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福宮 (韓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景福宮
Gyeongbok-gung palace-05 (xndr).jpg
景福宮勤政殿
朝鲜语/韩语名稱
谚文 경복궁
朝鲜汉字 景福宮
文观部式 Gyeongbokgung
马-赖式 Kyŏngbokkung

景福宮경복궁)建於1394年,是朝鲜王朝的正宮,也是朝鮮五大宮闕中規模最大的。位于今韓國首爾市

歷史[编辑]

景福宫微缩全景图

初建及破坏[编辑]

景福宮位于汉阳城(今首尔)北半部中心偏西的位置,北为北岳山。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太祖李成桂开京命令设立“新都宫阙造成都监”,命郑道传、沈德符、金溱、李恬、李稷、权仲和等人监督修建汉阳宫殿。新宫选址时,国师无学大师从风水角度考虑,主张以汉阳西边的仁王山为主山,宫殿座西向东;郑道传等人从礼制的角度考虑,主张以汉阳北边的北岳山为主山,宫殿座北朝南。太祖最终选择了郑道传的意见。但是北岳山并不在正北方向,因此景福宫采取了壬座丙向(座北偏西)的方位。景福宫所在的位置原有高丽肃宗修建的宫殿,忠肃王时加以扩建,辛禑王和恭让王迁都汉阳时曾居于此。至朝鲜国开国,尚有延兴殿等建筑保存完好。但其面积狭小,李成桂下令在高丽故宫遗迹的基础上加以扩建,并兴建新的建筑。

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一月,新宫修建工程开始,同年九月初步竣工,命名为“宫城”,有正殿五间,报平厅五间,燕寝七间,东西小寝殿各三间,还有午门、殿门、东楼、西楼、东西角楼,以及行廊、穿廊、水剌房(膳房)、司饔房、尙書司、承旨房、內侍茶房、敬興府、中樞院、三軍府、東西樓庫等建筑500多栋[1]。当年十月,命判三司事鄭道傳为新宫命名。定宫名为景福宫,午门为正门(后改名光化门),殿門为勤政門,正殿曰勤政殿,报平厅为思政殿,燕寝为康宁殿,東西小寢为延生殿、慶成殿。東西樓为隆文樓、隆武樓[2]。周围宫墙1813步,光化门外东西设两府、六曹、台院。北为玄武门,正东为建春门,正西为迎秋门。

太祖末年,朝鲜发生第一次王子之乱,王都又移回开京,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以高丽旧宫寿昌宫为正宫。太宗即位后,关于继续以开京为首都,还是迁回汉阳,亦或在其西侧的母岳山下营建新都,展开了激烈争论。最后用占卜方法,汉阳得两吉一凶,开京和母岳山各得一吉两凶,于是决定还都汉阳。此後約两百年间,景福宮作為李朝的正宮使用。景福宮之名取自《詩經·大雅·既醉》:「旣醉以酒 旣飽以德 君子萬年 介爾景福」。

1553年(嘉靖32年)九月十四日丁巳,景福宫发生大火,康宁殿、思政殿、钦敬阁被大火焚毀,历代珍宝、书籍、大王大妃诰命、服饰文物全被烧毁,明宗、王妃沈氏与大王大妃(文定王后)尹氏移居昌德宫[3]。1592年万历朝鲜战争爆发,4月28日忠州失守,宣祖国王于4月30日仓促出宫,以大臣尹斗寿为扈从,星夜兼程逃往西北。当天汉城城中乱民大起,先焚烧存有公私奴婢文籍的掌隶院、刑曹二处官衙,然后进入内帑库争抢宝物,并在景福宫、昌德宫、昌庆宫中举火,将历代宝玩以及文武楼、弘文馆所藏书籍、春秋馆所藏历代实录、《承政院日记》、以及前朝文献史稿“烧尽无遗”[4]

万历朝鲜战争结束后,朝鲜王室返回汉城,以成宗之兄月山大君府邸为临时行宫,改名庆运宫。因景福宫内殿宇繁多,工程浩大,而李朝经过两次侵略战争之后经济残破,无力修复景福宫,只好将原来作为離宮的昌德宮當作正宮使用,景福宮从此被閒置約两百七十年。光海君、肃宗在位时,都曾议重建景福宫之事,因财力不逮而作罢。英祖时期,曾在勤政殿旧基举行过朝参仪式。

高宗时期的复建[编辑]

