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
N4A.jpg
新四军臂章

存在時期 1937年10月12日-1947年1月23日
國家/地區  中華民國
效忠於  中国共产党
部門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國民革命軍
種類 游擊隊
功能 正式武裝團體
規模 起初約1.03萬人員,抗战结束前夕约29萬
直屬 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
駐軍/總部 蘇北、皖南
裝備 漢陽八八式步槍
中正式步槍
三八式步槍
毛瑟C96手枪
土製手榴彈
四一式山炮
別稱 新四军
格言 共赴國難
專用顏色 灰色制服
進行曲 《新四军军歌》
參與戰役 國共內戰
對日抗戰
指挥官
象徵性指揮官 顧祝同
著名指揮官 叶挺项英
陈毅刘少奇粟裕
佩章
臂章 新四军標章

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由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留在南方八省进行游击战争的中国工农红军和游击队改编的军队。新四军是主要由项英创建的,實質不受國民政府指挥的中共军事力量。抗战结束后,新四军番号继续被沿用到1947年1月才撤销,原新四军部队主力除第3师(黄克诚部)开赴东北加入东北野战军,第5师(李先念部)改编为中原军区外,其余主力改编为华东野战军,1949年1月改称第三野战军

建軍背景與經過[编辑]

1931年中国共产党江西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1934年国军蒋介石的领导下进行第五次围剿,红军的一部分成功突围,进行长征,其余的留在南方进行游击战。

1936年底,西安事变之后,中国共产党和以中国国民党为主的国民政府达成和解,决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7年7月,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根据国共两党谈判达成的协议,10月,江西福建广东湖南湖北河南浙江安徽等八省的红军和游击队整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或称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下轄四個支隊,編入第三戰區戰鬥序列(指揮官顧祝同),並規定在蘇北、皖南地區擔任游擊。

編制[编辑]

随后,经国民政府与中共中央协商,任命叶挺为军长,项英为副军长兼政委,张云逸为参谋长,袁国平为政治部主任,周子昆为副参谋长,邓子恢为副主任。同年12月25日,新四军军部在汉口成立,1938年1月6日移至江西南昌。后移至皖南歙县之岩寺。新四军下辖4个支队和1个特务营。全军共约1.03万人。新四军改编后,各支队随即相继开赴江南抗日前线。

新四军同八路军一样,也是左臂戴臂章,臂章正面为“N4A”三字(即为新四军的英文缩写),背面是部队番号及佩戴者姓名,两军均为灰色军服。

黃橋事件前[编辑]

1940年,曾参加南昌起义的新四军干部在皖南合影。前排左起分别为周子昆袁国平叶挺陈毅粟裕

1937年12月25日在汉口建立军部,1938年1月6日移驻南昌。1939年2月,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到皖南视察,与新四军领导人商定了“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1939年9月,江抗西撤到长江中的扬中县与挺进纵队合编,并向苏北发展。1938年9月30日,在河南省确山县竹沟镇组建的新四军游击支队东征,开辟了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1939年1月,开辟了豫鄂边区的抗日根据地,辖5个团队和3个游击总队。

1940年4月15日,毛澤東王稼祥電令項英劉少奇發動黃橋事件夾擊國民革命軍韓德勤的部隊[1],此行动造成第三战区的极大不满并为皖南事变埋下祸根。

1940年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作出八路军应派部队与新四军合力发展华中的部署。八路军第2纵队主力和苏鲁豫支队、陇海南进支队先后越陇海路南下,与新四军第6支队合编为八路军第4、第5纵队。第4纵队执行向西防御任务。第5纵队执行向东发展任务。7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率主力北渡长江,改称苏北指挥部;10月,新四軍陳毅粟裕遵照中國共產黨中央、毛澤東的指示,以不到1000人的代價取得黄桥战役反摩擦鬥爭的勝利,一共殲滅國軍(頑軍)1萬1千餘人,國民黨軍89軍中將李守維斃命,擊斃獨立第六旅旅長翁達及團長數人,俘虜包含第33師孫啟人、第99旅苗瑞林等師、旅、團級軍官在內的3800人,与南下支援的八路军第5纵队会师,佔領了海安、東台等四個縣,並繳獲大量裝備,此次反頑戰役極具重大意義,黄桥战役是中國共產黨以少勝多、解放全中國的光輝範例[2],使蘇北的抗日民主根據地與華北抗日民主根據地聯成一片,奠定華中革命勢力的優勢[3]。11月17日,在江苏海安成立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23日迁盐城),叶挺任总指挥,陈毅任副总指挥并代理总指挥,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胡服(刘少奇)任政治委员,统一指挥陇海路以南、长江以北的新四军和八路军部队。留在苏南的新四军第2支队领导机关,组建了新的江南指挥部[4]

皖南事变[编辑]

1940年10月19日,蒋中正发出“皓电”,限令黄河以南新四军于一个月内撤到黄河以北。1941年1月4日夜晚,新四军军部和皖南部队9000餘人由泾县云岭地区出发,准备分左、中、右三路纵队[註 1],经江苏南部向长江以北转移。

