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语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语语法较复杂,因日语属于黏着语,在词语上黏贴语法成分来表達(活用),与汉语有较大的差異性。

日語是種主賓格語言,且被歸類為话题优先语言脱落语,可以通过上下文得知的代词参数一般常被省略。

語序[编辑]

日語語序如下:

  • 基本語序:主詞─受詞/補語─動詞(SOV),即主詞、受詞、介詞片語和修飾動詞的副詞等皆置於動詞之前,主語和宾語的位置可以改变,但谓语必须置于句末。
  • 介詞多為後置詞,即介詞置於其所支配的名詞之後。
  • 形容詞數詞指示詞關係子句等名詞修飾語置於其所修飾的名詞之前。

各詞類[编辑]

学校语法的词类
原图刊载于桥本进吉的《国语法要说》(橋本進吉「国語法要説」[1]。本图和现在的国语教科书中都对其加以了修正。

把單詞按其意義、型態或職能加以分類所得的種別叫做詞類日语品詞ひんし)。诸如“形容词”“名词”这样的“词类”概念,和上述“句子成分”的概念是不同的。

體言[编辑]

名詞、代詞和數詞總稱體言,可以做句子的主語、補語、賓語、也可以和斷定助動詞結合起來作謂語,沒有語尾變化。

  • 名詞:表示事物名稱的單詞。如:日语日本にほん / にっぽん nihon / nippon(日本)、日语人間にんげん ningen(人)
  • 代詞:代指人或者事物的單詞。如:日语わたし watashi(我)、日语此処ここ koko(这里)等。
  • 數詞:數目的稱呼叫做數詞。如:日语一つひとつ hitotsu(一个)、日语第二だいに daini(第二)等。

代詞[编辑]

在日語中,說話者往往需根據說話者和聽話者的性別、場合、卑尊階級和親疏關係等各種不同的狀況,來選擇不同的人稱代詞,甚至有以說話者或聽話者等的名字或名字加「-さん\-ちゃん\-くん\-さま」等做為人稱代詞的情況。

日本動漫中,某些特定的代詞用法也是萌屬性之一,像僕娘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指示詞[编辑]

日語的指示詞在遠近方面,可分成三個等級,這三個等級分別指近的事物、中等距離或距聽話者較近的事物、遠的事物。

指示詞用於不修飾名詞、修飾名詞等不同用途時,後面接的東西往往不同。

指稱近的事物的各種指示詞常以「こ」開頭、指稱中等距離或距聽話者較近的事物的各種指示詞常以「そ」開頭、指稱遠的事物的各種指示詞常以「あ」開頭;另指示詞的疑問詞版本常以「ど」開頭。

名詞[编辑]

名詞大多缺乏性和等的詞形變化,但名詞可根據其語義分為有情物和非情物等,而一個名詞會根據其為有情物或非情物等,而在某些句法方面有不同的表現。

儘管名詞本身缺乏詞形變化,但名詞的「格」可由後置的介詞表示。

數詞[编辑]

日語的數詞為十進位,且和漢語一樣,其數詞往往帶有量詞,而根據修飾對象的不同,使用的量詞也會有差異。数词和量词结合时会发生不太规律的音变。

日語有本土詞的數詞和源自漢語的數詞,但就算在以漢語來源的數詞為主的計數體系中,部份的數詞(如)仍經常會用本土詞的發音,而不使用源自漢語的發音。

用言[编辑]

動詞、形容詞和形容動詞總稱用言。用言可以獨立作謂語,也可以獨立作定語(連體修飾語)或狀語(連用修飾語),不過根據後面所接續的助詞,必須改變語尾,即活用

  • 動詞:表示事物的存在、動作或臨時狀態。如:日语洗うあらう arau(洗)、日语受けるうける ukeru(接受)等。
  • 形容詞:說明體言的性質或固定狀態。如:日语広いひろい hiroi(宽敞的)、日语綺麗きれい kireina(美丽的)等。
  • 形容動詞:功用與形容詞相近、功能介于动词和形容词之间,但是語尾變化與形容詞和动词不同、是後來從名詞(尤其是漢語名詞)和日語固有的詞根派生而來。如:日语静かしずか shizuka(安静)、日语純潔じゅんけつ junketsu(纯洁)等。词典学、语法学界也有观点认为形容动词根本不存在,持这一观点的人认为形容动词只不过是名词的一种接续方式而已。