1865年,为提升由旁系入继王位的高宗声望,重振王室威严,高宗的父親兴宣大院君下令复建景福宫[5]。复建完毕的新景福宫占地12.6万坪(57.75公顷),共由509棟建築組成,包括光化门、兴礼门、勤政门、日华门、月华门、隆文楼、隆武楼、勤政殿、思政殿、万春殿、千秋殿、康宁殿、交泰殿、延生殿、庆成殿、慈庆殿、庆会楼、麟趾堂、含元殿、文昭殿、养心堂、两仪殿、延恩殿、大明殿、兴福殿、文庆殿、修政殿、万庆殿、寿精殿、修文堂、紫薇堂、延吉堂、膺祉堂、清讌楼、香远亭、关雎亭、接松亭、清凉亭、清心亭、序贤亭、翠露亭、华余堂、翠霞亭、钦敬阁、璇源殿、资善堂、丕显阁、春坊、桂坊、承政院、弘文馆、典设司、典设司、内医院、内班院、内司仆寺、都总府、司饔院、尚瑞院、尚衣院、典涓司、艺文馆、春秋馆、承文院、校书馆、观象监、报漏阁等建筑,共有房屋6808間。1868年,朝鲜王朝正宮由昌德宮轉移至此[6]

在重建景福宫的同时,光化门外六曹街北端的议政府旧址也得以重新修复。此举被认为是大院君廓清李朝末期外戚势道政治、恢复昔日官职的措施。修复议政府之后,以备边司为中心的权力结构发生改变,议政府的权限得到大幅度强化。当时14岁的高宗亲临议政府致贺,称“议政府今已重建矣,国体从此尤严,诚为万幸。”高宗九年(1872年)四月十七日,在重建的景福宫勤政殿举行了上尊号仪,宗亲、大臣为高宗、王妃闵氏、大王大妃赵氏(翼宗王妃)、王大妃洪氏(宪宗王妃)、大妃金氏(哲宗王妃)献上尊号册宝。翌日在内宫康宁殿举行了内晋爵仪,准备了宴席496桌。四月二十日又在康宁殿举行了会酌宴。

高宗十年(1873年)十一月五日,大院君下野,高宗亲政。然而十二月十日在大王大妃赵氏居住的景福宫纯熙堂发生火药爆炸事件,烧毁内殿、殿门、行廊400余间。大院君涉嫌主使这次爆炸。之后高宗奉大王大妃迁往昌德宫居住。翌年二月闵妃在昌德宫观物轩生下元子(纯宗)。之后的王世子册封仪式也是在昌德宫仁政殿举行的。高宗十三年(1876年)十一月四日,景福宫交泰殿又发生火灾,烧毁交泰殿、康宁殿、延生殿、庆成殿、含元殿、钦敬阁、仁智堂、健顺阁、紫薇堂、德善堂、慈庆殿、协庆堂、福安堂、纯熙堂、虹月阁等830多间房屋。储存于内殿中的朝鲜国王玉玺、王世子玉印、历代大妃的玉宝和玉册、以及李朝历代先王的御笔和遗物全部烧毁。此外官厅、禁军出入宫阙的各种命符和御召牌,以及调动军队用的密符和兵符也全部被烧毁。由于正值朝鲜和日本关于云扬号事件进行外交交涉的关键时刻,高宗在火灾后下令紧急重新制作玉玺,包括“朝鲜国王之印”、“大朝鲜国主上之宝”、“朝鲜王宝”、“为政以德”、“昭信之宝”、“施命之宝”、“谕书之宝”、“科举之宝”、“宣赐之记”、“武卫所印”、“王世子印”等印玺。[7]

中日战争之后,閔妃主张以俄国势力来牵制和抗衡日本,遭到日本方面的敌视。高宗三十二年八月二十日(阳历1895年10月7日)夜间,日本驻朝鲜公使三浦梧楼指挥日本守备队队员,化妆成浪人,将软禁之中的大院君[8]抢出,塞入辇车内,然后从光化门冲入景福宫,到处搜索闵妃。侍卫队长洪啓薰、宫内大臣李耕稙在阻挡暴徒时被杀害。由于日本守备队包围了景福宫宫墙,闵妃无法逃出,最终在景福宫北部的王妃寝殿——乾清宫坤宁阁中被日本人杀害[9]。暴徒们召来世子与宫女,指认了闵妃的尸体后,将其浇上煤油烧毁。这次暗杀史称乙未事件。此后高宗成为亲日派总理大臣金弘集控制下的傀儡,被日本守备队软禁起来。当年11月27日,高宗的亲卫势力曾计划从春生门和北墙门进入景福宫,将高宗护送至庆运宫附近贞洞地区的美国公使馆避难,因为那里设有多所西洋国家的公使馆,日本人不能轻易接近并杀害高宗。然而计划泄露,参与者们受到处罚,史称“春生门事件”。

