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明故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32°02′17″N 118°49′03″E / 32.03806°N 118.81759°E / 32.03806; 118.81759

明故宫遗址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Nanjing WuchaoGate1.jpg
明宫城午门遗址
所在 江苏省南京市
分类 古遗址
时代
编号 6-80
登录 2006年

明故宫,又称南京故宫,是明朝初期的皇宫,位于江苏省南京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历史[编辑]

初创[编辑]

南京明故宫午门遗址

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当时自称“吴王”尚未称帝的朱元璋开始为自己营建宫室,即“吴王新宫”[注 1]

吴王新宫选址在元集庆城(即南宋建康府城)东门之外、钟山以南,至第二年九月建成。吴王新宫东西宽790米,南北长750米,有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文楼、武楼、乾清宫、坤宁宫、东西六宫等宫殿和奉天门等门阙,在四周设门四座,南为午门、东为东华门、西为西华门、北为玄武门[1]午门之前为云集桥,过桥入午门为奉天门,左右为东西耳房,奉天门东西两侧偏门称为左红门、右红门。

奉天门内为正殿奉天殿,殿前左右为文楼,武楼。奉天殿后为华盖殿,谨身殿。内廷有乾清宫和坤宁宫,以及“以次序列”的春和殿(东宫)、柔仪殿(西宫)及东西六宫。[2][注 2]

奉天门前广场东为左顺门,内建大本堂,“聚古今图书”、“太子、诸王就读其间,间作东宫视事之所”;奉天门前广场西侧为右顺门,门内为当时尚未就藩的诸王的宫室。

皇城之外东北侧为太庙,供奉德祖懿祖熙祖仁祖神位,四祖各为一庙,外为都宫,称作“四亲庙”。宫城外西南侧为社稷坛[3]

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即位称帝,建立明朝,以应天府为南京,开封为北京,并于次年在凤阳兴建中都城,与应天皇宫不同的是,中都宫殿将太庙与社稷坛设在宫城正门午门之前的左右两侧,并在宫城以外增筑了一道“外禁垣”,即中都皇城。由于当时全国的人力物力全被集中于中都城池和宫殿的兴建,因此应天宫殿的扩建工作终止。此后数年间只对已有宫殿进行了必要的维修,并将“吴王新宫”改名为“皇城”(其范围即后来的明南京宫城)。[4]

洪武六年(1373年)四月,朱元璋在应天皇城内开设文华堂、武英堂,以宋濂为教官,择取年少聪明的国子监监生,与年幼诸王一同读书。同年朱元璋开始增筑应天“京师城”(南京城)与“内城”(即后来的南京皇城)。

洪武朝增建[编辑]

南京明故宫午门城砖上的造匠戳记

洪武八年(1375年)九月,朱元璋放弃营建中都的计划,集中力量修建京师应天城池与宫殿。此次修建至洪武十年十月结束[注 3]

这次改建的内容包括:

  • 增设午门的左右两阙;
  • 将原处宫城斜偏的太庙与太社稷分别迁至午门阙前东西两侧;
  • 将奉天门左右的左红门与右红门改名为东角门和西角门;
  • 文华堂与武英堂改名为文华殿武英殿[5][注 4]
  • 原设于文华殿附近的大本堂被撤废,其后的藏书之所改名“文渊阁”[6]
  • 应天皇城正门命名为承天门,在承天门与午门之间增建端门

洪武八年改建后的皇城承天门、端门两门均为城门式建筑,但城台之上未建造城楼。皇城其他三门为北安门、东安门和西安门。此外还在承天门之外修筑了一座“外禁门”,称为广敬门。[7]为了加强宫城的防卫,还在宫城与外禁垣之间修筑了一道“小禁垣”,北、东、西三面各开“上门”——北上门、北上东门、北上西门、东上门、东上北门、东上南门、西上门、西上北门、西上南门。[8]

