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孝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方孝孺
翰林院文學博士
Fang-xiaoru.jpg
《方正學先生遜志齋集》之方孝孺像
籍貫 江浙行省台州路寧海縣
族裔 汉族
字號 希直、希古、遜志
諡號 文正
出生 至正十七年(1357年)
浙江寧海
逝世 建文四年(1402年)
直隸應天
墓葬 江苏南京聚寶門外山上
配偶 鄭氏
親屬 方克勤(父)
方孝聞(兄)
方孝友(弟)
方中憲(子)
方中愈(子)
著作
  • 明太祖實錄》、《深慮論》、《周禮考次》、《大易枝辭》、《武王戒書註》、《宋史要言》、《帝王基命錄》、《文統》

方孝孺(1357年-1402年),希直,又字希古南明安宗追文正明朝江浙行省台州路寧海縣(今属浙江宁波市)人。其書齋名遜志,蜀獻王改為正學,故世稱正學先生明朝建文年间重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后因参与组织削藩、反对并拒绝与朱棣合作,不屈而亡。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据《明史》记载,方孝孺自幼聰明好學、机警敏捷,双眼炯炯有神,每天读书量超过一寸厚,被鄉人稱呼為「小韓子」(小韓愈)。長大後拜大儒宋濂為師,為同輩人所推崇,即使身为长辈的胡翰蘇伯衡均自称不如。方孝孺亦常把阐明王道、追求天下太平为己任[1]。一次方孝孺卧病在床,家里断粮后家人相告,方孝孺反笑道:“古人所说‘三旬九食’[2],貧窮是常有的事。”后其父方克勤因空印案受牵连被诛杀,方孝孺为此扶喪歸葬、哀動行路。直到服丧结束后,再跟从宋濂完成学业[3]

洪武十五年(1382年),因東閣大學士吳沉楊樞的舉薦,明太祖朱元璋召見了方孝孺。太祖見方孝孺舉止端莊,學問淵博,稱讚他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此后方孝孺为仇家所牵连,被逮捕入应天府。朱元璋看到其名后,释放归乡。洪武二十五年,方孝孺再次因举荐被召见。由於方孝孺力主施行仁政,先德化而後政刑;而太祖則主張以猛治國,運用嚴刑峻法控制官民,所以他沒有對方孝孺加以重用[4]。雖然如此,太祖卻有意栽培方孝孺,於是任命其為陝西漢中府教授。後太祖之子蜀王朱椿聞其賢,聘為世子師,並親題「正學」二字贈其書齋[5]

辅佐建文帝[编辑]

方孝孺笔墨《蓬戶手卷·前代名人題跋》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死,皇太孫朱允炆繼位,即为明惠帝。惠帝即位後,即遵照太祖遺訓,召方孝孺入京委以重任,先後讓他出任翰林侍講及翰林學士。惠帝敬重方孝孺,讀書時每有疑難即向他請教,處理國家大事也會徵求他的意見,有時還會讓方孝孺批復群臣的奏章[6]。當時宮中纂修《明太祖實錄》及《類要》等史籍,皆由方孝孺擔任總裁。后定官制,孝孺改为文學博士[7]。惠帝對方孝孺有知遇之恩,使方孝孺十分感激,他也決心竭盡全力輔助惠帝治理天下。

當時各地藩王勢力日益增大,惠帝聽從兵部尚書齊泰和太常寺卿黃子澄的削藩建議,以加強中央集權。駐守北平的燕王朱棣(即後來的明成祖)遂以「清君側」為名,誓師「靖難」,揮軍南下京師。惠帝亦派兵北伐,當時討伐燕王的詔書檄文都出自方孝孺之手[8]