“春生门事件”失败后,高宗担心日本人会毒杀自己,几乎不能进食,只靠美国传教士送进来的罐头食品度日。在后宫严贵人、内侍姜锡镐、侍从钟洪宇、内官崔荣夏、侍卫队长李学均、以及俄国公使馆通译官金鸿陆等人的策划下,高宗三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1896年2月11日),高宗与世子利用看守景福宫的日本兵不搜查宫女辇车的漏洞,乘坐严贵人的辇车逃到俄羅斯公使館(俄館播遷朝鮮語아관파천]),王室從此再也沒有回到景福宮居住。1897年,正宮移到庆运宫。1907年由於朝鮮純宗純宗的即位,正宮轉移到昌德宮

日治时期的拆改[编辑]

1910年日韩合并后,日本朝鲜总督府以德寿宫为退位的太上皇高宗(德寿宫李太王)的居所,以昌德宫为纯宗(昌德宫李王)的居所,景福宫成为官用地。从1911年起,日本朝鲜总督府开始拆除景福宫内的建筑,最初将后宫和东宫区域的十四座建筑(如王世子居所——资善堂)拆除后运往釜山重新组装,作为日韩合并五周年博览会的展品,之后运往日本。还有一些建筑物被出售给日本的财团或私人买家。1917年昌德宫发生火灾,寝宫大造殿一带的殿宇被焚毁,景福宫内的国王寝宫康宁殿、王后寝宫交泰殿、以及附近的庆成殿、麟趾阁等建筑被朝鲜总督府拆除,移往昌德宫代替原先的寝宫。此后景福宫内其余大部分建筑也被拆毁,只留下了最主要的10棟建築,即光化门建春门迎秋门神武门(玄武门)、东十字阁(东南角楼)、勤政门、勤政殿、思政殿、庆会楼、香远亭;並在勤政门前方、原弘礼门的位置建築了朝鮮總督府,由於總督府完成後從街道放面就看不到宮殿,因此這被韓國人視為歷史上的屈辱象徵。對於殘存建築物的拆除被日本的朝鮮文物愛好者柳宗悦所阻止,但是位于朝鲜总督府大楼之前的光化门也被迁移了原先的位置,在景福宫东侧重建。

复原工程[编辑]

韓國獨立後,開始了景福宮的重建工作。光化門1968年在總督府前面重建(原先被移到今天國立民俗博物館的地方)。朝鮮總督府在1995年開始拆除,1996年拆除完畢。光化門從2006年開始進入整修,往南移動14.5公尺到100年前的舊址,2010年完成重建。日帝时期拆毁的资善堂、乾清宫、泰元宫等宫殿也被修复重建。

目前宮內有韓國國立民俗博物館。此宮也是電視劇《女人天下》及《明成皇后》的拍攝地。

主要建築[编辑]

前朝[编辑]

光化门、兴礼门区域[编辑]

  • 光化門,景福宫正门。门内为守门将厅。是建在白色石造城台上的城楼式建筑,下面的城台辟有三道门券。光化门的南边是官署区,设有议政府、三军府、吏户礼兵刑工六曹、以及司宪府、司谏院、中枢院等官署建筑。
  • 东西十字阁,即景福宫的东南角楼和西南角楼。西十字阁在日据时代被拆毁,东十字阁保存至今。
  • 興禮門,在光化门之内,是第二道正门。原名弘礼门,大院君重建时为避清高宗弘历名讳而改名。1911年为修建朝鲜总督府大楼而被拆毁,现已重建。
    • 永濟橋,橫跨於興禮門與勤政門之間,名為禁川的護城河上的石橋便是永濟橋。
    • 維和門,在永济桥西北,通往修政殿和庆会楼区域。
    • 奇別廳,在维和门之北。
  • 用成门,在光化门内御道西侧,通往内司仆院。
  • 内司仆院,在景福宫西南角,是饲养御马的机构,有马廊五十六间
  • 莲池,在内司仆院之东。

勤政殿、思政殿区域[编辑]

  • 勤政門,在兴礼门之内,國家舉行重要儀式或典禮時,正門才會被開啟。在平時,文武官需各別從兩側的日華門與月華門通行。在世宗、世祖、成宗、中宗、宣祖时期,勤政门也是举行朝参礼的地方。景福宫在壬辰倭乱中被焚毁之前,李朝诸国王去世后,嗣王通常在勤政门举行嗣位礼。
  • 勤政殿,韩国國寶第223號。為五间五进、重檐歇山顶的建筑,坐落于两层丹陛之上。又称“法殿”,是朝鮮君举行对中国礼仪(正至及圣节望阙礼、皇太子千秋节望宫礼、拜表仪、为皇帝举哀仪、成服仪、举临仪、除服仪)[10]、朝贺仪式、王世子冠礼、国王纳妃礼、册王世子礼、王世子纳嫔礼,以及召開养老宴、饮福宴等宮廷宴會時的地方。接見外國使臣也均在此殿進行。殿前的廣場上,有品階石於東西兩側整理排列著。文官居東,武官居西,並依照階級高低排列。
  • 隆文樓,为倚勤政殿东侧廊庑所建的三间楼阁。
  • 隆武樓,为倚勤政殿西侧廊庑所建的三间楼阁。
  • 思政門,在勤政殿之北。
  • 思政殿,位於勤政殿的後方。為朝鮮君王與臣下平日議政、商討國事的主要殿閣。
  • 萬春殿,位於思政殿東側的便殿。與千秋殿同樣設置有暖坑,以便於冬季時使用。
  • 千秋殿,位於思政殿西側的便殿。為朝鮮世宗大王與眾學者們發明韓國文字的地方。