此外,在洪武八年至十年的这次增建中,朱元璋还将洪武六年增筑的应天内城改名为“外禁垣”,并将原先修建的皇城与外禁垣一并统称为“皇城”,这一叫法一直持续到永乐初年营建北京宫殿。弘治年间修订的《大明会典》中将南北两京的宫城称作“内皇城”,外禁垣为“外皇城”。嘉靖年间,开始称北京宫城为“紫禁城”,但直至万历年间重新修订《大明会典》,才正式将宫城和外禁垣区分开来,宫城改名叫“紫禁城”,外禁垣称为“皇城”。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朱元璋再次增建应天宫殿,在宫城奉天门前及皇城承天门前修建内外金水桥,在承天门外增设宫墙,围成T字形广场。在广场东西修建长安左门与长安右门。广场南端的“外禁门”广敬门改名为洪武门,原应天“京师城”正门洪武门改名为正阳门。在承天门与端门的城台之上各修建了五间城楼建筑,承天门前广场修建了左右千步廊。广场东侧为吏、户、礼、兵、工五部(南京刑部在皇城之北的太平门外),西侧为五军都督府[9]。明南京宫殿的规模至此完备。

明初南京皇宫的各宫门及宫殿门匾由詹孟举题写[注 5]

明朝沿革及荒废[编辑]

南京明故宫奉天殿遗址

朱元璋在建设应天宫殿的时候注意了风水的问题,以紫金山的富贵山为靠山。但是由于选址的局限,内廷部分是在被填平的燕雀湖上建造的。虽然在施工时采用了打入木桩,巨石铺底,以及石灰三合土打夯等方法加固地基,但日久之后仍然出现北部地基下沉的问题,宫殿地势前高后低,风水不吉。此外内宫在下雨时容易形成内涝,排水不易,比如正德年间后宫兴宁宫“前除积水几尺”[10][注 6]。同时宫城离外城过近,战时不易防卫。

建文二年(1400年)九月,京师皇城承天门失火,建文帝采纳翰林院文学博士方孝孺的建议,改谨身殿为正心殿,午门改名为端门,端门改名为应门,承天门改名为皋门,正阳门改名为辂门[注 7]。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十三日,燕王朱棣率军攻破应天,建文帝在宫中举火,烧毁奉先殿,皇后马氏自焚死,建文帝本人及其太子朱文奎则不知所终。明朝马生龙所著《凤凰台记事》称“宫中阴沟直通土城之外,高丈二,阔八尺,足行一人一马,以备临祸潜出。”

朱棣登基称帝后,下令在宫城西北隅重建奉先殿,此后十余年间,朱棣虽仍居于应天皇宫中,但同时下令升北平为北京,并改为行在所,准备迁都。

永乐十八年(1420年),北京宫殿建成,次年朱棣迁都北京,此后南京宫殿不再使用,但仍作为留都宫殿,委派皇族和内臣管理。成化十六年,下令“南京皇城内宫殿不许重修”,遂任其圮废[注 8]。由于长年荒废,因此南京皇宫的殿宇宫门多有损坏。万历三年致仕的张瀚在其《松窗梦语》中记述南京宫殿荒芜之貌,称“……迨今唯覩城郭崔嵬,而宫阙荒芜,殿阁止存武英、奉先,犹旧物也。”[11]

堆放在南京明故宫奉天门遗址处的殿宇柱础等石构件

《明史·五行志》所载正统至天启年间南京故宫灾异[12]

  • 正统八年雷震南京西角门
  • 正统十四年六月丙辰夜,南京谨身殿因雷击发生火灾,延烧至奉天殿和华盖殿,将前三殿及文渊阁全部焚毁
  • 成化三年雷震南京午门城楼
  • 弘治元年雷震南京洪武门,南京宫城内花园火灾
  • 嘉靖二年雷震南京长安左门
  • 嘉靖十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南京太庙失火,烧毁前后殿、东西庑、神厨库。此后南京太庙未被修复,而是建起围垣,将其封闭起来,南京太庙的香火归并到南京奉先殿祭祀
  • 嘉靖十五年雷击南京西上门
  • 万历三年雷震南京承天门
  • 万历十六年雷震南京西安门钟鼓楼
  • 天启三年南京大内左傍宫火灾
  • 天启六年南京西华门内土中埋存的旧木材起火自燃

南明修葺[编辑]

