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39°54′52.37″N 116°26′17.36″E / 39.9145472°N 116.4381556°E / 39.9145472; 116.4381556

日坛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West Holy Gate (Temple of the Sun).JPG
所在 北京市朝阳区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编号 6-304
登录 2006年

日坛位于北京城东部,在今朝阳区建国门地区,周围有使馆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3A级旅游景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日坛是中国古代皇帝祭祀太阳的地方。今為日坛公园。[1]

与日坛相对的月坛位于北京城西部的阜成门附近。

历史沿革[编辑]

中国人祭日、月的传统,由来已久。《國語·周語》云:“古者先王即有天下,又崇立於上帝明神而敬事之,於是乎有朝日、夕月,以教民尊君”。《礼记·祭义》载:“郊之祭,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夏後氏祭其暗,殷人祭其陽,周人祭日,以朝及暗。祭日於壇,祭月於坎,以別幽明,以製上下。祭日於東,祭月於西,以別外內,以端其位。日出於東,月生於西。陰陽長短,終始相巡,以致天下之和。”古之天子,以天为父,地为母,日为兄,月为姊。每年春分朝日,秋分夕月。[2]之所以选择春分和秋分,是因为“春分阳气方永,秋分阴气向长”,可“得阴阳之义”。这一传统延续数千年,直至民国。历代虽各有损益,但总体变化不大。

明初,本为合祀。洪武三年(1370年),为正祭礼而分祀日、月,在南京城东、西城门外分建日、月坛,至二十一年废。到嘉靖年间,改订礼法,又将地、日、月重新分祀。嘉靖九年(1530年),将由北京天地坛(即后来的天坛)分出的日坛设于朝阳门外,西向,称“朝日坛”,并建设附属建筑。于每年春分日祭祀大明之神(日),无配祀。逢(每隔两年),皇帝亲赴日坛祭祀。其它年份则派遣文官代行。[3][4]亡後許多建筑被毁。195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決定将此地开辟成公园。1956年北京市园林局征用周邊土地,使公园面积扩大到20.6萬平方米,并向游人开放。2000 年以后,北京市园林局和日坛公园管理处为了增加盈利,在公园内开设了多家高级饭店、会所、健身馆、商务写字楼等盈利设施,日坛派出所也租用了公园园区内的仿古建筑,因此日坛公众开放空间有所缩减。

建筑布局[编辑]

A Qing Dynasty map of the Temple of the Sun.jpg
清代《钦定大清会典图》之日壇圖
东为上,建筑、院落非实际比例

日壇在北京城東郊,朝陽門外,當都城位。主建筑即坛体方形,座东向西,广五丈,高五尺九寸,四面各出白石陛阶九级。各数皆为阳数。

壝墙(坛周矮墙)圓形,四周设棂星门四座,西门为三门六柱,東、南、北三座均为一门二柱,朱紅門扉。壝墙西门內有鼎、炉各二座,西门外南有瘞坎、铁燎炉各一座,北向。壝墙北门外之东为神库西向三间,神厨南向三間,以及井亭一座,南向,周围有墙垣一重,开门一座,西向。其北为宰牲亭三间,墙垣一重,亦开一门向西。壝北門外直北為祭器庫、樂器庫、棕荐库,各三間,联檐通脊,均南向。壝墙西门外之北为具服殿三间,南向,左右配殿各三间,四周环卫宫墙,南面开宫门三间。其东有钟楼一座。

内坛墙前方后圆,周长二百九十丈五尺,两面用砖镶砌。西、北两面开天门两座,各三间。西天门外正西建栅栏门三座,照壁一座。北天门外有照壁一座。另有西角门一座。西北为景升街牌坊,坊前以朱柵为界,长十五丈。街左右墻各一。外围墙西自牌坊西抵壇垣西南隅,长三百八十二丈四尺,東自坊東抵壇垣東北隅,長三百四十二丈四尺。其甬路由景升街向南,折向东南至北天门,門以南折而西而北達具服殿,直南至神路。神路从壝北门外北至祭器庫,折向东达宰牲亭、神库。各建筑均用绿色琉璃瓦,外墙覆瓦用青色琉璃綠緣。[5][6]

建筑形制与现状[编辑]

祭坛[编辑]

祭日圜坛西向,以白石砌成一层方台,明代为红琉璃坛面,象征太阳,清代改用方砖墁砌,四周建有圆形壝墙,正西有白石棂星门三座,东、南、北三面各一座。

日坛全景

神库、神厨、井亭[编辑]

宰牲亭[编辑]

宰牲亭
北京城中轴线
(含现代延伸段)
注:划线者现已不存。
←|→表示中轴线两侧建筑布局对称。

祭器庫、樂器庫、棕荐库[编辑]

具服殿[编辑]

钟楼[编辑]

天门[编辑]

景升街[编辑]

