新加坡福建話所使用的詞彙源自於其他漢語方言詞彙。

新加坡福建話 意思 台語 註釋
(phiⁿ) 便宜 (sio̍k) 源自於潮語。“俗(sio̍k)”亦在泉/廈/漳使用。
死父(sî-bēh) 非常 (chin) or (chiok) 源自於潮語 “死父 (si2-bê6)”. 和死爸(sí-pēh) 閩南語同諧音,一般認為是源自於較為粗俗詛咒別人的潮語髒話,意為“止到你父親死掉為止”,但在新加坡福建話通俗廣泛使用之後,現不再有詛咒罵人之意。[3]
山龟 (soāⁿ-ku) 井底之蛙 土包仔 (thó͘-pau-á) 源自於潮語
无便 (bô-piàn) 沒有辦法 无法度 (bô-hoat-tō) 源自於潮語
做儛 (chò-bú), 做阵(chò-tīn) 一起 做伙 (chò-hóe), 同齐(tâng-chê) or 斗阵 (tàu-tīn) 源自於潮語
紧张 (gan tʂiong) 緊張 紧张 (kín-tiuⁿ) 源自於粵語

受英語影響[编辑]

有許多英語詞彙在新加坡福建話廣泛使用。這些詞彙都跟新加坡周遭的生活有關係。如果新加坡福建人不知道某個詞彙閩南語怎麼說的話,就會以英語詞彙代替他。

英語借詞 意思 台語比較
Shopping 逛街 踅街 (se̍h-koe)
MRT 地鐵 捷運 (chia̍t ūn)或 地下鐵 (tē-hā-thih)
But 但是 但是 (tān-sī)
Toilet 廁所 便所 (piān-só͘)

語音[编辑]

帶有安溪、同安、南安、晉江一帶和潮語腔調[编辑]

新加坡人講閩南話時,多多少帶著安溪南安晉江同安一帶的腔調或者是潮音,同時喜歡加點尾音已被吃掉的英文。慣性上喜歡使用英語連接詞then ,後面再加個“hngo"(就是晉江/南安等地喜歡用的那個尾音,第二聲)。一般上,新加坡閩南語講得大都不會太深。

年份、號碼文讀和白讀音不分[编辑]

新加坡福建話多數在念讀年份或者一些號碼時,是文讀和白讀不分(至少廈門是分的)。比如,“​​1980年”這個名詞中的讀法一般上應該是以文讀音來讀 (一九八空年 it kiú pat khòng nî),但是新加坡則文白不分,直接讀成 “一九八空年 it káu pueh khòng nî”。電話號碼在台灣一般以文讀音來念,新加坡則直接以白讀音來念。例如,電話號碼在台灣98444678會以文讀音來念(kiú pat sù sù sù lio̍k tshit pat),新加坡則以白話讀音來念 (káu pueh sì-sì sì la̍k tshit pueh)。

受到漳南和潮語音影響[编辑]

"ing" 到 "eng" 的變音[编辑]

雖然新加坡福建話偏向泉音,但在一些閩南語讀音方面受到福建漳南(東山雲霄漳浦平和)閩南話、海陸豐、 潮汕潮州話廣東話的影響。

一些字的韻母在泉州、漳北、廈門同安台灣地區都讀做 "ing" (標準讀音),可是在新加坡有許多人卻讀成 "eng"。這跟漳南、潮汕 、海陸豐、廣州的讀音類似。其中受到來自潮音的影響更為明顯,以下可供參考。

漢字 標準閩南語讀音(廈語/台語) 新加坡福建話讀音
sing seng (潮音)
tshing cêng (潮音)
bîng bêng (漳南音) / mêng (潮音)
líng léng (漳南音/潮音)
ing eng (漳南音/潮音)
tsìng zèng (潮音)

“我”的讀音[编辑]

一般來說,“我”閩南語讀成guá,但是在新加坡,有許多人則以懶音讀成uá。這也是受到潮語的影響“我 ua2” 。

語法[编辑]

新加坡福建話和台語有些細微的語法差異。例如,如果要問 “你要不要..?",新加坡福建話一般上會使用 "愛(ai)...莫(mài)?",而台語則會使用"欲(beh)..無(bô)"。 “愛 (ai)”在新加坡福建話裡的意思是“要”,而台語的“愛 (ai)”則是“喜歡”或“必須”的意思。台語一般會使用“欲(beh)”來表達“要”的意思。