崇祯十七年(1644年)五月初一戊子,由淮安向南逃难的福王朱由崧乘船自淮安抵达南京,自三山门(今南京水西门)登岸,祭拜孝陵后,从正阳门经东华门进入南京宫城,步行拜谒奉先殿,随后自西华门出宫,以南京内守备府为行宫[13]。此时的南京明宫城内大多殿宇已因年久失修而坍毁无存,前三殿更是早在正统十四年便被烧毁。五月初三庚寅,朱由崧自大明门入内朝,行告天礼,随后在武英殿就监国之位[注 9]。五月十五日壬寅,朱由崧在南京武英殿即位,宣布翌年改元弘光,建立南明政权。[14]

朱由崧在位时期,以内宫监作为朝殿[注 10],并对南京宫殿进行了一些修复工作,比如为迎接嫡母邹氏(仁寿皇太后)而下令修建“西宫之园”(即慈禧殿)[注 11],并整修或新建了午门、奉天门、奉先殿、兴宁宫等建筑[注 12][注 13]

  • 崇祯十七年五月初一戊子,骑马自三山门环城而东,拜谒孝陵,随后经朝阳门入东华门,谒奉先殿,出西华门,以南京内守备府为行宫。
  • 崇祯十七年五月初三庚寅,自大明门入大内,至武英殿行监国礼。
  • 崇祯十七年五月初三庚寅,移武英殿所奉二祖二后御容于奉先殿中。
  • 崇祯十七年五月十五壬寅,即皇帝位于武英殿
  • 崇祯十七年六月戊寅,改内宫监为朝殿,命肃朝班。
  • 崇祯十七年八月癸酉,命修西宫之西园第一所为皇太后宫。
  • 崇祯十七年十一月戊子,西宫慈禧殿成。
  • 崇祯十七年十二月甲申,御兴宁宫。
  • 弘光元年正月甲午,修奉先殿及午门、左右掖门。
  • 弘光元年四月丁卯,选淑女于元晖殿。

清初至民国荒废[编辑]

南京明故宫东侧护城河南端。远处为原中国国民党中央党史资料陈列馆,现为南京军区档案馆

明弘光元年(1645年)五月初九,清军由多铎率领渡过长江,翌日弘光帝出逃,五月十五日,南京守备官员开正阳门投降。五月十九日,宣布从通济门起至大中桥北河为界,此线以东通济、正阳、朝阳、太平、神策、金川等六门之内为清军兵营,居民被驱赶至城西城南居住。明皇城亦在此线以东。五月二十三日,多铎从正阳门入城,居于南京内守备府中[15]

南明后,改南京为江宁,将明皇城改为八旗驻防城,设置将军及都统二衙门于明故宫中。此后明故宫内残存的宫殿被陆续拆毁,康熙年间,曾取明故宫石料雕件修建普陀山庙宇。由于明故宫已经成为废墟,康熙及乾隆二帝南巡驻跸江宁时,均以江宁织造署为行宫。太平天国攻陷南京后,没有使用靠近紫金山的明故宫作为宫殿选址,而是在城中另择新址营建新宫,此间曾从明故宫拆去大量石料和砖瓦。至太平天国灭亡时,明故宫的宫殿和宫墙已基本无存。

中华民国时期,曾计划以明故宫地区为中央行政区,但由于财力和战争的原因,该计划没有全部实现。1929年修建的中山东路从明故宫遗址中穿过,将其划为南北两部。1930年代,在明故宫北半部遗址范围内修建了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中国国民党中央党史资料陈列馆、中央博物院(现南京博物院)和励志社(今钟山宾馆)等几处建筑,明故宫遗址南部成为一处小型机场。

形制[编辑]

城门与城墙[编辑]

南京明故宫午门,东侧为民国时期被拆除的左阙遗迹,下方门券为左掖门

宫城[编辑]

午门内侧的内金水桥遗迹
  • 午门,通称“午朝门”,是宫城的正门,上有城楼九间,左右有两观,上有阙楼。南京明故宫午门现存城台一座,城门五孔。左右两阙在1924年因修建明故宫机场而被拆除
  • 东华门,现存城台一座,位于南京中山东路南侧,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附近
  • 西华门,现已无存,2001年发掘出门道遗址
  • 玄武门,别名厚载门,俗称“后宰门”,现已无存,未进行考古发掘

