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文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明惠帝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建文帝

明朝第二代皇帝

在位时期:1398年6月30日-1402年7月13日
Jianwen Emperor.jpg

清朝绘制的明惠宗画像
首都 南京
皇宮 明故宫
年號 建文
姓名 朱允炆
出生年 1377年12月5日(1377-12-05)
立儲 和簡太子朱文奎
逝世 未知
廟號 惠宗
諡號 孝愍皇帝

嗣天章道诚懿渊功
观文扬武克仁笃孝
让皇帝

恭闵惠皇帝
陵墓 未知
父親 懿文太子朱标
母親 懿文太子妃吕氏
皇子 共2人

建文帝朱允炆(1377年12月5日-?),是明朝第二位皇帝,年號“建文”,谥号“嗣天章道诚懿渊功观文扬武克仁笃孝让皇帝”,庙号“惠宗”,明太祖朱元璋之孫。在位期間進行一系列寬政、削藩的改革,史稱“建文改制”。由於燕王朱棣發動靖難之變攻入南京應天府,朱允炆隨後下落不明。

生平经历[编辑]

皇太孫時期[编辑]

朱允炆是懿文太子朱标第二子,但朱標的長子朱雄英早故,朱标原配常氏死后,朱允炆的母亲吕氏也得以扶正,所以明太祖朱元璋就視朱允炆為嫡長孫。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皇太子朱标病死,朱允炆被立为皇太孙,由於自幼熟讀儒家經書,所近之人多懷理想主義,性情因此與其父同樣溫文儒雅,即長皆以寬大著稱。洪武二十九年,朱允炆曾向太祖請求修改《大明律》,他參考《禮經》及歷朝刑法,修改《大明律》中七十三條過份嚴苛的條文,深得人心[1]

繼位稱帝[编辑]

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閏五月,明太祖朱元璋去世,死前密命驸马梅殷辅佐新君。朱允炆在同月(6月30日)即位,定次年(從1399年2月6日开始)為建文元年。惠帝在六月晉用齊泰為兵部尚書、黃子澄太常寺卿,七月召方孝孺為翰林院侍講,在國事上倚重三人[2]。惠帝的年號“建文”有別於其祖父的洪武,他不想仿效祖父以嚴刑峻法治國,即位後改行寬政[3],囚犯人數減至洪武時期的三成左右[4]

建文帝能虚心纳谏。一次他因病上朝晚了,监察御史尹昌隆对此提出批评,左右建议他说出自己染病,建文帝却认为这样的谏言难得,不但没有自辩,还表扬了尹昌隆,公开了他的奏疏。

削藩改制[编辑]

明太祖為鞏固皇室,大封宗室為藩王,各擁私人護衛軍隊。對惠帝來說,諸藩王大多為其叔輩,且在封地掌握兵權,心中由是不安。惠帝為皇太孫時曾問黃子澄曰:「諸王尊屬擁重兵,多不法,奈何?」子澄回答說諸王軍力不足以抗衡朝廷。惠帝即位後,下令各王國的地方文武官員聽朝廷節制,採取削藩政策,先後废黜周王[5]湘王齐王代王[6]岷王[7]。在部署對付年齡最長、軍功最多、武力最强大的燕王朱棣時,由於惠帝身邊的謀士多缺乏實際的政治經驗,以致打草驚蛇,引發了燕王先發制人的念頭[8]。朱棣在權衡利害之後,於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在封地北平起兵反叛[9]。他以“靖难”為名,向京師進軍。

建文元年,明惠帝下詔討伐燕軍。命吳傑吳高耿瓛盛庸潘忠楊松顧成徐凱李友陳暉平安分道併進,并在河北真定設立平燕布政使司,兵部尚書暴昭掌司事[10]。隨後,耿炳文率大軍抵達,與燕軍交戰后失利退守。明惠帝臨時換將,撤換耿炳文,由李景隆代替[11]。隨後,朱棣獲得寧王朱權朵顏三衛,實力大增。而李景隆在率軍圍困北平后,仍然無法破城,并在鄭村壩潰敗。燕王因此向明惠帝上書,明惠帝不得不罷免齊泰黃子澄[12]