5日,部队行至茂林地区时,遭到顧祝同以新四軍「違抗中央移防命令,偷襲圍攻國軍第40師」為理由,將新四軍軍隊包围和袭击。

周恩來在13日向國民黨提出抗議。兩黨交涉期間,雙方火線冲突进行了七天七夜,新四军因兵力薄弱陷于绝境。

为保全部队,新四军军长叶挺致书上官云相,表示愿往上官总部协商。14日叶挺一到上官处即被扣押,新四軍政治部主任袁國平於突圍時陣亡。

新四军副军长兼政委项英和副参谋长周子昆被副官刘厚总用手枪杀害于泾县蜜蜂洞。同日,新四军茂林阵地完全被占领。全军約9000人,除约2000人突围外,大部被俘、失散或阵亡。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后蒋中正取消新四军番号的命令,中共中央军委于1941年3月20日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军长(军长叶挺在皖南事变中与国民政府谈判时被扣),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张云逸为副军长,赖传珠为参谋长,邓子恢为政治部主任。新四军新的军部在江苏盐城,以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为基础组成,并将活动于陇海路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统一整编为7个师和一个独立旅,全军9万余人,继续在华中活动。

新四军总结皖南事变的教训,加强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加强了部队的正规化建设和抗日根据地建设,并根据斗争需要,实行主力地方化,先后成立苏中淮南苏北淮北皖江等军区以及许多军分区,发展了地方武装和民兵。1941年至1943年,新四军进行了反“扫荡”、反“清乡”、反“蚕食”、反磨擦斗争,渡过了抗日战争中最困难的时期。

1944年,新四军展开局部反攻,发起了包括车桥战役苏中1944年夏季攻势苏中1944年秋季攻势等一系列战役,先后歼灭日伪军5万余人。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向浙江、河南发展、迎接战略反攻的部署,新四军第1师主力渡江南下,与苏南部队和浙东游击纵队会师,成立苏浙军区。新四军第4师主力西征豫东,恢复了豫皖苏抗日根据地。第5师派出河南挺进兵团北上,开辟了豫南、豫中抗日根据地。新四军第5师还与南下的八路军第359旅会师,成立了鄂豫皖湘赣军区

国共两党军队的摩擦[编辑]

在抗日战争期间,国共两党军队不时发生摩擦,关于起因双方说法不一,相互指责对方。

1940年10月初,新四軍與當時國民政府江蘇省省長韓德勤和陳泰運所組成的國民革命軍部隊不时发生摩擦。陳毅率領的「新四軍第一支隊」,以不到萬人的兵力,於交戰過程中,擊敗總兵員達三萬以上的桂系陳泰運部隊,佔領江蘇北部的黃橋,並於不久攻下泰州姜堰。而稱為「黃橋事件」或「黃橋事變」的該軍事衝突,不但造成國民革命軍萬餘人傷亡,且讓本來僅駐安徽的新四軍,控制了江蘇部分省境。

1940年10月4日,新四軍第一支隊向顧祝同戰區之部下,江蘇省省長韓德勤在東台附近的部隊發動攻擊,虜獲第33師長孫啓人等數千人(蘇北事件)。

新四军在与国军的冲突中採取「來多了不打,來少了予以痛擊或徹底消滅;你打我不打,你不打我要打」等策略,有效打擊、誘降、騷擾、吞滅或夾擊國軍(當時稱為頑固軍)。

1943年春天,日军进攻韩德勤部,韩德勤不支,在新四军掩护下退入淮海根据地。随后,韩德勤又与彭雪枫部、黄克诚部发生摩擦冲突。独立第六旅旅长李仲贤,保安第三纵队队长王殿华战死,韩德勤本人也被新四军俘虏。陈毅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将韩德勤“礼送出境”。此后,鲁苏战区在苏北的根据地全部丧失。

中共發起憲改主張,提出了開放黨禁、保障人民民主自由等訴求,要求成立聯合政府。1944年在日軍攻陷洛陽長沙衡陽時,在蘇魯、蘇皖方面華中新四軍與國民政府部隊發生大小戰役九次。

9月,新四軍所屬7師分別在蘇中皖南青陽皖北九江浙贛路一線、合肥巢縣一帶,全面向國民革命軍襲擊,國民革命軍王俸綬司令不敵自殺身亡。9月底八路军115師與新四軍第3師萬餘人,圍攻國民政府銅山縣政府駐地,駐地團長王家先生死不明。

战争后期[编辑]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新四军为了打破日军和汪精卫政权的经济封锁,设法与日汪地方政府达成协议用粮食换军用物资。[註 2]

最终改编[编辑]

1945年对日战争结束后,根据中共中央“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方针,新四军主力北移山东,江南的新四军部队移往苏北。1946年1月7日,新四军军部与山东军区合并,成立“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和山东野战军,陈毅为新四军军长、山东军区兼山东野战军司令员,饶漱石为政治委员,张云逸罗炳辉为副军长兼副司令员,黎玉任副政治委员兼山东野战军政治委员,陈士榘任参谋长,袁仲贤任副参谋长,舒同任政治部主任,唐亮任政治部副主任。[5]新四军兼山东军区下辖胶东、鲁中、鲁南、滨海、渤海五个二级军区,山东野战军(辖第1、2纵队,第7、8师),兵力约27万人。