小禁垣[编辑]

  • 北上门,在玄武门外
  • 北上东门,在玄武门外东侧
  • 北上西门,在玄武门外西侧
  • 东上门,在东华门外
  • 东上北门,在东华门外北侧
  • 东上南门,在东华门外南侧
  • 西上门,在西华门外
  • 西上北门,在西华门外北侧
  • 西上南门,在西华门外南侧

皇城(外禁垣)[编辑]

南京明故宫东华门遗址

宫殿[编辑]

前三殿[编辑]

  • 奉天门,正殿前门。左为左红门(后更名东角门),右为右红门(后更名为西角门)。门外两庑有左翼门、右翼门,南为内五龙桥。
  • 奉天殿,坐落于三台之上,面阔九间,进深五间。重檐庑殿顶。殿左为中左门,殿右为中右门。殿前为广庭,东为文楼,西为武楼。
  • 华盖殿,坐落于三台之上,奉天殿之后,面阔五间,进深五间。攒尖顶。
  • 谨身殿,坐落于三台之上,华盖殿之后,面阔七间,进深五间。重檐歇山顶。殿左为后左门,殿右为后右门。

后宫[编辑]

  • 乾清门,后宫正门,原名“皇宫门”,洪武十年改名。
  • 乾清宫,皇帝寝宫,面阔九间,进深五间,重檐庑殿顶。
  • 省躬殿,退朝燕处之殿,面阔五间,进深五间。该位置原为坤宁宫正门坤宁门[注 14]
  • 坤宁宫,皇后寝宫,面阔九间,进深五间,重檐庑殿顶
  • 坤宁门,后宫北门[注 15]

==== 东西宫 明初在宫城东路建有八宝库、古今经籍库、文华殿、奉先殿、春和宫(东宫)、太孙宫。文华殿规制甚小,奉先殿规制则仿照太庙寝宫,设灵床、悬灯、木椅等。东宫、太孙宫各有宝座、龙床,床皆五彩雕镂,宫前多植梅树。宫城西路有兴庆宫,内藏衣物、扇子千余箱。又有大善殿,在小城之上,城下为宫城内河石梁。大善殿设六门,为明太祖览读之所,殿后有石假山,下假山为望江楼,楼后为九五飞龙殿,面阔九间,殿基座有天宫壁,内藏佛龛。九五飞龙殿后为内花园,园内有梅竹松柏及各色花卉,中央有亭,四面各有五色琉璃石台一座。内花园旁为西宫,为明太祖燕居之所,并驾崩于此。西宫前殿面阔五间,设宝座龙床,后殿亦面阔五间,中为沉香木宝座,两旁内间有龙床,各含小床,可以周回。西宫左右厢房十四间,宫后为御用厨,炉灶以铜砖砌成。西宫左右又有十二院,每院宫殿三间,左右厢房八间,厨房三间。出西宫为鬃殿,鸱吻檐脊皆鬃所成,四周为格,凡四十壁。南为武英殿,旁为大庖,为祭祀时准备祭品之所[注 16]

太庙、太社稷[编辑]

太庙在承天门内之东,庙前有石桥,门内有东西井亭。太庙丹陛三重,殿宇九间,中设灵位,面南一位,面东三位,面西三位。殿后为寝宫,各有灵床,床左右悬悬灯,床前素壁,壁前各设方木椅,椅上籍黄褥,褥上各设裳衣,椅麓设履[注 16]

其他附属建筑[编辑]

现状[编辑]

明故宫现存午门、东华门、西安门门阙,以及金水河、内外金水桥(五龙桥)、柱础、碑刻等建筑遗蹟。午门两阙已于民国时期拆除,城台上的木殿宇结构已毁,仅存柱础。明故宫中路前三殿的位置被开辟为明故宫遗址公园,午门周围地区为午朝门公园。原明故宫的其他区域现为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军区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等单位占据。

图集[编辑]

注释[编辑]