動詞[编辑]

動詞有一定的詞形變化,可依其結尾分作五段動詞、上一段動詞、下一段動詞等;另尚有少量的不規則動詞存在。

動詞的連體形(通常與終止形相同)可置於名詞前以構造修飾名詞的關係子句,此種修飾名詞的動詞或被視為所謂的歸屬動詞

形容詞[编辑]

主條目:日語形容詞形容动词

形容詞和動詞一樣有詞形變化,且可大致分為「い形容詞」(又稱形容詞)和「な形容詞」(又稱形容動詞)兩類,而這兩類形容詞的變化有所不同。

其他词类[编辑]

  • 連體詞:只能加在體言前作修飾、如:この(這個)、そのあの(那個)
  • 副詞:修飾用言的狀態、程度、形容詞與形容動詞經由語尾變化可以變成副詞、如:少し(稍微)、とても(很、非常)等。
  • 接續詞:在句與句之中作為承先啟後的作用。如:そして(然後、所以)更に・さらに(而且)
  • 接頭詞接尾詞:接在單詞前或後,給單辭附上一些特殊意義;如:お・ご(表尊敬的接头词)、さま・さん(表尊敬的结尾词)、ちゃん(表亲昵的结尾词)等。
  • 助詞:日語最重要的詞類、決定在句中的地位、和其他單詞的關係、句子的時態、或是表示特殊的意義,現代日語有三十幾個助詞,大多是由一兩個音節組成,但是在最重要的格助词中也存在复合格助词,日語的一個句子就是由單詞後面附上助詞,依照大概的順序組合而成。如:は・が(提示主题、或分開主語和謂語)、(表動詞的受語)
  • 助動詞:同时具有助词和动词的性质、接續在動詞後面,給動詞增添特殊意義或是派生成被動、使役動詞,接續時前面的動詞語尾必須變化,而有些助動詞本身也會有語尾變化。如られる(代表被動)、ない(代表否定)
  • 叹词:表示发话者的感叹、互换或应答。叹词本身无实在的词汇意义,也无词尾变化,可以独立构成句子。
  • 连词:用于连接词和词、成分和成分、句子和句子的词。用于表达前后两者关系。本身没有活用。

介詞[编辑]

主條目:日語介詞

日語的介詞,又稱格助詞,其多為後置介詞,置於其所支配的名詞之後,並用以表達名詞在一個句子中相對的語法關係。

句子结构[编辑]

日语句子示例上方的句子展示的是基于橋本進吉的学说,使用主谓构造解释句子的例子。下方的句子是一个难以用主谓结构解释的句子。三上章称之为题目-叙述结构的句子。

英语和汉语造句使用「I read a book.」、“我读书。”这样的语序,称之为主谓宾结构,而日语造句使用「私は本を読む。」【主题标记宾格标记読む】这样的语序,称作主宾谓结构(不过日语用宾主谓也可以,因为日语是黏着语,而非孤立语)严格说来,英语句子必须要有动词,日语句子却可以用动词结尾也可以用形容词或者名词+助动词结尾。因此,与其说日语语句的基本结构是「S(主語 subject)—V(動詞 verb)」,倒不如说是「S(主语)—P(谓语 predicate)」这一「主谓结构」更为合适。

  • 1. 私は(が) 社長だ。は(が)主题(主格)标记社長社长是(简体[註 1]。】(我是社长。)
  • 2. 私は(が) 行く。は(が)主题(主格)标记行く。】(我去。)
  • 3. 私は(が) 嬉しい。は(が)主题(主格)标记嬉しい高兴。】(我很高兴。)

上述句子都属于「S—P」结构(主谓结构)。在英语中它们分别成了「SVC」「SV」「SVC」结构,因此分别称1为名词句,2为动词句,3为形容词句。可是在日语中这三种结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因此,刚刚开始学习英语的人,例如一些中学生,可能会仿造"I am happy."的形式造出"I am go."这样的病句[2]

题述结构[编辑]