因為燕軍驍勇善戰以及建文帝等人的错误指挥和判断,王師逐漸失利。建文三年,燕军攻占大名。方孝孺建议道:“燕兵在大名长久停顿,天气炎热,定会不战自疲。请急命辽东部队进入山海关进攻永平真定部队进攻北平,燕兵必然回援。我们再发兵攻击撤退部队,即可擒下。”明惠帝赞同,并命方孝孺草拟诏书,派遣大理寺少卿薛嵓抵达燕军,并赦免燕王罪行,使其罢兵回藩。又為宣諭數千言授于薛嵓,派其在燕军中秘密传散。薛嵓抵达后却藏匿宣諭不敢出,而燕王朱棣亦不奉詔[9][10]。同年五月,吳傑平安盛庸發兵擾燕军餉道,燕王復遣指揮武勝上書请求罢免三者职位,惠帝将要批准时,方孝孺称:“一旦兵罢后,就不可能聚起了,请不要被迷惑。”惠帝于是决定坚持与燕军作战[11]。不久,燕王朱棣攻占沛縣,烧毁粮船。当时黄河以北部队无战功,而山东德州的餉道被封,方孝孺为此忧心焦虑。于是建议惠帝派遣錦衣衛千戶張安带璽書于燕世子朱高炽,假借与朱高炽签订密约为由,离间朱高炽与其弟朱高煦,使朱棣生疑北返,以打通通往德州的饷道。后送递时,朱高炽得书不啟封,离间于是未能成功[12][13]

建文四年(1402年)五月,燕軍抵达长江以北,惠帝下诏在各地征兵。方孝孺称:“情形已经非常紧急了。宜派遣人答应割地,以拖延时间,东南各地的募兵才能汇集起来。燕军不善于水战,在长江上决战,胜负还尚未定。”惠帝于是派遣堂姑慶成郡主到燕軍劝说,朱棣不听,惠帝于是派遣水军集合[14]。然而,水师大将陳瑄却将戰艦投降燕军,使其得以渡过长江。同年六月,惠帝非常忧愁恐惧,有人劝其转移到其他地方,再图复兴。而方孝孺则力请坚守南京应天府,以待援军[15]。即使事有不濟,也会为社稷而死[16]。然而,李景隆開金川門讓燕軍入城,后惠帝在宮內自焚而死[17](一說他由地道逃亡,從此失去蹤跡[18])。燕王進京後,文武百宮多見風轉舵,投降燕王。方孝孺拒不投降,結果被捕下獄。

不屈而亡[编辑]

當時方孝孺已經是名聞天下的第一大儒,其學識品德為四海所稱頌。朱棣起兵時,其謀士姚廣孝曾對他說,“城破之日方孝孺是決不會投降的,但萬萬不能殺他,否則天下讀書種子將會滅絕。”朱棣點頭答應[19]。其實,朱棣也有意借用方孝孺的威信來收攬人心,所以當燕軍攻破南京後,朱棣屢次派人到獄中向方孝孺招降,希望由他撰寫新皇帝即位的詔書。方孝孺堅決不從[20]。隨後朱棣強行派人押解方孝孺上殿,方孝孺披麻帶孝而入,悲慟至極,哭聲響徹大殿[21]

朱棣上前安慰方孝孺,告訴他惠帝已死,並勸他輔助自己即位,就像周公輔佐成王一樣。方孝孺厲聲質問朱棣:「惠帝安在?」朱棣稱惠帝已經自焚。方孝孺继续质问:“那為何不立惠帝的兒子為君呢?”朱棣答道:“國賴長君。”方孝孺继续追问:“为何不立皇弟呢?”朱棣则称:“此朕家事。”并命人将筆墨投到方孝孺面前,声称:“詔天下,非先生草不可。”強迫他寫詔書[22]。方孝孺接過筆,寫上「燕賊篡位」幾個字後,即擲筆於地,罵道:「死即死耳,诏不可草。」朱棣見方孝孺寧死不屈,即威脅道:「汝不顧九族矣!」方孝孺義無反顧地斥責說:「便十族奈我何!」朱棣怒不可遏,命人把其押赴集市施以腰斬[23][24][25]

方孝孺被打進死牢时,明成祖朱棣派人大肆搜捕方孝孺在京的親屬,並在行刑當日把他們押往刑場,在方孝孺面前一一殺害,場面十分残忍[26]。方孝孺的弟弟方孝友將要被殺的時候,方孝孺看著弟弟,流下了眼淚,方孝友說:“阿兄何必淚潸潸,取義成仁在此間。華表柱頭千載後,旅魂依舊到家山。”[27]

天降亂離兮孰知其由,三綱易位兮四維不修。骨肉相殘兮至親為仇,奸臣得計兮謀國用猶。忠臣發憤兮血淚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嗚呼哀哉庶不我尤!
——方孝孺临刑遗辞[28]