修政殿、庆会楼区域[编辑]

位于景福宫西南,是日常处理朝政和举行宫廷活动的区域。

  • 修政门,修政殿的正门
  • 修政殿,為一處修建於一廣大基石高台上的大型殿閣。朝鮮王朝初期为集贤殿,殿閣周圍曾設有弘文館、檢書廳、賓廳及承政院等闕內各司。
    • 习会堂
    • 协五堂
    • 章元堂
    • 大殿长房
  • 宾厅
  • 政院
  • 内班院
  • 宣传官厅
  • 检书厅
  • 内阁
    • 聚奎楼
  • 医药厅
  • 大房库
  • 慶會樓,位于修政殿之北,為一座二層樓的建築,四周有围墙,东为含弘门、西为天一门。庆会楼建筑为干阑式,底层用24根石柱架空,上为面阔七间、进深五间的歇山顶楼阁,四面开敞,景色優美。為朝鮮君王招待外國使節時所使用之樓閣,也曾在此举行殿试。慶會樓坐落于方池之内,池中另有两座小型方岛,象征“一池三山”之制。燕山君时期,曾在庆会楼西侧筑有万岁山,山上设蓬莱宫,周围设万岁宫、凤来宫、日月宫、礼珠宫、白云宫等五宫,实为小型的单体楼阁建筑,装饰以金银绸缎和各种彩绢。燕山君造龙舟,泛于庆会楼池上,又做黄龙舟,可乘百人。

东宫区域[编辑]

位于勤政殿以东,是世子和世子嫔居住的区域。

  • 资善堂
    • 长房,宫女居住的场所
    • 水剌间
    • 灯烛所
  • 丕显阁,在资善堂之东
  • 继照堂
  • 春坊,即世子侍讲院,在丕显阁之南
  • 桂坊,即世子翊卫司,在春坊之南
  • 周谟门
  • 五相房
  • 统将厅
  • 门旗守厅
  • 别监房
  • 南所卫将厅
  • 东所卫将厅
  • 五卫都总部
  • 尚医院

後廷[编辑]

康宁殿、交泰殿区域[编辑]

位于景福宫正中央的位置,是国王和王妃起居活动的区域。

  • 嚮五門,康寧殿的正門,在思政殿之北。
  • 康寧殿,王的寢殿。內有十二間居室。
    • 慶成殿,位於康寧殿西側的小寢殿。
    • 延生殿,位於康寧殿東側的小寢殿。
    • 延吉堂,在康宁殿之东
    • 膺祉堂,在康宁殿之西
    • 建宜堂、延昭堂、清心堂、寿庆堂、启光堂、兴安堂,均为康宁殿周围廊庑
  • 兩儀門,交泰殿的正門,在康宁殿之北。
  • 交泰殿,王妃的寢殿。因位於整座宮闕的中央,故又名中宮殿。而中殿一詞也常用來代稱王妃。
    • 元吉軒,在交泰殿之东,據說廢主燕山君曾把寵妾張綠水藏於此。
    • 含弘閣,在交泰殿之西
    • 健順閣,在交泰殿之北,与交泰殿相连
  • 欽敬閣,在康宁殿西北,用來放置能確立時刻、測量方位等科學儀器的殿閣。
  • 含元殿,在钦敬阁之北,開展佛教活動的場所。
    • 隆化堂
  • 麟趾堂,在交泰殿之东
    • 体仁堂
    • 颂仁堂
    • 赞仁堂
  • 福会堂,在麟趾堂之东
  • 兰芝堂,在福会堂之南
  • 内烧厨房,在康宁殿之东
  • 外烧厨房,在内烧厨房东侧

峨嵋山、慈庆殿区域[编辑]