  1. ^ 吴王旧宫位于原南唐宫城以南,内桥与清平桥之间,即元朝南台的位置,在今水游城附近。吴王新宫建成后,朱元璋将旧邸后赐魏国公徐达为府第,徐達未接受,魏國公府蓋在吳王府南面目前瞻園東邊的位置
  2. ^ 明初应天宫殿中,乾清宫和坤宁宫为相对独立布局,各设宫门,乾清宫前门称“皇宫门”,坤宁宫前门称“坤宁门”,宫垣之内另有内门。洪武十年改建南京皇宫时改变内廷宫殿布局,将乾清、坤宁两宫共处一庭,同建于一座“工”字形台基上,并将乾清宫前门改名为乾清门,将坤宁门移至坤宁宫之北(今御花园北门顺贞门的位置),后又在乾清宫与坤宁宫之间修建省躬殿,即后来的交泰殿
  3. ^ 明初刘崧《朝会纪事》所记洪武十年十月二十九日入朝时所见午门、奉天门、奉天殿:“……明日,监察御史权河南司官董哲,与浙江廉使余奎等又最后至。皆集于会同馆,凡四十有九人。其始至,皆斋沭,具朝冠朝服,以次日早引奏如仪,行朝觐礼。至是,始齐同焉。前期,仪礼司正戒各道官率所属入听宣谕,乃二十九日早朝。既退,众各常服,俟于阙门之西外。时中书丞相胡惟庸、大都督府官毛某、御史台左大夫汪广洋、右大夫陈宁,皆先入,文武百官从之。既而司正引众班,循阙右西侧门以入奉天门,复由门之右掖进奉天殿下,叙列于丹墀之西以俟。俄而,中使趣召,知上已升殿矣。司正与序班导众由殿右历西阶折而东行,遥望见金刺纹团凤扇夹御座,正南面北位,乃循殿廷西南,遂班于正南,北面立。最在前者,廉使一人,次则副使四人,广西佥事颜继先、陕西佥事韩宜可等数人与经历等四十四人,作重行立,又次其后。奉天殿新成,土木疏朴,未甃饰也。上冠通天冠,御白袍,负山字金漆素木屏风,据金椅,下施苇席焉。天颜清怡,玉音畅亮,宣谕丁宁,继以戒敕。特命户部尚书偰斯以官段四表里赐余奎,赏其前在山东时实封言事剀切云。宣谕毕,众惶恐再拜叩首谢而退。又明日,为三月朔旦,司,正具戒入辞,众复具朝冠服,随序班先俟立于奉天殿之前墀。上既升御座,司正以闻,乃就位,赞拜。礼毕,趋退,由奉天门。未竟,有旨召复入,而前行者已出,赴仪礼司收服矣。后行者闻命,将复入,不可,乃亟出易服,仍群趋以入。时工匠方集殿墀,颇喧杂,上厌之,乃徐步出殿门。降庭陛以临于丹墀,将坐,见臣等且还至,乃直南趋出奉天门,度金水桥。又趋午门以出,至御街中甬道而坐。百官卫士,环拥后先,而仪仗严肃特甚。众俯伏,喘汗战栗,不知所为。上始若色怒,久之,乃言曰:'若等知朕所以谕之意否乎?今天下太平,有司膺名秩食俸禄甚厚,而民隐未尽昭恤,使朕之耳目弗究于下者,非若等责欤?惟是新制,九年考绩,若等其各还司,以纠以察,慎乃宪度,大者以闻可也。毋玩民事,毋干天纪,使后此能复见朕,则若等为奉职矣。'是日,圣训谆复,视前日尤严切焉。拜辞礼毕,上将起,复立而申饬者再四。暨返驾,将入午门,忽返顾曰:'若等其偕来。'上既入,乃自东庑以登于观,上遂入坐南殿,群臣登自西庑,遂列憩于殿之右掖,陈几席焉。云有旨赐膳。既而光禄寺设馔,酒三行,进膳毕。司正奏按察司官谢赐膳,敕免谢,乃退。诣中书省及府台以次辞谢而出。又明日,赍兵部符验,出金川门,赴龙江驿,次第起船以归,实是月之四日也。舟行凡十有九日,始达北平。追录前所会宪官之爵里姓字为一帙,以识好会也。"圣祖之亲近外台、戒敕谆至如此,天下安得不治?然礼制近古,迥与今异,故录之以备考云。