另外,在問問題時,台語一般會使用"敢 kám",意思是“是否”、“是不是”等。 "敢 kám" 一詞源自於漳州話,在台語裡面是一種有禮貌較為正式的問問題方式。如果是一般非正式的問問題方式,台語則會使用 "無(bô)" 置入到句子的尾端(例如華語的 “嗎”)。新加坡福建話則很少會使用“敢 kám”,而會使用 "無(bô)"置入到句子的尾端(例如華語的 “嗎”)。有時候,新加坡福建話也會受粵語影響,在句子的尾端會直接加個 "meh 咩"。例如,與其說 “是無?(si-bo)”(是嗎?),新加坡福建話則會說“是咩"(si-meh)。

句子的語法差異
新加坡福建話 台語 華語
食飯? (ai chia̍h-pn̄g mài?) 食飯? (beh chia̍h-pn̄g bô?) 要吃飯嗎?
汝有睏飽? (lé ū khùn-pá bô?) 有睏飽? (lí kám ū khùn-pá?) 你是否已睡飽了?

新加坡闽南语的古汉语成分[编辑]

閩南語中有些白讀成分直接繼承了上古漢語聲母系統,沒有經歷中古時期的語音演變。它保留著中古漢語上古漢語的一個很大區別,不帶唇齒聲母f,比如“分”字,閩南話中並不念“fen”,而是念“pun”。此外,閩南語中還完整地保留了古音中的鼻音韻尾賽聲韻尾

新加坡闽南语的古汉语成分 - 包含所有已经在现代标准汉语不使用或鲜少使用,但仍然保留在新加坡闽南语里的古汉语字词(不包括外来词)
字词/闽南发音(国际音标)/ 新加坡闽南语意思 古汉语意思 备注
汝/li/
伊/i/ 他/她/它
箸/ti/ 筷子 筷子
物件/mi-kiaⁿ/ 东西 东西
安呢/an-ni/ 这么 这么
按怎/an-tzua/ 怎么 怎么
老君/lo-kun/ 医生 医生
厝/tsu/ 房子 房子
檨/suaiⁿ/ 芒果 芒果
枵/iao/ 肚子饿 例句:我个腹肚真枵。(我的肚子很饿。)
尻川/kha-tsəng/ 屁股 屁股
骹/kha/
塗骹/thɔ-kha/ 地上 地上
鼎/tiaⁿ/
肉脞/ba-tsɔ 碎肉 碎肉
蹛/tua/ 在/居住 例句:汝蹛底落?(你住那里?/你在哪里?)
佇/ti/ 例句:汝佇底落?(你在哪里?)
徛/khia/ 居住/站 居住/站 例句:我徛佇牛车水。(我住在牛车水。)
暗冥/am-mi/ 晚上 晚上
晏/uaⁿ/
门骹口/məng-kha-khao/ 门口 门口
外口/gua-khao/ 外面 外面
泅水/siu-tzui 游泳 游泳
即阵/tzit-tzun/ 现在 现在
即久/tzit-ku/ 现在 现在
即马/tzit-ma/ 现在 现在
现此时/hien-tsu-si/ 现在/现时 现在/现时
当今/tɔng-kim/ 现在 现在
眠床/bin-tsəng/ 睡床 睡床
遘/kao/ 例句:我遘厝了。(我到家了。)
转/təng/ 回去 回去 例句:我转去学堂提物件。(我回去学校拿东西。)
倒转/to-təng/ 回去 回去
食/tzia/
还未/ia-bue/ 还没 还没 例句:我还未食饭。(我还没吃饭。)
趁钱/than-tziⁿ/ 赚钱 赚钱

宗教,藝文影視和閩南文化[编辑]

新加坡宗教[编辑]

Hokkien Sutra
一张公告 卫理公会直落亚逸礼拜堂 告示有闽南语主日崇拜(右侧)
Hokkien Sutra
取自一間新加坡佛堂《大悲懺法儀規》 (包括新加坡式福建話羅馬拼音)

新加坡的一些佛堂仍以閩南語來讀誦佛經。這些佛經通常備有新加坡式福建話羅馬拼音來協助讀誦。新加坡的一些基督教教堂仍有閩南語的禮拜。 新加坡的道教團體也經常使用閩南語。

新加坡福建音樂歌謠[编辑]

根據周長揖教授的解說,新加坡閩南話的歌謠很豐富。他在新加坡收集​​到一首(長篇敘事歌謠)“過番歌”,有700多句,中國民間沒有這麼長的詩歌。從開篇、禀告雙親、夫妻惜別、踏上征途、(涉洋過番、實叻遭遇、檳城險厄、返回唐山、尾聲)全面反映了當時去南洋的艱苦生活,也把南​​洋的風貌表現出來,詩詞寫得很美,很多閩南話也寫的很美,還壓韻,這是勞動人民集體創作的。[4]