位于康宁殿、交泰殿以北,也属于后宫范围,是王大妃、大王大妃等宮中女性長輩之居所。

  • 峨嵋山,交泰殿的後花園。为三层花坛,东西长60米,南北宽7米。中层和下层除了种花外,还配置有石池、怪石、石雕乌龟等。峨嵋山的最上层有十長生煙突(韩国宝物第810号),为交泰殿温突(地炕)采暖用的三座烟囱,烟囱为六棱形,装饰有“十长生”(云、山、水、石、松、月、不老草、龟、鹤、鹿等十种象征长寿的图案)、“四君子”(梅兰竹菊)、唐草、凤凰等图案。
    • 落霞潭
    • 涵月池
  • 萬歲門,慈慶殿的正門。
  • 慈慶殿,韩国宝物第809号。在交泰殿东北、峨嵋山正东。殿西边的红墙上有松、竹、梅、菊、竹子、牡丹、莲花等图案,及“万字不到头”花纹。
    • 清讌樓
    • 福安堂
    • 協慶堂
    • 光福堂
  • 紫微堂,在慈庆殿之西
  • 興福殿,在交泰殿之北,峨嵋山後方。日据时代被拆毁,至今尚未復原。
    • 协仁门
    • 景昭门
    • 泰祉堂
    • 弘安堂
    • 会光堂
    • 广元堂
  • 多庆阁
  • 建福阁
    • 万有门
    • 景成门
  • 万庆殿
    • 辅化门
    • 平在门
  • 德光门

香远亭、乾清宫区域[编辑]

位于景福宫的北侧,是后宫活动区域

  • 緝敬堂
  • 正中门
  • 咸和堂
  • 彰武门
  • 酱库
  • 香远亭,1873年建造乾清宫时在其南边挖掘池塘,中有小岛,上面建造二层的香远亭,实际是阁楼式建筑。
    • 醉香橋,香远亭之北的木桥
    • 莲池
    • 荷香亭
    • 冽上真源,在香远亭莲池西北角,是入水口
  • 乾清宮,位于香远亭之北,是高宗时期为国王与王妃修建的后寝宫。
    • 弼成门
    • 長安堂
    • 初阳门
    • 正化堂
    • 秋水芙蓉樓
    • 坤寧閣,王妃寝宫
    • 玉壺樓
    • 正始閣
    • 四時香樓
    • 福綏堂
    • 綠琴堂
    • 观明门
  • 集玉齋,在乾清宫西侧,仿照中国清朝硬山顶建筑建造,是藏书楼
    • 協吉堂
    • 八隅亭
  • 宝贤堂
  • 嘉会亭

东北部区域[编辑]

位于景福宫东侧和东北侧,大致相当于今日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的位置,是嫔、昭仪、淑仪等内命妇居住的区域。璿源殿也建在这里。

  • 万和堂
  • 通和堂
  • 齊壽閣
  • 宝月堂
  • 紫云堂
  • 含静堂
  • 临香堂
  • 礼春堂
  • 集禧堂
  • 碧霞堂
  • 桂凝堂
  • 凝香堂
  • 春昭堂
  • 翠云堂
  • 永宝堂
  • 碧月堂
  • 建绮阁
  • 瑶光堂
  • 碧蕙堂
  • 定薰堂
  • 戴香堂
  • 内烧厨房
  • 外烧厨房
  • 璿源殿,供奉历代国王画像的殿堂,在景福宫东北隅
    • 肃临门
    • 穆临门
    • 拜位厅
    • 陈设厅
    • 观光门
    • 敬安堂
    • 保明门
    • 思五门
    • 肃敬斋
    • 显相门
    • 德丰门

西北部区域[编辑]

  • 文庆殿
    • 昭隆门
    • 庆云宫
    • 斋室
  • 会安殿
    • 清穆门
    • 景维门
  • 熟设所
  • 北所卫将直所
  • 武兼直所
  • 局出身直所
  • 局别将直所
  • 泰元殿,坐落於景福宮的西北角。為奉行國喪與祭祀的殿閣。亦曾被當作殯殿及魂殿來使用。
    • 建肃门
    • 景安门
    • 恭默齋
    • 肅聞堂
    • 敬思閣
    • 永思齋
    • 維正堂
    • 东侧洗踏房
    • 西侧洗踏房

附属建筑[编辑]

  • 建春门,景福宫东门,城台式建筑,上有三开间门楼
  • 迎秋门,景福宫西门,城台式建筑,上有三开间门楼
  • 玄武门,景福宫北门,,城台式建筑,上有三开间门楼。高宗大院君复建时,为避清圣祖玄烨名讳,更名为神武门
  • 景武台青瓦台),景福宫外苑,韩国光复后改为大韩民国总统府。外苑东门为春生门,西门为秋成门
  • 七宫,供奉历代国王生母的祠堂
    • 毓祥宫,英祖生母淑嫔崔氏
    • 储庆宫,元宗生母仁嫔金氏
    • 大嫔宫,景宗生母禧嫔張氏
    • 延祜宫,孝章世子生母靖嫔李氏
    • 宣禧宫,庄献世子生母暎嫔李氏
    • 景祐宫,纯组生母绥嫔朴氏
    • 德安宫,英王生母贵妃嚴氏