方孝孺強忍悲痛,始終不屈。被处死於江苏南京聚寶門外,時年四十六岁[28]。《明史》中为施以磔刑;另有说法为腰斬,方孝孺在行刑后,尚能以肘撐地爬行,以手沾血連書十二個半的「篡」字才斷氣。方孝孺被殺後,無人敢收屍,戴德彝撫屍慟哭不已,絕食三日,有詩云:「臨危生死決須臾,為國寧憐家與軀?繼志情殷愧力短,承先念切遇時渝。關山欲斷春秋淚,骨肉長分南北區。手澤遺今無復守,聊憑風雨泣桑榆。」最后方孝孺遗骸由門人廖鏞、廖銘收葬于聚寶門外山上[29],隨後兩人也因此連坐被誅[30]。方孝孺妻子鄭氏与子方中憲、方中愈上吊自杀,两个女儿亦跳入秦淮河自尽[31]

朱棣便把方孝孺的宗族親友前後坐誅者數百人,其门人中以身殉者有盧原質鄭公智林嘉猷[32]。而誅十族的传闻在包括清朝所修《明史》在内的正史和一些考證嚴密的私史中並沒有記載[33]

身后[编辑]

永乐二十二年,明成祖朱棣驾崩后,明仁宗朱高炽继位。同年11月,朱高炽为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等建文旧臣平反正名,并赦免寻访其后人。齐、黄二人各有一子被找到并赦免。方孝孺未找到子嗣,找到了其堂兄方孝复,并赦免方孝复。萬歷十三年三月,释放因方孝孺连坐的戍边后裔,其分别流放等地的人数有一千三百余人[34]。卻有地方縣志記載孝孺並無絕後[35]

明世宗时期,松江俞斌自称为方孝孺后人,并纂写《歸宗錄》,一时士大夫均纷纷相信,之后才被方氏后人察觉[36]

明神宗时期,有诏书褒奖记录建文年间忠臣、并在南京建造表忠祠,祠中所列人物中,徐輝祖为首,其次即为方孝孺[37]