此外,日语句子中除了主谓结构之外,还有很多句子采用了「题述结构」,由「题目+叙述部分」构成。题目指的是一句话的主题(三上章称其为"what we are talking about"[3]),和“主语”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主语多用「」标示,是动作和作用的主体,而题目常用「」标示,展现的是句子叙述的中心。当一个句子的题目同时也是主语的时候,题目後标示了「」就不用再标示「」,究其结果也就成了主语後标示「」了;而题目同时为宾语也不用再标示「」,只用标示「」。例如:

  • 4. 象は 大きい。大象主题标记大きい。】(大象大。)
  • 5. 象は おりに入れた。大象主题标记おり笼子与格标记入れた放入了。】(把大象塞进笼子了。)
  • 6. 象は えさをやった。大象主题标记えさ饵食宾格标记やった喂过了。】(给大象喂过食了。)
  • 7. 象は 鼻が長い。大象主题标记鼻子主格标记長い。】(大象鼻子长。)

之类的句子中,「象は」在每个句子里都是题目。第4句中的「象は」可以替换为「象が」,因为此句的主题兼任了主语。可是,第5句以后的「象は」不能替换为「象が」。第5句可以替换为「象を」,第6句可以替换为「象に」,至于第7句则没有替换词(有人认为可以替换成「象の」[4] ,相当于句子改写成了“大象鼻子长”。)。这些句子里的「象は」这个题目并不表示特定的,只是表示我现在要讨论和大象相关的问题。

这些句子中接续在「象は」这个题目後面的都是「叙述部分」[註 2]

大野晋认为,「」和「」分别表示的是未知和已知。例如

  • 私が佐藤です是佐藤)
  • 私は佐藤です(我是佐藤

中,前者意味着“(谁是佐藤呢?)是佐藤”(已知佐藤而不知“我”),而后者意味着“(我是什么人呢?)我是佐藤”(已知“我”而不知佐藤)。因此,日语里「何」「どこ」「いつ」这些疑问词总是後接「」变为「何が」「どこが」「いつが」而不会变成「何は」「どこは」「いつは」,因为它们总是表示未知的事物。

像日语这样拥有题述结构的句子的语言,称之为话题优先语言。有些东亚语言,例如汉语朝鲜语越南语马来语他加禄语,也拥有这种句式。

主语废止论[编辑]

日语、英语造句的区别
三上认为,对于“甲介绍丙给乙”这个句子,日语式句子里「紹介シ」这个动词和「甲ガ」「乙ニ」「丙ヲ」三个词中任意一个的关系都是对等的。而英语式句子里「甲(ガ)」这个主语和谓语「紹介シタ」有着特殊的呼应关系(注:简单来说就是需要主谓一致),不同于「乙ニ」「丙ヲ」「紹介シタ」的关系。

考虑到上述的「象は鼻が長い。」那样、能分解成「题目+叙述部分」而不是「主语+谓语」的句子在日语里非常常见,因此可以说日语句子中的主语原本就不是必须的。三上章因而提出了主语废止论(停止使用“主语”这一语法术语的提案)。三上表示:

  • 甲ガ乙ニ丙ヲ紹介シタ。甲ガ甲(主格)乙ニ乙(与格)丙ヲ丙(宾格)紹介シタ介绍(动词)。】(“甲介绍丙给乙。”)

一句中,「甲ガ」「乙ニ」「丙ヲ」这三个成分都是说清楚「紹介シ」这个动作的具体含义所需要的,互相之间没有优劣之分。重要的是把它们整合起来的谓语「紹介シタ」「甲ガ」「乙ニ」「丙ヲ」中不管哪一个都是补充说明谓语的词语(补语)。遇之相对,英语等语言中的主语却是特别的,因为动词变位需要考虑主语的性、数[3]

有些句子用英语式观点只能解释为“省略了主语”,按上述的思考方式却可以很好地得到解释。例如:

  • ハマチの成長したものをブリという。ハマチの成長したものを波馬知长大后的东西(宾格)ブリと歩里(与格?)いう叫做。其中小句为『ハマチの波馬知(主格)成長した长大了(动词)もの东西(名词)』】(把长大的波馬知(小鰤魚)叫作歩里(大鰤魚)[註 3]。)
  • ここでニュースをお伝えします。ここで这里(方位格ニュースを新闻(宾格)お伝えします传达(动词,敬体)。】(在这里传达新闻。)
  • 日一日と暖かくなってきました。日一日と一天比一天(副词)暖かく暖和(形容词)なってきました变得(动词,敬体)。】(一天比一天暖和了。)