  4. ^ 洪武十年六月,朱元璋下令“命群臣自今大小政事皆先启皇太子处分,然后奏闻”,此后文华殿成为皇太子朱标“视朝”的正式场所,武英殿成为朱元璋的“便殿”以及斋宫(此前的斋宫在乾清宫西庑)
  5. ^ [明]谢肇淛《五杂俎》卷七:“今国家诰敕及宫殿匾额皆用笔法极端楷者书之,谓之中书格,但取其庄严典重耳,其实俗恶不可耐也。洪武初,詹孟举以此技鸣,南京宫殿省寺之署多出其手。”
  6. ^ 宋代時適逢氣候變遷,南京一代為史上枯水期,秦淮河河道寬度驟減近半,玄武湖曾消失200餘年而被王安石「潟湖為田」,燕雀湖也不例外,隨著氣候緩和,地下水位不斷昇高,才出現地基下陷的問題。並非純粹的工程質量問題。
  7. ^ 《郑端简公今言类编》,《万历野获编》卷一所记更名时间为建文三年九月
  8. ^ 顾起元客座赘语》卷八·皇城:“万历中,少宰李公廷机曾议修大内承天门楼。余座师少宗伯叶公向高署工部事,以质于大司马郝公杰。郝公以《会典》成化十六年有‘南京皇城内宫殿不许重修’之例答之,遂止而不行。”
  9. ^ 《明季南略》卷二,钱海岳《南明史》本纪一。按南京皇城最南之门原名为洪武门,似于永乐、洪熙时改为大明门
  10. ^ 钱海岳《南明史》本纪一:“(崇祯十七年六月)戊寅,改内宫监为朝殿,命肃朝班。
  11. ^ 钱海岳《南明史》本纪一:“(崇祯十七年八月)癸酉,命修西宫之西园第一所为皇太后宫。”十一月戊子“西宫慈禧殿成。”
  12. ^ 钱海岳《南明史》本纪一:崇祯十七年十二月甲申“御兴宁宫”;弘光元年正月甲午“修奉先殿及午门、左右掖门”;弘光元年四月丁卯“选淑女于元晖殿”。《南明史》志二·礼:安宗即位,南京命工部大修奉先殿。崇祯十七年五月庚寅,移武英殿所奉二祖二后御容于殿中。
  13. ^ 《明季南略》卷二:弘光元年正月十九日因“殿宇鼎新”推恩马士英史可法、王铎、王应熊、何应瑞等辅臣;同年三月二十二日因“殿工落成”加恩史可法、马士英、王铎等人。
  14. ^ 关于明初省躬殿是否存在,有多种说法。一般认为省躬殿是建文帝所建,《大政记》及《昭代典则》所记:“建文元年十二月,建文帝于南京乾清、坤宁二宫之间增建省躬殿,方孝孺《省躬殿铭》 称“皇上嗣大宝位,清心恭已,喜怒不形……复于乾清、坤宁二宫间为退朝燕处之殿。”建文四年靖难师入金川门、建文帝焚毁后宫,明成祖重建乾清、坤宁二宫,但未重建省躬殿。傅熹年《中国古代城市规划建筑群布局及建筑设计方法研究》和茹競华《紫禁城总体规划研究》等书认为,北京故宫的交泰殿建于嘉靖年间,原名中圆殿,嘉靖十四年七月落成后赐名交泰殿,后两宫至此才变为后三宫;而明成祖营建北京宫殿时其规制仿南京,嘉靖以前北京皇宫无交泰殿,则南京皇宫的后宫区域也应为两宫之制,无省躬殿。
  15. ^ 明成祖营建北京宫殿时坤宁宫之后为北围房,没有开门的记录,则南京宫殿也应与之相同。北京宫殿南北纵深长于南京宫殿,故坤宁宫之北还有内御苑,其北门称坤宁门。嘉靖帝下令在北围房正中开广运门,嘉靖十四年改名坤宁门,而将原坤宁门改为顺贞门
