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音韻體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音韻學以IPA國際音標描述日語文字的發音。此外,從音韻學的角度說明日語的特色。

語音單位[编辑]

子音[编辑]

日語子音對應的IPA符號[编辑]

日語語音(音位同位音)
雙唇 (-)齒齦 齦後 硬齶 軟齶 聲門 Variable
塞音 p    b t    d k    ɡ ː
塞擦音 ˌt͡s    ˌd͡z t͡ɕ    d͡ʑ
擦音 ɸ s    (z) ɕ    (ʑ) (ç) h
鼻音 m n (ŋ) ɴ
彈音 ɺ̠
近音 j

發音描述[编辑]

  • 無聲塞音/p, t, k/時,在词首需些許的送氣。送氣的程度較英语中的塞音弱,但比西班牙语強烈。有聲塞音/b, ɡ/不一定會完全閉塞,有時會被視為擦音近音。前後都接母音的(Intervocalic)/ɡ/在許多方言中被視為[ŋ],特別是在東日本。
  • /t, d, n/舌葉齒-齒齦音(也就是說,舌葉接觸到上排牙齒的背面,和齒槽脊(alveolar ridge)的前面)。當這些音出現在/i/前面時,些音會變成齦顎音(alveolo-palatal);而出現在/u/之前,它們則是齒齦音
  • 擦音[z, ʑ]塞擦音[dz, dʑ]音位相同,通常兩者都用/z/表示。其中塞擦音的念法稍微常見。
  • /s, z/是舌葉齒齦音,出現在/i/之前則是齦腭音[ɕ, (d)ʑ]
  • /r/為舌尖齒齦後音,依發音方式區分屬於閃音,但因關於其氣流修飾側邊性質所代表的閃音種類,目前學界尚無正式名稱,因而未有明確的歸類屬性,約略介於(中央)閃音邊閃音之間,跟韓語的r有點相近似。對英語使用者而言,它的發音介於齒齦彈音/ɾ/ (就像出現在美式英語的better和ladder的發音)、閃音化的/l/,還有/d/之間。出現在/i/之前時很像d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發音範例,在/o/之前則很像l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發音範例
  • 不圓唇軟顎音/w͍/ 其本上就是去掉音節長度(en:mora)之後的的母音/u͍/。它和IPA中的[w]不同,因為念/w͍/時應該要扁唇,而非圓唇。
  • [ɴ]是有音節長度(moraic)的鼻音,在塞音前面是個塞音,也就是和後面出現的子音產生發音部位同化(語言學)。但在擦音前或在母音之間,不會達到完全閉塞,而被視為鼻化母音。在一个词的停顿前,可被視為小舌鼻塞音、雙唇鼻塞音,或鼻母音。有些分析會將它規類為抽像的大音位(archiphoneme)"N",有些則視為韻尾(coda)/n/
  • /h//i/ 之前發音為[ç]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範例/u/之前為[ɸ],受母音的影響而需要扁唇。
  • [ː]被視為能將阻音(如/pː/, /tː/, /sː/等)長子音化(gemination)。更抽像的分析將它視為"Q"這個音素,用以描述這個假名,也就是長子音的前半部,此時//Qp// = /pː/

母音[编辑]

日語有五個母音:

平假名 IPA 註解
[ä] 央母音。發音介於英文"father"和"dad"兩字中的"a"之間。相當於漢語中「巴」、「它」、「加」等字的主要元音。
[i] 像是英語"feet"中的"ee"音。相當於漢語中「衣」、「立」、「奇」等字的主要元音。
[ɯ][ü͍]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listen 有點像是較央的後扁唇母音,發音時兩唇靠近,不能像[u]一樣圓唇或像兩邊張得像[ɯ]一樣。

因為沒有專門用來描述扁唇的IPA符號,圓母音和符加符號「展唇」-「[u͍]」是這個音的一種標記法。

[e̞] 對英語使用者而言,聽起來像是"bed"的短e和"lay"的長e之間的音,而比較接近者。相當於漢語中「耶」、「聶」、「衊」等字的主要元音。
[o̞]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listen 英語中的o是個雙母音,而日語中的o是個單一的母音。念日語的o時,舌頭要壓低,嘴唇要固定。相當於漢語中「末」、「火」、「坐」等字的主要元音。
Japanese (standard) vowels.svg