建文二年,燕軍與中央軍在白溝河大戰,李景隆再次潰敗并逃亡濟南,隨後再在濟南潰敗。然而,朱棣卻無法攻破山東參政鐵鉉、都督盛庸的濟南城,不得不撤軍[13]。明惠帝隨後封賞鐵鉉、盛庸,但卻不誅殺李景隆。同年冬,燕軍再次進犯濟寧,盛庸擊敗并斬殺燕將張玉,并接連獲勝[14]。建文三年,兩軍在河北山東一帶屢次交戰,并互有勝負,最後燕軍攻入真定[15]

建文四年,何福、平安率領的中央軍在小河大勝燕軍,并斬其將陳文;而徐輝祖亦在齊眉山獲得大捷。燕軍恐懼后計劃北歸。恰逢明惠帝誤以為燕軍已經北撤,召徐輝祖班師,致使何福孤軍奮戰。隨後,靈璧之戰中,燕軍大勝,陳暉、平安、陳性善彭與明被執。盛庸軍亦在淮河之戰中潰敗,燕軍遂渡過淮河,抵達六合。明惠帝不得不下詔要求各地勤王,并遣使割地罷兵[16]。同年六月,盛庸在浦子口與燕軍交戰不利,都督僉事陳瑄率水軍附燕。隨後,朱棣率燕軍渡江,最終逼近南京應天府。谷王朱橞李景隆金川門變節,致使燕軍進入都城。宮中起火,明惠帝不知下落[17]

身後[编辑]

燕王朱棣入京师应天府后,惠帝在宫中举火,皇后自焚死,惠帝本人及其太子朱文奎则不知所終,至今其下落仍是未定論的历史之谜。有稱其從地道逃亡[18],也有稱其離宮後出家為僧[19]

朱棣入京後,先捕殺齊泰黃子澄方孝孺及大批忠于惠帝的官員,後方稱帝。當時駙馬都尉梅殷在軍中,從黃彥清之議,為建文帝發喪,追諡孝愍皇帝,廟號神宗[20],但是不被明成祖朱棣承認。

雖然朱棣宣稱在宮中找到建文帝(惠帝)的屍體,並為他舉行葬禮,但朱棣對建文未死的傳言不敢掉以輕心。建文帝年仅2岁的幼子朱文圭被废为庶人,并囚禁于凤阳广安宫。建文帝的三个弟弟原本封为亲王,尚未就藩,朱棣将他们降为郡王。年长的朱允熥朱允熞先被封至福建漳州和江西建昌,旋被召回京师(南京),以“不能匡正建文帝”为由废为庶人,并囚禁于凤阳,只留下幼子朱允𤐤给朱标奉祀[21],而不久之后朱允𤐤也于永乐四年死于火灾。

溥洽是建文帝主錄僧,當時傳聞他知道建文帝出逃的事,朱棣遂以其它罪名囚禁溥洽長達十餘年,直到姚廣孝病危時請求朱棣釋放溥洽,溥洽才獲釋[22]

明成祖即位后,不承认建文帝的正统性,下令销毁建文朝史料,并先后三次修改明太祖实录。成祖还下令作《奉天靖难记》,对懿文太子及建文帝多加诋毁[23][24][25]

正統五年,有僧自雲南至廣西,詭稱建文皇帝。隨後被逮捕調查,乃是鈞州人楊行祥,隨後下獄而死。同行十二位僧侶,皆戍遼東。隨後,雲南、貴州、四川等地均相傳有帝為僧時往來跡。正德、萬曆、崇禎年間,諸位大臣請求續封建文帝,及加廟諡,均未成行。虽然《太宗实录》称建文帝被朱棣以天子礼下葬,但崇祯帝在位时却亲口承认建文并无陵墓。1644年,南明明安宗在南京即位,改元弘光。安宗即位後,於弘光元年七月,為建文帝君臣平反,上庙号惠宗,谥号为嗣天章道诚懿渊功观文扬武克仁笃孝让皇帝清朝乾隆元年,乾隆帝詔廷臣集議,追諡曰恭閔惠皇帝[26]

2008年1月在宁德市金涵乡上金贝村发现的一个和尚墓被认为是建文帝的墓葬所在,这个墓穴也是迄今为止福建发现的最大的和尚墓[27]。然而,建文帝的最終下落至今仍是不解之謎。

一说建文帝藏身于湖南省永州市新田县[28]

为政举措[编辑]

屬臣[编辑]

明惠帝在登基后不久,即重新選拔六部官員,其中大量官员在靖難之役前主張削藩或在战事中陣亡、或在燕王朱棣攻佔應天府后拒絕合作自殺或不屈而亡,其中包括禮部尚書陳廸兵部尚書齊泰鐵鉉刑部尚書暴昭侯泰左都御史景清右都御史練子寧等。