  16. ^ 16.0 16.1 [明]黄省曾《五岳山人集》卷第三十二《建业大内记》:“摄提格之岁如月八日,大司马乔公奉天子明诏,道承天右门,左入太庙门。门左右皆樊松竹杂灌,门内唐左右位咸有井,井覆以亭。入左角门,过石梁,明庭上须弥座,座凡三重,皆可路。庙间九,檐际皆有网丝,中设灵座,面南一位,面东三位,面西三位,皆设灵衣。由右入观寝室,室各有灵床,床左右悬悬灯,床前素壁,壁前各设方木椅,椅上籍黄褥,褥上各设裳衣,椅麓设履。入端门,又入午门,左角门进,转西,道台麓,上五凤城楼,是为两观。中之左右,洪武之钟皷在焉。钟下承塞以砖,垔前之左右,皆架琐子革纸,铠甲楼编,编缭丝为牕。日映其上,明丽炫目。循城之东,经八宝库、古今经籍库,东华门内观太孙宫、东宫。宫前多梅。官各有宝座龙床,床皆五彩雕镂,前阶三梁以上,凡宫隔以衖壸。入文华门,殿制颇小。西观奉先殿,殿亦有灵床,座如太庙寝室,以岁时荐享不在是,多尘。又观兴庆宫,宫前除积水几尺,宫内藏衣扇等项,箱千余,各系标牌,有彩金龙凤红箱七八座,列于中。又观大善殿,殿在小城之上,由左门入,北转上至南殿,殿有网丝。门凡六,云圣祖览读之所。其后有石假山,下通石梁,石山钩阑下山,循左而入,为望江楼,高际霄汉,已不可梯。楼后为九五飞龙殿,间凡九除,多萱草。底宫有天宫壁,藏佛龛。转至内花园,中有亭,亭四面各有五色琉璃石台一座,可以登游。台峙玲珑古石各五,中峻,次卑。台之两涯各函石缸二,缸水清浊须眉。园内多梅、竹、松、栢,百卉俱足,晶莹特异尘世。又观西宫,户柣以黑金为之,往往用焉。宫后有御用厨,灶为铜砖所迭。宫间五,中设沉香宝座,两间门相对,门迭虎头于楔上,各有龙床。床各含小床,可以周回。布席床面,朱华格眼,或剔地起突云龙盘凤。宫之前牕皆四斜,球文格眼,或龟背罗文迭胜,门纽皆络膝红金为之。左右厢宫凡十四。又左右翼十二院,院各宫三间,左右为房,房有壁厢八,朱金龙凤为饰,皆左启。傍屋三间,为厨,咸铜灶。厨北有小屋三间,厨前石□。宫除前又殿五间,中有沉香宝座,座端有金椅,左右有龙床。出宫是为鬃殿,鸱吻檐脊皆鬃所成,四周为格,凡四十壁,粘黄绫。又经武英殿至大庖。庖之祭器皆木色,咸朱,凡祭列于红几,几上咸刊定荐物品,位祭则携几以往。由西华门、西上门以出。大司马授简谨记所述”

参考文献[编辑]

  1. ^ 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南京文物志. 北京:方志出版社. 1997年. ISBN 7-80122-222-9,第55-57页
  2. ^ 《明实录·太祖实录》,台湾校勘本卷二五;《明史》志四十四·舆服
  3. ^ 《明实录·太祖实录》,台湾校勘本卷二五
  4. ^ 《明实录·太祖实录》,台湾校勘本卷一〇〇
  5. ^ 《明实录·太祖实录》,台湾校勘本卷一一三)
  6. ^ 《明实录·太祖实录》,台湾校勘本卷一一〇
  7. ^ 《明实录·太祖实录》,台湾校勘本卷四四
  8. ^ 《明实录·太祖实录》,台湾校勘本卷一一五
  9. ^ 《明实录·太祖实录》,台湾校勘本卷二二三
  10. ^ [明]黄省曾《五岳山人集》卷第三十二《建业大内记》
  11. ^ [明]张瀚《松窗梦语》卷二·南游记
  12. ^ 《明史·五行志》
  13. ^ 《明季南略》卷二,钱海岳《南明史》本纪一
  14. ^ 《明季南略》卷二,钱海岳《南明史》本纪一
  15. ^ 《明季南略》卷四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