其他建筑[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日坛. 古都文化历程资源库. [2009-07-19]. 
  2. ^ 通典》:王者父天而母地,兄日而姊月,故常以春分朝日,秋分夕月,況人得不事耶。
  3. ^ ·张廷玉等 《明史·志第二十五·礼三(吉礼三)》:朝日夕月 洪武三年,礼部言:古者祀日月之礼有六。《郊特牲》曰:“郊之祭,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一也。《玉藻》曰:“翰日于东门之外”,《祭义》曰:“祭日于东郊,祭月于西郊”,二也。《小宗伯》:“肆类于四郊,兆日于东郊,兆月于西郊”,三也。《月令》:孟冬“祈来年于天宗”,天宗,日月之类,四也。《觐礼》:“拜日于东门之外,反祀方明,礼日于南门之外,礼月于北门之外”,五也。“霜雪风雨之不时,则禜日月”,六也。说者谓因郊祀而祀之,非正祀也。类禜而祀之,与觐诸侯而礼之,非常祀也。惟春分朝之于东门外,秋分夕之于西门外者,祀之正与常也。盖天地至尊,故用其始而祭以二至。日月次天地,春分阳气方永,秋分阴气向长,故祭以二分,为得阴阳之义。自秦祭八神,六曰月主,七曰日主,雍又有日月庙。汉郊太乙,朝日夕月改周法。常以郊泰畤,质明出行宫,东向揖日,西向揖月,又于殿下东西拜日月。宣帝于神山祠日,莱山祠月。魏明帝始朝日东郊,夕月西郊。唐以二分日,朝日夕月于国城东西。宋人因之,升为大祀。元郊坛以日月从祀,其二分朝日夕月,皇庆中议建立而未行。今当稽古正祭之礼,各设坛专祀。朝日坛宜筑于城东门外,夕月坛宜筑于城西门外。朝日以春分,夕月以秋分。星辰则祔祭于月坛。从之。其祀仪与社稷同。二十一年,帝以大明、夜明已从祀,罢朝日夕月之祭。嘉靖九年,帝谓“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大明坛当与夜明坛异。且日月照临,其功甚大。太岁等神,岁有二祭,而日月星辰止一从祭,义所不安”。大学士张璁亦以为缺典。遂定额春秋分之祭如旧仪,而建朝日坛于朝阳门外,西向;夕月坛于阜成门外,东向。坛制有隆杀以示别。朝日,护坛地一百亩;夕月,护坛地三十六亩。朝日无从祀,夕月以五星、二十八宿、周天星辰共一坛,南向祔焉。春祭,时以寅,迎日出也。秋祭,时以亥,迎月出也。十年,礼部上朝日、夕月仪:朝日迎神四拜,饮福受胙两拜,送神四拜;夕月迎神饮福受胙送神皆再拜。馀并如旧仪。隆庆元年,礼部议定,东郊以甲、丙、戊、庚、壬年,西郊以丑、辰、未、戌年,车驾亲祭。馀岁遣文大臣摄祭朝日坛,武大臣摄祭夕月坛。三年,礼部上朝日仪,言:“正祭遇风雨,则设小次于坛前,驾就小次行礼。其升降奠献,俱以太常寺执事官代。”制曰“可”。
  4. ^ 宸垣識略·朝日壇》:朝日壇在朝陽門外,繚以垣牆。嘉靖九年建,西向,為製一成。春分之日,祭大明之神,神西向。祭用太牢、玉,禮三獻,樂七奏,舞八佾。甲、丙、戊、庚、壬年,皇帝親祭,祭服拜跪,飲福受胙。餘年遣文大臣攝祭。壇方廣五丈,高五尺九寸,壇麵用紅琉璃,階九級,俱白石。欞星門西門外為燎爐瘞池,西南為具服殿,東北為神庫、神廚、宰牲亭、燈庫、鍾樓,北為遣官房,外為天門二座,北天門外為禮神坊,西天門外迤南為陪祀齋宿房五十四間。護壇地一百畝。
  5. ^ ·张廷玉等 《明史·志第二十三·礼一(吉礼一)》:朝日、夕月坛,洪武三年建。朝日坛高八尺,夕月坛高六尺,俱方广四丈。两壝,壝各二十五步。二十一年罢。嘉靖九年复建,坛各一成。朝日坛红琉璃,夕月坛用白。朝日坛陛九级,夕月坛六级,俱白石。各建天门二。
  6. ^ 钦定大清会典图·卷十一》:日壇在朝陽門外東郊,當都城卯位,制方,西嚮,一成。方五丈,高五尺九寸,壇面甃金甎,四面出陛,皆白石,各九級。壝圓周七十六丈五尺,高八尺一寸,厚二尺三寸,內外丹雘。正西三門,石柱六,東南北各一門,石柱二。楔閾皆石,朱扉有櫺。壇酉階上。壝西門內鼎鑪各二,西門外南瘞坎一,鐵燎鑪一,北嚮。壝北門外之東,神庫三間,西嚮,神廚三間,南嚮,均一出陛,各三級;井亭一,西面閑以朱櫺,南嚮,垣一重;門一,西嚮。其北為宰牲亭三間,垣一重;門一,西嚮。壝北門外直北為祭器庫、樂器庫、椶薦庫,各三間。聯檐通脊,均南嚮。壝西門外之北為具服殿三間,南嚮,一出陛,五級;左右配殿各三間,東西嚮,一出陛,皆三級;周衛宮墻,宮門三間,左右門各一,均南嚮。鐘樓一,在其東。壇垣前方後園,周二百九十丈五尺,兩面用甎鑲砌。西門北門各三間。西門外直西建柵欄門三、照壁一,北門外照壁一,西角門一。西北為景升街牌坊,坊前界以朱柵,長十有五丈。街左右墻各一。外圍墻西自坊西抵壇垣西南隅,長三百八十二丈四尺,東自坊東抵壇垣東北隅,長三百四十二丈四尺。其甬路由景升街而南,折而東南達壇北門,門以南折而西而北達具服殿,直南達神路。壝北門外北達祭器庫,折而東達宰牲亭,達神庫。其覆瓦均用綠色琉璃,外垣覆瓦用青色琉璃綠緣。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