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晉語
使用国家和地区  中国
区域 山西省除南部汾河谷地以外、內蒙古中西部、河北省西部及西北部、河南省黄河以北地区西部、陕西省北部
第一语言
使用人数
6305萬(2007年)(日期不详)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汉语)
ISO 639-2 chi (汉语) (B)
zho (汉语) (T)
ISO 639-3 cjy
Idioma jin.png

晉語汉藏语系汉语族的一门语言,也是中国北方汉族地区除官话之外的唯一一门被官方认定为“汉语方言”的汉语族语言。晋语是山西大部、陕北、河套等地区的主要语言,现代晋语的使用者主要分布在中国大陆山西省内蒙古中西部、陕西省北部、河北省西部、河南省北部等地区,以太原话为代表方言。晋语的命名来自于“山西省”,又被部分中国学者称为晋方言

1987年出版的《中国语言地图集》裏首次把晋语列入,2007年的国际认证 ISO 639-3 国际语种代号的编制中,国际标准化组织也把晋语列入,语言代码为:ISO 639-3 cjy 。

历史形成[编辑]

晋语最早可追溯至汉代扬雄《方言》中所述的“赵、魏之西北方言”。

汉语方言学學者乔全生认为晋语为五代西北方音的直系遗传[1],如《切韵序》中说:秦陇则去声为入,而现代晋语中仍有遗存,塑,作,妇,赂,咳,赦,厕,都,秘,做,措这些字在中古韵书《广韵》中都是为去声的,而晋语至今读入声。

地域[编辑]

晉語標準分區圖

分布[编辑]

使用现代晋语的地区:

  1. 除了汾河下游谷地以外的山西省
  2. 內蒙古中西部地区。
  3. 河北河南陝西三省鄰接上述二地的地區。

包含在這個地區的城市有山西省大部分城市太原大同朔州忻州吕梁晋中阳泉长治晋城(澤州縣南部除外)、临汾(部分县区)等,内蒙古呼和浩特包头乌兰察布鄂尔多斯巴彦淖尔等,以及河北張家口邯郸县区、河南济源新乡(部分县区)、焦作县区、安阳(部分县区)。陕西榆林延安等地。晉語的使用人口總計約有6305萬人(2007年)。

分片[编辑]

晉語可以進一步分為下面八支:

  1. 并州片并州方言):分布在山西中部,包括太原晋中以及吕梁東部平川地區。
  2. 呂梁片呂梁方言):分布在山西省中部呂梁山區與陝西北部黄河沿岸部分地区,包括吕梁市西部、临汾市西北部五县、榆林市东南部等地区。其中又可分為以北部興縣嵐縣為主的興嵐小片,以中部地區中阳柳林方山临县离石為主的离石小片和以南部以隰县石樓交口為主的隰州片小區。
  3. 上黨片上黨方言):分布在山西省東南部太行山西麓地區,分为以长治为代表的长治小片和以晋城为代表的晋城小片[2]
  4. 五臺片五台方言):分布在山西北部、內蒙古中部、陕西北部,包括忻州等市。
  5. 邯新片邯鄲-新鄉方言):分布在河北南部與河南北部,包括邯郸焦作济源安阳等。
  6. 大包片大同-包頭方言):分布在山西北部、河北省西部與內蒙古西部和陕西北部,包括大同包头鄂尔多斯榆林等市。
  7. 張呼片張家口-呼和浩特方言):分布在河北省西北部與內蒙古中部部分地區,包括张家口呼和浩特乌兰察布等市。
  8. 志延片陕西省志丹县-延川方言),包括延安等市。

語音[编辑]

声母[编辑]

晋语的尖团音演变状况在各个地区很不一样。大致说来,南部大都完全分尖团(晋城市区话除外),中部(如晋西)能够区分一部分尖团音,北部(如河套)完全不能区分尖团音。整个晋语的尖团音现状堪称汉语尖团音发展过程的博物馆,清晰地见证了尖音与团音的各个发展时期。

晋语的全浊声母清化后的演化方式,按地区的不同大致分四种:

  1. 平仄都不送气:分布于并州片(除了太原迎泽区及紧邻地区的新派太原话)。
  2. 平仄都送气:分布于吕梁片南部、秦晋两省的黄河沿岸。
  3. 平声与入声送气,上声与去声不送气:分布于吕梁片北部。这是第2种方式与第4种方式的过度类型。
  4. 平送仄收,即平声送气而仄声不送气:其他地区都是这种类型,这种类型是晋语全浊声母演化的主要方式。

晋语塞音声母很有特点:

  1. 塞音声母ptk带有舌根擦音x。送气塞音声母p't'k'带有舌根擦音现象比较明显。(晋城话的入声没有喉塞韵,泽州话中的入声字不具有独立的调类调值,而随韵母的声调变化与非入声字区分)
  2. 鼻音声母带有同部位的塞音声母。

韵母[编辑]

声调[编辑]

多數晉語有五个聲調(如晉城話、濟源话等),部分地區有六個、七個或四個聲調。

入声[编辑]

晉語與多數官話的方言不同,大部分仍然保有韻尾的喉塞音,而這在漢語的南方諸口語中才比較常見。因此,晉語保有了韻尾帶有喉塞音的入聲。由於在官話方言中,江淮官話(絕大部)和西南官話(僅局部)仍有入聲,所以一些人認為晉語和西南官話、江淮官話,應採取相同的處理方法,同被歸作官話的幾種方言。

入声舒化现象:一些地区的部分入声韵喉塞尾有弱化和消失的现象,如在榆次清徐临县等地方言中,部分的aʔ,iaʔ,uaʔ,yaʔ等韵母,已经没有喉塞尾,但由于保留了特殊的主元音,所以并不与其他舒声韵相混。一些其他地区的方言也存在类似的现象,有人认为晋城话的入声没有喉塞音尾[3],而据《山西方言调查研究报告》,晋城话的入声有喉塞音。[4]

连读变调[编辑]

晉語的聲調有極複雜的連續變調現象,也就是一個字的聲調會根據它相鄰的字而變化。晉語連續變調在各種漢語裡顯得特別的地方有:

  • 變調的規則會根據相鄰的字的語法功能而不同。因此形容詞-名詞複合詞及動詞-賓語複合詞使用不同的變調規則。
  • 當每個字單獨發音的時候合併的聲調可能會在連續變調的時候分化出來。

語法和辭彙[编辑]

晉語使用前綴,譬如圪 /kəʔ/, 忽 /xuəʔ, xəʔ/ 及 入(日)/zəʔ/,來構成不同種類的派生詞。例如:日鬼(胡鬧、搞鬼)← 鬼。

圪头词[编辑]

晋语很有特点的一类词汇,因其都带有前缀“圪”,故名圪头词

合音词[编辑]

分音词[编辑]

晉語把單音節字分割為兩個字,即分音词,從而產生新的詞語。例如:

/pəʔ ləŋ/ ← 蹦 /pəŋ/
/tʰəʔ luɤ/ ← 拖 /tʰuɤ/
/kuəʔ la/ ← 刮 /kua/
/xəʔ lɒ̃/ ← 巷 /xɒ̃/

在其他中國方言,包括普通話中也有類似過程(例如:窟窿 kūlong <—— 孔 kǒng),只是這些過程在晉語中是十分平常的。

指示代词[编辑]

少数晉語的方言(如和顺话等)有三種不同的指示詞(近指、中指、遠指),普通話只有「這個」及「那個」兩種。

參考文獻[编辑]

  1. ^ 张晓丽. 晋方言语音史研究. 太原晚报. 2009-12-11 [2013-03-15]. 
  2. ^ 关于晋城话的归属,著名语言学家沈明在权威学术期刊《方言》2006年第4期第343-356页的《晋语的分区》一文中曾进行过详细叙述,晋城阳城等方言属上党片晋城小片,认为之前的方案将晋城话归属邯新片有不妥之处,故进行了调整。
  3. ^ 焦妮娜《语言研究》2007年第02期-晋城话中的入声字,"晉城話入声没有喉噻韵,也没有独立的调类,已经相当微弱,大部分阳入声字已读舒声"
  4. ^ 侯精一温端政等.《山西方言调查研究报告》.1993.晋城音系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