在位年号[编辑]

年號 吏部尚書 戶部尚書 禮部尚書 兵部尚書 刑部尚書 工部尚書 都御史
建文元年己卯

(1399年)

張紞 郁新
王鈍
陳迪 齊泰
茹瑺[29]
暴昭[30]
侯泰
鄭賜
嚴震直
景清左都御史[31]
練子寧右都御史[32]
建文二年庚辰

(1400年)

張紞 郁新
王鈍
陳迪 茹瑺
鐵鉉[33]
侯泰
暴昭
鄭賜
嚴震直
景清左都御史
練子寧右都御史
建文三年辛巳

(1401年)

張紞 郁新
王鈍
陳迪 齊泰[34]
茹瑺
鐵鉉
侯泰
暴昭
鄭賜
嚴震直
景清左都御史
練子寧右都御史
建文四年壬午

(1402年)

張紞[35] 郁新[36]
王鈍[37]
陳迪[38] 齊泰[39]
茹瑺[40]
鐵鉉[41]
侯泰[42]
暴昭[43]
鄭賜[44]
嚴震直[45]
景清左都御史[46]
練子寧右都御史[47]

家成员族[编辑]

家庭成员 姓名 备注
明兴宗孝康皇帝(懿文皇太子)朱标
母亲 吕氏
皇后 孝愍溫貞哲睿肅烈襄天弼聖讓皇后马氏
兄弟 朱雄英虞怀王朱允熥吳王朱允熞衡王朱允𤐤徐王
姊妹 江都公主宜倫郡主南平郡主
朱文奎和簡太子[48]朱文圭润怀王[49] 朱文奎朱文圭均為母皇后马氏所生

艺术形象[编辑]

电视剧[编辑]

以下列出曾飾演「建文帝」的演員,以及劇中演出「建文帝」的电视剧:

演員 年份 影視作品 備註
1987年 大明群英 香港無綫電視劇
邱心志
陈磊
2000年 帝王之旅 邱心志饰演成年建文帝
陈磊饰演童年建文帝
杨凡 2001年 皇朝太医
岳跃利 2001年 三少爷的剑
徐峥 2002年 穿越时空的爱恋 中国大陆的第一部穿越剧
2002年 大醉侠 武打言情剧
唐国强 2002年 永乐英雄儿女 历史喜剧功夫片
毛乐 2004年 名扬花鼓
孙霆 2005年 大明奇才
高虎 2005年 大明天子
周俊豪 2006年 朱元璋
姜泰郎 2006年 傳奇皇帝朱元璋
李天翔 2006年 翻雨覆云
黄海 2007年 铁血男儿 又名《永乐大帝》,新加坡电视剧。
蔺达诺 2009年 郑和下西洋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2009年 包三姑外传 古装轻喜剧
陈山聪 2011年 洪武三十二
张津赫 2011年 大武当

參考資料[编辑]

