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字樓女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曰字樓女館英语Diocesan Native Female Training School),香港19世紀中葉一所隸屬於聖公會的女子學校,被視為拔萃男書院的先驅及拔萃女書院的前身。

該校於1860年創立,1868年年結業。校址在今般咸道官立小學。結業次年,在原址成立了曰字樓孤子院(今拔萃男書院)。由於曰字樓女館的創辦單位、教育理念、人事編制及學生背景與後來的拔萃男書院頗為不同,故拔萃男書院僅視其為先驅,仍將創校年份定於1869年,以該年之後為「第二建校期」(Second Foundation),而稱1860至1868年為「第一建校期」(First Foundation)。1899年,拔萃女書室在拔萃書室附近的玫瑰行(Rose Villas)成立,因與曰字樓女館皆以女性教育為宗旨,故以其繼承者自居,將創校年份回溯至1860年。

簡史[编辑]

1860年,曰字樓女館由維多利亞教區聖保羅書院首任校長施美夫會督夫人(Lady L. Smith)與英國遠東女子教育協會(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Female Education in the Far East)在香港建立,由羅便臣總督夫人(Lady Robinson)擔任贊助人。根據法規,創校宗旨在「為本地女性提供基督教育」。學生的未來規劃方面,校方希望將之訓練為英文教師與傳教士,日後則可選擇與聖保羅書院的畢業生成婚。當時香港的聖公會學校以聖保羅書院最具規模,但皈依基督教的華籍男生畢業後往往面臨與同族「異教」女性婚配的問題。曰字樓女館的設置,正是希望紓解這個窘況。

校董會本擬聘請英國白思德英语Susan Baxter女士為校長。然白思德抵港後,發現該校宗旨與自己的認知有落差,因此並未赴任,自行開辦了三所學校(Baxter Vernacular Schools)。1862年,伊頓女士(M.A.W. Eaton)被聘為曰字樓女館校長。前此,校董會於般咸道購入一塊稻田,籌建一座水泥校舍,亦於該年落成。教學、寄宿及校內一切活動都在這座校舍進行。

儘管伊頓女士等恪盡己職,但當時的華人社區普遍並不希望讓女子接受任何西式教育。有貧困家長因女兒就學後略通英文,遂將女兒以較高價錢出售。此外,視學官歐德理博士致輔政司史釗活(Frederick Stewart)函云:「1865年,當發現幾乎每個在那裡學過英文的女學生離校後都成為涉外婦人(kept mistress of foreigners),這所學校只好被迫暫停。」

1864年12月初,伊頓在晚禱後返校途中,遭到華籍暴徒的襲擊。當時報章評論指出,這種行動也反映出華人社區對該校的反感情緒。伊頓遇襲脫險後,請求即時休假,又自行解散學校。校董會對此舉頗為不滿。

伊頓不久辭職,學校於1865年重開,由蘭德爾女士(Ms. Rendle)接任校長。1866年,學校英文名稱改為「Diocesan Female School」,收生不再限定為華人女童,然華人女童不得如前接受英文教育。1867年11月,該校財政情況急轉直下,校董會去信第二任會督柯爾福求援,卻未解燃眉之急。

1868年,蘭德爾去職,由白思德諸校的岳士列女士(M.J. Oxlad)兼任校長。不久,會督直接掌管該校,決定在原址成立新校,曰字樓女館就此結業。

由於曰字樓女館的教學實踐不符理想,以致當時無論在西方或華人社區皆認為︰華人女性學習英文會導致嚴重後果。其後三十年間,包括白思德、菲莉諸校在內的香港聖公會女校幾乎完全不提供英文教育。這種情況直到拔萃女書室在1899年成立後才有所轉變。

歷任校長[编辑]

任次 校長 英文姓名 任期 備註
1. 韋以信女士 Ms. Wilson 1860-1862
2. 伊頓女士 Ms. M.A.W. Eaton 1862-1865 其後與歐德理博士成婚
3. 蘭德爾女士 Ms. Rendle 1865-1867
4. 岳士列女士 Ms. M.J. Oxlad 1868 以白思德諸校校長兼任

餘緒[编辑]

1869年,曰字樓孤子院成立,男女兼收,次年以雅瑟為校長,夫人為女總管(matron)。1878年,雅瑟夫婦辭職,當時第三任會督包爾騰於校董會上建議邀請遠東女子教育協會重新執掌校政,獲得通過。不久,未能出席會議的校董祁士域(W.W. Keswick)返港,極力反對這個決定,會督於是收回成命。校董會更議決,曰字樓孤子院將漸變成一所男校。同年,中央書院助理校長俾士轉任孤子院長。

1891年,孤子院終於轉化為男校,該校女生全數轉往莊思端英语Margaret Johnstone女士(莊曾在香港就學,受教於白思德及岳士列)主持的菲莉女校(Fairlea Girls' School, 協恩中學前身)。在莊思端在內的教育工作者大力推動下,拔萃女書室於1899年成立,不久聘任史及敦女士(E. Skipton)為校長。

1950年代後期,女拔萃校長西門士夫人英语Joyce Symons計畫在1960年慶祝百年校慶,但創校年份遭到男拔萃校長施玉麒牧師質疑。經何明華會督斡旋後,女拔萃得以按原計畫舉行慶典,而男拔萃仍將創校年份保持在1869年。然而在女拔萃日後的集體記憶中,極少涉及韋以信、伊頓、蘭德爾及岳士列諸人,未曾接掌曰字樓女館、且去世於1865年的白思德女士,卻往往被敘述為1860至1890年代的唯一校長。

名稱[编辑]

該校名為「曰字樓」,蓋因般咸道校舍呈「曰」字形。至19世紀後期,香港華人稱呼各校校名,往往以校長姓名代稱。孤子院長俾士在位近四十年,影響巨大,於是民間稱該校為「俾士書館」、「俾士書院」。不過,這些名稱皆不雅馴,校方乃將「俾士」更改為音近的「拔萃」二字。然而,俾士就任於1878年,前此的雅瑟時代乃至「第一建校期」絕不可能有「拔萃」之名。今人或將「第一建校期」的英文名稱翻譯成「拔萃本地女子訓練學校」,當可斟酌。

根據港府《轅門報》,「曰」為「子曰」之「曰」,而非「日月」之「日」。

參見[编辑]

引用資料[编辑]

  • Rev. W. T. Featherstone, The Diocesan Boys School and Orphanage, Hong Kong: The History and Records 1869-1929' (Hong Kong: Ye Olde Printerie Ltd, 1930) (英文)
  • E. J. Eitel's letter to the Colonial Secretary in 1889, CO 129/342, quoted in Vicky Lee, Being Eurasian: Memories Across Racial Divides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04), p. 21 (英文)
  • W. J. Smyly, 'A History of the Diocesan Boys' School' (unpublished manuscript circa 1967) (英文)
  • Anthony Sweeting, 'Education in Hong Kong, pre-1841 to 1941 : fact and opinion : materials for a history of education in Hong Kong' (Hong Kong :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1990)
  • Fung Yee Wang and Chan-Yeung Mo Wah Moira, 'To Serve and to Lead: A History of the Diocesan Boys School, Hong Kong'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09) (英文)
  • Author unknown, 'Diocesan Girls' School, Kowloon: A Brief History 1860-1977' (Hong Kong: DGS, 1977)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