日語中的母音是單元音。除了/u/以外皆與西班牙語或義大利語相似。

母音的長短是有語意上的區別的。例如 おじさん(ojisan) /ozisaɴ/ "叔叔" vs.おじいさん(ojiisan)/oziisaɴ/ "爺爺", 或 月(つき)(tsuki) /tuki/ "月亮" vs. つうき[通気] (tsūki) /tuuki/"通气"之間的差別。

在日语传统的音韻學分析中,每个元音假名都被視為一“拍”(mora),語音學上的長母音,被視為連續的兩個相同母音,在文字表记上写成两个假名,被视为两拍,如おじいさん/oziisaɴ/而非/oziːsaɴ/

在語句之中,日語允許沒有子音分隔的一長串母音。而語調和些許的停頓可讓人辨別連續的兩個相同母音。

[hoo.oo.o] hōō o (鳳凰を) '鳳凰 (直接受詞)'
[too.oo.o.oou͍] tōō o ōu (東欧を覆う) '覆蓋東歐'

(這只是個範例,而不是常見的句子)

音韻規律[编辑]

日語裡包含了若干音系衍化規律,這些均極大幅度地改變了原本輔音和元音的呈現型態。

輔音[编辑]

/s/,/z/[编辑]

日語的/s/, /z/音位,後接硬顎近音/j/和前高元音/i/時,分別顎音化成[ɕ], [ʑ(或)]這兩個音位變體。

[sa] [ɕi] [sɯ] [se] [so]
[za] [ʑi]/[dʑi] [zɯ] [ze] [zo]

/z/的所有同位音之中,以塞擦音[dʑ]最常見,特別是在開口第一字時,/ɴ/(或/n/之後),依分析的不同而定。而塞擦音[ʑ]可能出現在母音之間。然而,兩者都是可以自由變換的。[n̠ʲ]是齦顎音,不是真正的硬顎音。

此外,連接/j/音的範例如下:

/sj/[ɕ]
(羅馬字為sh):
/sjaboɴ//ɕaboɴ/[ɕabõɴ]
shabon シャボン '肥皂'
/zj/[dʑ][ʑ]
(羅馬字為j):
/zjaɡaimo//dʑaɡaimo/[dʑaŋaimo]
じゃがいも '馬鈴薯'

/t/,/d/[编辑]

  • 日語的/t/, /d/音位,後接硬顎近音/j/和前高元音/i/時,分別顎音化並塞擦音化成[t̠͡ɕ], [d̠͡ʑ]這兩個音位變體。
  • 日語的/t/, /d/音位,後接後高元音/ɯ/時,分別塞擦音化成[t͡s], [d͡z]這兩個音位變體。
[ta] [t̠͡ɕi] [t͡sɯ] [te] [to]
[da] [d̠͡ʑi] [d͡zɯ] [de] [do]
上古日語 現代日語
/tu/ /tsu/
/du/ /dzu/

而在/j/之前,範例如下:

/tj/[tɕ] (羅馬字為ch): /tja//tɕa/[tɕa] cha '茶'

/z/,/d/中立化[编辑]

在現代日語中,音位/z/和/d/在母音/i/ /ɯ/前中和。

「現代假名遣」的拼寫改革主張將「ぢ」「づ」分別改寫成「じ」「ず」,以反映當時的語音狀況,

如:

  • せかいじゅう(世界中) ← せかい(世界) + ちゅう(中)
  • ゆうずう(融通) ← ゆう(融) + つう(通)

但在某些字詞上仍有保留下這種構詞上的書寫差異。

如:

  • はなぢ(鼻血) ← はな(鼻) + (血)
  • みかづき(三日月) ← みか(三日) + つき(月)

近來,由於外語借字的關係,/zu/和/du/的對比([] vs [dzɯ])又再次地引入到日語,重新介紹給年輕族群。

如:

  • 英語的goods /ɡuːdzu/有拼寫成「グッズ」和「グッヅ」兩種分歧。

/h/[编辑]

  • 日語的/h/音位,後接硬顎近音/j/和母音/i/時,發成硬顎擦音[ç],受顎化作用影響。
  • 日語的/h/音位,後接母音/u/時,則發音成雙唇擦音[ɸ]。
[ha] [çi] [ɸɯ] [he] [ho]

西元17世紀,葡萄牙傳教士來到日本時,將假名記載為「fa, fi, fu, fe, fo」,由此推測現在的[h]是由[ɸ]去口音化來的。學界普遍認為,在9到17世紀這段時期的日語,/h/音位在任何母音環境下,均是發成清雙唇擦音[ɸ]。甚至從方言上和分佈區域上的證據顯示,可推測在這段時期的某個時點或在這之前,[ɸ]可能是從清雙唇塞音[p]擦音化來的。

塞音 塞擦音化
affrication
塞擦音 擦音化
spirantization
擦音 去口音化
debuccalization
喉擦音
[p] [pɸ] [ɸ] [h]

顎化作用[编辑]

當輔音後接前高元音或硬顎近音時(如日語裡的/i/和/j/),受到這些元音或半元音的發音特徵影響,使得其發音部位預期性地靠近後接元音或半元音所在之硬顎,此種同化作用,語言學上稱之為顎化作用。

日語裡,除了前述的/s/, /z/, /t/, /d/, /h/等音位,/n/,/m/,/g/後接/i/和/j/時也會有顎化情形出現,分別顎化成[n̠ʲ], [], [ɡʲ]等音位變體。

範例:

/m/顎化的[mʲ]: /umi/[u͍mʲi] umi '海'
/ɡ/ → 顎化的[ɡʲ]: /ɡjoːza/[ɡʲoːza] gyōza ぎょうざ '餃子'
etc.

弱化作用[编辑]

弱化作用是由強勢音轉為弱勢音。在日語裡常見的輔音弱化情形,為由塞音轉弱為鼻塞音、擦音或塞擦音,如前述的[t]→[ts]、[d]→[dz]、[p]→[ɸ]→[h]等等均是。

在現代日語裡,也有新弱化情形的出現,如濁雙唇塞音[b]弱化為濁雙唇擦音[β]、濁軟顎塞音[ɡ]弱化為濁軟顎擦音[ɣ]或濁軟顎鼻塞音[ŋ]。

  • /b/ → [β]: /abaɾeɾu/ → [aβaɾeɾu͍ ] abareru 暴れる '狂暴'
  • /ɡ/ → [ɣ]: /haɡe/ → [haɣe] hage はげ '禿頭'

/ɡ/音位的變異情形比較複雜,因此分析上日語使用者被歸類為以下三種群體:

  • A.此群體交替地使用濁軟顎鼻塞音[ŋ]和濁軟顎塞音[ɡ] 於非字首的/ɡ/,對此群體而言,[ŋ]和[ɡ]為自由變體。
  • B.此群體一致性地使用濁軟顎鼻塞音[ŋ]於非字首的/ɡ/。
  • C.此群體一致性地使用濁軟顎塞音[ɡ] 於非字首的/ɡ/。

日語人士中,大多數為群體A、少部份為群體B、極小部份為群體C。群體A和群體C者,在隨意和快速的言談中,可能會出現[ɣ]此音位變體;但對群體B而言,在他們的音韻系統裡並沒有[ɣ]此音,並且把/ŋ/和/ɡ/視為不同音位。

/ɡ/可能被弱化成/ŋ/,可能在兩個母音之間,或母音和子音之間。然而,在日語使用者之間,還是存在許多差異。有些人,例如Vance(1997),認為這些差異是緣自社會階級;還有些人,如Akamatsu (1997),然為和年齡、地理位置有關。 一般化的情形如下。

在詞語的開頭

  • 所有現代日語使用者在詞的開頭大多使用塞音[ɡ]/ɡaijuu/[ɡaiju͍u͍] gaiyū 外遊 '海外旅行'   (但不是 *[ŋaiju͍u͍])