  1. ^ 明史》(卷4):“恭閔惠皇帝諱允炆。太祖孫,懿文太子第二子也。母妃呂氏。帝生潁慧好學,性至孝。年十四,待懿文太子疾,晝夜不暫離。更二年,太子薨,居喪毀瘠。太祖撫之曰:「而誠純孝,顧不念我乎。」洪武二十五年九月,立為皇太孫。二十九年,重定諸王見東宮儀制,朝見後於內殿行家人禮,以諸王皆尊屬也。初,太祖命太子省決章奏,太子性仁厚,於刑獄多所減省。至是以命太孫,太孫亦復佐以寬大。嘗請於太祖,遍考禮經,參之歷朝刑法,改定洪武《律》畸重者七十三條,天下莫不頌德焉。”
  2. ^ 明史》(卷4):“三十一年閏五月,太祖崩。辛卯,即皇帝位。太赦天下,以明年為建文元年。是日,葬高皇帝於孝陵。詔行三年喪。群臣請以日易月。帝曰:「朕非效古人亮陰不言也。朝則麻冕裳,退則齊衰杖絰,食則饘粥,郊社宗廟如常禮。」遂命定儀以進。丙申,詔文臣五品以上及州縣官各舉所知,非其人者坐之。六月,省并州縣,革冗員。兵部侍郎齊泰為本部尚書,翰林院修撰黃子澄為太常卿,同參軍國事。秋七月,召漢中府教授方孝孺為翰林院侍講。詔行寬政,赦有罪,蠲逋賦。”
  3. ^ 明史》(卷4):“是月,賜天下明年田租之半,釋黥軍及囚徒還鄉里。”
  4. ^ 《明史·刑法二》:「元年刑部報囚,減太祖時十三矣」。
  5. ^ 明史》(卷4):“八月,周王橚有罪,廢為庶人,徙雲南。詔興州、營州、開平諸衛軍全家在伍者,免一人。天下衛所軍單丁者,放為民。”
  6. ^ 明史》(卷4):“夏四月,湘王柏自焚死。齊王榑、代王桂有罪,廢為庶人。”
  7. ^ 明史》(卷4):“六月,岷王楩有罪,廢為庶人,徙漳州。”
  8. ^ 明史》(卷4):“冬十一月,工部侍郎張昺為北平布政使,謝貴、張信掌北平都指揮使司,察燕陰事。”
  9. ^ 明史》(卷4):“六月,岷王楩有罪,廢為庶人,徙漳州。己酉,燕山護衛百主戶倪諒上變,燕旗校于諒等伏誅。詔讓燕王棣,逮王府官僚。北平都指揮張信叛附於燕。秋七月癸酉,燕王棣舉兵反,殺布政使張昺、都司謝貴。長史葛誠、指揮盧振、教授余逢辰死之。參政郭資、副使墨麟、僉事呂震等降於燕。指揮馬宣走薊州,僉瑱走居庸。宋忠趨北平,聞變退保懷來。通州、遵化、密雲相繼降燕。丙子,燕兵陷薊州,馬宣戰死。己卯,燕兵陷居庸關。甲申,陷懷來,宋忠、俞瑱被執死,都指揮彭聚、孫泰力戰死,永平指揮使郭亮等叛降燕。壬辰,谷王橞自宣府奔京師。長興侯耿炳文為征虜大將軍,駙馬都尉李堅、都督甯忠為左、右副將軍,帥師討燕。祭告天地宗廟社稷,削燕屬籍。”
  10. ^ 明史》(卷4):“詔曰:「邦家不造,骨肉周親屢謀僭逆。去年,周庶人橚僭為不軌,辭連燕、齊、湘三王。朕以親親故,止正橚罪。今年齊王榑謀逆,又與棣、柏同謀,柏伏罪自焚死,榑已廢為庶人。朕以棣於親最近,未忍窮治其事。今乃稱兵構亂,圖危宗社,獲罪天地祖宗,義不容赦。是用簡發大兵,往致厥罰。咨爾中外臣民軍士,各懷忠守義,與國同心,掃茲逆氛,永安至治。」尋命安陸侯吳傑,江陰侯吳高,都督耿瓛,都指揮盛庸、潘忠、楊松、顧成、徐凱、李友、陳暉、平安,分道併進。置平燕布政使司於真定,尚書暴昭掌司事。”
  11. ^ 明史》(卷4):“八月己酉,耿炳文兵次真定,徐凱屯河間,潘忠、楊松屯鄚州。壬子,燕兵陷雄縣,潘忠、楊松戰於月漾橋,被執。鄚州陷。壬戌,耿炳文及燕兵戰於滹沱河北,敗績,李堅、甯忠、顧成被執,炳文退保真定。燕兵攻之不克,引去。召遼王植、寧王權歸京師,權不至,詔削護衛。丁卯,曹國公李景隆為征虜大將軍,代耿炳文。九月戊辰,吳高、耿瓛、楊文帥遼東兵,圍永平。戊寅,景隆兵次河間,燕兵援永平,吳高退保山海關。”