都是上面提到的没有主语的句子。但是从“日语句子是以谓语为中心,补语只是在有必要时才添加”的观点看来,可以说上面的句子不管哪一个都是完整的句子,没有省略成分。

由于“主语”这个用语/概念在实际工作中显得很便利,因此今天的语法学说还常常使用这个词。通常把後接了格助詞「」的语法项目作为主语。但是,和三上的说法争锋相对、主张日语句子中必须有主语的人在今日的研究者里是少数——只有生成文法的支持者和鈴木重幸等人的言語学研究会小组那样的学派,由于主语在生成、制造句子中的重要作用而认可主语这个概念。森重敏在分析日语句子时也是立足于“主谓关系”的,但他这里所说的“主语”、“谓语”并不同于一般所说的主语和谓语[5]。现在日本学校教学中通行的语法——学校语法(学校文法)——中,往往都会使用以“主语”“谓语”等概念为代表的传统语法术语,但也有的版本的教科书并不把主语单独拿出来区别看待[註 4]

句子成分[编辑]

即使是认为有了主语和谓语就有了句子的人,也没法只用这两个要素就说明句子的结构。在主语、谓语之外,还需要加上修饰语Grammatical modifier)等成分,才形成复杂的语句。使得句子得以成立的这些成分称作“句子成分”。

学校语法(日文:学校文法,初中的国语教科书使用的语法)把句子成分分为“主语”“谓语”“修饰语(连用修饰语、连体修饰语)”“接续语”“独立语”(「主語」「述語」「修飾語」(連用修飾語・連体修飾語)「接続語」「独立語」)五种。在学校语法中,“并列语(互相并列的文节连文节)”(「並立語(並立の関係にある文節/連文節[註 5]どうし)」)和“补语、被补语(互为补充关系的文节、连文节)”「補助語・被補助語(補助の関係にある文節/連文節どうし)」都不是句子成分,而是表达文节之间、连文节之间之间关系的概念,因而总是形成连文节变成上述五种成分之一。于是教科书随之采用了“并列关系”“补助关系”这样的用语(概念),而很少有教科书使用“并列语”“补助语”的概念。此外,“连体修饰语”原则上不能单独充当成分,总是要和被修饰语在一起才能够成连文节充当句子成分。

学校图书(日文:学校図書,出版社的名字)之外的其他四家出版社的教科书中,都把能单独构成文节的成分像“主语”那样称作“×语”,把构成连文节的成分像“主部”那样称作“×部”。只有学校图书把文节和连文节都称作“×语”,而把一个句子中能划分成的最大部件称之为“×部”。

种类和作用[编辑]

下面依据学校语法,介绍句子成分分为多少种和它们相应的作用。

主语、谓语[编辑]

造句子所需的基本成分。其中谓语尤为重要,在句子中起到了纲举目张的作用。「雨が降る。」「本が多い。」「私は学生だ。」(下雨。书多。我是学生。)都是由主语和谓语构成的句子。有的教科书中强调谓语统合全文的作用,而把主语放在修饰语中加以解说(参见上一节主语废止论)。

连用修饰语[编辑]

和用言相联的修饰语(用言的意思请参照自立语)一节。「兄が弟に算数を教える。」(哥哥教弟弟算术。)一文中「弟に」「算数を」等表示格的部分,就是和谓语动词「教える」相联的连用修饰语。此外,「算数をみっちり教える。」「算数を熱心に教える。」(认真地教算术。热心地教算术。)等句中的「みっちり」「熱心に」(“认真地”“热心地”)等词也是和「教える」相联的连用修饰语。不过,如果缺乏了「弟に」「算数を」(“弟弟”“算术”)等词的话,整个句子就会变得不知所云,而「みっちり」「熱心に」(“认真地”“热心地”)等词即使缺少了,也还是个能传达信息的完整的句子。因此,有人认为前者为句子的主干,应称为补充成分,而后者应称为修饰成分[6]。有的国语教科书裡对这两者有区分。

连体修饰语[编辑]