著作[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方孝孺著作甚豐,内容醇深雄邁。当时每出一篇,人们纷纷传诵。其撰有《周禮考次》、《大易枝辭》、《武王戒書註》、《宋史要言》、《帝王基命錄》、《文統》等。永乐年间,朱棣查禁他的所有著作,并令藏匿方孝孺文集者死罪[38]。其门人王稌潛錄制的《侯城集》,为现在传世之作[39]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明史》(卷141):“方孝孺,字希直,一字希古,寧海人。父克勤,洪武中循吏,自有傳。孝孺幼警敏,雙眸炯炯,讀書日盈寸,鄉人目為「小韓子。」長從宋濂學,濂門下知名士皆出其下。先輩胡翰、蘇伯衡亦自謂弗如。孝孺顧末視文藝,恒以明王道、致太平為己任。”
  2. ^ “三旬九食”的典故,出自晉朝陶淵明的《擬古》:“三旬九遇食,十年著一冠。”是說三十天中只能吃九頓飯,形容家境异常貧困。
  3. ^ 明史》(卷141):“嘗臥病,絕糧,家人以告,笑曰:「古人三旬九食,貧豈獨我哉!」父克勤坐「空印」事誅,扶喪歸葬,哀動行路。既免喪,復從濂卒業。”
  4. ^ 明史》(卷141):“洪武十五年,以吳沈、揭樞薦,召見。太祖喜其舉止端整,謂皇太子曰:「此莊士,當老其才。」禮遣還。後為仇家所連,逮至京。太祖見其名,釋之。二十五年,又以薦召至。太祖曰:「今非用孝孺時。」”
  5. ^ 明史》(卷141):“除漢中教授,日與諸生講學不倦。蜀獻王聞其賢,聘為世子師。每見,陳說道德。王尊以殊禮,名其讀書之廬曰「正學。」”
  6. ^ 明史》(卷141):“及惠帝即位,召為翰林侍講。明年遷侍講學士,國家大政事輒咨之。帝好讀書,每有疑,即召使講解。臨朝奏事,臣僚面議可否,或命孝孺就扆前批答。”
  7. ^ 明史》(卷141):“時修《太祖實錄》及《類要》諸書,孝孺皆為總裁。更定官制,孝孺改文學博士。”
  8. ^ 明史》(卷141):“燕兵起,廷議討之,詔檄皆出其手。”
  9. ^ 明史》(卷141):“建文三年,燕兵掠大名。王聞齊、黃已竄,上書請罷盛庸、吳傑、平安兵。孝孺建議曰:「燕兵久頓大名,天暑雨,當不戰自疲。急令遼東諸將入山海關攻永平;真定諸將渡盧溝搗北平,彼必歸救。我以大兵躡其後,可成擒也。今其奏事適至,宜且與報書,往返逾月,使其將士心懈。我謀定勢合,進而蹴之,不難矣。」帝以為然。命孝孺草詔,遣大理寺少卿薛嵓馳報燕,盡赦燕罪,使罷兵歸藩。又為宣諭數千言授嵓,持至燕軍中,密散諸將士。比至,嵓匿宣諭不敢出,燕王亦不奉詔。”
  10. ^ 明实录·太宗实录》(卷八):“陛下审之,嵓归至京,未入见。孝孺私就问之,曰燕王何言?其将士心如何?且观彼此两军之势,孰壮孰弱?嵓曰:燕王语直而意诚,累千百言皆天理人心之正不能难也。其将士虽不及吾十一,而皆与王一心。父子不过焉,吾军虽众,然骄而懈,疎而寡谋,且诸将不和,未见有胜之道。今日之事朝廷,但当处之。以道不当以力。孝孺默然。嵓入见具言。上之情及军中之事。建文君以语孝孺曰:诚如嵓言,曲在朝廷齐黄误我矣。孝孺曰:闻嵓来时,燕王重贿之,今故为之游说,不足信也遂罢。”
  11. ^ 明史》(卷141):“五月,吳傑、平安、盛庸發兵擾燕餉道。燕王復遣指揮武勝上書,伸前請。帝將許之。孝孺曰:「兵罷,不可復聚,願毋為所惑。」帝乃誅勝以絕燕。”
  12. ^ 明史》(卷141):“未幾,燕兵掠沛縣,燒糧艘。時河北師老無功,而德州又饋餉道絕,孝孺深以為憂。以燕世子仁厚,其弟高煦狡譎,有寵於燕王,嘗欲奪嫡,謀以計間之,使內亂。乃建議白帝:遣錦衣衛千戶張安賫璽書往北平,賜世子。世子得書不啟封,並安送燕軍前。間不得行。”