  12. ^ 明史》(卷4):“冬十月,燕兵自劉家口間道襲陷大寧,守將朱鑒死之。總兵官劉真、都督陳亨援大寧,亨叛降燕。燕以寧王權及朵顏三衛卒歸北平。辛亥,李景隆重圍北平,燕兵還救。十一月辛未,李景隆及燕兵戰於鄭村壩,敗績,奔德州,諸軍盡潰。燕王棣再上書於朝。帝為罷齊泰、黃子澄官,仍留京師。”
  13. ^ 明史》(卷4):“夏四月己未,李景隆及燕兵戰於白溝河,敗之。明日復戰,敗績,都督瞿能、越巂侯俞淵、指揮滕聚等皆戰死,景隆奔德州。五月辛未,奔濟南。燕兵陷德州,遂攻濟南。庚辰,景隆敗績於城下,南走。參政鐵鉉、都督盛庸悉力御之。六月己酉,遣尚寶丞李得成諭燕罷兵。”
  14. ^ 明史》(卷4):“秋八月癸巳,承天門災,詔求直言。戊申,盛庸、鐵鉉擊敗燕兵,濟南圍解,復德州。九月,詔錄洪武中功臣罪廢者後。辛未,封盛庸歷城侯,擢鐵鉉山東布政使,參贊軍務,尋進兵部尚書。以庸為平燕將軍,都督陳暉、平安副之。庸屯德州,平安及吳傑屯定州,徐凱屯滄州。冬十月,召李景隆還,赦不誅。庚申,燕兵襲滄州,徐凱被執。十二月甲午,燕兵犯濟寧,薄東昌。乙卯,盛庸擊敗之。斬其將張玉。丙辰,復戰,又敗之,燕兵走館陶。庸軍勢大振,檄諸屯軍合擊燕,絕其歸路。”
  15. ^ 明史》(卷4):“三年春正月辛酉朔,凝命神寶成,告天地宗廟,御奉天殿受朝賀。乙丑,吳傑、平安邀擊燕兵於深州,不利。辛未,大祀天地於南郊。丁丑,享太廟,告東昌捷。復齊泰、黃子澄官。三月辛巳,盛庸敗燕兵於夾河,斬其將譚淵。再戰不利,都指揮莊得、楚智等力戰死。壬午,復戰,敗績,庸走德州。丁亥,都督何福援德州。癸巳,貶齊泰、黃子澄、諭燕罷兵。閏月己亥,吳傑、平安及燕戰於藁城,敗績,還保真定。燕兵掠真定、順德廣平、大名。棣上書讀召還諸將息兵,遣大理少卿薛岩報之。是月,《禮制》成,頒行天下。夏五月甲寅,盛庸以兵扼燕餉道,不克。棣復遣使上書,下其使於獄。六月壬申,燕將李遠寇沛縣,焚糧艘。壬午,都督袁宇邀擊之,敗績。秋七月己丑,燕兵掠彰德。丁酉,平安自真定攻北平。壬寅,大同守將房昭帥兵由紫荊關趨保定,駐易州西水寨。九月甲辰,平安及燕將劉江戰於北平,敗績,還保真定。冬十月丁巳,真定諸將遣兵援房昭,及燕王戰於齊眉山,敗績。十一月壬辰,遼東總兵官楊文攻永平,及劉江戰於昌黎,敗績。己亥,平安敗燕將李彬於楊村。十二月癸亥,燕兵焚真定軍儲。詔中官奉使侵暴吏民者,所在有司系治。是月,駙馬都尉梅殷鎮淮安。《太祖實錄》成。”
  16. ^ 明史》(卷4):“夏四月丁卯,何福、平安敗燕兵於小河,斬其將陳文。甲戌,徐輝祖等敗燕兵於齊眉山,斬其將李斌,燕兵懼,謀北歸。會帝聞訛言,謂燕兵已北,召輝祖還,何福軍亦孤。庚辰,諸將及燕兵大戰於靈璧,敗績,陳暉、平安、禮部侍郎陳性善、大理寺卿彭與明皆被執。五月癸未,楊文帥遼東兵赴濟南,潰於直沾。己丑,盛庸軍潰於淮上,燕兵渡淮,趨揚州。指揮王禮等叛降燕,御史王彬、指揮崇剛死之。辛丑,燕兵至六合,諸軍迎戰,敗績。壬寅,詔天下勤王,遣御史大夫練子寧、侍郎黃觀、修撰王叔英分道徵兵。召齊泰、黃子澄還。蘇州知府姚善、寧波知府王璡、徽州知府陳彥回、樂平知縣張彥方各起兵入衛。甲辰,遣慶成郡主如燕師,議割地罷兵。”