和体言相联的修饰语(体言的意思请参照自立语)一节。「私の本」「動く歩道」「赤い髪飾り」「大きな瞳」(“我的书”“走的路”“红色的发卡”“大的眼睛”)中的「私の」「動く」「赤い」「大きな」(“我的”“走的”“红色的”“大的”)为连体修饰语。铃木重信铃木康之高桥太郎铃木泰等人认为,连体修饰语赋予“表现事物的句子成分”以特征,是一种规定了“该事物是什么样的事物”的句子成分,因而把连体修饰语称作“规定语”(或者“连体规定语”)。

接续语[编辑]

「疲れたので、動けない。」「買いたいが、金がない。」(“累了,动不了了。”“想买,但没钱。”)中的「疲れたので」「買いたいが」(“累了”“想买,但”)那样,和后续部分有逻辑关系的语。此外,像「今日は晴れた。だから、ピクニックに行こう。」「君は若い。なのに、なぜ絶望するのか。」(“今天是个晴天。所以,去郊游吧。”“你还年轻。明明如此,为什么心灰意冷呢?”)中的「だから」「なのに」(“所以”“明明如此”)那样连接前文和後文的成分也属于接续语。在词类中,总是用作接续语的词的词性接续词

独立语[编辑]

独立语像「はい、分かりました。」「お兄さん、どこへ行くの。」「魔法少女、それが命です。」(“好的,我知道了。”“哥哥,要去哪里?”“魔法少女,那就是命运。”)中的「はい」「お兄さん」「魔法少女」(“好的”“哥哥”“魔法少女”)那样,并不和其他成分相联,也不被其他成分相联。从是否和其他词相联这一定义来看,独立语几乎都是一些表示感动、发动号召、应答、提示的语言。在词类中,总是用作独立语的词的词性感叹词

并列语[编辑]

「ミカンとリンゴを買う。」「幻想郷の冬は冷たく厳しい。」(“买橘子和苹果。”“幻想乡的冬天又冷又难熬。”)中,「ミカンとリンゴを」(“橘子和苹果”)和「冷たく厳しい。」(“又冷又难熬。”)均是由两个互相并列的成分构成。作为一个整体,「ミカンとリンゴを」相当于连用修饰部,「冷たく厳しい。」相当于谓部。

宾语和补语[编辑]

现在通行的学校语法中并无相当于英语语法中“宾语”“补语”的概念。英语语法把"I read a book." 中的 "a book"看作宾语,为主谓宾结构的一部分;此外,"I go to the library."中的"the library"则是看作和前置词一并加入的修饰语。与之相对,日语则是像

  • 私は本を読む。(我读书。)
  • 私は図書館へ行く。(我去图书馆。)

这样,不论是「本を」(书)还是「図書館へ」(图书馆),都是“名词+格助词”的结构,没区别,因而都被视作“连用修饰语”这个句子成分。按照学校语法,私は本を読む。(我读书。)不用“主语+宾语+动词”(SOV)句型解释,而用“主语+修饰语+谓语”来解释。

对象语(补语)[编辑]

铃木重幸铃木康之等人认为,“连用修饰语”中属于“宾语”的语,是说明谓语所要描述的动作和状态所不可或缺的“对象语”(Object[7])。承认它属于句子的基本成分。(高桥太郎铃木泰工藤真由美)等则是把相当于“对象语”的成分称作“补语”,认为它对于主语和谓语所描写的事情起到了补充说明的效果。)

状况语[编辑]

「明日、博麗神社で例大祭がある。」(“明天博丽神社有例大祭。”)「パンじゃないから、恥ずかしくないもん」(“又不是面包,没什么好害羞的”)「僕は恒久和平実現のために… そのために戦うと決めたんだ」(“为了实现永久和平,我才决定要战斗的。”)中的「明日」「博麗神社で」「パンじゃないから」「恒久和平実現のために」(“明天”“博丽神社”“这又不是面包”“为了实现永久和平”)那样,叙述事件发生的时间、场所、原因、目的的句子成分叫做“状况语”[8]。在学校语法中属于“连用修饰语”,但是,“(连用)修饰语”表达的是谓语的内部属性,而“状况语”表达的是外部状况,起的是锦上添花的作用。汉语有“状语”的概念(俄语、西班牙语也有类似概念),但是内涵和外延与日语的“状况语”不完全一致,日语的“修饰语”在汉语里也是“状语”。

修饰语的特征[编辑]

