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七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个公众版本的封面,能看见两把交叉的弯刀,和警句“剑意味着清晰也意味着死亡”

智慧的七柱》(英语Seven Pillars of Wisdom)是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根据自己在1916-1918作为联络官参与了阿拉伯起義的经历所著的自传。

书名[编辑]

書名源自《舊約聖經》的箴言(9:1):「智慧建造房屋、鑿成七根柱子」。在一战以前,劳伦斯就开始编著一本介绍7个阿拉伯国家城市的学术书籍,这本书打算起名叫《智慧的七柱》。但是一战开始以后,这本书还是没有完成,并且劳伦斯说,他自己销毁了这本书的书稿。战后,他决定重新使用它作为自己自传的书名。

手稿和版本[编辑]

劳伦斯在参加阿拉伯起義期间,保留了大量的笔记。他在参加1919年的巴黎和会的时候,开始撰写这个自传,到了1919年冬天,他的手稿已经累积到了惊人的10本书的规模。但是,非常令人惋惜的是,他在雷丁火车站换车的时候,把书稿给弄丢了,只剩下了一个前言和最后2本书。全国性的报纸都刊登寻物启示,说“英雄的手稿”丢了。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找回来。劳伦斯称这个书稿是版本1的,如果出版,会有25万字。

从1920年开始,劳伦斯开始根据记忆,重写自己的自传。这个时候,他的那些大革命时期的笔记已经被他扔了,所以重写过程非常艰苦,最后,他用了3个月的时间,完成了40万字的自传。劳伦斯自己评价自传是,文学上面无可救药的差,但是至少在历史上面,是尽量完备和准确的。他称,这是版本2。

在1921年,劳伦斯根据版本2,开始编纂版本3,到了1922年2月,版本3一共有33.5万字,此时,他把版本2的手稿给烧了。然后,他制作了八份副本,并且在牛津时报上面连载了版本3,这些私人的副本被称作1922版本或者牛津版本。劳伦斯不辞劳苦地校对了6份副本,并且把他们装订成册。(到了2001年,在其中一个副本的拍卖会上面,这也是这些副本最后一次出现在市场上面,它被拍出了100万美元的高价)。对于版本3,劳伦斯没有像往常一样烧了自己的手稿,而是把他们送到了大英博物馆

在1922年中的时候,劳伦斯的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部分原因是战争留下的心理阴影,过去3年在自传上面的辛勤工作,他无法实现对阿拉伯生死与共的战友们的承诺,以及被迫做一个公众眼中的“国家英雄”的负担。正是在这个时期,他使用假名,重新加入军队,试图重新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是关心他的精神状态,以及希望他的故事能被更广泛的大众所了解的朋友们,则鼓励他出版一个缩减版本,这样既能对他的康复有好处,也能缓解他当时窘迫的财政状况。于是,劳伦斯就用晚上的工余时间,把1922年版本的自传,压缩成了25万字,变成了一个限量发行的精装版。

这个精装版在1926年出版,一共也不超过200本,他们每一本都有唯一的,华美的,手工封皮。这个版本的书偶尔会出现在古董市场上,并且可以轻易的卖出10万美元。然而不幸的是,每本书的成本是售价的3倍,虽然能在精神上给劳伦斯一些抚慰,但是却依然不能缓解他的财务状况。

精装版比牛津版短了25%,但是劳伦斯并不是按照统一的标准来裁减的。早先的几本书比后来的删减的少,比如第一本书删减了17%,第四本书删减了21%,而第八本和第九本分别删减了50%和32%。

批评家对1922和1926的版本的评价也不同,英國小說家Robert Graves蕭伯納比较喜欢1922版本,他们比较欣赏删除的段落(因为从法律角度看那些被认为是诽谤,或者至少是无礼)。但是E·M·福士特比较喜欢1926版本。

除了文学价值以外,制作精装版几乎让劳伦斯破产。他被迫出一个更加精简的刪節版本来向大众出版,这个版本就是1927年的《沙漠中的革命》,有13万字。蕭伯納并不带嘲讽的评价道“一个删减了又删减的版本”。

公众本来应该对《沙漠中的革命》满意的,但是由于劳伦斯不幸于1935年去世,这个版本就不能满足大众的渴望了。劳伦斯曾经在1926年精装版发行的时候说:“我这一生不会再有《七柱》的新版本了”。在他去世的几个星期后,1926年删减版面向公众出版了。

未删减的1922年牛津版本直到1997年英国版权过期后,才对公众开放。

出版的版本[编辑]

参考[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