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聯合國在2002年統計因暴力而導致死亡的數字,每單位為10萬人。[1]
  沒有數據
  小於200
  200-400
  400-600
  600-800
  800-1000
  1000-1200
  1200-1400
  1400-1600
  1600-1800
  1800-2000
  2000-3000
  超過3000

暴力是一种激烈而强制性的力量。通常是指个人犯罪集团之间的殴斗以及凶杀国家民族之间也往往会发生暴力事件。权力的形成也往往要诉诸暴力威胁,强制对方服从。

最初原理[编辑]

人类很早就为了生存,通过暴力手段从自然界掠取生活必需品。在社会发展跨越阶段,被压迫阶级通常采用暴力手段推翻统治阶级。被压迫阶级在长期的压迫下,在经济文化等方面处于劣势,但是人数多,所以暴力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利器,列宁说暴力是革命的火车头。

马克思主义观点[编辑]

暴力往往要依赖于身体技术设备武器等,工具的先进与否决定了暴力的效果。暴力是一种人与物的关系,施行暴力者总是要将他人压制在物的状态或者彻底消灭。基本上,對於暴力的行為,在法律上是不予鼓勵,並且通常是禁止的,但是若能提出證據證明暴力手段的使用是出於正當防衛的目的,則通常刑責會被減免。

如果一个国家对权力的行使依赖于暴力手段,往往使政权不能稳固,成为暴政

国际法观点[编辑]

國與國之間的戰爭通常被認為是一種嚴重的暴力行為,因此發動戰爭,在現代社會,是一種犯罪行為,違背國際法發動戰爭者會遭到國際的譴責與制裁,更甚者,其國家會遭到聯合國派遣部隊攻擊,統治者會被送往國際法庭接受審判,除了在聯合國的首肯下,為國際秩序所發動者除外。

犯罪学观点:服从命令的犯罪构成的特点[编辑]

Муж избивает жену....jpg
Street fight.jpg

暴力,我们需要识别出创造了这种环境的三种社会进程:授权惯例化人性的丧失。授权,是由于环境非常确定以使得每个人都免除了做出个人道德选择责任的一个过程;惯例化,是由于行为是相当有组织的以至于没有提出道德问题的机会的一个过程;人性的丧失,是由于行为人对行为目标及其自身态度结构使得他们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从道德的角度出发来考虑他们二者的关系。[2]

  • 授权授权形成了一种新的形势,在这种形势下,权力的存在——直接或间接——扰乱了日常控制人们关系的道德原则。这一合法的权力明确的规定,含蓄的鼓励,默默地赞同或至少允许了暴力的存在。对这样的暴力行为的授权似乎使得暴力行为自动具有了正当性,并给了个人这样的感觉:其本人无需最终做出判断或选择。尤其是做出某种形同被明确的命令,一种与服从上级命令的义务相联系的新的道德观将占据上风。
  • 惯例化。一旦授权过程已经建立了一种被卷入的人们无需去考虑行动的意义,并不真正做出决定的情况,人们就处在一种新的心理和社会形势下了。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向前的压力是相当有力的。可能引起道德困窘的力量失去了原有的作用。[3]
  • 人性的丧失。如果授权过程逾越了标准的道德考虑,而惯例化过程减少了这种考虑出现的可能性。杀害同类的强烈抑制感通过被剥削受害者的地位而被减弱。受害者被剥夺了
  1. 身份,作为一个独立的,与众不同的人而存在,能够做出自己的选择并且有权力去过自己的生活。
  2. 在人们内部关系网中的伙伴关系,人们相互关心,并且尊重彼此的个性和权力。[4]

參考資料[编辑]

  1. ^ Mortality and Burden of Disease Estimates for WHO Member States in 2002 (xl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4. 
  2. ^ 《理论犯罪学(从现代到后现代)》,(英)莫里森,译者:刘仁文,ISBN 9787503649820,P193,2004-9-1,法律出版社
  3. ^ 《理论犯罪学(从现代到后现代)》,(英)莫里森,译者:刘仁文,ISBN 9787503649820,P194,2004-9-1,法律出版社
  4. ^ 《理论犯罪学(从现代到后现代)》,(英)莫里森,译者:刘仁文,ISBN 9787503649820,P195,2004-9-1,法律出版社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