在簡單詞語的中間(即非合成詞)

  • A. 大多使用者自由地交替使用[ŋ][ɡ]/kaɡu/[kaŋu͍][kaɡu͍] kagu 家具 '家具'
  • B. 大多使用者一致地使用 [ŋ]/kaɡu/[kaŋu͍]   (但不是 *[kaɡu͍])
  • C. 較少數人一貫地使用 [g]:[1]  /kaɡu/[kaɡu͍]   (但不是 *[kaŋu͍])

在合成詞中間morpheme-initially

  • 上述群體B一致地使用[ɡ]

因此,對許多人來說為同音的這兩個詞,對某些人來說卻是最小對立體

  • sengo 1,005 (せんご) '一千零五' = [seŋɡo] 對群體B而言
  • sengo 戦後 (せんこ゜) '戰後' = [seŋŋo] 對群體B而言[2]

使用hage はげ '禿頭'這個例子總結:

  • 群體A: /haɡe/[haŋe][haɡe][haɣe]
  • 群體B: /haɡe/[haŋe]
  • 群體C: /haɡe/[haɡe][haɣe]

成音拍阻音/Q/[编辑]

日語的成音拍阻音习惯上称为“促音”,為重疊輔音的第一個音。傳統上,它僅出現在/p/, /t/, /k/, /s/這四種情形,也就是說它僅出現在「かさたぱ」這四行假名前。

如:

  • きっぷ (切符)
  • きって (切手)
  • がっこう (学校)
  • かっせん (合戦)

輔音重疊並不發生於/n/, /m/, /j/, /w/這些音位下。至於/h/, /r/這兩個音位的重疊情形,Timothy J. Vance認為其發生應侷限於外語借字的字詞上。

如:

  • ワッフル (waffle)

成音拍鼻音 /N/[编辑]

日语的成音拍鼻音习惯上称为“撥音”,在日語音韻學分析上,有些學者使用和促音 /Q/一樣的方式,將其視為抽像化的原音位/N/處理。較易理解的方法為把小舌鼻音[N]或舌面前音[n]當作此音位的基本型式,其餘變體型式則為同位音。成音拍鼻音/N/在日語裡有各種音位變體,乃因受其所位於字詞裡的相鄰音位環境不同,而發生了若干的同化作用。

  • 雙唇鼻音[m]:雙唇塞音[p][b]前,有時也出現在語畢時、獨立成字時。歌手被教導在結尾和母音前遇到/N/音時使用[m]。這反映了它的歷史演變。
  • 齒齦鼻音[n]:齒齦塞音[d]和[t]前
  • 軟顎鼻音[ŋ]:軟顎塞音[k]和[ɡ]前。
  • [](鼻化母音):所有母音前,近音(/j/和/w/前),及擦音(/s/、/z/和/h/)前。
  • 小舌鼻音[ɴ]:語畢時、獨立成字時。

需要注意的是,在日文表记时,拨音独立使用假名ん,因此在传统日本音韵学中根据“一假名对一拍”的原则,拨音也独立算成一拍(一个音节),所以对于一般日本人来说 あん/an/ 是两个音节,发音时值是两拍。加上前述元音长音也算作一拍的原则,日语的音节算法和现代语音学的算法有很大差异。如外来语“汉堡包”ハンバーガー(hanbaga),一般日本人会认为是六个音节(ha, n, ba, a, ga, a;其中的n和表示长音a分别独立算一拍),虽然在语音学角度上看只有han-ba-ga三个音节。

元音[编辑]

清化[编辑]

日語母音,特別是/i//u/,在清子音之間傾向被清化,而在重音節時除外。此外, /i//u/ 接在清子音後或語畢時,清化與否皆可。

    /kutu/[ku̥tsu͍] kutsu '鞋'
    /ˈsuhada/[suhada] suhada すはだ 'bare skin'   (由於 /su/ 是重音,因此不被清化)
    /hikaɴ/[çi̥kãɴ] hikan 悲観 '悲觀'
    /hikaku/[çi̥kaku͍] or [çi̥kaku̥] hikaku 比較 '比較'

