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會議 (1954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Gen-commons.jpg

日内瓦会议1954年4月至7月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一次国际性多边会议。其议程是关于重建印度支那朝鲜的和平的问题。

背景[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法国企图在印度支那恢复其殖民统治,这导致了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的爆发。虽然法国受到美国的支持,但在陈赓率领的中国军事顾问团的抗法援越的援助下,法国军队于1954年被胡志明领导的越南独立联盟游击队打败。1954年5月3日奠边府战役结束后双方开始和平谈判。[1]

会议經過[编辑]

在會議僵持不下期間,中華人民共和國周恩來總理去廣西柳州去看北越領袖胡志明,勸他接受「兩個越南」。北越接受了建議,各方最後达成协议。[2][3][4]

会议结果[编辑]

1954年7月21日九國外長(柬埔寨北越法国老挝中华人民共和国南越苏联英国美国)共同达成这个协议,日內瓦協定之內容為:

  1. 自北緯十七度分割南北越南。
  2. 法國撤出越南,並承認他前殖民地三邦變為獨立國。
  3. 在越南境內不得設任何軍事基地
  4. 南北越為中立國家,不得與任何國家締結軍事同盟,不得進口軍火,不得依附任何集團國家
  5. 南北越在1956年7月以前實行普選,由普選再統一南北越。
  6. 沿著北緯17度在南北間劃出非軍事區
  7. 加拿大印度波蘭三國成立一個國際監督委員會,負責監督雙方履行停戰協定中各項條款。
  8. 各國尊重三邦獨立和主權完整,不干涉三國內政[5]

但后来只有法国北越签署了这个协议。越南被分为南北两个地区,这两个地区于1955年6月进行自由选举后统一合并。

会议后[编辑]

历史已经证明,越南分成南北越,虽符合冷战时期各大国的国家利益,但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
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自认为“大功告成”,在日内瓦中国代表团住所宴请了北越南越老挝和柬埔寨四国的代表,周恩来向每一位代表敬酒,一连干了三十杯茅台,周恩来被人称为“海量”。
在日内瓦会议结束后的同年九月,美国操纵成立“东南亚公约组织”,其中包括南越,再其“共同防御条约”中规定:各签约国有权协助被攻击的国家,中国为了国际共产主义事业,只有被迫无条件的帮助越南统一国家,当时,贫穷的7亿中国人民饿着肚皮省出粮食,皮鞋,大豆,罐头,军服,蚊帐等来支援越南统一国家,中国人民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北越的土地改革政策迫使约200万人逃往南方

在美国的支持下,南越吳廷琰政府拒绝与北越就统一选举问题进行协商,因此这个选举未能举行。

其结果是越南战争

越南山河一分为二,大好河山成为美苏两国和苏中两国的势力争霸的军营,北南双方穷兵黩武,战火不熄连绵不断,北南双方死伤惨重,北越领袖胡志明也抱着国家未能统一的遗憾郁郁而终,统一后越南野心膨胀,在中苏之间选择了苏联,1975年4月30日越南统一后公开与中国翻脸,1978年12月越南入侵柬埔寨,1979年2月中越战争爆发,越南人民军士兵拿中国援助的罐头当砖头,拿中国援助的大米当沙袋,拿中国援助的武器打中国人。

美国也有大批老百姓死于越南战争,美国没有得到任何利益,反而丢了南越这个盟友,南越亡国越南统一。
苏联为了跟中国争夺越南这个盟友,把大笔卢布的资金投入越南战争和越柬,中越战争,导致苏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1991年12月25日,苏联经济崩溃国家领土解体。

中英關係[编辑]

1950年1月6日,英国外交大臣贝文致电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恩来外长,承认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为“中国法律上之政府”,愿意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在未任命大使之前,派胡阶森为临时代办。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僅承認胡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政府派来北京就贵我两国建立外交关系问题进行谈判的代表”。[6]

在日内瓦會議上,中英雙方展開了一系列磋商。1954年6月17日,中英双方同时发表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联合王国协议,中央人民政府派遣代办驻在伦敦,其地位和任务与英国北京代办的地位和任务相同。”[7]

参考文献[编辑]

具体引用[编辑]

  1. ^ 张素林,从日内瓦会议看周恩来的外交艺术,载 档案与史学2004年第4期
  2. ^ 1954年的日內瓦會議埋下了中越戰爭的隱患(2). 
  3. ^ 周恩来与1954年印支问题日内瓦会议——从多边外交视角进行的研究. 
  4. ^ 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期间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进行的努力 (PDF). 当代中国研究所. 
  5. ^ 袁文靖,越南戰爭史,台北:國際現勢周刊社,民國七十年十二月,頁四。
  6. ^ 英国及锡兰政府愿与我建外交关系 我分别复电同意进行谈判,人民日报1950年1月10日,第1版
  7. ^ 张素林,新中国的半外交关系,載 世界知識2005年第1期

期刊文章[编辑]

  • 唐仁俊:《美國參與越戰的回顧與省思》,台北:《空軍學術月刊》第五四〇期,民國九十年十一月,頁30~40。(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