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洛霍羅夫卡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普洛霍羅夫卡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蘇德戰爭的一部分
Bundesarchiv Bild 101I-219-0553A-36, Russland, bei Pokrowka, russischer Panzer T34.jpg
日期: 1943年7月12日
地点: 俄羅斯普洛霍羅夫卡
結果: 納粹德國戰術性勝利,但行動僵持导致苏联作战的战略上的胜利
參戰方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納粹德國武裝親衛隊 苏联 蘇聯紅軍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保羅·豪塞爾 苏联 帕維爾·羅特米斯特洛夫
兵力
大约290輛坦克和突击炮 大约850輛坦克和自行火炮
伤亡与损失
3至5輛坦克被擊毀
60—70輛坦克被击毁或使其暂时无法使用
574輛坦克和自行火炮被擊毀
一共786輛坦克被击毁或使其暂时无法使用

普洛霍羅夫卡戰役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坦克戰之一,它發生在1943年7月12日,是德意志國防軍城堡行動中的重要戰役,納粹德國意圖該行動中包圍在是庫爾斯克突出部內的蘇聯紅軍,该次战斗的结果至今还在争议当中,德军的进攻并包围突出部苏军的行动失败了,但是苏军的反攻也失败了而且遭受了严重得多的损失。

背景[编辑]

7月4日-11日[编辑]

1943年7月4日至11日,隸屬於由赫爾曼·霍特德國第4裝甲軍團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已經向前推進了10至15英哩,沿途有精心製作的死亡地帶(綜合性反坦克支撑點)——高密度地雷區、堅強的步兵及反坦克炮陣地。

7月11日日終時,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在蘇軍第1親衛坦克軍及第69軍之間成楔形隊形通過,當時德軍不知道的是由伊萬·科涅夫指揮的草原方面軍被作為預備隊發動反攻,由於德軍在7月11日的勝利及科涅夫的反對,蘇聯最高統帥部調派由帕維爾·羅特米斯特洛夫的第5親衛坦克軍團及第5親衛軍團以應付德軍的進攻,蘇軍於7月11日晚上到達普洛霍羅夫卡

7月12日的計劃[编辑]

庫爾斯克戰役形勢圖,普洛霍羅夫卡戰役之戰場位於別更哥羅德-庫爾斯克突出部南部

7月12日,以上3支蘇軍及由米哈伊爾·卡圖科夫指揮的第1坦克軍團進攻及阻擊德軍,第5親衛坦克軍團奉命阻擊武裝親衛隊裝甲軍,而另外3支蘇軍阻擊德軍第48裝甲軍及第52軍。

第5親衛坦克軍團的進攻計劃有一些主要缺點,在沒有足夠的炮火準備下,命令坦克以高速進攻以彌補坦克裝甲厚度及炮火的不足,而主要進攻方向指向一條保護德軍的坦克壕溝。

德軍計劃是由武裝親衛隊第3骷髏裝甲師進攻以確保及擴展德軍在普塞爾河以北的橋頭堡,而其他德軍師團則取守勢直至第3骷髏裝甲師達成目標。

參戰部隊[编辑]

德軍[编辑]

德軍共有2個武裝親衛隊師參加戰鬥,2個師均在幾日前的戰鬥有一些損失[1]:

在7月11日晚上,2個師的坦克及其它重型裝甲戰鬥車輛超過200輛,另有數目不詳的坦克可能因修復後而可投入戰鬥。

只有這2個師出現在普洛霍羅夫卡戰場,裝甲軍中的第3個師,其坦克已前往普塞爾河以北與蘇軍第5、第6親衛軍團及第1坦克軍團作戰。

德军坦克列表[1]