圖集[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李朝实录》太祖实录·太祖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庚寅:“是月,太廟及新宮告成。太廟太室七間,同堂異室。內作石室五間,左右翼室各二間,功臣堂五間,神門三間,東門三間,西門一間,繚以周垣。外有神廚七間,享官廳五間,左右行廊各五間,南行(廓)〔廊〕九間,齋宮五間。新宮燕寢七間。東西耳房各二間,北穿廊七間,北行廊二十五間。東隅有連排三間,西隅有連排樓五間,南穿廊五間。東小寢三間,穿廊七間接于燕寢之南穿廊,又穿廊五間接于燕寢之東行廊。西小寢三間,穿廊七間接于燕寢之南穿廊,又穿廊五間接于燕寢之西行廊。報平廳五間,視事之所,在燕寢之南。東西耳房各一間,南穿廊七間,東穿廊十五間,始自南穿廊第五間,接于東行廊。西穿廊十五間,亦起南穿廊第五間,接于西行廊。自燕寢北行廊東隅,止于正殿北行廊之東隅二十三間,爲東行廊。自西樓止正殿北行廊之西隅二十間,爲西行廊。以上爲內殿。正殿五間,受朝之所,在報平廳之南。有上下層越臺,入深五十尺,廣一百十二尺五寸。東西北階廣各十五尺。上層階高四尺,石橋五級。中階四面廣各十五尺,下層階高四尺,石橋五級。北行廊二十九間,穿廊五間,起自北行廊,接于正殿之北。水刺間四間。東樓三間,有上下層,其北行廊十九間接于正殿之北行廊東隅,與內東廊連。其南九間接于殿門之東角樓。西樓三間,有上下層。其北行廊十九間接于正殿之北行廊西隅,與內西廊連。其南九間接于殿門之西角樓。殿庭廣東西各八十尺,南一百七十八尺,北四十三尺。殿門三間,在殿之南。左右行廊各十一間,東西角樓各二間。午門三間,在殿門之南,東西行廊各十七間。水閣三間,庭中有石橋御溝,水所流處也。門之左右行廊,各十七間,東西角樓,各二間。東門曰日華,西曰月華。其餘廚房、燈燭引者房、尙衣院、兩殿司饔房、尙書司、承旨房、內侍茶房、敬興府、中樞院、三軍府、東西樓庫之類,總三百九十餘間也。後築宮城,東門曰建春,西曰迎秋,南曰光化門。樓三間有上下層,樓上懸鍾鼓,以限晨夕警中嚴。門南左右,分列議政府、三軍府、六曹、司憲府等各司公廨。”
  2. ^ 《李朝实录》太祖实录·太祖四年十月七日丁酉:命判三司事鄭道傳,名新宮諸殿. 道傳撰名,幷書所撰之義以進. 新宮曰景福燕寢曰康寧殿,東小寢曰延生殿,西小寢曰慶成殿,燕寢之南曰思政殿,又其南曰勤政殿,東樓曰隆文,西樓曰隆武,殿門曰勤政,午門曰正門。其景福宮曰:臣按, 宮闕, 人君所以聽政之地, 四方之所瞻視, 臣民之所咸造, 故壯其制度, 示之尊嚴; 美其名稱, 使之觀感。 漢、唐以來, 宮殿之號, 或沿或革, 然其所以示尊嚴, 而興觀感則其義一也。 殿下卽位之三年, 定都于漢陽, 先建宗廟, 次營宮室, 越明年乙未, 親服袞冕, 享先王先后于新廟, 宴群臣于新宮, 蓋廣神惠而綏後祿也。 酒三行, 命臣道傳曰: “今定都享廟, 而新宮告成, 嘉與群臣宴享于此。 汝宜早建宮殿之名, 與國匹休於無疆。” 臣受命謹拜手稽首, 誦《周雅》“旣醉以酒, 旣飽以德, 君子萬年, 介爾景福”, 請名新宮曰景福。 庶見殿下及與子孫, 享萬年太平之業, 而四方臣民, 亦永有所觀感焉。 然《春秋》重民力謹土功, 豈可使爲人君者, 徒勤民以自奉哉? 燕居廣廈, 則思所以庇寒士, 生涼殿閣, 則思所以分淸陰, 然後庶無負於萬民之奉矣。 故倂及之。其康寧殿曰:《洪範》九五福, 三曰康寧, 蓋人君正心修德, 以建皇極, 則能享五福。 康寧乃五福之一, 擧其中以該其餘也。 然所謂正心修德, 在衆人共見之處, 亦有勉强而爲之者。 