  13. ^ 明实录·太宗实录》(卷九):“方孝孺言于朝曰:今河师老无功,而德州饷道又绝,事势可忧。向以罢兵之说诱之,既不能行,则当别图一策。安可坐视?臣有一策。建文君曰:试言之。对曰:燕世子孝谨仁厚,得国人心,燕王最爱之。而其弟高燧狡谲,素忌其宠,屡谗之于父,不信今但用计离间,其世子彼既疑世子,则必趣归北平,即吾德州之饷道通矣,饷道通即兵气振可图进取也。建文君曰,何以知其父子兄弟之悉?孝孺曰:臣之徒有林嘉猷者,燕王尝召至府中,居久故得之悉。建文君曰:此策固善,但父子钟爱,既深恐未能间之。孝孺曰:可行。遂令孝孺草书贻世子,令背父归朝,许以燕王之位,而令锦衣卫千户张安赍诣世子,世子得书不启封,并安遣人送军前。时中官黄俨奸险,素为世子所恶,而高燧深结之,为己地及安持书至。俨已先遣人驰报,上曰:朝廷与世子已通密谋。上不信。高煦时侍,上亦替俨言非谬。上亦不信,语竟世子,所遣人以书及张安皆至。上览书,叹曰:甚矣!奸人之险诈!吾父子至亲爱,犹见离间?况君臣哉?”
  14. ^ 明实录·太宗实录》(卷九):“宗庙之灵垂佑,相见有日也。郡主还,具言之。建文出,以语方孝孺。孝孺失色。建文君复问:今奈何?孝孺徐曰:长江可当十万兵,江北船已遣,人尽烧之矣。北兵能飞度?况天气蒸,易以染疾,不十日彼自退。若遽度江祇送死耳。”
  15. ^ 明实录·太宗实录》(卷九):“辛酉,建文君闻缘江海舟兵皆降,又闻镇江降,忧郁不胜,徘徊殿庭之间。方孝孺称疾不起。遣人强起之,问计。孝孺曰:今城中尚有劲兵二十万,城高池深粮食充足。尽撤城外民舍驱民入城,足以为守城。外积木悉运入城,彼无所据,虽来能久驻乎?建文君从其计。”
  16. ^ 明史》(卷141):“明年五月,燕兵至江北,帝下詔征四方兵。孝孺曰:「事急矣。遣人許以割地,稽延數日,東南募兵漸集。北軍不長舟楫,決戰江上,勝負未可知也。」帝遣慶成郡主往燕軍,陳其說。燕王不聽。帝命諸將集舟師江上。而陳瑄以戰艦降燕,燕兵遂渡江。時六月乙卯也。帝憂懼,或勸帝他幸,圖興復。孝孺力請守京城以待援兵,即事不濟,當死社稷。”
  17. ^ 明史》(卷141):“乙丑,金川門啟,燕兵入,帝自焚。是日,孝孺被執下獄。”
  18. ^ 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建文四年夏六月乙丑,帝知金川門失守,長吁,東西走,欲自殺。翰林院編修程濟曰:“不如出亡。”少監王鉞跪進曰:“昔高帝升遐時,有遺篋,曰:‘臨大難,當發。’謹收藏奉先殿之左。”群臣齊言:“急出之!”俄而舁一紅篋至,四圍俱固以鐵,二鎖亦灌鐵。帝見而大慟,急命舉火焚大內,皇后馬氏赴火死。程濟碎篋,得度牒三張,一名應文,一名應能,一名應賢。袈裟、帽、鞋、剃刀俱備,白金十錠。朱書篋內:“應文從鬼門出,餘從水關御溝而行,薄暮,會於神樂觀之西房。”帝曰:“數也!”程濟為帝祝髮。吳王教授楊應能願祝髮隨亡,監察御史葉希賢毅然曰:“臣名賢,應賢無疑。”亦祝髮。各易衣披牒。在殿凡五六十人,痛哭仆地,俱矢隨亡,帝曰:“多人不能無生得失,有等任事著名,勢必窮詰;有等妻子在任,心必縈繫,宜各從便。”御史曾鳳韶曰:“願即以死報陛下!”帝麾諸臣,大慟,引去若干人。九人從帝至鬼門,而一舟艤岸,為神樂觀道士王昇,見帝,叩頭稱萬歲,曰:“臣固知陛下之來也。疇昔高皇帝見夢,令臣至此耳!”乃乘舟至太平門,昇導至觀,已薄暮矣。俄而楊應能、葉希賢等十三人同至。”
  19. ^ 明史》(卷141):“先是,成祖發北平,姚廣孝以孝孺為托,曰:「城下之日,彼必不降,幸勿殺之。殺孝孺,天下讀書種子絕矣。」成祖頷之。”
  20. ^ 據傳當時朱棣派德慶侯廖永忠之孙且為孝孺的門生廖鏞廖銘兩兄弟前去勸說,反被方孝孺痛斥一頓,然正史並無記載,最後兩人也因為收葬方孝孺遗骸而連坐被誅
  21. ^ 明史》(卷141):“至是欲使草詔。召至,悲慟聲徹殿陛。”
  22. ^ 明史》(卷141):“成祖降榻,勞曰:「先生毋自苦,予欲法周公輔成王耳。」孝孺曰:「成王安在?」成祖曰:「彼自焚死。」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子?」成祖曰:「國賴長君。」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弟?」成祖曰:「此朕家事。」顧左右授筆劄,曰:「詔天下,非先生草不可。」
