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敦群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更顿群培

更顿群培藏文དགེ་འདུན་ཆོས་འཕེལ威利dge 'dun choe 'phel;1903年-1951年)或譯爲根敦群培根登曲佩,是20世纪藏族史上的佛门奇僧、学术大师、启蒙思想家,是西藏人文主义先驱和藏传佛教世俗化的先驱,是朴素的唯物主义者和爱国主义者。

生平[编辑]

安多时期[编辑]

1903年,藏历第十五饶迥阴水兔年三月二十三日,更敦群培出生于青海热贡(现同仁县),父亲是宁玛派的一位活佛。1906年被认定为吉美索朗多杰活佛的转世,并进入亚玛扎西齐寺学经。1912年受沙弥戒。1914年入西关寺学经,拜拉然巴格西楚臣为师,学习文法与诗词。

我摒弃了主观臆断;
摒弃了为哗众取宠,随意杜撰毫无根据的离奇古怪的故事的行为;
摒弃了为讨好他人,连讲真话的勇气都没有的行为;
摒弃了为保住自己的糍粑口袋,置一切是非界限于不顾,以图个好名声的行为。

——更敦群培自述

1917年,依止宁玛派的卡加德顿,受灌顶。同年前往格鲁派底察寺,学习因明学等,受比丘戒,取法名“更敦群培”。

1921年,前往甘南拉卜楞寺,入闻思学院学习因明。在拉寺期间,更敦群培用五年时间学习法称的《量论》。他常以逻辑推理,加上巧妙的辩论技巧,将对手一一辩倒,其中包括一些有名望的格西。1926年,更敦群培成为拉卜楞寺两名最优秀的学僧之一。业余时间,更敦群培还认识了在拉卜楞地区的传教士,学了一些英语。偶尔他对机械也感兴趣,手工做过一些模型船。

卫藏时期[编辑]

1927年3月,更敦群培离开拉卜楞寺。1928年到达拉萨,为了谋生,更敦群培干起了绘画的行当,但由于天赋过人,不久他的画就在拉萨出了名,逐渐更敦群培在拉萨的生活稳定了下来。1929年,入哲蚌寺果莽扎仓,学习《释量论》、《中论》等,先后完成了格鲁派13级课程中的11级。在哲蚌寺期间,更敦群培仍然以雄辩著称,他时常对古人的著作提出让周围人不易回答的疑问,有一次甚至惹恼了另外几个学僧,因此挨了一顿打。

1934年,印度学者罗睺罗(Rahul Sankrityayan)到达拉萨,更敦群培接受了罗睺罗的邀请,在西藏合作进行了寺院、梵藏经典的考察。

南亚时期[编辑]

1934年11月,更敦群培到达印度,住在大吉岭,努力学习梵文英文等,有一段时间被摩诃菩提学会派往锡兰,学习巴利文等。在印度期间,更敦群培生活很穷困。1938年5月-9月,再次与罗䞀罗等人入藏考察。

这一时期,更敦群培的许多作品发表在《明镜》杂志上,包括《旅居印度的反思》、《俗语嵌套诗》等,还出版了《印度诸圣地朝圣指南》,将《入行论》翻译成了英文,完成了《欲经》的创作。与罗列赫合作,将藏文史学名著《青史》翻译成英文。将《法句经》由巴利文译成藏文。

更敦群培在印度参与了西藏革命党的组建,离开印度时,还特别考察了印藏边界,并绘制了地图。

回到卫藏[编辑]

1946年,更敦群培到达拉萨,人们都以为他游学12年,一定很阔气,但他带回来的除了一个很大的旅行箱,还有的就是一个炉子,一个平底锅等。但不久,更敦群培就被捕,罪名为印造伪钞,但实际可能的原因是更敦群培与西藏革命党的牵连。更敦群培被关押到1950年才获释,期间养成了喝酒的习惯,由于悲观失意,最后常酗酒。

这段时间的主要著作有未完成的《白史》,弟子根据其讲义印刷出版的《中观甚深精要嘉言·龙树密意庄严论》。

1951年12月,更敦群培逝世。

家庭[编辑]

  • 妻子:次旦玉珍(1921年-)出生于西藏拉萨,父亲名叫卓尼顿扎,母亲名叫扎雍,均为西藏昌都人。1941年,更敦群培从印度回西藏考察时,在昌都作短暂停留,结识了次旦玉珍并很快同居。两个月以后,更敦群培返回印度,他没有带次旦玉珍同行,而是让玉珍到拉萨去,把她养起来。这时次旦玉珍怀孕了,但更敦群培不知道。1942年,次旦玉珍生下了女儿格吉央宗。在拉萨,次旦玉珍母女俩居无定所,实际上过着流浪的生活。为了生存,玉珍带着女儿到别人家去当佣人,帮人家洗衣服,做青稞酒,做家务等。1946年,更敦群培回到拉萨,但很快就被噶厦逮捕关押。更敦群培被拘捕后,书被索康·旺钦格勒噶伦和功德林扎萨等人拿走,一只空箱子还给了次旦玉珍,另一只空箱子被索康卓尼(秘书)拿走。更敦群培戴的一只欧米加手表和一只金戒指也被朗孜厦米本拿走。当时,女儿格吉央宗不满3岁,怕受连累,只好将她寄放在大昭寺西边鲁布的一个名叫阿觉的卖烙饼的人家里。 3年后,更敦群培出狱时,头发披肩,疯疯癫癫,已经离不开酒了。当时,他借住在旺堆康萨,这是色拉寺杰扎仓强佐的房子。后来,噶厦又让他搬到八廓南街的噶雪巴·曲结尼玛家去住。次旦玉珍为了照料更敦群培,也搬去同住。