在燕安獨處之時, 則易失於安佚, 而儆戒之志, 每至於怠矣, 而心有所未正, 德有所未修, 皇極不建, 而五福虧矣。 昔者衛武公自戒之詩曰: “視爾友君子, 輯柔爾顔, 不遐有愆。相在爾室, 尙不愧于屋漏。”武公之戒謹如此, 故享年過九十, 其建皇極而享五福, 明驗已然。 蓋其用功, 嘗自燕安幽獨之處始也。 願殿下法武公之詩, 戒安佚而存敬畏, 以享皇極之福, 聖子神孫, 繼繼承承, 傳于千萬世矣。 於是稱燕寢曰康寧。其延生殿慶成殿曰:天地之於萬物, 生之以春, 成之以秋; 聖人之於萬民, 生之以仁, 制之以義。 故聖人代天理物, 其政令施爲, 一本乎天地之運也。 東小寢曰延生, 西小寢曰慶成, 以見殿下法天地之生成, 以明其政令也。其思政殿曰:天下之理, 思則得之, 不思則失之。 蓋人君以一身, 據崇高之位, 萬人之衆, 有智愚賢不肖之混; 萬事之繁, 有是非利害之雜。 爲人君者, 苟不深思而細察之, 則何以別事之當否而區處之, 人之賢否而進退之? 自古人君, 孰不欲尊榮而惡危殆哉, 親近匪人, 爲謀不臧, 以至禍敗者, 良由不思耳。《詩》曰: “豈不爾思! 室是遠而。” 孔子曰: “未之思也, 夫何遠之有!” 《書》曰: “思曰睿, 睿作聖。” 思之於人, 其用至矣, 而是殿也, 每朝視事於此, 萬機荐臻, 皆稟殿下, 降勑指揮, 尤不可不之思也。 臣請名之曰思政殿。其勤政殿勤政門曰:天下之事, 勤則治, 不勤則廢, 必然之理也。 小事尙然。 況政事之大者乎? 《書》曰: “儆戒無虞, 罔失法度。” 又曰: “無敎逸欲有邦, 兢兢業業, 一日二日, 萬機。 無曠庶官, 天工人其代之”, 舜、禹之所以勤也; 又曰: “自朝至于日中昃, 不遑暇食, 用咸和萬民”, 文王之所以勤也。 人君之不可不勤也如此。 然安養旣久, 則驕逸易生, 又有諂諛之人, 從而道之曰: “不可以天下國家之故, 疲吾精而損吾壽也”, 又曰: “旣居崇高之位, 何獨猥自卑屈而勞苦爲哉?” 於是, 或以女樂, 或以遊畋, 或以玩好, 或以土木, 凡所荒淫之事, 無不道之, 人君以爲, 是乃愛厚, 不自知其入於怠荒。 漢、唐之君, 所以不三代若者, 此也。 然則人君, 其可一日而不勤乎? 然徒知人君之勤, 而不知所以爲勤, 則其勤也流於煩碎苛察, 不足觀矣。 先儒曰: “朝以聽政, 晝以訪問, 夕以修令, 夜以安身。” 此人君之勤也。 又曰: “勤於求賢, 逸於任賢。” 臣請以是爲獻。其隆文樓隆武樓曰:文以致治, 武以戡亂, 二者如人之有臂, 不可偏廢也。 蓋禮樂文物, 粲然可觀, 戎兵武備, 整然畢具, 至於用人, 文章道德之士, 果敢勇力之夫, 布列中外, 是皆隆文隆武之至。 庶見殿下, 文武竝用, 以臻長久之治焉。其正門曰:天子諸侯, 其勢雖殊, 然其南面出治則皆本乎正, 蓋其理一也。 若稽古典, 天子之門曰端門, 端者, 正也。 今稱午門曰正門。 命令政敎, 必由是門而出, 審之旣允而後出, 則讒說不得行, 而矯僞無所托矣; 敷奏復逆, 必由是門而入, 旣允而後入, 則邪僻無自進, 而功緖有所稽矣。 闔之, 以絶異言奇邪之民; 開之, 以來四方之賢, 此皆正之大者也。
  3. ^ 《李朝实录》,《明宗实录》卷十五,明宗八年九月丁巳
  4. ^ 《李朝实录》宣祖修正实录卷二十六·万历二十年四月:都城宮省火。車駕將出, 都中有姦民, 先入內帑庫, 爭取寶物者。 已而駕出, 亂民大起, 先焚掌隷院、刑曹, 以二局公、私奴婢文籍所在也。 遂大掠宮省、倉庫, 仍放火滅迹。 景福、昌德、昌慶三宮, 一時俱燼。 昌慶宮卽順懷世子嬪欑宮所在也。 歷代寶玩及文武樓、弘文館所藏書籍、春秋館各朝《實錄》、他庫所藏前朝史草、《承政院日記》, 皆燒盡無遺。 內外倉庫、各署所藏, 竝被盜先焚。 臨海君家、兵曹判書洪汝諄家亦被焚, 以二家常時號多畜財故也。 留都大將斬數人以警衆, 亂民屯聚, 不能禁。