第四装甲集团军第二SS装甲军和第三装甲军11日实力[2]
数量, 种类 Pz.II Pz.III
50/L42
Pz.III
50/L60
Pz.III
75 мм
Pz.IV
L24
Pz.IV
L43 和 L48
虎式坦克 Т-34 StuG 指挥型.Pz. III 坦克突击炮合计
武裝親衛隊第2装甲軍
武裝親衛隊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裝甲師 4 5 47 4 10 7 77
武裝親衛隊第2帝國裝甲師 (11月07日) 34 18 1 8 27 7 95
武裝親衛隊第3骷髏裝甲師 (11月07日) 54 4 26 10 21 7 122
武裝親衛隊第2装甲軍 4 93 4 91 15 8 58 21 294
第三装甲军“日耳曼”
第6装甲師 (11月07日) 2 2 11  ? 6 2 23 (?)
第7装甲師 (12月07日) 24 2 1 9 3 39
第19装甲師 (12月07日) 7 4 3 1 15
503独立重坦克营 (11月07日) 23 23
228独立突击炮营 (12月07日) 19 19
第三装甲军合计 2 2 42 6 1 18 23 19 6 119

蘇軍[编辑]

蘇軍方面主要參戰部隊是第5親衛坦克軍團,坦克總數是約800至850輛,其中有相當數量的坦克為輕型的T-70及來自租借法案的坦克,數量是:501輛T-34、261輛T-70、35輛邱吉爾坦克、40輛SU-122SU-76自走炮,及數目不詳的KV-1,沒有任何1輛SU-152SU-85自走炮參戰,這使蘇軍裝甲部隊面對德軍虎式坦克等級的長距離反裝甲火力時處於劣勢。[2]

第一梯隊的是第2親衛坦克軍、第18及第19坦克軍,而第5機械化軍及已被削弱的第2坦克軍則作為預備隊,到7月11日下午,第18坦克軍共有144輛坦克,而第29坦克軍還有坦克及自走炮共212輛,集合起來,參戰的蘇軍坦克數量可達到500輛。

而蘇軍第1坦克軍團亦同時進攻德軍第48裝甲軍一些單位,但這與普洛霍羅夫卡戰役沒有直接關連。

第五近卫坦克集团军战前实力[3]
Боевая техника 29坦克军 18坦克军 2坦克军 2近卫坦克军 5近卫机械化军 集团军预备队 合计
Т-34 120 68 35 84 120 36 463
T-70 81 58 46 52 56 8 301
Mk IV邱吉尔 18 4 3 25
SU-122 12 10 22
SU-76 8 7 15
坦克自行火炮 221 144 85 139 193 44 826
通往普罗霍罗夫卡时抛锚 13 33 51 4 101
在修 2 6 9 1 6 24
总计 236 183 94 139 245 54 951

戰況[编辑]

7月12日,德國空軍及大炮炮轟位於武裝親衛隊第3骷髏裝甲師前面的蘇軍,第3骷髏裝甲師的計劃是擴展在普塞爾河以北的橋頭堡,武裝親衛隊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裝甲師及第2帝國裝甲師沒有參與今次進攻,它們被命令取守勢直至得到第3骷髏裝甲師取得勝利的報告。

蘇軍的進攻開始於上午9時15分,一些蘇軍坦克衝進武裝親衛隊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裝甲師的防禦地帶,雖然采用了這樣突然的進攻,蘇軍的進攻在半天內就歸於失敗,損失慘重,晚上蘇軍第5親衛坦克軍團轉取守勢,晚上9時30分,蘇軍第25坦克旅在15分鐘的進攻行動內已經損失了三分之二的坦克,因而亦轉入防禦,一個自走炮團報告在短時間內其12輛的SU-122自走炮中有11輛已被擊毀,第18坦克軍雖然不能應付這麼大的損失,但從下午開始仍然一直堅守防線,損失了55輛坦克。由於蘇軍反攻,德軍在日間攻佔的地帶於晚上被蘇軍收復。

蘇軍第5親衛坦克軍團的預備隊已被調往南面,應付德軍第3裝甲軍的威脅,由於沒有這些預備隊,任何擊敗武裝親衛隊裝甲軍的希望均已幻滅。

神話與事實[编辑]

神話[编辑]