日语的修饰语总在被修饰语的前面。「ぐんぐん進む」「白い雲」(“勇猛前行”“白云”)中的「ぐんぐん」「白い」(“勇猛”“白”)分别是「進む」「雲」(“前行”“雲”)的修饰语。日语的修饰语可以变得很长,不过还是前置,例如:

ゆく秋の大和の国の薬師寺の塔の上なるひとひらの雲
(硬译以展现日语句子结构:到了秋天的大和国的药师寺塔上的一片雲)

——佐佐木信纲

这一短歌中,从句子开头到「雲」之前的一大串内容都是「雲」的修饰语。

在法律条文和译文中,常常出现主语和谓语之间夹着一个长长的修饰语,让人很难一下子看清文意。例如,《日本国宪法》中有這樣一節:

  • 日語原文:日本國民は、正義と秩序を基調とする國際平和を誠實に希求し、國權の發動たる戰爭と、武力による威嚇又は武力の行使は、國際紛爭を解決する手段としては、永久にこれを放棄する
  • 中文翻譯: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 英文翻译:Aspiring sincerely to an international peace based on justice and order, the Japanese people forever renounce war as a sovereign right of the nation and the threat or use of force as means of settling international disputes.

——《日本国宪法》第九条第1款

在作为主语(题目)的「日本國民」和谓语「放棄する」之间,隔了好长的一个修饰语;如果不是读惯了这种句子的人,可能一下子读不清楚。这与英语the Japanese people后面马上接了renounce正好形成对照。

不过,修饰语後置的英语也有时候会出现修饰语弄得句子很难懂的例子,西方人称作Garden path sentence(日文为「袋小路文」,中文称作“花园小径句子[9]):

  • 英文:The horse raced past the barn fell.
  • 日译:納屋のそば走らされた馬が倒れた
  • 中译:跑过牲口棚倒了下去。(更好的翻译:马跑过牲口棚,便倒了下去。)

这个日语句子中和「」相联的连体修饰语「納屋のそばを走らされた」在「」之前,因此不容易误解,但是英语里修饰"The horse"的"raced past the barn"在"The horse"後面,这导致了误解——英文版也可以读作“马跑过了倒塌的牲口棚。”。

參照[编辑]

  1. ^ 橋本 進吉 (1948)『国語法研究(橋本進吉博士著作集 第2冊)』(岩波書店)
  2. ^ 酒井 邦嘉(2002)『言語の脳科学』(中公新書)105頁
  3. ^ 3.0 3.1 三上 章 (1972) 『続・現代語法序説』(くろしお出版)
  4. ^ 三上 章 (1960)『象は鼻が長い―日本文法入門』(くろしお出版)
  5. ^ 森重 敏 (1965)『日本文法―主語と述語』(武蔵野書院)
  6. ^ 北原 保雄 (1981)『日本語の世界 6 日本語の文法』(中央公論社)
  7. ^ 汉语“宾语”一般对应日语的「目的語」
  8. ^ 鈴木重幸『日本語文法・形態論』、高橋太郎他『日本語の文法』他
  9. ^ 翟东娜(2006)《日语语言学》(高等教育出版社)第十八章 心理语言学研究 第二节 心理语言学的主要研究课题

腳註[编辑]

  1. ^ 也就是非敬语。参见敬语一节。
  2. ^ 鈴木重幸『日本語文法・形態論』把5,6中的「象は」称作说明语句的题目的「題目語」。但是,句7中的「象は」则认为是主語「鼻が長い」谓语搭配
  3. ^ “把”字中文本可不译,为和日文结构对照而硬译之。ハマチ、ブリ尝试填入万叶假名
  4. ^ 例如東京書籍『新編 新しい国語 1』(初中国語教科書)的1977年的检定本里把“主语”“谓语”一并论之,但在1996年的检定本里首先提到谓语「起到了把词语连成句子的重要作用」之後,就把主语和其他修饰语一并讲解
  5. ^ 橋本進吉的用语。如果若干个文节可以联合在一起像单个文节那样使用,则合称它们为连文节。例如桜の花が咲く,切分文节为「桜の」「花が」「咲く」,但是「桜の花が」这个整体相对于「咲く」起到了主语的作用。《广辞苑》《大辞林》也均有此词的解说。另外,现在通行的日文输入法大多基于连文节转换。连文节转换和单词转换的区别类似于搜狗拼音和智能ABC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