  5. ^ 《李朝实录》,《高宗太皇帝实录》,高宗二年四月二日丙寅:“初二日。大王大妃敎曰:“景福宮,卽我朝定鼎初首建之正衙也。規模之正大,位置之整肅,仰見聖人心法,而政令施爲,無一不出於正,八域蒼生,咸蒙福佑,自此宮始焉。不幸兵燹之後,迄未重建,久爲志士之嗟歎。今因政府之重修,每憶國朝盛時,民物之殷盛,明良之登庸,益切欽誦羨慕之心。仍念翼廟代理之年,屢幸舊闕,周審基址,慨然有重營之志,而未卒焉。憲廟屢欲繼述志事,而又未及擧。嗚呼!若有待於今日矣。今我主上,自在潛邸,亦嘗遊覽。而近日每歎祖宗御此宮時太平氣像,何爲而今不如古乎?此不但肯堂肯構之聖意也,有以見度量之弘大。是惟生靈之福,而無疆之基,實基於此。予心不勝慶幸,重建此宮以恢中興大業。不可不與諸大臣謀之,時原任大臣,明日賜饌後留待。”
  6. ^ 《李朝实录》,《高宗太皇帝实录》,高宗五年七月二日丁丑:“初二日。移御于景福宮。大王大妃殿、王大妃殿、大妃殿、中宮殿,同爲移御。敎曰:“法宮營建,甫四十朔頃,而今已移御矣。三百年未遑之事,有此告成,曷勝喜幸?猶有工役之未及畢處,則都監不必撤罷。而戶判、諸將臣、左古捕將之幾多年逐日勤勞,何可無示意之擧乎?酬賞之典,不必遲待別單。兼戶曹判書金炳國,子壻弟姪中,勿拘年紀瓜近,敎官作窠調用。訓鍊大將申櫶、水原留守李景夏、禁衛大將李周喆、統制使李顯稷、鎭撫使李容熙、右捕將李元熙、左捕將李鍾承,竝加資。”又敎曰:“法宮旣成,法御且移。永念國初營建之功,奉化伯鄭道傳、宜城府院君南誾、領議政李稷、靑城伯、沈德符是耳。今於舊邦新命之會,不可無示意之擧。其墓,竝遣地方官致祭。”又敎曰:“正衙告成,卜吉移御,萬億無疆。自此伊始,而宗府、政府,向已重修,三軍府,今旣復設,則有以仰祖宗朝宏遠之規模,式克至于今日休矣。靈長久大之象,不可無賁飾之擧,宗親府、議政府、三軍府,當宣醞矣,宗府、政府擇日擧行,三軍府待畢役擧行。”
  7. ^ 高宗十三年《宝印所仪轨》。该仪轨共制作9件,包括进呈国王的御览本、进呈王世子的礼览本和侍讲院本,依例收藏于奎章阁、春秋馆的两本,以及地方上的太白山、五台山、赤裳山、江华府外奎章阁四大史库。现在首尔大学奎章阁藏有御览本、礼览本、侍讲院本本、奎章阁本、春秋馆本、太白山本、江华府本,韩国国立文化财研究院藏书阁收藏有赤裳山本,日本宫内厅收藏有五台山本。
  8. ^ 1895年初,大院君曾制订计划废黜高宗,以长子李载冕之子李俊镕为国王。后计划泄露,李俊镕被流放江华岛乔桐,大院君被软禁在麻浦的孔德里别墅内。
  9. ^ 《李朝实录》,《高宗太皇帝实录》,高宗三十二年八月二十日戊子:“十日。卯時。王后崩逝于坤宁阁。先是,訓鍊隊兵卒與巡檢相衝突,互有死傷。十九日,軍部大臣安駉壽,以訓鍊隊解散之意,因密旨,往告于日本公使三浦梧樓。訓鍊隊二大隊長禹範善,亦同日往見日本公使,有所告。本日未明時,前協辦李周會與日本人岡本柳之助往孔德里,擁護大院君入闕,訓鍊隊兵攔入宮門,日兵亦爲隨入變作倉卒。侍衛隊聯隊長洪啓薰被害于光化門外,宮內大臣李耕稙遭害于殿庭。亂犯轉益,非常遂失王后所御,而是日是時被弑事實,追後始知,故未卽頒布。”
  10. ^ 正至及圣节望阙礼和皇太子千秋节望宫礼,是朝鲜国王在、圣节(明朝皇帝生日)、千秋节(明朝皇太子生日)时举行的对华遥拜礼。拜表仪为迎接中国皇帝诏书的礼节。为皇帝举哀仪、成服仪、举临仪、除服仪是为中国皇帝举行的致哀仪式,属于“五礼”中的凶礼。

外部聯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