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春画-喜多川歌麿
清代的春宫图

春宫图是指古代中國以性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

歷史[编辑]

中國的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接画,就是日後的春宫图。东汉科学家诗人张衡在所作《同声歌》一诗中有诗句:“衣解金粉御,列图陈枕张;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其中用作样板的图乃是春宫图,“素女”指房中术素女经》。

将春宫画与小姐观看的习惯,在中国古典文学中也有描写。唐代诗人白行简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就说到《素女经》画册。清代李渔肉蒲团》中的未央生,为了陶养一位如泥朔木雕、毫无生趣的绝色女子,“到书画铺买幅绝精绝巧的春宫册子,是本朝学士赵子昂的手笔,共有三十六套,唐诗上三十六宫都是春色的意思,拿去放在闺阁之中,好于玉香小姐共同翻阅。”可见在中国古代,春宫画主要是作为进行性教育的媒介。

郑振铎在《谈金瓶梅词话》提到,“淫秽词曲”和春画,藏的最多的地方是帝王的后宫。汉、唐的春宫画已不存,宋代曾流行《春宵秘戏图》、元代画家赵子昂画的三十六幅、十二幅春宫画也不存世。现存世的最早的箧底画日本平安朝时代日本画家住吉庆恩描临自9世纪的作品。

明清二朝[编辑]

明代画家仇英曾画有一套称为《十荣》的春宫图,已不存。画家唐伯虎的春宫画很有名,传世的临摹本有《退食闲宴》、《竞春图卷》、《花阵六奇》。明代流行以唐伯虎等画家所作春宫图为蓝本的各种临摹本,最有名的包括《花营锦阵》、《风流绝畅》、《鸳鸯秘谱》、《风月机关》、《青楼剟景》、《胜蓬莱》等。

因为春宫画主要用于闺阁之内,春宫画没有挂轴,而以绢制手卷或画册形式流行。也有一些遊牧民族的春宮畫是在“馬上性交”,“以馬背當床榻,施雲雨於叱吒奔騰之間,其疏曠任意,為注重房內閨秀氣之作所不及”[1]

张祖翼《清代野记·词臣导淫》曾载同治帝与翰林王庆祺共阅秘戏图:“穆宗朝,有翰林侍读王庆祺者,顺天人。……日者,有一内监见帝与王狎坐一榻,共低头阅一小册。太监伪为进茶者,逼视之,则秘戏图,即丰润所售之工细者。”

圖像[编辑]

春宫图画上的女人凡在席子上或有侍女可以看见的地方性交,总是穿着鞋子和扎着裹脚。鞋子和裹脚只有在遮有帐幔的床上才脱下,裹脚布也只浴后[來源請求]才更换。(参见:高罗佩:《中国古代房内考》)

避火之說[编辑]

中國人相傳春宮畫可以避火,或懸掛民間的廚房中。中國傳統中,雨代表天地陰陽之合,使土地受精,生出糧食與植物。故男女性交有雨水和滅火的象徵。[2]

余世存的《非常道》记载清代叶德辉的图书中,往往夹入春宫图,名曰“避火”。日本人北慎言《梅园日记》载:“青藤山人《路史》云:‘有士人藏书甚多,每柜必置春画一册。’人问之,曰:‘聚书多惹火,此物可厌火灾也。’青藤山人即明代书画家徐渭,其著《路史》两卷,恐士人藏书必置春画所言非虚。”

有關研究[编辑]

最早系统地研究秘戏图历史的是荷兰汉学家高罗佩。源因他收藏一套稀世的《花营锦阵》,打算写一篇序文,将其刊行于世,岂知一查中外文献,空空如也,不得不从头做起,查古书,收集材料,越写越长,最後变成了一本书,取名《秘戏图考-附论汉代至清代的中国性生活》,其中包括按原图大小精印的《花营锦阵》24图。他在日本精印50部,将49本分赠世界各大图书馆。此书有中文删节翻译本,原书所附《花营锦阵》文与24图,在中译本中被全部省略。

繪師與代表作[编辑]

中國[编辑]

  • 仇英:‘十榮’
  • 唐伯虎:《花營錦陣》、《鸳鸯秘谱》

日本[编辑]

日本的春画

参见[编辑]

腳注[编辑]

  1. ^ 《性史圖鑑》,劉達臨著,八方出版。2004年2月初版。
  2. ^ B. Riftin(李福清)著,陳周昌譯:《漢文古小說論衡》(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頁14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