  17. ^ 明史》(卷4):“六月癸丑,盛庸帥舟師敗燕兵於浦子口,復戰不利。都督僉事陳瑄以舟師叛附於燕。乙卯,燕兵渡江,盛庸戰於高資港,敗績。戊午,鎮江守將童俊叛降燕。庚申,燕兵至龍潭。辛酉,命諸王分守都城,遣李景隆及兵部尚書茹瑺、都督王佐如燕軍,申前約。壬戌,復遣谷王橞、安王楹往。皆不聽。甲子,遣使齊蠟書四出,促勤王兵。乙丑,燕兵犯金川門,左都督徐增壽謀內應,伏誅。谷王橞及李景隆叛,納燕兵,都城陷。宮中火起,帝不知所終。燕王遣中使出帝後屍於火中,越八日壬申葬之。”
  18. ^ 明史》(卷4):“或云帝由地道出亡。”
  19. ^ 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建文四年夏六月乙丑,帝知金川門失守,長吁,東西走,欲自殺。翰林院編修程濟曰:“不如出亡。”少監王鉞跪進曰:“昔高帝升遐時,有遺篋,曰:‘臨大難,當發。’謹收藏奉先殿之左。”群臣齊言:“急出之﹗”俄而舁一紅篋至,四圍俱固以鐵,二鎖亦灌鐵。帝見而大慟,急命舉火焚大內,皇后馬氏赴火死。程濟碎篋,得度牒三張,一名應文,一名應能,一名應賢。袈裟、帽、鞋、剃刀俱備,白金十錠。朱書篋內:“應文從鬼門出,餘從水關御溝而行,薄暮,會於神樂觀之西房。”帝曰:“數也!”程濟為帝祝髮。吳王教授楊應能願祝髮隨亡,監察御史葉希賢毅然曰:“臣名賢,應賢無疑。”亦祝髮。各易衣披牒。在殿凡五六十人,痛哭仆地,俱矢隨亡,帝曰:“多人不能無生得失,有等任事著名,勢必窮詰;有等妻子在任,心必縈繫,宜各從便。”御史曾鳳韶曰:“願即以死報陛下!”帝麾諸臣,大慟,引去若干人。九人從帝至鬼門,而一舟艤岸,為神樂觀道士王昇,見帝,叩頭稱萬歲,曰:“臣固知陛下之來也。疇昔高皇帝見夢,令臣至此耳!”乃乘舟至太平門,昇導至觀,已薄暮矣。俄而楊應能、葉希賢等十三人同至。”
  20. ^ 明書》志卷之七,禮志,諡典,查繼佐
  21. ^ 《续文献通考》:永乐二年春三月,改敷惠王允熙为瓯宁王,降广泽王允熥、怀恩王允熞为庶人,以二王不能谏正建文也。诏曰:“帝王之道,立爱惟亲,为子不祗,不及于父。朕皇考皇妣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创业垂统,传之万世。朕长兄懿文皇太子,降生弗永,裔子允炆,幼冲嗣位,昏愚自暴,颠覆成章。崇信奸邪,戕害骨肉,天下荡然,社稷几坠。朕惟祖宗积德之勤,父皇母后创业之艰,不得已起兵,赖天之佑,内难廓清。允炆罪恶贯盈,阖宫赴火。诸臣民同词劝进,朕以宗社为重,勉徇舆情,君临大宝。长兄诸王允熥、允熞乃袭王封。不意允熥允熞弗知省躬,自生疑怼。朕以长兄至情,不忍谴责,免为庶人,以保全之。朕痛切于心,长存念虑。长兄未有承嗣,其第四子允熙生有四年矣,兹特封瓯宁王,世守懿文太子之嗣。呜呼!协和之道,睦族为先。惇叙之仁,继祖为大。用展同气之情,庶续亲亲之义。”
  22. ^ 《明史·姚廣孝傳》:「初,帝入南京,有言建文帝為僧遁去,溥洽知狀,或言匿溥洽所。帝乃以他事禁溥洽。而命給事中胡濙等遍物色建文帝,久之不可得。溥洽坐繫十餘年。」
  23. ^ 《奉天靖难记》卷一:“懿文太子所为多失道,忤太祖意,太祖尝督过之,退辄有怨言。常于宫中行呪诅,忽有声震响,灯烛尽灭,略无所惧”
  24. ^ 《奉天靖难记》卷一:“三十一年闰五月乙酉,太祖升遐,是夜即敛,七日而葬……允炆矫遗诏嗣位,忘哀作乐,用巫觋以桃茢祓除宫禁,以硫磺水徧洒殿壁,烧诸秽物以辟鬼神。梓宫发引,与弟允熥各仗剑立宫门,指斥梓宫曰:「今复能言否?复能督责我否?」言讫皆笑,略无戚容”