/o/被清化的程度較弱(而/a/通常更弱),而且必須是在相鄰兩個以上的音拍也含有/o/時。

    /kokoɾo/[ko̥koɺo] kokoro '心'

清化的現象即使在慢速說話時也很常見,而不僅限於快速說話時。

如常見的句末繫詞desu的發音就是[desu̥]

性別也存在一定的影響:將清化的母音念為獨音被視為女性化的表現,特別是在"arimasu"結尾的"u"。 過清化(hyper-devoicing)是某些日語分支(basiletic varieties)的特色。而在某些西部方言和正式演說風格中,所有的母音都必須是有聲的。

鼻化[编辑]

和鼻音/m, n/相鄰時,母音會被稍微鼻化。在成拍音鼻音/ɴ/之前,母音被嚴重鼻化:

/seesaɴ/[seesãɴ] seisan 生産 '生產'

喉塞音置入[编辑]

在剛開口或語畢時,日語的母音可能分別在前、後被置入喉塞音[ʔ]。 範例如下(獨立唸出時):

/eɴ/[ẽɴ] ~ [ʔẽɴ]: en '日圓'
/kisi/[ki̥ɕiʔ]: kishi '岸'
/u/[u͍ʔ] ~ [ʔu͍ʔ]: u '鸕鶿'

當需要強調語末的詞時,此喉塞音可以被很明顯地聽見,書寫時,常用促音表現。

引く音 /R/[编辑]

音節 vs 音拍 以及語音組合[编辑]

假如考慮一個音拍系統,而非音節,則其聲音結構非常單純:該語言由音拍構成,每個都大約有相同的時間長度和強度(這裡指的是與音高有關,而非聲音大小)。日語的音拍可由母音或兩種成音拍子音, /N//Q/組成。母音前可以選擇加或不加硬顎滑音/j/

音拍種類 範例 日語 詞中的音拍數
V /i/ i '胃' 1音拍
CV /te/ te '手' 1音拍
CjV /kja/ kya きゃ '(驚訝或尖叫)' 1音拍
N /jo.N//jo.n/ 中的/N/ yon '四' 2音拍
Q /mi.Q.tu//mi.t.tu/ 中的/Q/ mittsu 三つ '三個' 3音拍
  • 這張表中,一點(.)是用來分隔音拍,而不是平常分隔音節的意義。

子音型的音拍(Consonantal moras)不能在詞首出現,然而在開口時使用[n]是可能的。母音可以被延長,子音可以變成重疊子音。重疊子音僅限於/Q/之後加上無聲阻音,然而有些詞中也有重疊有聲阻音。在不使用大音位的分析裡,重疊子音就只是兩個連續的相同子音。

書寫系統[编辑]

書寫系統中,每個假名對應到一個音拍。成音拍的/Q/(也就是重疊子音的前半部)用一個稱為「促音」的小"tsu"( 片假名,或平假名)。長母音在片假名中,通常在第一個母音後接一個破折號,就像在sābisu サービス '服務/service'中的一樣。破折號的方向是沿著書寫的方向。

英語中,重音節發音較大聲、較長、音調較高,而輕音節相對較短。日語中,所有音拍的長度和聲音大小相同。日語因此被稱為以音拍為時間單位(mora-timed)的語音。

另一方面,由於所有音節有相同重音,因此對日本人而言,歐洲語言中有些非重音節聽不清楚,而造成混淆。

(與芬蘭語和義大利語的音節系統作比較。)

假名發音[编辑]

五十音IPA簡表[编辑]

以上說明簡表如下。這張表並未完全涵蓋日語中所有的子音變化。請參考之後的發音細節。

假名 IPA 註解
,,,, [ka],[ki],[kɯ],[k],[k] 這是無聲塞音。只有稍微送氣,程度比英語低,但比西班牙文高。
,,, [sa],[sɯ],[s],[s] 舌葉齒齦音。
i] 齦腭音。
,, [ta],[t],[t] 無聲塞音。只有稍微送氣,程度比英語低,但比西班牙文高。