  23. ^ 明史》(卷141):“孝孺投筆於地,且哭且罵曰:「死即死耳,詔不可草。」成祖怒,命磔諸市。”
  24. ^ 明实录·太宗实录》(卷九):“丁丑。执奸臣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等至阙下。上数其罪,咸伏辜遂戮于市。”
  25. ^ 國朝獻徵錄》(卷二十):“又召公草詔。及見,悲慟徹殿。陛上降榻勞曰:先生無勞苦?余欲法周公輔成王耳。公曰:成王今安在?文皇曰:渠自焚死。公曰:成王即不存,何不立成王之子?文皇曰:國賴長君。公曰:何不立成王之弟?文皇又曰:先生無過勞苦。置左右授筆札,又曰:詔天下非先生草不可。公大批數字云云,投筆於地,又大哭,且罵且哭,曰:死即死,詔不可草。文皇大怒,命磔諸市。公慨然就戮。”
  26. ^ 明·錢士升《皇明表忠記》:“孝孺十族之誅,有以激之也。愈激愈殺,愈殺愈激,至於斷舌碎骨,湛宗燔墓而不顧。”
  27. ^ 明史》(卷141):“弟孝友與孝孺同就戮,亦賦詩一章而死。”
  28. ^ 28.0 28.1 明史》(卷140):“孝孺投筆於地,且哭且罵曰:「死即死耳,詔不可草。」成祖怒,命磔諸市。孝孺慨然就死,作絕命詞曰:「天降亂離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計兮謀國用猶。忠臣發憤兮血淚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鳴呼哀哉兮庶不我尤!」時年四十有六。”
  29. ^ 明史》(卷141):“其門人、德慶侯廖永忠之孫鏞與其弟銘,檢遺骸瘞聚寶門外山上。”
  30. ^ 明史》(卷129):“孝孺死,鏞、銘收其遺骸,葬到處寶門外山上。甫畢,亦見收,論死。”
  31. ^ 明史》(卷141):“妻鄭及二子中憲、中愈先自經死,二女投秦淮河死。”
  32. ^ 明史》(卷141):“孝孺之死,宗族親友前後坐誅者數百人。其門下士有以身殉者,盧原質、鄭公智、林嘉猷,皆寧海人。”
  33. ^ 不論清朝加入批判明朝主觀意識修的《明史》、明朝人的官修正史《太宗實錄》、宋端儀撰寫《立齋閑錄》和《革除錄》中對於有關方孝孺的事跡在仁宗為建文舊臣平反後就有所記載,卻沒有任何關於方孝孺第十族被誅的記載,且永樂中藏孝孺文者罪至死,而當時卻還有方孝孺門人王稌潛錄《侯城集》,而祝枝山所著的且充滿八卦色彩的《野記》中的是最早記載方孝儒被誅十族後的書籍,此外也僅有《建文皇帝遺跡》中有提及方孝儒奮然曰“殺我十族亦無奈”一詞,直到清朝政權穩定以後此事遭到渲染(如:谷應泰的《明史紀事本末》),清朝學者趙翼把誅十族和其他正史並列收入他的《廿二史札記》,因而廣為流傳。
  34. ^ 明史》(卷141):“仁宗即位,諭禮部:「建文諸臣,已蒙顯戮。家屬籍在官者,悉宥為民,還其田土。其外親戍邊者,留一人戍所,餘放還。」萬曆十三年三月,釋坐孝孺謫戍者後裔,浙江、江西、福建、四川、廣東凡千三百餘人。而孝孺絕無後,惟克勤弟克家有子曰孝復。”
  35. ^ 民國《鄞縣志》:「方孝孺長子中愈之後方九成,自明萬曆年間,由慈溪遷至鄞縣,居於白岳鄉方家。在慈溪時姓朱,到鄞縣後復姓方,方九成為此始祖。」
  36. ^ 明史》(卷141):“世宗時,松江人俞斌自稱孝孺後,一時士大夫信之,為纂《歸宗錄》。既而方氏察其偽,言於官,乃已。”
  37. ^ 明史》(卷141):“神宗初,有詔褒錄建文忠臣,建表忠祠於南京,首徐輝祖,次孝孺云。”
  38. ^ 明史》(卷141):“孝孺工文章,醇深雄邁。每一篇出,海內爭相傳誦。永樂中,藏孝孺文者罪至死。”
  39. ^ 明史》(卷141):“門人王稌潛錄為《侯城集》,故後得行於世。”

书籍[编辑]


官衔
前任:
李遜
明朝侍读学士
1399年-1402年
繼任:
解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