另外,很多歌謠也很美,比如《雪梅思君》寫了對愛情的忠貞。這方面的歌謠太多了,比如愛情詩《針線情》:

你是針,我是線,针线永远黏相倚。

lí sī chiam , góa sī sòaⁿ ,chiam-sòaⁿ éng-óan liâm siòng óa

人講針補針針也著綫,為何放阮咧孤單。

lâng kóng chiam pó͘ chiam hiam tio̍h sòaⁿ, ūi-hô pàng gún leh ko͘-toaⁿ

啊!你我本是同被單,怎樣來拆散?

Ah, lí góa pún sī tâng phōe-toaⁿ, chóaⁿ-iūⁿ lâi thiah-sòaⁿ

有針無綫叫阮要按怎,思念心情無帶看。

ū chiam bô sòaⁿ kiò gún ài an-chóaⁿ, su-liām sim-chiâⁿ bô-tè khòaⁿ

還有《行船歌》有十八節,講到怎樣過南洋,也很生動。 


再有像聲詞歌謠《砰嘭水中流》:

乞涸木為舟,

kih kok bo̍k ūi tsiu

砰嘭水中流,

pin pong chúi tiong lâu

門雙劃槳,

mn̂g-siang u̍ih-hiúⁿ

噝刷到泉州。

si suit kàu chôan-chiu

新加坡歌台[编辑]

新加坡也經常在華人傳統節日時主辦歌台,例如中元節歌台就經常使用不同的漢語方言如福建話潮州話廣東話等。其中於1960年代,歌台唱福建歌曲已十分受歡迎。新加坡福建金曲歌王陳金浪曾經七月歌台的紅牌歌手與主持人。例如,在中元普渡時所唱的歌“陳金浪 -《十殿閻君》”。

新加坡福建戲曲[编辑]

早期的新加坡福建戲曲源自於泉州高甲戲大約於清末民初傳到了新加坡。但1927年從台灣傳到新加坡的台灣歌仔戲,由於對白唱腔容易看得懂,在新加坡引起巨大的轟動,遂對新加坡造成深遠的影響,到了20世紀中逐漸取代了高甲戲,成為新加坡福建戲曲的主流。

目前的新加坡福建戲的演出主要由歷史悠久的“新賽風閩劇團”、“筱麒麟閩劇團”以及兩支新生力軍“筱玉隆閩劇團”和“愛心歌仔戲團”擔任。

新加坡也有一間學校“新加坡戲曲學院”負責栽培本地戲曲人才,包括歌仔戲

新加坡福建話電影[编辑]

新加坡福建話電影始於1990年代末,主要由華語電影置入閩南話對白,遂而形成的。其中,由梁自強所導演的錢不夠用小孩不笨等都得到不錯的票房,電影所反映的是當時新加坡基層人民的社會風貌。

新加坡電台[编辑]

雖然新加坡電台自1980年代開始禁止使用福建話,但新加坡麗的呼聲(Rediffusion Singapore)仍使用福建話,並且在新加坡做了多年的福建話廣播,為新加坡福建話的文化流傳做了巨大的貢獻。其中由許淑梅主講的閩南語講古廣播如《廈語民間故事》在新加坡廣受歡迎。

新加坡南音[编辑]

南音最初傳入新加坡是1901年時期[5],南來的泉州人創立了許多南音社。目前僅存的南音社有「湘靈音樂­社」。

湘靈音樂­社成立於1941年,是新加坡繼承與弘揚中華文化瑰寶—南音與梨園戲的藝術團體。19­77年,由已故社長丁馬成首倡,湘靈音樂社舉辦了首屆「亞細安南樂大會奏」並推動了當­時低迷不振的南音。為加快對年輕一輩的推廣與教育,並把南音帶進校園合作演出,亦特別­出版了兩本南音與梨園戲教科書配合教學。[6]

湘靈音樂社在新的接班人丁宏海社長的努力推動下,不斷地把南音戲曲事業發揚光大。

白話字足跡[编辑]

一封白話字信,陈文学 (陳嘉庚之堂兄弟)的後代提供給Brownies展出

曾經有新加坡閩南人在書寫信件時使用「白話字」,例如有一封信是陳嘉庚的堂兄弟陈文学的後代所提供的,完全是用白話字所寫的。[7]