留在苏皖边境的新四军编为华中军区(司令张鼎丞,政委邓子恢,辖淮南、苏中两个二级军区,5、6、7、8四个军分区,海防纵队,雪枫军政大学,解放第1、2、4军)、华中野战军(司令粟裕,政委谭震林,辖第6、7、8、9纵队),兵力约18万人,归新四军兼山东军区领导。

1946年6月,国军以30万人围攻由新四军第5师改编的中原军区,国共双方签定的停战协定破裂,国共内战重新爆发。1947年1月23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撤销华中野战军、华中军区、山东野战军、山东军区和新四军番号,原新四军主力7个师中第1、2、4、6、7五个师及山东军区一部合编为华东野战军。原新四军3师已于1945年开赴东北并在1946年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2、第6纵队;原新四军5师与八路军359旅(南下支队)、河南军区等部编为中原军区,即1946年中原突围被围攻之部队,该部突围后一部建立豫陕根据地,一部进入陕西改归西北野战军。至1948年下半年,上述各部统一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

华东野战军成立时80%兵力源自新四军,东北民主联军成立时35%兵力源自新四军,此外新四军也构成了西北野战军一部。

改编初期戰鬥序列[编辑]

軍長葉挺,副軍長兼政委項英,參謀長張雲逸,副參謀長周子昆,政治部主任袁國平,副主任鄧子恢

兵力[编辑]

  • 戰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中國官方與學術研究單位對聲稱是「抗戰中流砥柱」[6] 的新四軍演進與兵力說法一直不一,以1940年底新四軍兵力為例,即有1.03萬、3.5萬支步槍(人)、九萬[7] 甚至逾13萬的等等說法[8]。對此,部分學者持相當保留態度。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军事科学出版社1997年8月出版)第一卷185页,至抗战胜利前夕,华东新四军总兵力为25万人(不含位于中原地区的新四军第5师李先念部4万余人)。

军歌[编辑]

1939年春,新四军为了动员广大官兵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新四军作战方针的指示,配合部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鼓舞士气,军部首长动议创作一首新四军军歌。3月间,首先由陈毅写出歌词初稿《十年》,后经叶挺、项英、袁国平、周子昆、李一氓等新四军高级将领集体修改定稿,于1939年6月发表在新四军的刊物上,署名为“集体创作,陈毅执笔”,新四军鲁迅艺术团团长何士德谱曲。

光荣北伐武昌城下

血染着我们的姓名

孤军奋斗罗霄山上

继承了先烈的殊勋

千百次抗争,风雪饥寒

千万里转战,穷山野营

获得丰富的斗争经验

锻炼艰苦的牺牲精神

为了社会幸福

为了民族生存

一贯坚持我们的斗争!

八省健儿汇成一道抗日的铁流

八省健儿汇成一道抗日的铁流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扬子江头淮河之滨

任我们纵横的驰骋

深入敌后百战百胜

汹涌着杀敌的呼声

要英勇冲锋,歼灭敌寇

要大声呐喊,唤起人民

发扬革命的优良传统

创造现代的革命新军

为了社会幸福

为了民族生存

巩固团结坚决的斗争

抗战建国高举独立自由的旗帜

抗战建国高举独立自由的旗帜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注释[编辑]

  1. ^ 傅秋涛司令员兼政委率领的一纵队为左路纵队,周桂生司令员指挥的二纵队为中路纵队,张正坤司令员指挥的三纵队为右路纵队。
  2. ^ 抗战时新四军与日方签贸易协议:粮食换武器。

参考文献[编辑]

  1. ^ 1940年4月15日:「第115師彭明治吳法憲支隊約一萬二千人,不日從魯蘇邊出動,向北前進,估計約三個星期內外可與劉少奇方面配合夾擊韓德勤。」、「7月12日,華中目前鬥爭策略,以全力對付韓德勤及蘇北其他頑軍,切實發展蘇北」《毛澤東年譜》中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186頁
  2. ^ http://yn.yunnan.cn/html/2013-10/22/content_2928084.htm
  3. ^ http://cpc.people.com.cn/GB/69112/88544/88547/6057107.html
  4. ^ http://www.mod.gov.cn/big5/hist/2014-02/07/content_4488661_2.htm
  5. ^ 张明金、刘立勤《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200个军区》,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
  6. ^ 大陆官方資料稱:「八路軍、新四軍在敵後戰場對日軍作戰1600多次,斃傷日軍6萬餘人,1938年敵後戰場抗擊日軍兵力40萬人,佔全部侵華日軍的58.8%,抗擊偽軍7.8萬人,達100%。」
  7. ^ 《紅旗銳評》
  8. ^ 2002年5月第26卷第3期安徽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