舌葉齒-齒齦音(也就是說,舌葉接觸到上排牙齒的背面,和齒槽脊(alveolar ridge)的前面)

i]
[t͡sɯ]
,,, [na],[nɯ],[n],[no̞]
[ɲ]i]
,, [ha],[h],[h]
i]
[ɸɯ]
,,,, [ma],[mi],[mɯ],[m],[m]
,, [ja],[jɯ],[j]
,,,, a],[ɺi],ɯ],[ɺ],[ɺ]
[ɰa],i],]
] 常發音作[].
[n] 這是在/d/, /n/, or /t/之前時的發音。為舌葉齒-齒齦音(舌葉接觸到上排牙齒的背面,和齒槽脊(alveolar ridge)的前面)。
[m] 在/b/, /p/ 或 /m/之前時的發音。
[ŋ] 在 /k/或/ɡ/之前。
[ũ] 在 /a/ 和 /o/之間,或/s/前。
[ĩ] /i/ 和 /o/之間。
[ɴ] 語畢時。(At the end of an utterance.)

韻律[编辑]

標準日語有一個音調系統,說明一個詞中的各個mora應該加或不加重音。加了重音的mora發音相對較高,而後音調下滑。許多日語方言有不同的重音,有些則有較複雜的韻律系統。

註釋[编辑]

  1. ^ Akamatsu (1997) 推測只有10%的人口是一貫的 [ɡ] 使用者.
  2. ^ 日本學界將[ɡ]標為[ŋ] 標為 こ゜

參考資料[编辑]

  • Akamatsu, Tsutomu, Japanese phonetics: Theory and practice, München: LINCOM EUROPA. 1997, ISBN 3-89586-095-6 
  • Akamatsu, Tsutomu. (2000). Japanese phonology: A functional approach. München: LINCOM EUROPA. ISBN 3-89586-544-3.
  • Bloch, Bernard. (1950). Studies in colloquial Japanese IV: Phonemics. Language, 26, 86–125.
  • Haraguchi, Shosuke. (1977). The tone pattern of Japanese: An autosegmental theory of tonology. Tokyo: Kaitakusha. ISBN 0-87040-371-0.
  • Haraguchi, Shosuke. (1999). Accent. In N. Tsujimura (Ed.), The handbook of Japanese linguistics (Chap. 1, p. 1–30).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ers. ISBN 0-631-20504-7. ISBN 0-631-20504-7.
  • Kubozono, Haruo. (1999). Mora and syllable. In N. Tsujimura (Ed.), The handbook of Japanese linguistics (Chap. 2, pp. 31–61).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ers. ISBN 0-631-20504-7.
  • Ladefoged, Peter. (2001). A course in phonetics (4th ed.). Boston: Heinle & Heinle, Thomson Learning.
  • Martin, Samuel E. (1975). A reference grammar of Japanese.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300-01813-4.
  • McCawley, James D. (1968). The phonological component of a grammar of Japanese. The Hague: Mouton.
  • Okada, Hideo, Japanese, Handbook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A guide to the usage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Cambridge, Englan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17-119 
  • Pierrehumbert, Janet & Beckman, Mary. (1988). Japanese tone structure. Lingustic inquiry monographs (No. 15). Cambridge, MA: The MIT Press. ISBN 0-262-16109-5; ISBN 0-262-66063-6.
  • Sawashima, Masayuki; & Miyazaki, S. (1973). Glottal opening for Japanese voiceless consonants. Annual Bulletin of the Research Institute of Logopedics and Phoniatrics, University of Tokyo, Faculty of Medicine, 7, 1-10.
  • Shibatani, Masayoshi. (1990). Japanese. In B. Comrie (Ed.), The major languages of east and south-east Asia. London: Routledge. ISBN 0-415-04739-0.
  • Shibatani, Masayoshi. (1990). The languages of Japa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36070-6 (hbk); ISBN 0-521-36918-5 (pbk).
  • Vance, Timothy J., An introduction to Japanese phonology,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87, ISBN 0-88706-3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