噶雪巴·曲结尼玛家住了一年之后,索朗勒空(农务局)又让他们搬到大昭寺广场东侧的噶如厦三楼居住。住房只有一个柱子的面积,内有一间小厨房,还有一间储藏室。噶厦的官员住在隔壁。他们将更敦群培的住所打通,上厕所要经过更敦群培狭窄的卧室,目的是为了监视。当时,索朗勒空声称每月向更敦群培提供300斤青稞和50元大洋,但后来大洋没有兑现。 到1951年,更敦群培已不能行动,卧床在家。这时还有不少贵族、僧人来向他求教。 西藏快解放时,孜本朗色林来让更敦群培充当发报员,被更敦群培拒绝。 西藏和平解放以后,一位解放军军官曾带着医生来看望过更敦群培,并为他治疗。 1951年藏历八月,更敦群培在拉萨噶如厦他的住所去世,当时次旦玉珍守在他的身旁。临终时更敦群培对次旦玉珍说,我不愿在西藏,我讨厌西藏。 去世前,更敦群培曾写信给霍康·索朗边巴,托付他保存好自己的手稿,并将装着书稿的一只大箱子交给他保管。 更敦群培去世后,被抬出噶如厦,绕大昭寺一周,然后送往帕邦喀天葬场火化(许多人都说,更敦群培是被天葬的,但次旦玉珍坚持说,朗孜厦的人告诉她说是火葬)。 更敦群培去世49天后,噶厦派人将次旦玉珍赶出噶如厦,次旦玉珍找霍康等人求情,但毫无结果。最后只好搬出噶如厦,四处借住,过着流浪生活。玉珍生活无着落,就求助于霍康·索朗边巴,在墨竹工卡霍康家的庄园加玛泽康住了两年,在庄园里干捡麦穗等农活,维持生计。 1954年,玉珍被介绍到七一农场工作,一直在那里工作到退休。

  • 女儿:格吉央宗(1942年-)出生于西藏昌都。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父亲,更敦群培回到拉萨后很快被捕,父女俩都在拉萨,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一直到格吉央宗8岁时,才第一次见到父亲,可是父亲身心已受到严重催残,自身难保,已无力照顾女儿和妻子。

央宗9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央宗只好到八廓北街的一户人家当佣人,为人家照看孩子,一直干到13岁。1955年,格吉央宗被送到色新拉扎(拉萨市第一小学前身)学习,由学校包吃包住。1958年,16岁的格吉央宗离开拉萨,前往陕西咸阳,入西藏公学(西藏民族学院前身)学习,其间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年后,又被送到甘肃农业大学藏训班兽医系学习两年,结束后,又到西北民族学院畜牧科学习畜牧知识一年。 1962年,20岁的格吉央宗从西北民族学院毕业,被分配到西藏阿里地区改则县东措区工作,同年与同在改则县工作的甘肃农业大学的同学尼玛喜结良缘。 在阿里工作的20年期间,格吉央宗在许多岗位上工作过,并于1975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82年格吉央宗调回拉萨,在西藏自治区农垦厅办公室工作,后又调到西藏自治区农牧林业委员会,直到1997年退休。

  • 女婿:尼玛,现任拉萨市动植物检疫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
  • 外孙女3人:大外孙女白玛,1988年毕业于林艺农牧学院,现在拉萨市兽医站工作;二外孙女白珍,1992年毕业于西藏自治区卫生学校,现在拉萨市动植物检疫局工作;小外孙女白央,1997年毕业于西藏民族学院,现也在拉萨工作。

参考文献[编辑]

网页[编辑]

  1. 更敦群培专题介绍,http://www.tibet.cn/t/gdqp040412/index.html
  2. 杜永彬, 论更敦群培对中印文化交流的贡献
  3. ཨ་མདོ་བྱམས་པ་ལགས་སུ་དགེ་འདུན་ཆོས་འཕེལ་གྱི་སྐོར་བཅར་འདྲི།
  1. 劉志懿,更頓群培大師的教言《給卓瑪央宗的教言》(漢譯)

书籍[编辑]

  1. 杜永彬,《二十世纪西藏奇僧·人文主义先驱更敦群培大师评传》,中国藏学出版社,2000年,ISBN 7-80057-408-3
  2. 更敦群培著,格桑曲批译,《更敦群培文集精要》,中国藏学出版社,1996年,ISBN 7-80057-293-5