很多在1970年至80年代出版的書籍均描述普洛霍羅夫卡戰役中,蘇軍的T-34型坦克快速接近德軍的虎式及豹式坦克,及在近距離內將德軍坦克擊毀,這個神話蘇聯及德國均有制造,蘇聯方面來自裝甲兵元帥帕维爾·羅特米斯特洛夫回憶錄(他在此回忆录中还宣称当天在此地击毁了400辆德军坦克其中70辆是虎式),而德國方面則是來自保羅·卡瑞爾對戰役的描述,一般近代歷史學者,如理查德·奥维利,不加批評地接受這樣對該戰役的描述,雖然兩方面均可能找到事實。

傳統上對該戰役的描述跟以下的相似:

“德軍首先發起進攻,但是很快驚訝的发现大量蘇軍裝甲部隊向他們衝來,跟進爆發了一場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戰,超過1,500輛坦克在近距離內駁火,虽然雙方空軍均在頭頂上飛過,但由於被擊毀的坦克起火時冒出的煙塵而什麼也看不見,进而导致地面上的指揮官不能對戰況發展有所掌握,所以戰事很快轉變為小規模格鬥。戰事進行了一整天,到晚上双方仍然互相炮轟。德軍損失了大約60輛坦克及突擊炮,而蘇軍的損失則比德軍多至少8至10倍。” [3]

這個描寫到現在仍被一般人接受,雖然在很多方面均不正確。

事實[编辑]

參與普洛霍羅夫卡戰役的武裝親衛隊師團單位大部份配備了三號坦克、長炮管的四號坦克及少量的虎式坦克,武裝親衛隊沒有新型坦克在普洛霍羅夫卡出現,因為最新型坦克被調配到在突出部南面的德意志國防軍大德意志裝甲師屬下的一個裝甲旅(第51裝甲旅)。

當德軍因應付蘇軍第5親衛坦克軍團的進攻而付出了一定損失時,武裝親衛隊裝甲軍可以快速建立防禦及擊退蘇軍第5親衛坦克軍團的進攻,蘇軍的損失比德軍的大很多。

根據德軍坦克優勢報告,當第4裝甲軍團在城堡行動頭4天通過蘇軍地雷區及防禦地帶時,它們的坦克遭到最大損失。

當天最出名的行動是蘇軍第5親衛坦克軍團屬下的第18及第29坦克軍的坦克一頭撞上武裝親衛隊的坦克。由於雙方損失均很大,因此雙方均需要脫離戰鬥。

成果[编辑]

一座紀念蘇軍在普洛霍羅夫卡戰役中勝利的鐘樓

對於該戰役的評價為認為是一場在戰術上双方均付出很大代價的战斗,當天發動攻擊的蘇軍被迫撤退,而無論是蘇軍第5親衛戰車軍團还是德軍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均不能達到其目的,具体坦克的損失数目经常引起爭論,蘇軍的損失数据由少至200輛至多達822輛均有报道,但損失記錄顯示大約有150至300輛可能完全被摧毀,其它的則只是損壞,而且不完全是因为受德军攻擊--俄軍有相當多戰車在進攻時(因缺乏這條重要情報而)栽進了戰役前挖掘的的反坦克壕。[4]但是苏军的被击毁坦克因为後續戰役的勝利,有很多又再次被修复。[5] 同樣地,德軍的損失被評估為由少至60輛至多達一百餘輛,其中還包括十辆虎式坦克,但是,較大的損失數字若對照德國人計算坦克損失數的既有資訊則難以成立,從7月10日至13日第一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裝甲師及第二帝國裝甲師完全遭到摧毀的坦克數字只有3輛,另有40辆坦克損壞,很多的損失來自都是由于蘇軍在之後的奧澤洛夫·魯緬采夫行動的反攻中攻佔了德軍的坦克維修工廠,因此當天戰鬥中的德軍坦克損失數字大約是60至70輛,而其中完全损失的数字不会很大。[6][7][8]

當雙方的準確損失數字被確定後,戰役的結果很清楚,蘇軍第5親衛坦克軍團不能達到攻佔有利地形或擊潰德軍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的目的,雙方部隊均在戰役中被削弱,蘇軍的理由比較好,因為數百輛坦克沒有被丟棄在戰場,它們退回防線上以應付德軍的進攻,科湼夫決定用第5親衛坦克軍團對抗德軍對戰局有很大影響,因為這裡是德軍的主要進攻方向。 [4]

