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明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晉明帝
概要
姓名 司馬紹
庙号 肅祖[1]
谥号 明皇帝
陵墓 武平陵
政权 东晋
在世 299年-325年 (26歲)
在位 323年-325年
年号 太宁:323年三月-326年正月

晉明帝司馬紹(299年-325年),字道畿東晉的第二代皇帝,晉元帝司馬睿長子。母親是豫章郡君荀氏。在位不足三年,但在位期間平定了王敦之亂

生平[编辑]

司馬紹自小聰慧,故此特別受父親司馬睿所寵愛。後於永嘉元年(307年)隨父親一同移鎮建業(後改建康,今江蘇南京市)。建興元年(313年),司馬睿進位左丞相,拜司馬紹為東中郎將,鎮守廣陵建武元年(317年),因上一年晉愍帝所在的長安漢國攻陷,晉愍帝出降,司馬睿稱晉王,並立司馬紹為晉王太子。太興元年(318年),司馬睿即位為帝,司馬紹被立為皇太子。

永昌元年(322年)發生王敦之亂大將軍王敦領兵進攻建康並佔領石頭城,晉元帝派王導等人進攻石頭城但都被王敦擊敗,司馬紹於是打算率領將士與王敦決一死戰,即將出發時因遭太子中庶子溫嶠極力勸阻而沒有實行。隨後王敦自任丞相並掌握朝政,見司馬紹勇而有謀,而且朝野中亦有很高名望,於是打算誣陷他不孝而將他廢掉,但因溫嶠等大臣支持司馬紹,王敦終也不能廢掉司馬紹。

晉元帝因王敦之亂而憂憤成疾,於當年閏十一月己丑日(323年1月3日)病逝,司馬紹在次日繼位,並由司空王導輔政。

王敦雖於永昌元年(322年)就回到武昌遙控朝廷,但因為圖謀篡位,於太寧元年(323年)暗示要朝廷徵召自己入朝,晉明帝於是以手詔徵召王敦。同年,王允之乘酒宴而知道王敦的圖謀,於是回京告訴其父王舒,王舒於是與王導一同報告晉明帝,得以早作防備。

次年,晉明帝既心知王敦意圖,於是騎馬微服去視察王敦於于湖的營地,但遭到軍人發現,並派五名騎兵追捕。晉明帝逃走時,將所騎馬匹排出的糞便用水浸濕以降溫,又拿出七寶鞭交給路旁賣食物的婆婆,並要她出示給追來的騎兵。晉明帝走後不久,追兵就來到,並詢問婆婆,婆婆於是取出七寶鞭,並稱那人已經走得很遠。騎兵們顧著傳玩七寶鞭而在那裏停留了很久,而且見馬糞已冷,以為追不及了,於是都沒有再追,晉明帝亦因此成功逃脫。

及後,晉明帝積極準備京師建康的防護,最終於當年成功擊敗王敦派來進攻的軍隊,平定了王敦之亂。王敦之亂後,晉明帝下令不再問罪於王敦一眾官屬,又分別以應詹江州刺史、劉遐徐州刺史、陶侃荊州刺史、王舒為湘州刺史,重整各州形勢,消除王敦以王氏宗族各領諸州以凌弱帝室的失衡情形[2]

太寧三年(325年)閏八月戊子(10月18日),司馬紹病逝於東堂,享年二十七歲。葬於武平陵,廟號肅祖[1]

性格特徵[编辑]

  • 司馬紹年少聰明,小時候便曾經與父親就「太陽與長安孰近」的問題作出不同答案的爭辯。長大後聰明有機斷,精於事理,於是能讓國家從王敦之亂的亂局回復平定。
  • 司馬紹性至孝,有文武才略,敬重賢人,素好文辭,於是當時如王導、庾亮、溫嶠、桓彝阮放等名臣都親待他。而因他習武藝,善於安撫將士,於是任太子時東宮聚集很多人,亦得遠近各人歸心。
  • 王敦曾称呼晋明帝为:「黄鬚鲜卑奴」,這是因為其母是燕代人,混雜了當地鮮卑人血統,故明帝也長得很像外族,鬚為黃色。

逸事[编辑]

  • 司馬紹任太子時,想修建池苑樓臺,但元帝不許。司馬紹於是命手下的武士在一晚之間修好太子西池。[3]
  • 司馬紹有寵妃宋褘,褘國色天香,善吹笛,乃石崇綠珠之女弟子,不久司馬紹病篤,群臣进谏,请出宋袆,最後宋褘被送給吏部尚书阮孚[4]
  • 司馬紹在位時,曾問晉室得天下的事。王導於是告訴他司馬懿當日發動高平陵之變誅除曹爽,樹立蔣濟等與自己同心的大臣;又說道曹髦被司馬昭親信賈充所命的成濟弒殺一事。司馬紹聽後,將面龐伏在牀上,說:「若真的像你所說,晉室國祚又怎能夠長遠!」[5]

后妃子女[编辑]

皇后[编辑]

  • 庾文君,庾亮妹,生晋成帝、晋康帝。

[编辑]

  • 司马衍,太寧三年立為太子,後為晋成帝。
  • 司马岳,初封吳王,後徙琅琊王,晉成帝死後被立為晋康帝。

[编辑]

晉明帝
東晉
出生于: 299年 逝世於: 325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晉元帝
司馬睿
(父親)
晉朝皇帝
323年-325年
繼任:
晉成帝
司馬衍
(長子)
中國南部君主
323年-325年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一說肅宗,《晉書·明帝紀》寫「廟號肅祖」,《晉書·王導傳》亦載晉成帝冊曰:「昔我中宗(晉元帝廟號)、肅祖(晉明帝廟號)之基中興也」;然而《資治通鑑·卷九十二》及《建康實錄·卷第六》皆題為「肅宗明皇帝」
  2. ^ 王敦以王邃為徐州刺史、王舒為荊州刺史、王彬為江州刺史。湘州在司馬承被殺後不明,王舒前任刺史劉顗不知何時上任。
  3. ^ 《世說新語·豪爽》
  4. ^ 沈約俗說
  5. ^ 《晉書·宣帝紀》及《世說新語·尤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