  25. ^ 《奉天靖难记》卷一:“时诸王坐废,允炆日益骄纵,焚太祖高皇帝、孝慈高皇后御容,拆毁后宫,掘地五尺,大兴土木,怨嗟盈路,淫佚放恣,靡所不为。遣宦者四出,选择女子,充满后宫,通夕饮食,剧戏歌舞,嬖幸者任其所需,谓羊不肥美,辄杀数羊以厌一妇之欲。又作奇技淫巧,媚悦妇人,穷奢极侈,暴殄天物,甚至亵衣皆饰以珠玉锦绣。各王府宫人有色者,皆选留与通,常服淫药,药燥性发,血气狂乱,御数老妇不足,更缚牝羊母猪与交。荒眈酒色,昼夜无度。及临朝,精神昏暗,俯首凭案,唯唯数事而已。宫中起大觉殿,于内置轮藏。出公主与尼为徒,敬礼桑门,狎侮宗庙。尝置一女子于盒以为戏,谓为时物,舁入奉先殿荐新,盒开聚观,大笑而散。倚信阉竖,与决大事,凡进退大臣,参掌兵马,皆得专之。陵辱衣冠,毒虐良善,御史皆被棰挞。纪纲坏乱,构成大祸。自是灾异迭见,恬不自省。夜宴张灯荧煌,忽不见人。寝宫初成,见男子提一人头,血色模糊,直入宫内,随索之,寂无所有。狐狸满室,变怪万状,徧置鹰犬,亦不能止。他如日赤无光,星辰无度,彗扫军门,荧惑守心犯斗,飞煌蔽天,山崩地震,水旱疫疠,连年不息,锦衣卫火,武库自焚,文华殿毁,承天门灾,虽变异多端,而酗乐自如。 ”
  26. ^ 《明史》(卷4):“正統五年,有僧自雲南至廣西,詭稱建文皇帝。思恩知府岑瑛聞於朝。按問,乃鈞州人楊行祥,年已九十餘,下獄,閱四月死。同謀僧十二人,皆戍遼東。自後,滇、黔、巴、蜀間,相傳有帝為僧時往來跡。正德、萬曆、崇禎間,諸臣請續封帝後,及加廟諡,皆下部議,不果行。大清乾隆元年,詔廷臣集議,追諡曰恭閔惠皇帝。”
  27. ^ 宁德沧海禅师高僧墓可能是建文帝墓葬,《海峡都市报》,2008年6月9日。
  28. ^ 建文帝踪迹“永州说”新证
  29. ^ 明史》(卷111):“茹瑺十一月復任。”
  30. ^ 《明史》(卷111):“昭七月出掌平燕布政司事。”
  31. ^ 《明史》(卷111):“景清二月任左。”
  32. ^ 《明史》(卷111):“練子寧二月任右。”
  33. ^ 《明史》(卷111):“十二月任督軍。”
  34. ^ 《明史》(卷111):“齊泰正月復,閏三月又謫。”
  35. ^ 《明史》(卷111):“紞七月自經死。”
  36. ^ 《明史》(卷111):“新六月歸附,仍任。”
  37. ^ 《明史》(卷111):“鈍六月歸附。七月致仕。”
  38. ^ 《明史》(卷111):“迪六月殉難。”
  39. ^ 《明史》(卷111):“泰六月殉難。”
  40. ^ 《明史》(卷111):“瑺六月迎降。九月封忠誠伯,仍任。”
  41. ^ 《明史》(卷111):“鉉八月死難。”
  42. ^ 《明史》(卷111):“泰六月殉難。”
  43. ^ 《明史》(卷111):“昭六月殉難。”
  44. ^ 《明史》(卷111):“賜六月歸附。七月改刑部。”
  45. ^ 《明史》(卷111):“震直六月歸附。七月同致仕戶部尚書王鈍巡視中原。九月卒。”
  46. ^ 《明史》(卷111):“清六月殉難。”
  47. ^ 《明史》(卷111):“子寧六月殉難。”
  48. ^ 南明史》卷七 志第二 禮中明紹宗的追復作和簡太子,《南明史》卷七 志第二 禮中明安宗的追復作恭愍太子。
  49. ^ 思文大紀》卷四及《南明史》卷七 志第二 禮中明紹宗的追復作潤懷王,《南明史》卷七 志第二 禮中明安宗的追復作原怀王。

參考書目[编辑]


前任:
祖父明太祖
明朝皇帝
1398年-1402年
继任:
叔父明成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