事實上,蘇軍以其強大預備隊的突然進攻,以及在庫爾斯克突出部北面的德國第9軍團因蘇軍的庫圖佐夫行動而被迫中止進攻,令阿道夫·希特勒決定停止整個城堡行動,當他本來已考慮停止行動,這個預兆更令他胃病發作,而蘇軍在卡爾可夫以南的米亞斯河發動對新的德國第6軍團的攻勢令他必須將本來規劃用於在庫爾斯克突出部南面擴張勝利的預備隊(第24裝甲軍)調往該處,而德意志國防軍最高統帥部亦決定將一部份部隊(包括第一親衛裝甲擲蛋兵師)調往地中海戰區以應付盟軍於1943年7月10日在西西里島的登陸

無論戰術上的成果如何,普洛霍羅夫卡戰役的結果被視為紅軍在战略上的有限勝利,德軍本來預計蘇軍已經轉入防禦及缺乏反坦克炮等技術裝備;但相反,戰鬥過程顯示了蘇軍仍然擁有超過1,000輛坦克的雄厚實力,這清楚地顯示出蘇軍遠未被戰敗,這嚴重地影響德軍的戰略決定。

而這場戰役亦造成德軍在官兵素質上的優勢(由於長期且大量傷亡而人數下降)日漸衰退,蘇軍后来更有信心發起大規模攻勢將德軍趕回德國境內,而戰略主動權更落入蘇聯紅軍手中。

參考[编辑]

  1. ^ по 3 тк Niklas Zetterling Anders Frankson «Kursk 1943. A Statistical Analysis». Frank Cass. London. Portland, Or.Tab. A6.4-A6.10., по 2 тк СС Tagesmeldung vom 11.7.1943 Gen.Kdo.II.SS-Panzer.Korps. NARA T354 R605.
  2. ^ по 3 тк Niklas Zetterling Anders Frankson «Kursk 1943. A Statistical Analysis». Frank Cass. London. Portland, Or.Tab. A6.4-A6.10., по 2 тк СС Tagesmeldung vom 11.7.1943 Gen.Kdo.II.SS-Panzer.Korps. NARA T354 R605.
  3. ^ Template:ЦАМО. Приводится по книге: Прохоровка — неизвестное сражение великой войны, ISBN 5-17-039548-5.
  4. ^ Richard J. Evans, The Third Reich at War, London, Allen Lane, 2008, p. 488.
  5. ^ Clark 1966, p. 337.
  6. ^ Bergström 2007, p. 81.
  7. ^ http://www.bmlv.gv.at/omz/ausgaben/artikel.php?id=158
  8. ^ Glantz 1999. P275
  • ^ Töppel, R. p.33-4
  • ^ Töppel, R. p.34-5
  • ^ 一個蘇軍坦克團旅共有62輛坦克
  • ^ 沒有來源提供
  • ^ 伊萬·科湼夫為方面軍司令官
  • ^ 在計劃城堡行動時,與海因茨·古德里安上將的對話

來源[编辑]

  • Cross, Robin (1993). Citadel: The Battle of Kursk, Barnes & Noble Edition (1998).
  • Zetterling, Niklas and Anders Frankson. Kursk 1943: A Statistical Analysis, London: Frank Cass, 2000.
  • Töppel, Roman ‘Die Offensive gegen Kursk 1943’,M.A. Thesis, University of Dresden, 2002

外部連結[编辑]

  • Kursk Reconsidered: Germany's Lost Victory from Historynet.com.
  • Review of Kursk 1943: A Statistical Analysis with a detailed comparison with the statistics provided by Walter Dunn's "Kursk: Hitler's Gamble, 1943", George Nipe's "Decision in the Ukraine", "The Battle of Kursk" by David Glantz and Jonathan House, and "The Battle for Kursk, 1943" from the Soviet General Staff.
  • Олейников Г.А. Прохоровское сражение (июль 1943). — СПб.: Нестор, 1998., [5] a comprehensive analysis in Russ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