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族問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本民族问题にほんのみんぞくもんだい),指与日本民族政策和种族歧视等相关的问题。

概要[编辑]

蒙古人种占大多数的日本,特别是相邻诸国中抱有种族渊源观念的人群,以及回国的日本人,单凭容貌和姿态已经很难将这些人和本土日本人区分开,而且这种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但是这些人既有其固有的文化,且因其文化而对周围的环境的理解上产生了一些问题,由公职人员所谓人种差别少数派等带有区分性的讲话引起的问题也时有发生。

殖民地[编辑]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日本主要在殖民地,通过同化政策皇民化政策)来灌输日本文化、对构成大日本帝国大和民族以外的少数民族(也包括日本本土的桦太阿伊努等民族)实施同化,压抑其民族性。因此,近些年常常有人试图从历史或文化人类学角度上否定日本是多民族国家、宣称「日本是单一民族国家」(中曾根康弘)。针对皇民化政策,支持它的人说:「确实由于现在的民族自决思想,有对此持反对意见的人,但是相比同時期其他国家在殖民地实施的愚民政策或种族歧视政策,还是比较妥当和人道的」,但是也有主张文化多元主义者对此强烈反对。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特别报告[编辑]

2005年7月3日至11日,受日本的人权非政府組織反歧视国际运动(IMADR,2005年時的事务局长为武者小路公秀)招聘、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任命的塞內加爾籍特派记者多都·迪尼(Doudou Dien)为调查日本的人权状况来到日本。他在各地的人权团体的带领下,访问了知床地区、受歧视部落(大阪西成区)、京都朝鮮中高級学校部落解放同盟中央本部、北海道阿伊努人协会、冲绳嘉手纳基地、名护市普天间基地的代替施設建設予定地等处,以听证会为主,进行了为期9天的调查。该记者2006年1月发表其报告书,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存在种族歧视和厌恶外国人的现象,并劝告日本政府「公开正式地承认日本社会存在种族歧视和厌恶外国人的现象,并立法禁止种族主义、种族歧视及排外行为」。

另外,为消除针对阿伊努民族和朝鲜半岛出身者的歧视,还表达了向联合国大会提案改善历史教科书的想法。另外,对于采访过程,报告书说「虽然日本政府对此次访问提供了很多协助,但多数当局者并没有深刻的理解民族主义种族歧视,并对政治人物以民族主义的态度煽动民众感情的行为感到忧虑。针对石原慎太郎都知事所謂「三国人发言」,政府也未表明任何态度。报告对此提出关注。2005年11月,多都·迪尼在联合国第三特别委员会(人权)提出日本的種族歧視問題,並提出訂定禁止種族歧視法律的訴求。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劝告并不具有强制力,被调查的国家多对此种劝告采取无视的态度。日本政府也未作出官方的回应。另外,有关这份报告的中立性,《产经新闻》等一部分媒体和保守势力也持怀疑态度。产经新闻指出,安排此次调查的武者小路公秀既是Peace 大阪的会长、还与提倡普及金正日思想的主体思想国际研究所有深层关系,还报道说「经常有对日本不怀好意的人以人权为武器,利用联合国对日本进行指控」[1]

日本国内的少数民族[编辑]

有些人即使在日本国内生活、拥有日本国籍、也还抱有与日本固有意识(「日本人」或者大和民族意识)相异的民族自覚性。作为日本国民、拥有日本国籍意味着:个人的权利和义务不分种族作为国民的一员(个人)受到宪法的保障。但是如下所述,有日本国籍与无日本国籍混杂在一起的情况也需要注意。

被視為少数民族的族群[编辑]

主体族群对少数族群歧视最严重的国家[编辑]

此例中,“族群”是一个宽泛定义,在一些国家指“民族”,在另一些国家指“种族”,或“族裔”、“族属”等。这是国际区域政治学中,对特定文化、习俗、传统群体的指代。

此例中,主体族群指一国内占据主导地位的群体集合,在一些国家(如俄罗斯、土耳其)仅指一个民族,在另一些国家(如印度、南非)也可能是若干个民族的集合。这种主导地位,并不局限于某族群占一国人口比例超过50%,而更加侧重于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主导地位。

此例中,“歧视”包括国民自发的族群敌视,以及一国合法政府在政策制定、权力分享、经济发展等方面给予少数族群的不公正待遇。

此例根据德国对外关系委员会(DGAP)2013年发布的统计资料整理而成,相关内容仅具参考价值,不具有权威性。
括号内,为一国主体族群对少数族群的歧视系数,数值越大,歧视程度越严重:

注:

  • 中国大陆——德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主观研究认为,中国大陆的少数民族政策看似优待少数民族,实则有意削弱少数民族的意志力和进取心。
  • 土耳其——世界上唯一一个公开制定针对少数宗教群体的歧视性法律的国家。

脚注[编辑]

  1. ^ 『产经新闻』2005年11月13日朝刊「妙」 報告の陰に連携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