白話字信件 漢字譯文

12 ge̍h 26 ji̍t

Ha̍k-ḿ siu

Jí-bô phah-sǹg ê tiong-kan, chiap-tio̍h lâi phoe chit hong, lāi-bīn sō kóng long chai siông-sè . lūn lín hiân-chek ê sin-khu, kūn lāi ū khah iōng, lín bián khoà-lū. lūn jī á nā-sī khah kín tò-lâi pó khah hó. Nā tò-lâi chia, ū sî iā thang hō͘ in hiân-chek khah I kàu-hùn, bián-lē. sǹg hiân-sî nî-hè iáu chió, bē bián tit-siū ín-iń, ng-bāng nî-hè kàu gia̍h i chiū ē bat siūⁿ . lí m̄-thang khoà-lū. lūn chhin-chiâⁿ goá ta̍k lé-pài lo̍h khì Ē-Mn̄g thām thiā, long boē hó-sè. Tā-chiah chia bān-bān koh chhōe, goá iā chin tì-ì . lūn su-chē hiân-chai bô tī the, iā thang chai ié ī-sū. Lái heⁿ lun̄ mā ái kóng hó, chiaⁿ-ge̍h chiah beh tò-lâi. Lūn chō sō ê seng-khu ū ióng-ióng á-bô. Chin siàu-liân ǹg-bāng mê-nî ē long tò-lâi, koh $100.00 kho ě sū. Suá bô ti-teh thēng hāu-lâi,góa chiah mn̄g I ê siông-sè, chit ê kì-hō,lí chai āu-pái m̄-thang kià kòe lâi sàng góa, ū chōe chōe êhùi khì. Chhéng an put it.

Ông pheh lîm

12月26日

學姆 收

佇無拍算的中間,接著來批一封,內面所講攏知詳細。論恁賢叔的身軀,近來有較勇,恁免掛慮。論兒仔若是較緊倒来保較好,若倒來遮,有時也通予(亻因) 賢叔共伊教訓、勉勵。算現時年歲猶少,袂免得受引誘,向望年歲夠額 伊就會捌想,汝毋通掛慮。論親情,我逐禮拜落去廈門探聽,攏袂好勢,踮遮則慢慢閣揣,我也真致意。論師姐現在無佇咧,也無通知伊的意思,來衡論嘛愛講好,正月才欲倒來。論做嫂用身軀有勇勇抑無?真少年,向望明年會攏倒來,閣$100.00箍的事。師也無佇咧,聽後來,我才問伊的詳細,這個記號,汝知後擺汝毋通寄過來送我,有濟濟的費氣。請安不一。

王帕林

新加坡地名[编辑]

新加坡的漢文國名「新加坡」〔sin-ka-pho〕源自於閩南語對於英語名稱“Singapore”的音譯。新加坡也有許多地名是源自於新加坡福建話,例如「紅茂橋」(Ang Mo Kio)、「大巴窯」(Toa Payoh)等等。這些名稱都代表著閩南語和新加坡的文化淵源。

參考文獻[编辑]

  1. ^ 日語“咖啡”一般是寫做片假名「コーヒー」(ko-hi),是借自荷蘭話外來語Koffie,寫成日語漢字是「珈琲」。《臺日》詞典有收「珈琲(ka-pi)」,表示「ka-pi」應當是臺灣人在日本時代借日語漢字「珈琲」讀做臺語的漢字音; 許嘉勇 (2014)。後來演化成 ‘咖啡”則一般台語讀成ka-pi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整理自金門縣志、張屏生,出處:《金門話中反映的僑鄉文化 》,謝佳玲,東華中國文學研究
  3. ^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sMWA0ey1nMEJ:www.chinahistoryforum.com/topic/34049-singaporean-hokkien-word-sibeh-+&cd=2&hl=zh-CN&ct=clnk
  4. ^ 闽江茶座——周长楫教授谈闽南话在新加坡. 國際在線. 
  5. ^ Siong Leng Musical Association (湘靈音樂­社). Lukechua (英文). 
  6. ^ 新加坡湘靈音樂社訪臺文化藝術交流音樂會. rimhncfta. 
  7. ^ Bukit Brown: Our Roots,Our Heritage (武基布朗:我們的文化根源,我們的文化遺產)

延伸阅读[编辑]

  • 周长揖、周清海(著),《新加坡闽南话词典》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2年,ISBN 9787500435303
  • 周长揖(著),《新加坡闽南话概说》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0年,ISBN 9787561516924
  • 周长揖(著),《新加坡闽南语俗語歌謠選》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3年,ISBN 7561521588

参见[编辑]

外部连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